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阿含部上
回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

忉利天品第九

佛语比丘。须弥山王顶上。有忉利天。广长各三百二十万里。上有释提桓因城郭。名须陀延。广长各二百四十万里。七重壁。七重栏楯。七重交露。七重行树。周匝围遶姝好。皆以七宝作之。金银琉璃水精赤真珠车磲马瑙。金壁者银门。银壁者金门。琉璃壁水精门。水精壁者琉璃门。赤真珠壁者马瑙门。马瑙壁者赤真珠门。车磲壁者一切宝门。金栏楯者金柱[木*伏]银桄。银栏楯者银柱[木*伏]金桄。琉璃栏楯者琉璃柱[木*伏]水精桄。水精栏楯者水精柱[木*伏]琉璃桄。赤真珠栏楯者赤真珠柱[木*伏]马瑙桄。马瑙栏楯者马瑙柱[木*伏]赤真珠桄。车磲栏楯者车磲柱[木*伏]一切宝桄。金交露者银垂珞。银交露者金垂珞。琉璃交露者水精垂珞。水精交露者琉璃垂珞。赤真珠交露者马瑙垂珞。马瑙交露者赤真珠垂珞。车磲交露者一切宝垂珞。金树者金根茎。银枝叶华实。银树者银根茎。金枝叶华实。琉璃树者琉璃根茎。水精枝叶华实。水精树者水精根茎。琉璃枝叶华实。赤真珠树者赤真珠根茎。马瑙枝叶华实。马瑙树者马瑙根茎。赤真珠枝叶华实。车磲树者车磲根茎。一切宝枝叶华实。其壁高二千四百里。广千二百里。其门高二千四百里。广千二百里。壁相去二万里。有一门各各门常有五百鬼神。守忉利天门。门上有曲箱盖楼观交露。下有园观浴池。有种种树。树有种种叶华实。出种种香。种种飞鸟相和而鸣。

须陀延城中有伊罗蒱龙王宫。广长各廿四万里。皆以七宝。金银水精琉璃赤真珠车磲马瑙作。七宝栏楯。七重交露。七重行树。须陀延城中。有忉利天帝参议殿舍。广长各二万里。高四千里。以七宝作。七重栏楯。七重交露。七重行树。周匝围绕二万里。殿舍上有曲箱盖交露楼观。以水精琉璃为盖。黄金为地。殿舍中柱。围四百八十里。门高四千里。以七宝作之。中有天帝释座。广长各四十里。皆以七宝作。座甚柔软。两边各十六座。殿舍北有天帝释后宫。广长四万里。皆以七宝作。七重壁。七重栏楯。七重交露。七重树木。周匝围绕甚姝妙。殿舍东有释园观。名麤坚。广大各四万里。亦以七宝作。七重壁栏楯交露树木。周匝围绕甚姝好。门高千二百里。广长八百里。门上有曲箱盖交露楼观。下有园观浴池。中有种种树木叶华实。种种飞鸟相和而鸣。麤坚园观中有香树。高七十里。皆生华实。劈者出种种香。有树高二十里三十里至六十里者。最卑者高十三里百二十步。次有璎珞树。高七十里者。有高二十三十至六十里。最卑者高十三里百二十步。皆生华实。劈之出种种璎珞。次有衣被树。次有不息树器树音乐树。高七十里有高二十三十至六十里。最卑者高十三里百二十步。皆生华实。劈者出种种衣被璎珞。不息器音乐树。麤坚园观中有两石。一者名贤。二者名贤善。以天金作。石甚姝好。殿舍南有天帝释园观。名乐画。广长各四万里。皆以七宝作七重壁栏楯交露树木。有门高千二百里。门上有曲箱盖交露楼观。下有园观浴池。

有种种树叶华实。浴池中有飞鸟。相和而鸣。乐画园观中有两石。一者名昼。二者名善昼。广长各二千里。石甚柔软。乐画园观中有香树。次有璎珞树。不息树。音乐树。树高七十里者。有高二十三十至六十里。最卑者高十三里百二十步。皆生华实。劈出种种香衣被璎珞不息器音乐。忉利殿东有天帝释园观。名愦乱。广长各四万里。皆以七宝作。七重壁栏楯交露树木周匝围绕。门高千二百里。广八百里。上有曲箱盖交露楼观。下有园观浴池。有种种树叶华实。出种种香。种种飞鸟相和而鸣。诸树所出生。亦如南方。愦乱园中有方石。忉利天殿舍西有园观名歌舞。广长各四万里。亦以七宝作。七重壁栏楯交露树木。周匝围遶。门高千二百里。广八百里。上有曲箱盖交露楼观。下有园观浴池。有种种树木叶华实。种种飞鸟相和而鸣。歌舞园中有两石。一者名难陀。二者名和难。广长各二千里。皆以天琉璃作之。甚柔软。愦乱乐画园观中。有浴池名难陀。广长各二千里。周匝围遶七重垣。其池水软美且清。有种种树。周匝围遶。水底沙皆金。以七宝作。七重栏楯交露树木。周匝围遶。上有曲箱盖交露楼观。下有园观浴池。中有种种树叶华实。出种种香。种种飞鸟相和而鸣。难陀浴池中。有青莲华红莲华白莲华黄莲华。大如车轮。其茎如车毂。刺出其汁如乳。其光照三十里。香亦闻四十里。歌舞愦乱园观中。有大树名昼过度。茎围二百八十里。高四千里。枝叶引布二千万里。

忉利诸天有宫。广长四十万里。皆以七宝作。七重栏楯交露树木周匝围遶。园观浴池。种种飞鸟相和而鸣。种种树叶华实。出种种香。忉利天宫。有广长各三万六千里者。有天宫广长三万二千里者。有天宫广长二万八千里者。有天宫广长三万四千里者。有天宫广长二万四千里者。有天宫广长二万里者。有天宫广长万六千里者。有天宫广长万二千里者。有天宫广长八千里者。最小者广长四千里。中复有天宫。广长三千六百里者。三千二百里者。下至四百八十里。皆以七宝金银水精琉璃赤真珠车磲马瑙作。七重栏楯交露树木。园观浴池。种种飞鸟相和而鸣。忉利天殿舍前有两道。至天帝释后宫。复有两道。至麤坚园观。复有两道。至乐画园观。复有两道。至愦乱园观。复有两道。至歌舞园观。复有两道。至难陀浴池。复有两道。至昼过度大树。复有两道。至诸天宫。复有两道。至伊罗满龙王宫。天帝释欲至麤坚园观游戏相娱乐时。念诸天王。尔时诸天王言。天帝释已念我等。便整衣服。着冠帻。庄严乘骑。即共往至天帝释所。在前住。尔时天帝释。复念忉利天。忉利天人言。天帝释已念我等。便着衣服。庄严种种乘骑。往至天帝释所。复念伊罗摩龙王。尔时伊罗摩龙王言。天帝释已念我等。便化作三十六头象。一一头化作六牙。一一牙上化作七浴池。一一浴池中。化作七莲华。一一莲华上。化作七玉女作妓乐。伊罗摩龙王。以是种种作神化。往至天帝释所。在前住。

尔时天帝释。整衣服着冠帻。蹈龙王肩上。坐其顶上。两边各有十六小王侍坐。天帝释便往至麤坚园观中。尔时开门风。开麤坚园观门。扫除风。便起吹园观地。伊罗风生。吹园观中。树华堕地。至于人膝。时天帝释。与诸天俱入园观中。便坐贤善石上。若贤善石上两边。各有十六小天王坐尔时天帝释。欲得璎珞。便告遗舍鉢天子。时天子言。天帝释已念我。便化作璎珞。持往奉上天帝释。忉利天人欲得璎珞时。遗舍鉢天子。即化作璎珞。持上忉利诸天。有天人不得见麤坚园观。亦不得入中。亦不得以天乐相娱乐。所以者何。前世所作功德少。有忉利天人。但得遥见。亦不得入。亦不得以天乐相娱乐。所以者何。前世所作功德复少。中复有得入以天乐相娱乐。所以者何。前世作功德具足故尔时天帝释。与忉利天人。在麤坚园观中。相娱乐饮食。一日二日至七日。便出去至乐画园观中。相娱乐亦如是。复至愦乱歌舞园观中。饮食相娱乐亦如是。何以故言善等。天人入忉利天宫时。念善义安乐。是故言善等。何以故言麤坚。忉利天人。入麤坚园观中时。身便麤坚。是故言麤坚。何以故言乐画。忉利天人。入乐画园观中时。身便自然种种画色。是故言乐画。何以故言愦乱。忉利诸天人。入愦乱园观中时。天帝释。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便自舍婇女。独将阿须夫人游行。

尔时诸天子。与婇女相杂错愦乱行。是故言愦乱。何以故言歌舞。忉利诸天人。入歌舞园观中时。便歌舞相娱乐。是故言歌舞。何以故言昼过度大树。有天名文陀。在上居止以天五乐甚相娱乐。以是故言昼过度。复次昼过度大树。常有花实。譬如加尼树。是故言昼过度。天帝释边。常有十天子拥护之。一者名根。二者名具戒。三者名比流。四者名比流藏。五者名阿流。六者名波流。七者名利桓。八者名楼汉。九者名拘和难。十者名难。是十天子常拥护天帝释天下人。水中生好青莲华红莲华黄莲华白莲华。甚香好。陆地华亦甚软好。名阿蹄物名陀波罗须交和师陀奴末。俱耶尼天下人。郁单曰。东方弗于逮天下人。地亦如是。龙及金翅鸟。水中生青莲华红莲华黄莲华白莲花。甚柔软香好。及陆地有诸花。阿须伦。水中亦有青红黄白莲华。柔软甚香好。陆地亦有好华。名摸大摸。加加漫陀大漫陀。四天王上中生莲华。青红黄白莲华。甚柔软香好。陆地生花亦好。忉利焰天。兜率天。无贡高天。他化自转天。水中亦有青红黄白莲花。甚柔软香好。陆地花亦好。此间人有七种色。有赤色者。有金色者。有青色者。有黄色者。有紫色者。有白色者。有黑色者。是为七种色。人阿须伦亦如是有七色。诸天亦尔。皆有七色。诸天有十事。将何等为十。

一者飞行无极。二者坐遂无极。三者诸天无盗贼。四者不自说身善。亦不说他人恶。五者无有相侵。六者诸天齿等而通。七者发绀青色滑泽。长八尺。八者天人青色发者身亦青色。九者欲得白者身即白色。十者欲得黑者身即黑色。是为诸天十法事。此人间萤火之明。不如灯火之明。灯火之明。不如炬火之明。炬火之明不如大火之明。大火之明。不如星之明。星之明不如月之明。月之明不如日之明。日之明不如四天王宫之明。四天王宫之明。不如忉利天宫之明。忉利天宫之明。不如天帝释宫之明。如是展转不相如。上至阿迦尼吒天宫之明。阿迦尼吒天宫之明。不如摩伊破天子之明。摩伊破天子之明。不如苦谛习尽道谛之明。苦谛习尽道谛之明。不如佛之明。阎浮利天下人。身长七尺或至八尺者衣广一丈长六尺。俱耶尼天下人。弗于逮天下人。身长七尺。或至八尺者。衣广一丈长六尺。郁单曰天下人。身长一丈四尺。衣广二丈八尺。长一丈四尺。衣重二两半。龙及金翅鸟。身高四十里。衣广八十里。长四十里。衣重二两半。诸阿须伦。本身高四十里。衣广八十里。长四十里。衣重二两半。四天王天上天人。本身长二十里。衣广四十里。长二十里。衣重二两半。忉利天人。本身长四十里。衣广八十里。长四十里。衣重七铢半。焰天人。本身长八十里。衣广百六十里。长八十里。衣重半两。兜率天人。本身长百六十里。衣广三百二十里。长百六十里。衣重两铢。乐无贡高天人。本身长三百二十里。衣广六百四十里。长三百二十里。衣重一铢。他化自转天人。

本身长六百四十里。衣广千六百八十里。长六百四十里。衣重半铢。过其上诸天人。所著衣应其身。阎浮利天下人。寿百岁或长或短。俱耶尼天下人。寿二百岁或长或短。弗于逮天下人。寿三百岁或长或短。郁单曰天下人。皆寿千岁。无中死者。龙及金翅鸟寿一劫亦有中死者。阿须伦天下人。寿千岁亦有中死者。四王天上诸天人寿天上五百岁。亦有中死者。忉利天人。寿天上千岁。亦复有中夭者。焰天上诸天人。寿天上二千岁。亦有中夭者。兜率天上诸天人。寿天上四千岁。亦有中夭者。乐无贡高诸天人。寿天上八千岁。亦有中夭者。他化自转天上诸天人。寿天上万六千岁。亦有中夭者。梵迦夷天上诸天人。寿一劫。亦有中夭。阿波波天上诸天人。寿二劫。亦有中夭者。首陀行天上诸天人。寿四劫。亦有中夭者。遗呼鉢天上诸天人。寿天上八劫。亦有中夭者。无想天人及饿鬼寿。天上七劫。亦有中夭者。阿毘波天上诸天人。寿十劫。亦有中夭者。阿答和天上诸天人。寿二十劫。亦有中夭者。修陀旃天上诸天人寿四十劫。亦有中夭者。须陀旃尼天上诸天人。寿八十劫。亦有中夭者。阿迦尼吒天上诸天人。寿百劫。亦有中夭者。虚空知天上诸天人。寿万劫。亦有中夭者。识知天上诸天人。寿二万劫。亦有中夭者。阿竭若然天上诸天人。寿四万劫。亦有中夭者。无思想亦有思想天上诸天人。寿八万劫无有夭者

佛言。为人民四种食以竖立身。何等为四。一者见取食。二者温食。三者意食。四者识食。是为四种食。何等为所取食。阎浮利天下人。食米饭糗麮肉鱼。衣被澡浴。以是安隐食。西方俱耶尼。东方弗于逮天下人。亦如是。郁单曰天下人。食净洁自然粳米。是为见取食及澡浴。龙及金翅鸟食鱼鳖。及食提米提历大鱼。是为取食及沐浴。阿须伦食自然食及衣澡浴。四天王诸天。食自然食衣被及澡浴。忉利诸天。亦食自然食衣被及澡浴。焰天。兜率天。无贡高天。他化自转天人。皆食自然之食及衣被沐浴。从他化自转天以上。用禅好喜作食。以定意作食。何等人食温食。卵种之类食温食。是为温食也。何等为意念作食者。其有意念肉食相。是为以意念作食何等为识食者。泥犁中人。及无想天人。以识。作食。是为识食。是为四种食。为人民故。生以竖立身命。阎浮利天下人。以金银珍宝米谷钱财。生口市买价贩。俱耶尼天下人。以牛马米谷珠玉。作市贩卖。弗于逮天下人。以金银珍宝米谷钱财。生口市买价贩。郁单曰天下人。无市买价财。诸天亦尔。阎浮利天下。有男女婚姻之事。俱耶尼弗于逮天下人。亦有男女婚姻之事。郁单曰天下人。无婚姻之事。若男子起婬劮意。向女人时。相视便度道去。男子在前。女人在后。有树曲合如交露。北方天下人。在其中止。男女各异处。便共往至其树下。若树低荫覆其人上。便共交通。树不覆人上者。不行交通之事。各自别去。

龙及金翅鸟。有男子女人婚姻之事。阿须伦亦有男女婚姻之事。从是以上。无有婚姻之事。阎浮利天下人。男女共居止交通。俱耶尼弗于逮郁单曰天下人。男女行阴阳之事。龙及金翅鸟。男女亦有阴阳之事。诸阿须伦男女。亦行阴阳之事。四天王天上人男女。亦行阴阳之事。忉利天上人男女。以风为阴阳之事。焰天人男女。以相近成阴阳之事。兜率天人男女。相牵手便成阴阳。无贡高天人男女。相视便成阴阳。他化自转天人。念婬欲便成阴阳。从是以上离于欲。其有人身行恶口言恶心念恶。从是人间命尽。堕泥犁中。受命及得名色。得六入。有人身行恶口言恶心念恶。从是人间命尽。堕畜生。受命及得名色。从名色得六入。其有人身行恶口言恶心念恶。从是人间命终。堕饿鬼中。受命得名色得六入。其有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命尽。便生为人。受命得名色。从名色得六入。其有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从是人间命尽。便生四王天上。受命得名色。从名色得六入。譬如阎浮利天下人小儿年一岁若一岁半人。始生天上作天子。如是诸天忆如是我男女适生天上。便自知宿命。我用何等因缘。得来生此。即自说。我用三事实得生此。何等为三。一者布施。二者持戒。三者弃恶。是为三。我天上寿尽。当复还生世间在人间。亦复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终亡已后。当复还天上生天子。说是已便念欲得食。即自然满宝器食在前。

福德少者。自然青饭食在前。福德中者。自然赤饭食在前。福德上者自然白饭食在前。天人便取食之。时于口中自消尽。譬酥若麻油着火上即消灭。天人食时如是。于口中便自消灭。渴时即自然满宝器。甘露浆在前。福德少者。自然青色浆在前。福德中者。自然赤色浆在前。福德上者。自然白色浆在前。便取饮之。于口中自消灭。譬如酥麻油着火上即消灭。如是天人饮浆时。便于其口中自消灭。饮食竟已即长大。如四天王天上。余天人便往至浴池中。浴自娱乐。从浴池出。往至香树下。取种种香涂身。往至璎珞树下。树自低。便取树帻璎珞着之。复至衣服不息树下。树自低便取衣服不息着之。复至器果音乐树下。树自低便取器取果食之。清其汁饮之。复取音乐鼓之。自随其歌舞。往入园观舍宅。见无央数百千玉女。作音乐歌舞相娱乐。观东面玉女。便忘西面玉女。观西面玉女。便忘东面玉女。天子便自念言。我前世用何等因缘故。得来生此间。今时皆忘前世事。坐见玉女故。婬乱失意。玉女名不念。所以名不念者。用男子见失意故。其有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于是人间命尽。生忉利天上时。譬如阎浮利天下人二岁若三岁。身长大如是。诸天忆知。是我男是我女。天子便自念宿命。何以故得生此。用布施持戒弃恶故。欲得饮食时。便自然满金器在前。

随福德上中下。生白赤青在前。便取饮食之。于口中自消尽。譬如持酥麻油着火上即自消灭。天人饮食时如是。食已身即长大。譬如忉利天人。便往至浴池中。洗浴自娱乐。出往至香树璎珞衣被不息器果音乐树下。树枝自低即取香涂身。取璎珞不息衣被着之。取器食果。取音乐鼓之歌舞。入园观舍宅。见无央数百千玉女。便忘前世因缘不能复念。其有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从是人间命尽。便上生焰天上。受命适生时。其身如阎浮利天下人三岁四岁。天子身自然长大如是。亦复自念前世。布施持戒弃恶故。得生天上。欲得饮食时。亦自然宝鉢满在前。便饮食。即口中消尽。譬如持酥麻油着火上即消灭。食已入浴池。洗浴出至诸树间。树枝自低。取其所有饮食。作音乐歌舞。入园观舍宅。见无央数百千玉女。其意扰乱。不复念宿命之事。其有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从是人间命尽。便上生兜率天上。适生身体长大。如阎浮利天下人四岁五岁。亦自知前世所作。布施持戒弃恶。亦食自然之饮食。身即长大。如余天人。往至浴池。洗浴出到诸树下。各取所有。作妓乐歌舞。入园观舍宅。见无央数百千玉女。烦乱其意。不能复念宿命。其有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命尽生无贡高天上。适生身长大。如阎浮利天下人五六岁。若生他化自转天上。适言生身。如阎浮利天下人六七岁。身即长大。自知宿命。布施持戒弃恶。亦食自然饮食。入浴池洗浴。出至诸树间。树枝自低。各取所有衣被璎珞不息着之。取器食果。作音乐歌舞。入园观舍宅。见无央数百千玉女。烦乱其意。不能复念宿命佛言十五日有三斋。

何等为三。斋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是为三。云何为月八日斋。月八日斋时。四王告使者言。往案行四天下。观视万民。知世间有孝顺父母者不。有承事沙门婆罗门道人者不。有敬长老者不。有斋戒守道者不。有布施者不。有信今世后世者不。使者受教。四布案行天下。还具白言。多有不孝父母。不敬事沙门婆罗门道人长老。不斋戒布施。四天王闻之。即不欢喜说言。今我闻恶语。是为减损诸天。增益阿须伦种。若多有孝顺父母沙门婆罗门道人长老者。多有斋戒布施。信今世后世者。具白之。四天王闻之。即大欢喜说言。我今闻善言。用人多有作善者。增益诸天。减损阿须伦种。是为月八日斋。十四日斋云何。十四日斋时。四天王自告太子四布案行天下。观视万民。还具白意言多有作恶者。四天王闻。则不欢喜说言。人多有恶者。减损诸天。增益阿须伦种。得善多者。四天王则喜言。增益诸天。减损阿须伦种。是为十四日斋法。云何为十五日斋。十五日斋时。四天王躬身自下。四布案行天下。观视百姓宁有孝顺父母沙门道人。敬长老。斋戒布施。信今世后世者不。多有不能者。即时四天王。入善等正天中。白天帝释言。世间多有不孝父母沙门道人。多不敬长老斋戒布施。不信今世后世者。天帝释闻已言。我为闻恶。坐其不作善故。减损诸天。增益阿须伦种。作善多者。四天王。入为善等正天。具白天帝释及忉利天人。忉利天帝释。则大欢喜言。我今以闻善语。用世间人作善多故。增益诸天。减损阿须伦。是为月十五日斋时。是为十五日三斋

佛告比丘言。若有异道人。问言。一切男子女人。初生时有随后护之不。若异道人问是者。汝曹当报言。街巷市里。一切屠杀处冢间。皆有非人。无空缺处。其非人名。随报郡国县邑丘墟名。如江河山川所有名。非人亦作是名。如人所作名护。非人亦作是名。其有树高七尺。围一尺者。上悉有神。其有人于是人间。身行恶口言恶心念恶。作十恶者千人百人。一神护之。譬如百群牛羊。若千牛羊群。一人牧护之。佛言如是。其有人身口言恶心意念恶者。百人千人。有一神护耳。其有人于此人间。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奉十善事者。是法人正见不转人等一人常有百若千非人护之譬如王君大臣一人。常有百若千人在傍护之。佛言如是。其有人身口意行善。奉十善事者。是尊法正见之人等一人。常有百若千非人。在后护之。是谓为男子女人。常有非人护之。有三事。阎浮利天下人。胜俱耶尼天下人。何等为三。一者意勇猛。在因缘地。二者此间人。意勇猛修梵行。三者此间人意勇猛趣佛。是为三。有三事。俱耶尼天下人。胜阎浮利天下人。何等为三。牛羊珠玉多。是为三胜阎浮利天下人。阎浮利天下人。有三事胜弗于逮天下人。何等为三。一者此间人意勇猛在因缘地。二者此间人勇猛意修梵行。三者此间人有勇猛意趣佛。是为三。弗于逮天下人有三事胜阎浮利天下。何等为三。一者其地极广。二者其地极大。三者其处极富。是为三胜阎浮利天下人。阎浮利天下人。有三事胜郁单曰天下人。何等为三。一者意勇猛在住。二者意勇猛修梵行。三者有勇猛意趣佛。

是为三。郁单曰天下人。有三事胜阎浮利天下人。何等为三。一者无所系属。二者不畜奴婢妇子。三者寿千岁无所缺减。是为三。阎浮利天下人。有三事胜阿须伦。何等为三。一者意勇猛在住。二者意精进修梵行。三者有勇猛意趣佛。是为三。诸阿须伦。有三事胜阎浮利人。何等为三。一者寿命长。二者得久在。三者多安隐。是为三。阎浮利人。有三事胜四天王天上人。何等为三。一者意勇猛在住。二者意勇猛修梵行。三者有勇猛意趣佛。是为三。四天王天上人。有三事胜阎浮利天下人。何等为三。一者长寿。二者得久在。三者多安隐。是为三。阎浮利人。有三事胜忉利天人。焰天。兜率天。无贡高天。他化自转天人。何等为三。一者意勇猛在住。二者意勇猛修梵行。三者有勇猛意趣佛。是为三。忉利天。焰天。兜率天。尼摩罗大。婆罗尼蜜利耶起致天。有三事胜阎浮利人。何等为三。一者寿命长。二者得久在。三者多安隐。是为三。欲界人有十二种。何等为十二。一者泥犁。二者禽兽。三者薛荔。四者世间人。五者阿须伦。六者四天王。七者忉利天。八者焰天。九者兜率天。十者无贡高天。十一者他化自转天。十二者魔天。是为十二种人为欲界。色行天有十八。何等为十八。一者梵加夷天。梵不数楼天。梵波利沙天。大梵天。阿维比天。波利答天。

阿波罗那天。波利多首天。阿波罗天。摩首天。阿披波罗天。维阿天。波利多维天。阿波摩维呵天。维呵天。维阿鉢天。阿答和天。善见天。色天。阿迦尼吒天。是为十八色行天。无色行天有四。何等为四。一者虚空智天。二者识智天。三者阿竭然天。四者无思想亦有思想天。是为四无色天。佛告诸比丘言。昔者持地大天神。发起是恶见言。但有地无有水。亦无有火无有风

佛言。我尔时往至持地大神所。告持地天神言。汝为实发起是恶见。言地无有水火风不。天言唯然世尊。佛言。天莫说地无水火风。所以者何。地有水火风。地里数最深。佛言。我能知持地大神发起恶见。我便以法劝助。令意开解欢喜即立。远尘离垢诸法法眼生。譬如白缯净好持着染中则受染色好。

佛言如是。持地大神立远尘离垢诸法法眼生。尔时持地大神。见在得法行断狐疑。白佛言。我从今已往尽形寿。归命佛归命法归命比丘僧。受持优婆夷戒。常有慈心于人及蜎蜚蠕动之类也。佛告比丘。昔者持水大神。发是恶见言。但有水无有地。亦无火风。我尔时往至持水大神所。问持水大神言。汝实为发起恶见。言但有水无有地火风耶。神言。唯然世尊。

佛言。大神莫得说是语。所以者何。有水亦有火地风。但水里数大深。水神即弃捐恶见。我但以法劝助。令意开解欢喜即立远尘离垢诸法法眼生。譬如白缯净好持着染中便受好色。持水大神亦如是。现在得法行。无有狐疑。即白佛言。我从今已往尽形寿。归命佛归命法。归命比丘僧。受戒。常慈心于人及蜎蜚蠕动之类

佛告比丘。昔者持火大神。发是恶见言。从火无有地水风。我尔时往至持火大神所。问言。汝实为发是恶见。言从火无地水风不。火神言。唯然世尊。佛言。天神。莫得说是语。所以者何。有火亦有地水风。尔时持火大神。即弃捐恶见。我便以法劝助。令意开解欢喜即立远尘离垢诸法法眼生。譬如白缯净好持着染中即受好色。持火大神亦如是。现在得法行。无有狐疑。白佛言。我从今已往尽形寿。归命佛归命法归命比丘僧。受持戒。作优婆夷。常有慈心于人及蜎蜚蠕动之类。

佛告比丘。昔者持风大神。发是恶见言。从风无地水火。我尔时往至持风大神所。问之言。汝实发是恶见。言从风无地水火耶。风神言。世尊唯然。佛言。莫得说是语。所以者何。有风亦有地水火。但风里数大深。尔时持风大神。便弃捐恶见。佛言。我以法劝助。令意开解欢喜即立远尘离垢诸法法眼生。譬如白缯净好持着染中即受好色。持风大神亦如是。现在得法行。无狐疑。便白佛言。我从今已往尽形寿。归命佛归命法归命比丘僧。受戒作优婆夷。常有慈心于人及蜎蜚蠕动之类。

佛告比丘言。云有四色。何等为四。一者有青色。二者有赤色。三者有黄白色。四者有黑色。其有青色云者。中有水界大多。其有赤色云者。中有火界大多。其有黄白色云者。中有地界大多。其有黑色云者。有风界大多。雷电有四品。何等为四。一者东方电。名百主。二者南方电。名身味。三者西方电。名阿竭罗。四者北方电。名阿祝蓝。何以故。于虚空有电出声。有时身味电。与阿祝蓝合诤鬪。用是故虚空中出声。或身味电。与百主电共鬪诤。是故云中出声。有时阿祝蓝电。与身味电共诤鬪时。是故虚空中出声。何以故虚空云中出声。有时地种与水种共诤鬪。地种与火种共诤鬪。地种与风种共诤鬪。譬如出山相搏却住。

佛言。如是地种与水火风种共诤鬪。是故虚空中出声。此事却雨。复有五事失雨。何等为五。一者于是天云起雷出电。现应人谓当天雨。有时风种大起。吹至远山间垦泽处雨。是为一事失雨。复次天云起雷出电。现应人谓天当雨。有时火种起焦烧雨水。是为二事失雨。复次天云起雷出电。现应人谓天当雨。有时阿须伦王。便两手取雨水着大海中。是为三事失雨。复次天云起雷出电。现应人谓当雨。时雨师反婬乱。是故天雨不数时节。是为四事失雨。复次国君行非法。奉痴法多瞋恚恶。天雨便不时节。是为五事失雨

大楼炭经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