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宝积部下
回目录下一页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与大比丘众一千人菩萨十千人俱。复有欲
界诸天子色界诸天子及净居天子。并其眷
属无量百千周匝围绕。供养恭敬听佛说法。
尔时佛告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汝有辩才。
善能开演。汝今应为菩萨大众宣扬妙法。时
文殊师利菩萨白佛言。世尊。佛今令我说何
等法。佛言童子。汝今应说诸佛境界。文殊师
利菩萨言。世尊。佛境界者。非眼境界。非色境
界。非耳境界。非声境界。非鼻境界。非香境
界。非舌境界。非味境界。非身境界。非触境
界。非意境界。非法境界。无如是等差别境界。
是乃名为诸佛境界。世尊。善男子善女人。有
欲入于佛境界者。以无所入而为方便乃能
悟入。尔时文殊师利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来
于何等境界而得菩提。佛言童子。我于空境
界得菩提。诸见平等故。无相境界得菩提。诸
相平等故。无愿境界得菩提。三界平等故。无
作境界得菩提。诸行平等故。童子。我于无生
无起无为境界得菩提。一切有为平等故。时
文殊师利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无为者是何
境界。佛言。童子。无为者非思量境界。文殊师
利菩萨言。世尊。非思量境界者是佛境界。何
以故。非思量境界中无有文字。无文字故。无
所辩说。无所辩说故。绝诸言论。绝诸言论者。
是佛境界也
尔时世尊问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诸佛境
界当于何求。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诸佛境
界。当于一切众生烦恼中求。所以者何。若正
了知众生烦恼。即是诸佛境界故。此正了知
众生烦恼。是佛境界。非是一切声闻辟支佛
所行之处
尔时世尊复语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若佛
境界即于一切众生烦恼中求者。诸佛境界
有去来乎。文殊师利菩萨言。不也世尊。诸佛
境界无来无去。佛言童子。若诸佛境界无来
无去者。云何而言若正了知众生烦恼。即是
诸佛境界耶。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如诸佛
境界无来无去。诸烦恼自性亦复如是无来
无去。佛言童子。何者是诸烦恼自性。文殊师
利菩萨言。世尊。佛境界自性。即是诸烦恼自
性。世尊。若佛境界自性。异诸烦恼自性者。
如来则非平等正觉。以不异故。于一切法平
等正觉说名如来
尔时世尊复语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汝能
了知如来所住平等法不。文殊师利菩萨言。
世尊。我已了知。佛言童子。何者是如来所住
平等法。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一切凡夫。
起贪瞋痴处。是如来所住平等法。佛言童子。
云何一切凡夫起贪瞋痴处。是如来所住平
等法。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一切凡夫于空
无相无愿法中起贪瞋痴。是故一切凡夫起
贪瞋痴处。即是如来所住平等法。佛言童子。
空岂是有法而言于中有贪瞋痴。文殊师利
菩萨言。世尊。空是有。是故贪瞋痴亦是有。
佛言童子。空云何有。贪瞋痴复云何有。文殊
师利菩萨言。世尊。空以言说故有。贪瞋痴。亦
以言说故有。如佛说比丘。有无生无起无作
无为。非诸行法。此无生无起无作无为。非诸
行法。非不有。若不有者。则于生起作为诸行
之法。应无出离。以有故言出离耳。此亦如是。
若无有空。则于贪瞋痴无有出离。以有空故
说离贪等诸烦恼耳。佛言童子。如是如是。如
汝所说。贪瞋痴等一切烦恼。莫不皆住于空
之中。文殊师利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若修行
者。离贪瞋等而求于空。当知是人未善修行
不得名为修行之者。何以故。贪瞋痴等一切
烦恼即空故
尔时世尊复语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汝于
贪瞋痴。为已出离为未离乎。文殊师利菩萨
言。世尊。贪瞋痴性即是平等。我常住于如是
平等。是故我于贪瞋痴。非已出离亦非未离。
世尊。若有沙门婆罗门。自见离贪瞋痴。见他
有贪瞋痴。即是二见。何谓二见。谓断见常见。
所以者何。若见自身离贪瞋痴即是断见。若
见他身有贪瞋痴即是常见。世尊。如是之人
非为正住。夫正住者。不应于己见胜谓他为
劣故。尔时世尊复语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
若如是者。住于何所名为正住。文殊师利菩
萨言。世尊。夫正住者无有所住。住无所住。是
乃名为正住之耳。佛言童子。岂不以住于正
道为正住耶。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若住正
道则住有为。若住有为则不住于平等法性。
何以故。有为法有生灭故
尔时世尊复语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无为
是数法不。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无为者非
是数法。世尊。若无为法堕于数者。则是有为
非无为也。佛言童子。一切圣人得无为法不
有数耶。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非诸圣人证
于数法。已得出离诸数法故
尔时世尊复语。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汝为
成就圣法。为成就非圣法。文殊师利菩萨言。
世尊。我不成就圣法。亦不成就非圣法。世尊。
如有化人。为成就圣法。为成就非圣法。佛言
童子。化人不可言成就圣法。亦不可言成就
非圣法。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佛岂不说一
切诸法皆如幻化。佛言如是。文殊师利菩萨
言。世尊。一切诸法如幻化相。我亦如是。云何
可言成就圣法成就非圣法
尔时世尊复语文殊师利菩萨言。童子。若如
是者。汝何所得。文殊师利菩萨言。世尊。我得
如来平等无自性境界。佛言童子。汝得佛境
界耶。文殊师利菩萨言。若世尊于佛境界有
所得者。我亦得于诸佛境界。时长老须菩提。
问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士。如来不得佛境界
耶。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德。汝为得声闻境界
不。须菩提言。大士。圣心解脱无有境界。是故
我今无境界可得。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德。佛
亦如是。其心解脱无有境界。云何而谓有所
得乎。须菩提言。大士。汝今说法。可不将护
初学心耶。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德。我今问汝。
随汝意答。如有良医欲治人病。为将护病人
心故。不与辛酸咸苦应病之药。能令其人病
得除差至安乐不。答言不也。文殊师利菩萨
言。大德。此亦如是。若说法师。为将护初学心
故。隐甚深法而不为说。随其意欲演麤浅义。
能令学者出生死苦至涅槃乐。无有是处。说
是法时。众中有五百比丘僧。诸漏永尽心得
解脱。八百诸天子。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复有
七百诸天子。闻其辩才深生信乐。皆发阿耨
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尔时须菩提复白文殊
师利菩萨言。大士。汝颇亦于声闻乘。而生信
解。又以此乘法度众生不。文殊师利菩萨言。
大德。我于一切乘皆生信解。大德。我信解声
闻乘。亦信解辟支佛乘。亦信解三藐三佛陀
乘。须菩提言。大士。汝为是声闻。为是辟支
佛。为是三藐三佛陀耶。文殊师利菩萨言。大
德。我虽是声闻。然不从他闻。虽是辟支佛。而
不舍大悲及无所畏。虽已成正等觉。而于一
切所应作事未尝休息。须菩提又问言。大士。
汝云何是声闻。答曰。我恒为一切众生说未
闻法。是故我为声闻。又问言。汝云何是辟
支佛。答曰。我能了知一切诸法皆从缘起。是
故我为辟支佛。又问言。汝云何是三藐三佛
陀。答曰。我常恒觉一切诸法体相平等。是
故我为三藐三佛陀。尔时须菩提又问言。大
士。汝决定住于何地。为住声闻地。为住辟支
佛地为住佛地耶。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德。汝
应知我决定住于一切诸地。须菩提言。大士。
汝可亦决定住凡夫地耶。答曰如是。何以故。
一切诸法及以众生。其性即是决定正位。我
常住此正位。是故我言决定住于凡夫地也。
须菩提。又问言。若一切法及以众生。即是决
定正位者。云何建立诸地差别。而言此是凡
夫地。此是声闻地。此是辟支佛地。此是佛
地耶。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德。譬如世间以言
说故。于虚空中建立十方。所谓此是东方。此
是南方。乃至此是上方。此是下方。虽虚空无
差别。而诸方有如是。如是种种差别。此亦
如是。如来于一切决定正位中。以善方便立
于诸地。所谓此是凡夫地。此是声闻地。此是
辟支佛地。此是菩萨地。此是佛地。虽正位无
差别。而诸地有别耳
尔时须菩提。复白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士。汝
已入正位耶。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德。我虽已
入亦复非入。须菩提言。大士。云何已入而非
入乎。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德应知。此是菩萨
智慧善巧。我今为汝说一譬喻。诸有智人以
譬喻得解。大德。如有射师其艺超绝。惟有一
子特锺心爱。其人复有极重怨雠。耳不欲闻
眼不欲覩。或时其子出外游行。在于远处路
侧而立。父遥见之。谓是其怨执弓持箭控弦
而射。箭既发已方知是子。其人巧捷疾走追
箭。箭未至间还复收得。言射师者喻菩萨也。
一子者喻众生也。怨家者喻烦恼也。言箭
者。此则喻于圣智慧也。大德当知。菩萨摩诃
萨。以般若波罗蜜观一切法。无生正位大悲
善巧故。故不于实际作证。而住声闻辟支佛
地。誓将化度一切众生至佛地矣。尔时须菩
提。又问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士。何等菩萨能
行此行。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德。若菩萨。示
行于世而不为世法所染。现同世间不于诸
法起见。虽为断一切众生烦恼。勤行精进而
入于法界不见尽相。虽不住有为亦不得无
为虽处生死如游园观。本愿未满故。不求速
证无上涅槃。虽深知无我而恒化众生。虽观
诸法自性。犹如虚空。而勤修功德净佛国土。
虽入于法界见法平等。而为庄严佛身口意业
故不舍精进。若诸菩萨。具如是行乃能行耳
尔时须菩提复白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士。汝
今说此菩萨所行。非诸世间所能信受。文殊
师利菩萨言。大德我今为欲令诸众生永出
世间。说诸菩萨了达世法出离之行。须菩提
言。大士。何者是世法。云何名出离。文殊师利
菩萨言。大德。世间法者所谓五蕴。其五者何。
谓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如是诸蕴。色如
聚沫。受如浮泡。想如阳焰。行如芭蕉。识如幻
化。是故此中无有世间亦无诸蕴及以如是
言说名字。若得是解心则不散。心若不散则
不染世法。若不染世法即是出离世间法也。
复次大德。五蕴诸法。其性本空。性空则无二。
无二则无我我所。无我我所则无所取着。无
所取著者即是出离世间法也
复次大德。五蕴法者。以因缘有。因缘有故则
无有力。无力则无主。无主则无我我所。无我
我所则无受取。无受取则无执竞。无执竞则
无诤论。无诤论者是沙门法。沙门法者知一
切法。如空中响。若能了知一切诸法如空中
响。即是出离世间法也
复次大德。此五蕴法同于法界。法界者则是
非界。非界中。无眼界无色界无眼识界。无耳
界无声界无耳识界。无鼻界无香界无鼻识
界。无舌界无味界无舌识界。无身界无触界
无身识界。无意界无法界无意识界。此中亦
无地界水界火界风界虚空界识界。亦无欲
界色界无色界。亦无有为界无为界。我人众
生寿者等。如是一切皆无所有。定不可得。若
能入是平等深义。与无所入而共相应。即是
出离世间法也。说是法时会中比丘二百人。
永尽诸漏心得解脱。各各脱身所著上衣。以
奉文殊师利菩萨而作是言。若有众生得闻
于此甚深妙法应生信受。若不生信欲求证
悟终不可得
尔时长老须菩提语诸比丘言。汝何所得以
何为证。诸比丘言。大德。无得无证是沙门法。
所以者何。若有所得心则动乱。若有所证则
自矜负。动乱矜负堕于魔业。若有自言我得
我证。当知则是增上慢人。佛言。诸比丘。汝
等审知增上慢义不。诸比丘答言。世尊。如我
意者。若有人言我能知苦。是不知苦相而言
我知。我能断集证灭修道。是不知集灭道相。
乃至而言我能修道应知此是增上慢人。所
以者何。苦相者即无生相。集灭道相。即无生
相。无生相者即是非相。平等相是诸圣人。于
一切法得解脱相。是中无有知苦断集。证灭
修道。如是等相而可得者。若有众生得闻如
是一切诸法平等之义。而生惊怖。应知是为
增上慢者
尔时世尊即告之言。善哉善哉。诸比丘。如汝
所说。如是如是。须菩提。汝等当知此诸比丘。
已于过去迦叶佛所。从文殊师利童子。得闻
如是甚深之法。以闻法故疾得神通。今复得
闻随顺不逆。须菩提。若复有人于我法中。得
闻斯义生信解者。皆于来世见弥勒佛。若未
发大乘意。于三会中悉得解脱若已发大乘
意者。皆得住于堪忍之地
尔时善胜天子白文殊师利菩萨言。大士。汝
常于此阎浮提中。为众说法今兜率天上有
诸天子。曾于过去值无量佛。供养恭敬种诸
善根。然生在天中耽着境界。不能来此法会
而有听受。昔种善根今将退失。若蒙诱诲必
更增长。惟愿大士。暂往天宫。为彼诸天弘宣
法要。尔时文殊师利菩萨。以神通力即于其
处。忽然化作兜率天宫。如其所有悉皆备足。
令善胜天子及此会中一切人天。皆谓在于
彼天之上。具见于彼种种严饰。园林池沼果
树行列殿堂楼阁。栋宇交临绣柱承梁雕窗
间户。攒栌叠栱磊砢分布。称宝为台庄严绮
错。其台极小犹有七层。或八层九层。乃至高
于二十层者。一一台上处处层级。皆有众天
女。盛年好色手足柔软。额广眉长面目清净。
如金罗网常有光明。亦如莲华离诸尘垢。发
言含笑进止回旋。动必合仪丽而有则。譬如
满月人所乐见。笙篌琴瑟箫笛钟鼓。或歌
或啸音节相和。妙妓成行。分庭共舞。如是等
事宛然备瞩。时善胜天子。见自宫殿及其眷
属欢娱事已。心生疑怪。白文殊师利菩萨言。
奇哉大士。云何令我及以大众瞬息之间而
来至此
尔时长老须菩提。语善胜天子言。天子。我初
亦谓与诸大众皆共至于兜率陀天。而今乃知
本来不动。曾不共往彼天之上。如是所见皆
是文殊师利菩萨三昧神通之所现耳。时善
胜天子即白佛言。世尊。文殊师利菩萨。甚为
希有。乃能以三昧神通不思议力。令此众会
不动本处而言至此兜率陀天。佛言天子。汝
但知文殊师利童子神通变化少分之力。我
之所知无有量也。天子。以文殊师利神通之
力。假使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种种严好各
各不同。能于一佛土中普令明见。又以如恒
河沙等诸佛国土。集在一处状如缯束。举掷
上方不以为难。又以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
所有大海置一毛孔而令其中众生。不觉不
知无所触娆。又以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所
有须弥山王以彼众山内于一山。复以此山
内于芥子。而令住彼山上一切诸天。不觉不
知亦无所娆。又以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其
中所有五道众生置右掌中。复取是诸国土
一切乐具。一一众生尽以与之等无差别。又
以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劫尽烧时。所有大
火集在一处。令其大小如一灯炷。所有火事
如本无别。又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所有日
月若于一毛孔。舒光映之普令其明隐蔽不
现。天子。我于一劫若一劫余。说文殊师利童
子三昧神通变化之力。不可穷尽
尔时魔波旬自变其身作比丘形。在于会中
却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今闻说文殊师
利童子神通之力。不能信受。唯愿世尊。令
于我前现其神力使我得见。尔时世尊知是
恶魔变为比丘。欲令众生善根增长。故告文
殊师利菩萨言。汝应自现神通之力。令此会
中无量众生咸得善利

文殊师利所说不思议佛境界经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