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宝积部下
回目录下一页

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与
大比丘众俱。比丘八千诸大弟子学戒具足。
菩萨万二千。一切圣通无所不达。已得总持
辩才无量不起法忍。其德无限彻覩诸根。应
病授药为师子吼。救济十方众生百千莫不
蒙度。尔时世尊。从宴坐起斯须未久。与无
数之众眷属周匝而为说经。时会菩萨名曰
慧上。即从坐起更整衣服。长跪叉手前白佛
言。愿欲有所问。唯如来至真。听者乃敢陈说。
世尊告曰。恣所欲问。佛当为汝开解结滞。慧
上白佛。所云善权为何谓乎。佛告慧上。善哉
善哉族姓子。多所愍伤哀念。安隐诸天人民。
劝化将来导引三涂。开阐佛法获微妙慧。乃
问闓士善权方便。佛言谛听善思念之。吾
当为汝申畅其要。慧上菩萨及与众会受教
而听。于是佛告慧上曰。族姓子。善权闓士以
一揣食。随时方便弘施流普。劝发黎元坠
畜生者。使此二品悉趣德本。兴诸通慧。其
心晓了具足佛慧。是谓菩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善权闓士。若人殖德劝赞代喜。以
斯善本则施众生。以觉之心。顺一切心而不
堕落。讲斯教已。成诸弟子缘觉之乘为诸通
慧。是谓菩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善权闓士。十方诸树其华炜晔。
香气芬馥人所钦尚。而无主名。敬采集合奉
散诸佛誓以德本。已及众庶志诸通慧使备
道明。具获无量戒品定品慧品解脱品度
脱知见品。是谓菩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善权闓士愍察群萌。在安助喜彼
患代受。以诸通慧因缘方便。建立德本用施
众类。为十方世界誓被德铠。其遭恼害者则
救摄所。患代受其罪劝。以通慧使获大安。是
谓菩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善权闓士供一如来。观虑诸佛法
身平等。戒定慧解度知见品亦复如之。知是
供养一如来等。则为奉养十方诸佛。所见供
祚闓士历受施佑众生。是谓菩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善权闓士敢所生处。其所住处不
计吾我未曾自轻。如令讽读四句之颂。观察
其义心不怯羸。宣显备具。不想利养。盖诸
佛土若入国邑。辄兴大哀踊跃说之。誓愿闻
吾四句颂者。皆成诸佛无碍辩才。是谓菩萨
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善权闓士。假使生在贫匮之门。设
行乞丐求一夕膳。无鄙劣心转奉贤众。若惠
独人内自惟察。如来有言务恢广施。今吾乞
与所进微尟。建诸通慧誓意无量。殖斯德本
劝发众生。侥获宝掌若如来至真等正觉。
以斯妙慧光护夕供。所服纳者持戒学道。缘
崇功德多所彼致。是谓菩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善权闓士。与诸弟子缘觉俱游。心
不同归。见人供养弟子缘觉。意不钦获兴于
二念。一从菩萨心成佛世尊。二弟子缘觉因
佛法生。造斯观已。诸所供养未以为上。吾所
学习则三品最。观无适莫无所贪乐。是谓菩
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善权闓士行一布施。则具六度无
极。何等六度。善权闓士见贫乞者。具足大施
无悭贪心。斯施度无极。身自护禁奉持戒者。
其犯恶者使立戒法。寻而给施令无所毁。斯
戒度无极。若瞋恚者。御以慈心净心明心。愍
哀等心。兴施布施。斯忍度无极。随宜供办
饮食之膳。身口意行身等如空。斯进度无极。
一心等施进止卧梦而无乱行。斯定度无极。
如兹施已御念诸法。谁有施者。何所食者。谁
受报应。造斯求者法不可得。不见施者及食
施者。无受报应。斯慧度无极。是族姓子。权施
若斯。则具六度无极之法。于是慧上菩萨白
佛言。未曾有也天中天。闓士丈夫权施具足。
一切佛法多所摄护。振于生死赡及余类。佛
言至哉。诚如所云。权施虽微审成众德无量
难计。又族姓子。行权闓士。何谓退还。以权
方便而以施与。纵随恶友为之所拘。毕偿罪
者自观念言。阴种诸入得无不灭。当除斯患
乃至无为。吾誓当被道德之铠。任力发起周
旋终始则务究竟慧上又问。唯天中天。假使
有人犯于四罪有所想念。发意出家为菩萨
道然后云何。佛言。设当毁失四重之禁。以
权消罪众患悉除。是族姓子。为菩萨道无有罪衅
尔时慧上菩萨白世尊曰。何谓菩萨而有罪
殃。佛言。若有闓士学得脱戒。得脱戒者则二
百五十禁。于百千劫服食果蓏。为人所辱而
皆忍之。若有想念弟子缘觉之行。闓士则为
生死根缚。如族姓子。声闻缘觉犯本诸禁。不
除阴种诸入。不得灭度也。如族姓子。舍闓士
行不自改正而有想念。志求声闻缘觉。欲得
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者。终不能成也
于是阿难白世尊曰。忆念我昔入舍卫城而
行分卫。见有闓士名重胜王。在他室坐与女
人同牀。我谓犯秽心用惟虑。得无异人学梵
行者。于如来教。将无造见闻想念于一切乎。
时我世尊。瞻见立想叹发斯言。三千大千世
界而六反震动。时重胜王。即自踊身住于空
中。去地四丈九尺。报阿难曰。云何贤者。犯
禁秽者宁能踊身止虚空乎。在如来前何不问
耶。何谓菩萨犯罪之法。阿难投身即自悔过
曰。唯然世尊。我甚迷谬。如何偏见求大龙短。
佛告阿难。宜自修慎无察大乘正士之便而
想其阙。由如贤者志弟子乘。若一若二同修
杂行。不当视之狐疑懈废得无尽漏。如是阿
难。勿观善权闓士有废退想于诸通慧。所以
者何。菩萨大士。爱纳眷属业以三宝。不违佛
法贤圣众也。使志无上正真之道。佛语阿
难。若族姓子族姓女。心存大乘不离诸通慧。
不荒五乐抑制五欲。观于五通得如来根。当
知正士与女人俱。又听阿难。彼女人者乃往
去世为重胜王百生之偶。宿情未拔故有色
恩。贪重胜颜口发誓言。若与我俱得遂所娱。
当从其教发无上正真道意。时重胜王心知
其念。晨现整服由斯法门入之其室。观内外
地心等无持。执手同处已如其欲。则颂曰
 愚哉悖于欲  诸佛所不叹
 能蠲恩爱者  得佛人中上
时女喜踊即从坐起。自投于地归命自责伏
罪悔过。为重胜王而叹颂曰
 吾已离诸欲  世尊之所叹
 节止恩爱着  愿佛无上道
 前心之所想  今首自悔过
 伤愍诸群生  究竟发道意
尔时重胜王菩萨。随欲化女使发无上正真
道意。即从坐起而出其室。阿难观斯心持清
净。今吾授彼女决。转女身后九十九劫当得
作佛。号离无数百千所受如来至真等正觉
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
为佛众佑。以是贤者观菩萨行。所行无短不
堕罪法。重胜王菩萨从虚空下。稽首佛足白
世尊曰。闓士当行善权方便立于大哀。若劝
一人导以法本。从其所生辄当获之信于善
权。堕大地狱至于百劫。所遭苦痛恼剧之患。
则当忍之。宁化一人使立德本不避此难。世
尊告曰。善哉善哉。正士通达。是为菩萨大哀
之行。超度诸受佛言族姓子。吾念过世无
数劫时。有一学志。名曰焰光。处于林薮
行吉祥愿。四百二十万岁净修梵行。过阕岁
已入沙竭国有陶家女。见此学志姿貌姝好
端正绝妙。欲意隆崇即自投托。学志问姊何
所求乎。答曰慕仁。学志报言。吾不乐欲。女曰
设不然者吾将自贼。焰光自念。吾护禁戒净
修梵行。四百二十万岁。今若毁之非吉祥也。
念已舍却离之七步。乃发慈哀。毁犯禁戒
则堕地狱。若不如是女自残贼。宁令斯女获
致安隐。吾当堪忍地狱之痛。焰光即还。又执
其臂而喻之曰。从女之欲幸勿自危。学志退
居习家之业十有二年。厌碍止足乃净四等。
寿终之后生于梵天。佛言。族姓子。欲知尔时
焰光学志。岂异人乎。莫造此观。则吾身是。
陶家女者即瞿夷也。彼尚色欲此顺其心。吾
以大哀越度生死百千之患。贤者且观余人
所犯坠趣地狱。善权闓士更升梵天。佛告慧
上。设舍利弗大目揵连。行善权者不使瞿和
离比丘坠于地狱。所以者何。吾忆昔者拘楼
秦佛时。有一比丘名曰无垢。处于闲居国家
山窟。去彼不远有五神仙。有一女人道遇大
雨。驰走避入无垢比丘所止之窟。雨霁出去。
时五仙人见女各言。比丘奸秽谓之不净。无
垢知诸神仙所念。即自踊身在于虚空去地
四丈九尺。诸仙见之飞处空中。各曰如吾经
典所记。染欲尘者则不得飞。寻五体投地伏
首诬横。假使比丘不现神变。其五仙士堕大
地狱。尔时无垢比丘则慈氏菩萨也。若舍利
弗目揵连有权飞升。则瞿和离无由陷坠。当
知此义。非声闻缘觉所能及知。唯独闓士分
别晓了善权方便。犹如放逸女人四时庄严
贪财利欲。或无智者变改人性。使从其意示
于施身。敬重彼人殚尽其产。遂弃远之缘
所获入未曾有悔。善权菩萨亦复如斯。观察
人根可开化者。以何方便则化立之。敬施众
生不吝其身。殖诸德本不藏情匿。设使知人
已建德本。用其人故续命长善。一切欲乐无
所贪慕。舍除恩爱令归于无。其心清净无所
系着。犹如蜜蜂接采众花不计常想。于花枝
叶一无所损。行权菩萨随俗方便。虽乐诸欲
不计爱欲不发常想。不自毁身亦不损彼。譬
如树种不失鲜色因而生牙无加茷者。如
是族姓子。菩萨以空无想不愿之法。智度无
极广大之慧。入诸尘劳随所乐行。不舍习俗
欲不秽身。不违佛叹未曾退转。如捕鱼工引
网布网。恣意所欲截众大流。收纲摄网多所
获得。菩萨如是入空无想不愿之法。以细
微心在一切慧。缚于大欲。诸通慧心以无护
心。自在所获得生梵天。譬如丈夫工学呪术。
为吏所捕五系缚之。其人自恣则以一呪。断
诸缧绁而得解去。如是族姓子。善权菩萨五
欲自乐。普与众俱恣其所幸。智力术力以一
通慧。坏一切欲没生梵天。譬安隐师以一其
心无所恶忌。变现廕庇送大贾人。或有愚谤
而伤之曰。忖察此师自眷属财贿尚不合度。
安能济众使免贼乎。将必遗漏无量钱宝。于
是导师激愤耻之。即从坐起秉心坚强。带钾
舞刀摧拉怨敌。所护安隐无所亡失。行权菩
萨。执智慧刀随时所欲。以巧方便安习五乐。
志弟子乘所不悦可。为发慈愍。云何若此兴
放逸行。尚不自度何能济众降魔怨乎。所不
堪偕也。菩萨以智慧度无极法。善权方便恣
意所欲。以智慧刀断截尘劳裂诸罗网。超游
自恣遍诸佛国。离女人土无有瑕秽
尔时有菩萨名曰爱敬。入舍卫大城普次行
乞至贵姓家。贵姓有女名曰执祥。在楼观上
闻比丘音。受食便出则覩其形。发放逸意。其
欲甚盛不得从志。气绝命终其身动摇。比丘
见女兴不净想。即发念言。何谓法乐自所喜
者。计空无实其犹泡水。无所可遵耳目鼻口
身意。如腐肉揣革裹皮覆。从足至顶何所
可乐乎。观无诤讼无想无念。法无内外亦无
寿命。都无所有。心何所著亦何所受。永离欲
瑕亦无得也。谛观诸法无所起者。爱敬菩萨
即得不起法忍。则时欣喜踊跃在虚空。去地
四丈九尺。绕舍卫城七匝。于时世尊。见爱敬
菩萨升在虚空。譬如鴈王。神足无碍自由自
在。告贤者阿难曰。汝见爱敬飞游进止如鴈
王乎。对曰已见。佛言阿难。爱敬菩萨。因色欲
行获诸佛法。降伏魔兵则转法轮。执祥女终
转女人身。得生忉利紫绀天宫。自然化有四
百八十里殿。万四千玉女俱共侍之。缘此之
德而发慧心。自念何行得生此乎。即知本在
舍卫为贵姓女色惑爱敬。缘斯贪欲寿终转
女即为男子。自然神化无央数众。志于欲着
乃获此报。岂况清净恭肃之心。供养奉事尽
敬菩萨乎。今伎乐之娱安可久。常当诣世尊
及观爱敬菩萨。于是天子与其眷属。各执天
花栴檀杂香。威光巍巍俱诣世尊爱敬大士。
皆以花香而供上之。前稽首礼绕佛三匝住。
各叉手而赞颂曰
 诸佛无思念  乐最不可量
 如来无心意  则获尊上道
 我在舍卫为女人  其大名德不可议
 号曰执祥长者息  端正姝好宝严身
 以为父母所珍重  有正觉子无所著
 号曰爱敬威神大  入舍卫城家分卫
 我闻其音柔软妙  欢喜之心取饭食
 即自往诣无极法  如来之子爱敬道
 吾见彼已起乱心  迷惑爱欲贪放逸
 假使不得从我愿  即当寿终用活为
 当时不能发口言  虽奉饮食不能授
 我以爱欲放逸故  则在其处寿命终
 虽不能应于道行  降弃瑕秽女人身
 得为男子佛所叹  即时得生忉利天
 宫殿则尊微妙好  以宝合成无等伦
 有万四千诸眷属  诸婇女乐悉具足
 即时心自发念言  吾何因缘得致此
 寻时识念如此事  爱欲之心报应然
 见于爱敬心欢喜  以放逸心而贪视
 缘是之德获是报  犹如光明照好树
 当为正觉佛子弟  所在游欣安住慧
 爱欲之心报如此  何况有人供养者
 吾身今即如来子  愿发求尊佛智慧
 便当修行恒沙劫  未曾舍离大志性
 皆由善师因爱敬  则当供养法奉事
 供事于道无亲属  唯愿学求在觉轨
 修于尊妙道之行  以放逸心所覩着
 寻时则转于女身  便获勇猛男子形
 父母在家皆号哭  臭死于地自捽[打-丁+灭]
 心自念言是蛊道  冲口骂詈此沙门
 应时天子承佛威  往诣父母具解说
 无得骂詈瞋沙门  将无长夜获苦恼
 父母欲得知我不  吾已踊至忉利天
 应时退转女人身  得为天子光巍巍
 父母当至安住所  首骂詈罪自悔过
 更求救护不可得  唯有如来为道慧
 时父母闻佛音响  彼时勇猛劝化之
 皆和心解眷属俱  同时往诣能仁佛
 则共稽首两足尊  即自悔过瞋恚心
 悉共恭敬于如来  启问安住令决正
 以何供事应奉佛  何谓顺法佛众僧
 唯为吾等分别说  假使闻者无异心
 最胜则知心所念  救世口则说如此
 其欲供养一切佛  坚固道意御诸想
 父母亲属及男女  具足五百无减少
 听闻大人之所讲  同时皆发大道心
 最胜所言仁无异  阿难听我之所语
 如菩萨行无端底  善权方便住智慧
 爱敬菩萨愿如此  假使女人爱敬我
 则当令转女人形  速为男子人中上
 阿难且观此名德  余人所因堕地狱
 以放逸心贪习色  因爱欲变为男子
 其心天子供养我  常以恭敬获丰安
 彼所供养难计劫  当得为佛号尽见
 此五百人发道意  亦当自致人中尊
 何人闻此不供佛  其欢悦心安无量
 计其爱敬菩萨者  所开化女不一二
 无量百千亿那术  以爱欲心立于道
 则为药王大名德  何因菩萨当有秽
 因缘尘劳施安隐  何况供养奉事者
尔时贤者阿难白佛言。犹如有人近须弥山。
皆随山光炤为金色。设怀欢喜欲义心奉
道法心。得近菩萨皆获一类。趣诸通慧心性
自然。我从今始奉持菩萨。如须弥山。犹如
药王。名曰见愈。有清净心若瞋恚意。见此
药者众病皆除。菩萨如是净不净心。婬怒痴
心觐菩萨者悉为除愈。时佛赞曰。善哉阿难。
诚如尔言
于是贤者大迦叶白佛言。甚难及也。天中天
菩萨大士不可思议。在所游至。为诸众生现
无畏。欲空无想不愿。声闻缘觉唯行此法。
菩萨普护。转使更入诸通慧迹。以善方便将
顺其心。终不秽厌色声香味细滑法也
大迦叶复白佛言。我可叹喻菩萨大士之所
行乎。佛言可叹。迦叶曰。譬大旷野断绝无人。
自然有墙。上至三十三天。唯有一门。无央数
人皆入旷野。去之不远有一大城。其国丰熟
米谷卒贱快乐难言。人民众多不可称计。其
在彼城则如金刚城。旁有江江侧有路旷。
路之中有黠慧人。聪识念义。怀愍欲度入旷
野者。举声而盟称。去旷野不远。大城之安
永无死惧。吾为导师来趣所乐。众人报曰。吾
等不行于此不动。欲覩城像城自然现。尔乃
往耳。时复有人解微妙者应曰。常往随仁所
凑。吾等如是薄福之人。闻此声已不信不乐。
不从其教不度旷野。彼微妙人则度旷野。观
路由河。则乘而进路之。左右有百千丈深大
溪涧。布诸草木四方作桥。则济厄路四出
无碍。大贼从后追而不惧。贼自然却终不还
顾。稍稍前行亦不恐懅。不左右视则见大城。
稍近城郭心不狐疑。入彼城邑为无量人。现
其仪式增益福祚。迦叶叹已陈。喻大旷野者。
谓生死之难。墙至三十三天者。谓无黠所著
恩爱之欲也。唯有一门者。谓大乘也。人入旷
野者。谓众愚冥凡夫之士也。黠人发愿呼众
人者。谓菩萨大士所乐度无极也。志劣不行
欲见城者。谓声闻缘觉也。应曰当往随仁所
凑则菩萨也。闻声不信者。谓外道异学众邪
行也。度旷野者。谓奉精进至诸通慧修诸三
昧也。路由河者谓法门也。左大溪涧百千丈
者。谓声闻地也。右大溪涧百千丈者。谓缘觉
乘也。大布置草木作四方桥者。谓善权方便
慧度无极也。四出无碍者。谓菩萨四恩之行
摄无量人也。贼追不惧自然却者。谓魔官属
及诸猗行也。终不还顾者。谓忍度无极也。
稍稍前行。谓为菩萨之所开化进度无极也。
亦不恐惧者。谓以清净心发起众生志平等
觉也。不视左右者。谓不志乐声闻缘觉之利
也。则见大城者。谓达诸通慧也。稍近城者。
谓见道功德习行佛慧也。心无狐疑者。谓晓
智慧善权诸度无极。则能遍覩一切众生无
所畏恶。适入城已为无量人。造现仪式增益
福祚者。谓如来至真等正觉也。佛天中天适
兴在世。则为菩萨立于名号广建利义
于是世尊赞迦叶曰。善哉善哉乃叹斯喻。说
此言时万二千天与人发无上正真道意。佛
语迦叶菩萨。德行不可称计。学谛微妙善权
方便。大士所作。不为已举不他人施。不言有
我亦不言彼。时慧上菩萨白世尊曰。何谓一
生补处。而迦叶佛时。口说斯言。用为觐是剃
头沙门。安能有道佛道难得。世尊尔时何缘
说此。佛语慧上。且止族姓子。无得节限平相
如来及开士行。所以者何。菩萨大士善权方
便不可思议。其有正士。当作斯观缘是化人。
族姓子听。善思念之。有法号曰善权方便。菩
萨从定光佛已来。所兴之慧不可思议。随时
之宜敢可发起。讲菩萨法。从见定光世尊
以来。得不起法忍。无一瑕阙无所忘失。亦无
乱心智慧无损。已得法忍所造菩萨。一念之
顷七日成佛。有菩萨志。发意之间一劫之喻。
为一切人所在示现开化众生。以智慧力欲
得成佛大平等觉。无量亿劫称叹邪见多所
发起。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诸声闻学设使自在。于三昧者未
曾有也。不逮菩萨三昧之定。身亦不动心无
所想。亦非众人身心所及。又使菩萨三昧正
受不进不退。常以四恩救摄群[卄/朋]。不失精进
不为懈怠。而为众人讲六度无极。是谓菩萨
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菩萨发意之顷。于兜术天逮正真
觉转于法轮。阎浮利人不能自致。升兜术天
听受经法。菩萨心念天上诸天能下至此。是
故正士。于阎浮利而现成佛。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菩萨发意。能从兜术忽然没已。
不由胞胎。一时之顷成最正觉。傍人有疑此
所从来为是天耶。揵陀罗变化所为乎。若怀
狐疑不听受法。是故菩萨现处胞胎。是为菩
萨善权方便
又族姓子。无得兴念菩萨处胞。勿怀斯意
菩萨大士不由精胎。所以者何。有三昧名曰
无垢。菩萨大士以斯正受而自庄严。兜术天
人谓菩萨没而无动摇。不覩菩萨游于胞胎。
现处母腹而从胁生。弃国捐家寻坐佛树。示
勤苦行普现悉遍无所不变。无有劳扰而无
染污。所以者何。菩萨之瑞所化清净。是为菩
萨善权方便
佛告慧上。何故菩萨自化其身。紫磨金色现
入胞胎。慧上答曰。寂然清净明白之品。世
尊曰然。其菩萨者处众生上则第一尊。是则
化来。诸天人民所不能及。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在母胞胎。具足十月无见而生。
人傥起念在母之怀。日月不足诸根不具现
满十月。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生于树园不在中宫。菩萨长夜习
在闲居。志乐寂寞行平等净。欲令天龙鬼神
揵沓和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睺罗人与非
人皆舍室宇寂然供养。此诸华香普流天下。
使迦维罗卫国中人民欢喜悦预不为放逸。
是故菩萨在于树下寂寞处生。不在宫馆。是
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从右胁生。若不如是众人有疑。则
谓菩萨因由遘精。而处胎藏不为化育。众必
怀结犹预难决。是故示现令人开解。菩萨虽
从右胁而生。母无疮瘠出入之患。往古尊圣
因时如然。所行无违。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母攀树枝然后而生。设不尔者众
人当谓。皇后虽生菩萨必有恼患。若如凡庶
而无殊别。欲为黎元示现安隐。母适攀树
枝。志性柔和。则菩萨诞育。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安和澹泊忽然而生。其身清净无
有垢秽。菩萨至尊三界之上。虽处胎中如日
炤水。净无所著不增不减。故现胁生不与凡
同。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适生斯须。帝释即下前稽首奉不
使余天。其释无始立兹本愿。菩萨若生。当
以净意而奉受之。亦为菩萨本德之征。是为
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适见受已。行地七步亦不八步。是
为正士吉祥之应。应七觉意觉不觉者也。自
古迄于今。未有能现行七步者。是为菩萨善
权方便
何故菩萨已行七步举手而言。吾于世尊天
上天下为最第一。当尽究竟生老死原。释梵
梵志及诸天子。彼时众会莫不遍集。设不现
斯当各自尊。则怀憍慢。便不复欲礼侍菩萨。
菩萨愍念外道梵志诸天之众。长夜不安必
坠恶趣而受苦痛。是故菩萨举声自赞。吾于
世尊天上天下第一。权慧超异独步无侣。当
究竟尽生老死根。以此音告三千大千世界。
其诸天子未有来者应声便至。尔时异学梵
志及诸天子。皆共稽首敬礼赞音叉手归诚。
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大悦而笑不怀轻戏。笑而不谄笑。
菩萨兴念。一切众类本与我俱。发上道意无
上正觉。恐畏懈怠放逸自恣。故为卑贱愚冥
贡高。或音声者解一切法。至诸通慧精进敏
达。使归命佛犹斯大哀。发起萌类除却放
逸。见已愿果彼亦普具。以故正士现大欣笑。
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清净无垢而复洗浴。释梵四天所
见供侍。凡人初生皆当洗浴。菩萨清净随俗
而浴况世人乎。故现此义。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初生之后。去到空闲于树下坐。然
后入城。欲以具足诸根之本。示现中宫絃歌
倡伎音乐之娱。然火四锭由斯现缘。令众学
劝。弃离财宝乐升微妙。入家复出不兴异
行。去家学道则坐佛树。是为菩萨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生后七日其母便薨。后寿终尽福
应升天非菩萨咎。前处兜术观后摩耶大命
将终。余有十月七日之期。故从兜术神变来
下现入后藏。以是推之非菩萨咎。是为菩萨
善权方便
何故菩萨学书射御兵仗伎术摴蒱戏乐。
随世习俗现前因缘。三千大千世界诸所伎
乐。经藏道要诗颂术数。神呪所疗言谈嘲调。
示现悉学无所不博。欲令庶人不自憍慢。是
为菩萨善权方便

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