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般若部四
回目录 | 下一页

一名决了诸法如幻化三昧经

闻如是。一时世尊。游舍卫只树给孤独园。与
大比丘五百人俱。舍利弗。摩诃目揵连。摩诃
迦叶。须菩提。阿难揵等。率自耆年素行修
行。皆弃瑕疵垢除清净。宿树众德所作已
办。了厌身弊解识因缘。覩彼五道受有苦
器。漏脑诸患种种之秽。无乐三界常欲舍
离。见诸流转缩心畏恶。断灭求空志毕泥
洹。处往无还永彼静安。悉断生死结网索
尽。都无诸漏已离重担获四神足致六通行。
能住身命存亡从志。度于彼岸坦然为乐
又与菩萨千人俱。悉尊菩萨摩诃萨。皆一生
补处被大德铠显有佛称降现菩萨班宣道化
布诸佛藏。神智异达已通圣慧。等住大乘志
如虚空。以立广法过度无极具足普智明晓
权要。总持所览统摄无限。积众辩才不可测
量随俗顺导为大桥梁。无上道德而无罣碍。
散演深邃无极微妙。悉降魔怨都伏外道。独
步十方周流往还。游于五道而无去来。如日
月殿。若梦幻化影响野马。等无进止。感动
一切济度生死。三宝之化使永不断。道普兴
显德皆具足
其诸菩萨。悉皆各有。名曰濡首童真菩萨。
龙首菩萨。妙首菩萨。大首菩萨。普首菩萨。慧
首菩萨。明首菩萨。甘首菩萨。英首菩萨。宝首
菩萨。是等菩萨千人俱也
是时坐中英首菩萨。承佛神旨而从坐起。严
齐法服肃恭已礼。偏袒其肩右膝着地。而跪
白佛唯然世尊。濡首童真者。古今诸佛。无数
如来及众仙圣有道神通。所共称赞。去来现
在诸成大业菩萨之等。导进无由为一切师。
了深覩远。道度渊懿明踰日月智过江海。达
越虚空慧辩无极。德显无上四等普育。慈悲
利安仁泰宽济。弘雅汪洋德无崖边。如无底
泓憺怕旷定。如无像体。居于静寂。仪容无
量。于十方土现佛广化。为诸菩萨所见戴奉。
一切释梵及四天王。咸率礼敬委仰尊重。诸
天龙神阿须伦众迦留罗辈。真陀罗摩睺勒
等莫不供事。覩世帝王所共奉遵。圣相满具
光好湛然。吾瞻濡首众德具备。诸善若。斯
为难思议。愿常歌咏显赞无极谘嗟叹美流
着十方于百千劫永无懈也。其时濡首谓英
首曰云何族姓子。法身有烦乎。曰其法身无
处无像。又法身者都无烦劳。曰云何英首。仁
了法身乎。曰法身者岂有处所言声迹耶。又
法身者无了不了。若响如影。宁所了乎。曰
知法身如幻化影。无了不了亦无言说。而仁
云何举声说耶曰向所言如。响之声。为诸
文说着行者耳。曰如仁言。则其法身为有内
外有其彼此处于中间。为有数观。已在二数
则有处所。又曰英首于法身者都无响应亦
无影像。无心无意无念无识。无言无说无异
无同。无二之趣亦无一归。于一无一亦无所
处。是者英首。本无法身。微妙印说极世所
归。无上无比道要之藏。于时佛叹濡首曰。善
哉善哉。如濡首所言。乃应清净法身说也。时
座中五百比丘五百比丘尼。闻濡首所说。皆
逮无所从生法乐忍又舍卫国清信士女二千
人。本不发心于大乘行。闻此要说。即自坚固
于无上正真道意。万二千天子意亘踊跃。发
菩萨心。各在虚空而歌濡首。积德过劫功成
无量
是时濡首童真菩萨。以其平旦欲入城分卫。
整圣无上清净道服。执御应器持法锡杖。粗
顺如佛。机检典制度量俨然。庠行安步进止
端严。回旋顾眄光色无量。诸根静寂常应道
定。威仪述叙礼法肃齐。众德悉备靡不雅然。
如猛师子。如大龙王。景福之祚[火*霍]出树园。威
相无量德好卓异。晖颜炜晔光曜炳然。濡首
童真方出只门。即自念言。今入舍卫必有十
方诸土菩萨普来之众。应承圣旨所感动者。
便当如佛寻以其像不移所住。己身一一毛
孔之相。出化菩萨。其诸化者。覩于十方悉现
其化。一一国土化所化者。各称言曰。濡首菩
萨稽首世尊。恭问游居。佛祚康彊景福无量
乎。又诸如来所侍弟子悦目遑喜。各问其佛。
斯从何方乃来现此诸土。世尊。各告侍曰。有
土名忍。佛号能仁如来至真等正觉。彼有菩
萨名曰濡首。道慧难测权辩无量。悉于诸国
博现佛事。今于彼土。兴显大道。故身毛相而
现其化。唱此感动。进诸疑惑。普土菩萨及诸
众生。见所变化。各闻佛语。亿垓菩萨悉得无
所从生法乐忍。万亿之众在生死流。闻濡首
名又覩化应。皆发无上正真道意。十方菩萨
莫不乐喜。愿见濡首。听禀清异上闻之说微
妙法像。得覩其佛及彼菩萨。诸士寻随无数
菩萨。各启世尊。欲之忍界覩能仁佛礼事供
养。又见濡首观听变说。诸佛默然。即应受教。
各承圣力。迁飞彼土忽升忍界。到濡首所。诸
来菩萨咸怀敬仰。或持天华或擎明宝或执
垂珠。或直叉手或作天乐。或列虚空散华末
香吹噭鸣。珂或复歌颂濡首童真。道显普佑
无上之德。或欲宾导侍卫濡首。肃恭而行瞻
覩无厌
是时释梵及四镇王日月天子。诸龙鬼神各
与所辅亦寻忽至。释与四王俱同有念。今濡
首童真。与无数菩萨诸尊天人。当入舍卫显
大感动。宜应尽化向舍卫城道。令其坦平而
无高下。侠道两边列七宝树。一树之间有七
玉女。各现半身而作倡伎。女容委靡姿媚面
照华色目若明珠。端正妙异清声美辞。以歌
濡首大吉祥福清纯。道品菩萨众德。步置熏
炉烧天蜜香。处有杂华以为供养。登于尔
时。道之左侧。舍毒螫虫蟒蝮蛇蚖蜂蝎众类。
应时咸然消缩毒气。吉兽瑞鸟进集嬉翔。彼
时濡首。为无数百千菩萨众及诸天人。而所
围卫。特独堂堂光色无量。譬日始出高山之
岳。若月盛满在众星中。又若须弥异于众山。
如猛师子出于深林。晖颜灼然遂而进焉。适
侧城门寻足蹑阃。尽境震动。登尔之时莫不
惊愕。所在伎器率自鼓鸣。咸曰此何吉祥大
变瑞应之异。乃未曾有。将佛入城所感然乎。
举国大小靡不惊喜。心豫忻忻肃恭无量或
上楼阁或攀垣墻。或窥窗牖或出门户。竞
有悦怿。向佛冀覩神异。时王波斯匿。与宫正
后美妃婇女八千人俱。诸子群臣眷属万人
围卫从行。各怀忻悦惶喜出迎。斯须之顷濡
首忽至。为诸菩萨及尊众天而所卫从。大人
相具众好普备。金颜圣容见皆喜悦莫不前
礼。诸来之众中有散华或烧妙香或散衣宝。
检心恭向瞻覩无量。于是濡首遂前入城。诸
尊菩萨有势天神佥然恭肃。追随所旋观见
神变。又欲禀受道诲故也
尔时于是龙首菩萨。见其濡首童真菩萨为
无数众而所围绕堂堂祥仪并共入城。曰族
姓子。为所之耶。濡首菩萨答龙首曰。吾适
此城欲行分卫。多所愍念广其慧利。为拯世
众一切天人度义故。现行分卫耳。普为诸众
成大导故。龙首问曰。云何濡首。仁尊于今分
卫想未断耶。曰族姓子。吾断矣。于有见分卫
想行者。至于无见无断不断。斯谓菩萨清净
分卫。所以者何。若此龙首。一切诸法无断
不断。譬如虚空无断不断。以是言之为不可
断。普悉是世尽魔梵界。一切众寂及诸梵
志王与庶民。亦无能断也。何则龙首以其诸
法若如虚空本无所有。无起无动无持无获。
空本无获亦无所持亦不可得。以要言之。一
切众类及世余法。外邪杂术悉无所有。无持
无得亦无能获。诸法如此皆不可得亦不可
持。以本空故故不可断。云何濡首。菩萨摩
诃萨当与诸魔为敌耶。答曰龙首。法本无诤。
不见菩萨当与诸魔而有战者。若其菩萨与
魔为敌。起见法想而有所诤。是菩萨便为恐
怯。何则然者。以彼菩萨自兴恐弱也。譬如
龙首幻师现化而幻所化了无恐怯。如是龙
首。此菩萨解本空法无着之行则无恐怖。若
有菩萨有恐怖者。是菩萨便不为极世福田
也。是菩萨不了空法故。自起恐怯之心耳。于
时龙首问濡首曰。菩萨为可得道乎。答曰菩
萨可得道也龙首又问。云何濡首。其谁可得
至于道耶。曰其无名无性亦无号字亦无处
所。永无所为亦无得者。斯可至道。曰云何
菩萨当得道乎。答曰龙首。若有菩萨欲得道
者。当以无发心。亦无念道不想道场不念人
界。心亦无处无念无得亦无识着以无见心。
是行菩萨可得至道。曰仁以何心而发道意。
答曰龙首。吾无数心亦无当发。又无甫发无
发不发。又吾亦复不至道矣。不念道场不坐
佛树。亦不得道不转法轮。亦不化过生死之
类所以者何。若此龙首。以诸法无所有故。
无动无摇无出无入亦无所持。以本空故。吾
以斯法可得至道。曰濡首。是为正要无上无
比之至说也。其诸于斯解如是法彼则长脱
一切尘劳。其已脱于尘劳数者。乃至应永脱
于魔波旬。曰非可脱于魔波旬也。何则然者。
以其诸魔亦道之数。所以者何。魔及魔天皆
悉本无。无取无得无想无念。以故言之魔亦
道也。曰何谓为道。濡首答曰。道乎龙首。在
乎一切一切亦道。道像虚空道体广荡。亘然
恢廓普大含容。靡不周至亦无限碍。如是龙
首。道至一切一切亦道斯谓无上真本无道
也曰仁龙首。欲得道乎曰吾欲得不可获道。
曰欲得道宁非戏行耶。所以者何。如龙首言。
欲得不可获道。道何可得乎。若道可得道为
有处。譬如有人兴念此言吾使幻化坐于道
树然致正觉。如是言者岂非响声耶。其幻化
人亦不可得。亦不与诸法有合有离。亦无所
着。以本空故。若龙首。一切诸法如幻如化。
而起有想念欲得道耶又如来说诸法本无无
念无想无所著。其解是者斯乃得道。诸法无
所入亦无能毁。法不与法有合有离。况法与
法当有毁乎。法无附合亦不离散。所以者何。
若此龙首。诸法无合以其本无都亦无我。又
若虚空亦无所有。无像无念无动无摇亦无
戏行。诸法本无寂寞如空。如幻如梦无喻无
比。诸法若此都无等伦亦无像也。诸来之众
听濡首所说微妙。踊跃欣喜各怀无倦。渴仰
悚恭专心思受。说是如化深妙法时。八万菩
萨逮得无退转。无量天人发无上意
是时龙首答濡首曰。善哉善哉。童真菩萨快
说是像深邃妙法。为未曾有。如吾从仁逮闻
此要。始今日明为已得道。曰族姓子。法无
言说亦无见闻。吾不说深又无浅说。仁亦不
得道无得不得。何则然者。如卿龙首。念欲得
道为想戏行处乎。受者堕有望见。使其云
有深浅法耳。吾无所说法无言说。亦无宣畅
亦无所行。亦无能说诸法本者。又龙首。譬
如有人而言曰吾为幻化广说识法。其化无
识言当说识耶。彼则缘此起劳诤想。何则然
者。以化无识不可为所说。如是龙首。诸法本
无无所有亦无处所。是族姓子。当了如此解。
谓具足法行者也
尔时于是妙心菩萨神彻视听。覩闻濡首在
异别处讲上要菩萨之谈。忽到其所见大会
场。喜而叹曰。善哉善哉。诸上正士大士之等
普众会。此为何谈讲乎。 濡首答曰族姓子于
诸如来深要法中。获无正士大士之名。又菩
萨者。不自名言我是菩萨正士大士。其有想
着住戏行众自称菩萨。复言大士。又云吾为
法之大讲。又复妙心。其响者宁有言声出
不。响复有耳识所著不。于响法为有所受
持不乎。龙首答曰。都无也。如是龙首。诸法若
响无名无像。其取著者则有戏行。缘戏行故
便有流转。长不解诸法。如本无响也。则于
生死而行诤想。已起诤行便堕躁动。已在躁
动即无生死流于五道。便由不解其无故也。
于是濡首谓龙首曰。又族姓子如世尊告。
诸比丘曰。是比丘。汝等无着戏乐想行。为汝
辈说寂寞之行。念释师子说法如是。专心一
意听受随法。入要行忍当无所著。若此族姓
子。其菩萨解顺是说晓本空净。于本寂寞明
了如是。此乃长脱五道之趣。时龙首曰。谁于
生死而有脱者。濡首答曰。族姓子。何谓如
来所化生死为脱者乎。宁复有去来今耶。若
是龙首。圣师十力。以此要言。化度生死。曰
如世尊常所说教。诸法如化。又仁亦说诸法
无所有。以是言之。一切众生为当皆成无上觉
道耶。答曰龙首。若一切解如是者。此乃至道
要行之言。故吾不说法。法无说念无受无持。
无得无失无言无语。何则然者。以诸法为无
所持。亦无所有无念无识。以无处所故。又若
一切解诸法如幻如化无所有者。则众生类
皆至觉道。譬如龙首幻师所化然幻者自了
化之本末。为化化耳。于诸法亦无所化亦无
住置。普悉是世天龙鬼神魔。及梵天沙门梵
志。至于极世无能令幻者于其所化有坚固
想。何则然者。以彼幻士自达。所化化本自
耳。无幻无化都无所有。而幻者明知一切为
化所惑。于无所有而起有想无常想常无我
想我着有想念求无想法。望念无色住无所
有。由不解本不了无故。续流生死。若有明晓
诸法本者。彼众一切则于佛法即无还转而
成正觉。所以者何。若此龙首。以彼众生皆在
觉道法之数故。故诸一切于佛法而无罣碍。
是故众生悉住佛法也。然众生等心亦不寤
本空清法。无名无识亦无所住。无戏行无
倚无着寂如虚空亦不巢窟无上寂定亦无
所生又无身法。其有忍于深空法者。此则不
离于佛法矣。所以者何。若此龙首。诸佛之
法终不可以想行而至。其有想着有言有说
有宣有广。殊不可以得佛道法也
于是龙首谓濡首曰。善哉善哉。仁乃快说无
思议法。谁当信此一切众生不离佛法。濡首
答曰。族姓子。其世尊子坚住信法。八等之地
及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菩
萨阿惟越致无动转者。斯诸菩萨已住清净
行空法者。是等当信耳。所以者何。此龙首。其
诸菩萨行如是者。便自誓愿。必绍大业吾升
趺定坐终不动转。至于得成无上平等觉必
将来一切诸天龙鬼神极世之前。成其大导
当师子吼。所以者何。若是龙首。菩萨了空
无想行法。住如门阃。坚喻须弥无能动者。如
是龙首其菩萨住空无想愿法。一切众生无
能动者。又是菩萨处于佛树。乃至道场无能
动摇。问曰濡首。何谓佛树道场之处。濡首
答曰。何谓龙首如来化处化所依坐。何谓如
来化之觉法及现神变化度说法。谁为如来。
其谁化者。龙首答曰。吾尚不见如来之化及
法身像处。何况所化复现威神。又所说法及
所变化乎。一切如化本无亦化。其化亦化亦
如化耳。濡首曰。善哉善哉。龙首菩萨。为吾
发遣应慎之法。为如彼诸深妙无着法忍说
者。是为无上无比之说也
彼时龙首谓濡首曰于斯妙像要法之说。亦
无起行又无入忍者。所以者何若此濡首。以
诸法本净。其相本空亦无处所。亦无巢窟
无色无像。诸法悉等如虚空。若此濡首。其有
法当起法忍者。则如来化亦逮法忍。影响梦
幻野马泡沫芭蕉之属。亦悉当复成其法忍。
所以者何。以其忍处悉空如空。都无起法
忍之者。又忍者亦无其起。亦不已起又无当
起亦无甫起。又其忍者。亦无是处亦非彼处
亦无中处。此乃无上无比要忍。若此菩萨
于是慧心不恐不怖亦无畏惧。是则菩萨摩
诃萨。便应无上法忍之行。十方诸来神通菩
萨其闻濡首所说深妙。咸悉踊跃皆逮此定
是时濡首谓龙首曰。云何族姓子。其菩萨者
以无着行得入法忍乎。答曰濡首。若有菩萨
想念所向则为着行。言吾解深。云我深忍明
达晓了吾已至道。其语此言。皆亦着行。濡
首又问。菩萨何行修应得道。答曰。于诸法
都无所入。不念诸法了诸法无。其诸法者依
着因缘。于本为空获无所有。是行菩萨便应
道忍。设如此行为无所行。譬人寝寐于梦所
行。龙首又曰。然其梦者。不行方隅亦无所
行。亦无去来无住无坐。其寐寤已则达而
信。所梦空身无持无舍都无执持。无像无
相亦无处所。亦无所有其若虚空。如是濡首。
菩萨之行当无所著亦无所入。如空本无亦
无戏行。此则极世无上福田。斯乃应受一切
供养为无量导。是最福地。为应最上法忍之
行。普来众会率怀喜敬。各所齎华宝以散濡
首。瞻覩欣踊悦豫无量
于是龙首谓濡首曰。宜可俱进入城分卫。曰
仁去矣。行分卫时无念。举足下足躇步无念。
动摇亦当无处无住无游。无屈无申无心无
念。无所发行行无所想。亦无城想游无路想。
又无城郭县邑丘聚想。亦无里巷无家居想
无门户念。无想男女无想幼弱。都无心想行
当无念。所以者何。以其法行当如是故。亦无
所著无色无像。无起无灭都无诸想。如此行
者。乃应菩萨无上分卫。清净寂寞要道行也
尔时龙首菩萨摩诃萨忽然于处以如海定三
昧正受。其定之德。譬如大海湛然无移憺怕
清澄更无异味。其底深邃不可测度。琦珍
英宝普无不有。而海汪洋包罗弘广。含受万
物渊懿博泰。无边无崖大水澹满。诸德神
龙而皆居之。众生巨体所依长育。若此龙首。
其诸菩萨以如海定正受之处。所住要旨无
能动摇者。如是龙首。其斯菩萨以法身海。含
容一切道宝智慧三十七品。十方依之莫不
长育。应无上微妙之法。为无动摇无言说要
行。当知。是应如是者得无退转定行之地也
尔时于是。妙心菩萨欲动龙首大士所坐如
海慧定正受之处。尽其神力永不能动。时此
三千大千世界。普悉六反乃大震动。而龙
首身及所坐处都不动摇。何则然者。以其
龙首住无动摇。住地处所。住无所有。住
无想念。住无戏行。住无劳静。住无言辞。住无
所住。斯谓道住。时龙首菩萨摩诃萨寻从定
寤。敬向如来无所著平等正觉。雨拘文华趣
散世尊而叹赞曰。自归于佛天中之天。乃使
一切诸会菩萨十方来众诸大士等众尊大天
及龙鬼神咸悉逮闻如是之法。无上要旨深
妙慧说。为无倚着无巢窟说。为应本空寂
寞故也。是时妙心谓龙首曰。仁为觉地六反
震动乎。曰族姓子。其有动者当觉地动地。复
为之上下四震。唯由其觉动不动故耳。又如
十方诸佛世尊。普大菩萨不退转等极世都
动。岂能动摇此上尊处。观诸声闻缘觉之众。
彼虽离动。未晓本空在动之地。自谓无动了
本无者。于此诸法永无动摇无念无着。如是
妙心。其菩萨以空无想不愿之行清净法
要逮无动摇。彼乃永静安无动摇。又曰龙首。
可行分卫。答曰濡首。吾今已解无上最要
分卫之慧。何则然者。缘其逮致如海大定正
受之处。始乃自明。为以得无上平等正真觉
道。以于生死兴显佛事。为转法轮以度众生。
为济因缘离垢根本。唯然濡首。如吾遇仁。乃
为逮值无上善友。遭蒙矜念心怀悦豫。成立
大德喜自光慰。濡首。于吾为覆载首。大无
量过度之首。无垢广普微妙吉首。亦应最上
不可议首。愿布五体稽首恭礼无上仙圣甘
露之首。濡首答曰。善哉善哉。如仁龙首。已
为果达野马梦幻影响之行。无名无像无所
有法。仁今乃应无上大道不可思议来法之
祠。以得如海定正受行。共应如此。当知是辈
在一生补处。斯者乃为菩萨辩慧。其致是像
深妙定法如海定等则离诸想也。曰仁可
行从分卫。龙首答曰思齐其德当与仁行。二
圣龙游不亦宜乎。濡首曰。吾无所行亦无去
来。又无进止亦无侣游。不住不坐亦复不
行。行无所至来无所由。住无所处。坐无所
据。行无所趣。譬若龙首。如来现化。宁有去
来坐起行游卧寝寐寤不耶。曰化者都无去
来坐寝之处矣。吾于诸法亦复如是。无住不
住无起不起。亦无已起又无中起。亦无当起
亦无甫起。龙首答曰。如仁所言。此为极世
难信之说。谁当信仁此尽要慧耶。答曰龙首。
仁者且听。岂为无目设举锭烛乎。夫然炬燎
唯为明目耳。如此是像深妙之法。正为向达
彻远菩萨摩诃萨乃能信受是道要耳。其了
如此至要之慧。斯则晓解本无行者。此等菩
萨为应清净无上久修梵行之徒。是曹正士
深住于法。信法受法持法说法之辈也。为在
鹿聚已转法轮。为应贤圣亦大导师。施惠明
眼。为应无量雄猛之者。此则无上最妙法者。
濡首童真发说是时。普大众中八万菩萨悉
得无所从生法乐忍也
于是正士妙心菩萨居大众前广然踊跃。掬
满手宝。以恭肃心向散世尊。又散濡首童真
菩萨。散讫忻喜重叹咏曰。自归诸佛。为慧
圣达擿雾寤寐。碎散痴本解众颠倒。释疑除
网顺入道明。致无上觉者。自归于法。法之
最法。法治多济疗捞雾龙。援雪生死[卄/好]
莇众秽。荡除心垢通导迷惑。法为无上。修
蒙永度。其诸菩萨久履梵行。无上清净仙圣
明类。大神通等弘显德者。无上之徒。于此乃
逮信向是像深妙法众。今普自归之。濡首答
曰。若此妙心。其无脱者。斯当果致无上等觉。
曰云何濡首。其谁无脱耶。曰其有执持。斯当
求脱。如是妙心。法无执持亦无系着。又族姓
子。法都无脱亦无执持。当谁有脱。无缚无脱。
诸法无持无取无舍。譬如人语幻者言。善
男子。为深入人解之脱之所可执持。幻答人
曰。吾亦非男亦非凡人吾无所持。当何所脱。
是者妙心。道无执脱当观其无无本空净矣

佛说濡首菩萨无上清净分卫经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