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宝积部下
回目录下一页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在王舍城迦兰陀竹
林。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阿罗汉
诸漏已尽。无复烦恼逮得自在。心善解脱慧
善解脱。于去来今照了无碍。是大那伽如佛
之教。所作已办弃大重担。获于己利。已断
流转生死有苦。以正智力。善知众生心之所
趣。如是大声闻众。长老舍利弗而为上首。复
有无量菩萨摩诃萨众。俱在会集。尔时诸比
丘在世尊所。多有疲睡。失容阿委不能自持。
于是世尊。面门晖发如莲花开时诸比丘。咸
悉醒悟各自严正。作如是念。今佛世尊。颜容
晖焕面光照朗。欲开何法眼作大饶益。尔时
贤护胜上童真。修容丰美柔和光泽色相具
足。六万商主前后围遶。侍从轰郁声如地震。
来诣佛所。见佛世尊寂静安隐众德之藏。巍
巍赫朗如大金树。深心信重合掌思惟。作如
是念。众共称赞。佛一切智普见一切。是如来
阿罗诃正等觉。诚实不虚。顶礼佛足谛视而
住。佛见贤护。举身放光流照贤护。贤护尔时
便获无畏。遶佛三匝顶礼佛足。而白佛言。唯
愿世尊。悲愍教授我今始于佛所得净信心。
心悕妙法欲有所问。而我久处生死。溺烦恼
苦乱念纷杂。于戒等业无作冥资。虽心奇重
我今不知。于此愚惑疑网之中。如何超出得
度生死。世尊。是一切智普见一切。佛出甚难
希有逢遇。如如意珠施众生乐。佛是大如意
宝。一切众生咸由依佛。得大安乐是大父母。
众生善本。因佛父母得见正路。唯愿悲愍开
晓疑闇。佛告贤护。汝有所疑恣汝意问。我当
为汝分别解说。尔时贤护。蒙佛听许。心专请
问在一面住。时长老阿难。见贤护童真姿容
晖泽色相具足。白佛言世尊。未曾有也。此贤
护童真。有大福德光色丰盛。诸王威相咸蔽
不现。佛告阿难。此贤护胜上童真。福业所致
虽处人间受天胜果。安宁适乐欢娱嬉戏。畅
悦恣心犹如帝释。阎浮提中。唯除月实童真。
更无比者。阿难白佛言。贤护童真。果报资用
宿植善根。唯愿为说。佛告阿难。贤护现受
乐报资用广大。及宿胜因汝今当听。阿难。此
贤护童真。六万商主资产丰饶金宝盈积。恭
敬受教。随逐奉事。六万牀座敷设卧具。毡褥
缯绮并倚枕等。杂色晖发妙丽庄严。俱罗帷
幕及憍奢耶。火浣币帛支那安输。周匝施
布众宝雕间。相宣焕烂交错如画。六万妓女
被服安输众色间杂。金宝璎饰鲜华袨丽
光彩耀目其触细软如天迦遮。轻重随心适称
情意。戏容笑语歌唱相娱。闲婉严洁柔敬事
主。于他人所心绝爱欲。惭耻低首或覆头为
容。肌肤平满柔软细滑。手足支节踝等骨脉。
咸悉不现。齿白齐密发绀右旋。如削蜡成如
工画作。氏族华望名誉流远。如是妇人而为
侍从。又有六万供食妇人。饭饼诸物种种异
色。香味调美如天肴膳。饮具八德见令心悦。
宁身适意不劳而熟。是福之食应心而至。涤
净拥秽去诸病恶。庭宇台楼具足六万摩尼
真珠琉璃诸珍罗布垂饰。众宝间钿行列端
美。绮彩蒙悬缀以铃铎。随风颻颺铿锵和发
地若琉璃现众影像。杂花散布清凉快乐。遨
游栖息畅心适志。又有细腰般拏。箜篌长笛
铜钹清歌。种种音声数凡六万。美声调润响
亮闻远。喧嚣杂作震警方域。福业所致欢乐
不绝。鸽等诸鸟飞翔游集。异声间和畅心悦
耳。藤蔓众花萦缘台阁。鲜葩标秀蓊郁晖焕。
铃铎乐器响若天宫。房廊昭晰如须弥窟神
药流照。有六万城高墙峻峙楼橹备设。街街
布列四衢三达。美丽填溢诸方凑集。种种服
饰种种言语。法制万差殊容异状。奇货列肆
商侣百千。交易嚣喧声震城域。园林郁茂大
树小树。藤蔓卉药众花竞发。清波环映间错
光鲜粲如舒锦。象马车乘其众百千。往还
不绝充遍城邑。阿难。六万城中名德高人。及
诸豪富并诸商主。日日称赞贤护童真。播扬
声德。虔恭合掌礼拜修敬。娇萨罗国波斯匿
王福力富盛。比之贤护状类贫下。月实童真。
无量百千妓从侍绕。恭敬奉事爱悦欢戏众
乐所依。虽天帝释百千万倍不及月实。贤护
童真。容色丰美富有自在安宁适乐亦百千
万倍。不及月实。斯皆宿福所感非力致也。阿
难。贤护童真。又有如意宝辂天宝雕严。光晖
赫烂天金金刚光玉日受。种种诸宝钿厕间
错丽若观星。运速如风如金翅飞。乘此宝辂。
宝洲等所应念而至。身不疲劳戏乐而返。是
时阿难。顶礼佛足而白佛言。贤护童真。种何
善根修何福业。资产广大受大乐报。宫室妙
丽宝辂奇特。佛告阿难。贤护童真。由先于佛
法中修植福业。故今获此广大乐报。过去有
佛名曰乐光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
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贤
护。尔时于彼佛法之中出家作比丘。名曰法
髻。多亏戒行。然善讲说修多罗阿毘达摩毘
奈耶等。三藏深教咸悉明达。常为众生宣畅
敷演。法施不绝美音深重。正直高亮剖析
明辩。听者欢喜闻所说法思惟修行。脱恶趣
者其数无量。阿难。法髻比丘以法施功德。于
九十劫受天人报。又见清净持戒比丘身羸
瘦瘠。恒施饮食及屣履等。殷重诚彻净心布
施。故今获此大富乐报胜妙宫室奇特宝辂。
又遇迦叶如来示教指诲而告之曰。汝于未
来释迦牟尼佛所。当得授记。故今见我。我为
说法而成熟之。阿难白佛言。世尊。贤护胜上
童真。如是财富金宝盈积豪盛自在。谦柔
卑下无憍骜心。甚为奇特。佛言阿难。大智
不于财宝欲乐而生矜骜。贤护。久修善行。善
法所资常食福果。贤护。蒙佛阿难共称叹已。
恭敬合掌顶礼佛足。白佛言世尊。怜愍摄护
一切众生。欲少请问愿垂听许。佛告贤护。我
先听汝。汝有所疑今恣汝问。我当为汝分别
解说。贤护白佛言。世尊。众生虽知有识。如宝
闭在箧中不显不知。世尊。不知此识作何形
状。何故名识。众生死时手足乱动。眼色变异
制不自由。诸根丧灭诸大乖离。识迁于身去
至何所。自性如何作何色相。云何舍离此身
更受余身。云何身分弃之于此。而牵诸入获
当来报。受种种身差别不同。世尊。云何众生
身谢灭已更生诸入。云何今生积聚福业来
生得之。今身为福当来身食。云何识能滋长
于身。云何识入随身转变。佛言。善哉善哉
贤护。善哉善问。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
说。贤护白佛言。世尊。唯然奉教。佛告贤护。
识之运转迁灭往来。犹如风大。无色无形不
可显现。而能发动万物示众殊状。或摇振林
木摧折破裂出大音声。或为冷为热触众生
身。作苦作乐。风无手足面目形容。亦无黑白
黄赤诸色。贤护。识界亦尔。无色无形无光明
显现。以因缘故显示种种功用殊异。当知受
觉法界亦复如是无色无形。以因缘故显发
功用。贤护。众生死此。受觉法界识界皆舍离
身。识运受觉法界。受余身者。譬如风大吹众
妙花。花住于此香流至远。风体不取妙花之
香。香体风体及与身根俱无形色。而非风力
香不远至。贤护。众生身死。识持受觉法界以
至他生。因父母缘而识托之。受觉法界。皆随
于识亦复如是。如从花胜力而鼻有嗅。从嗅
胜力而得香境。又如从风身胜力。得风色触。
因风力香得至远。如是从识有受。从受有
觉。从觉有法。遂能了知善与不善。贤护。又如
画工料理壁板。诸所画处如法端洁。随意所
为图绘众像。则工之识智俱无形色。而为种
种奇容异状。如是识智无形而生六色。谓因
眼见色眼识无形。因耳闻声声无形色。因鼻
知香香无形色。因舌知味味无形色。因身知
触触无形色。法入诸境皆悉无形。识无形色
亦复如是
贤护。识弃此身受他生者。众生死时识为业
障所缠。报尽命终犹如灭定阿罗汉识。如阿
罗汉入灭尽定。其阿罗汉识从身灭转。如是
死者之识弃身及界。乘于念力而作。是知彼
如是。我某乙生平所作事业。临终咸现忆念
明了。身之与心二受逼切。贤护。识是何义。
识名为种。能生众类杂报身牙。知觉想念同
苞于识。知苦知乐知恶知善及善恶境。故名
为识。如汝所问。云何识离此身而受余报。贤
护。识之迁身。如面之像现之于镜。如印之文
显之于泥。譬如日出光之所及众闇咸除。日
没光谢闇便如故。闇无形质非常无常能得
其处。识亦如是。无质无形因受想显。识在于
身如闇之体。视不可见不可执持。如母怀子
不能自知是男是女。黑白黄色根具不具。手
足耳目类与不类。饮食热刺其子便动觉知
苦痛。众生来去屈伸视瞬。语笑谈说担运负
重。作诸事业识相具显。而不能知识之所在。
止于身中不知其状。贤护。识之自性遍入诸
处。不为诸处之所染污。六根六境五烦恼阴。
识遍止之不为其染。由此而显识之事用。贤
护。如木机关系执一所作种种业。或行走腾跃
或跳掷戏舞。于意云何。机关所作是谁之力。
贤护白佛言。智慧狭浅非能决了。佛告贤
护。当知皆是作业之力。作业无形但智运耳。
如是身之机关。以识之力作诸事业。仙通干
闼婆龙神人天阿修罗等。种种趣业咸悉依
之。识能生身。如工作机关。识无形质普持法
界智力具足。乃至能知宿命之事。譬如日光。
恶业众生及诸不净。死尸臭秽无偏等照。不
为诸恶之所污染。识亦如是。虽处猪狗食不
净类诸恶趣身。而不为彼之所染污。贤护。识
舍此身随善恶业迁受余报。譬如风大出深
山邃谷。入于薝卜众香之林。其风便香。经于
粪秽死尸臭恶秽污之所。其风便臭。若风香
臭俱至。风则香臭并兼盛者先显。风无形质
香臭无形。然风持香臭迁之于远。识弃此身
持善恶业。迁受余报亦复如是。犹彼风大持
物香臭致于他所。又如人梦见众色像种种
事业。而不自知安眠而卧。福德之人命尽识
迁。亦复如是安隐不觉。如梦迁化无所恐惧。
识之迁出不由喉口及诸窍穴。莫测所从莫
知径户。尔时贤护胜上童真。顶礼佛足。白佛
言世尊。鸡鹅等子其卵未熟。周匝细密识从
何入。子死卵中卵壳不破。无隙无窍识从何
出。佛言贤护。譬如乌麻薝卜花熏。其油香
美名薝卜油。与凡麻油好恶殊隔。油先无香
以花熏种油遂成香。香不破麻而入。亦不破
麻而出。复无形质留止油内。但以因缘力故。
香迁油内油成香泽。鸡鹅子识入出于卵。亦
复如是。如薝卜香迁于油内。识之迁运。如
日流光。如摩尼照。如木生火。又如种子。种
之于地体化地中。芽苗茎叶备显于外。生白
不白赤等杂色种种之花。种种力味成熟。所
为种种差别。同一大地等资四大。各随其种
所生便异。如是一识法界。生于一切生死之
身。或黑或白或黄赤等。淳和瞋暴种种殊品。
贤护。识无手足无支节言语。由法界中念力
强大。众生死时识弃此身。识与念力为来生
种。即离于识不得法界。离于法界亦不得识。
识与风大微妙念界。受界法界和合而迁。贤
护白佛言。若如是者。云何世尊。说识无色。佛
言贤护。色有二种。一内二外。内谓眼识眼则
为外。如是耳识为内。耳则为外。鼻识为内。鼻
则为外。舌识为内。舌则为外。身识为内。身则
为外。贤护。如生盲人梦见美色。手足面目形
容姝丽。便于梦中生大爱悦。及睡觉已冥
无所见夜尽昼明人众聚会。盲者遂说梦中
乐事。我见丽人姿容殊绝园观华茂人众百
千。严饰嬉戏肌肤光泽肩髆紧满。臂长而圆
犹如象鼻。我于梦中获大快乐适心喜叹。贤
护。此生盲人未曾见物。云何梦中而能见
色。贤护白佛言。唯愿开示。佛告贤护。梦中见
者名内眼所。是慧分别非肉眼见。其内眼
所。以念力故盲者梦中须臾而现。复以念力
觉而忆之。识之内色亦复如是
复次贤护。身死识迁。犹如种子弃在地中。四
大摄持。苗茎枝叶渐次迁化。识为念受善不
善等四法摄持。弃身迁化亦复如是。贤护白
佛言。世尊。云何善不善法摄持于识。佛言贤
护。譬如妙颇梨宝。随所处物若黑若白。宝色
随物成白成黑。善不善法摄持于识亦复如
是。随所摄持成善不善迁化受报。贤护复白
佛言。此身云何禀受于识。佛言贤护。此识无
积无聚亦无生长。譬如牙生。非种不变而生。
亦非种坏而生。然牙生时种则变毁。贤护。于
意云何。其牙所在止于何处。子耶枝耶。茎柯
叶耶。止树头耶。贤护白佛言。不也世尊。牙无
所止。如是贤护。识之在身止无处所。非眼非
耳鼻舌身等。种生牙时。如识微觉。乃至花结
合时。如识有受含。开花发时至结果如识有
身。识之生身遍身支体。求识所止莫得其所。
若除于识身则不生。如树果熟。堪为将来树
之种子。非不熟者。如是报熟身死。识种便现。
因识有受因受有爱。系着于爱便生于念。识
摄取念随善恶业。与风大并知念父母。因缘
合对识便托之。如人面影现之于镜。非净非
明面像不现。镜明面对影像乃现。镜中之像
无受无念。而随人身屈伸俯仰。开口谈谑。行
来进止。种种运动。贤护。影像现谁之力也。
贤护白佛言。是人之力由有面故而有面影。
影像之色如面之色。根具不具咸悉如面。佛
言。面为影因。镜为影缘。因缘和合故有影现。
由识因故。有受想行及诸心所。父母为缘。因
缘和合而有身现。如彼身镜。镜中之影身去
影灭。身持影像。或别现于水等之中。识弃此
身持善恶业。迁受余报亦复如是。又如尼瞿
陀乌昙婆等种子。虽小能生大树。树复生子。
子弃故树。更生新树。故树经久质力衰微。味
液销竭干枯腐朽。如是诸小生类。其识弃身
乘己之业。或受种种诸类大身。又如大麦小
麦乌麻菉豆及摩沙等。种种子实皆以种故。
牙茎花实生长成熟。如是由有识故。随迁生
类即便有觉。由觉有受。持善恶业受种种身。
又如蜂止花爱乐恋着。唼吮花味以自资养。
蜂弃此花更处余花。或弃香入臭。或弃臭入
香。随其所在莫不自爱恋结贪着。识亦如是
以福业故获诸天身受胜乐果。或弃天身。以
恶业故获地狱报受众苦果。轮回迁转为种
种身。识如郁金红蓝芬陀利等其子皆白。破
其子中不见牙花不见异色。种之于地以水
润液。便有牙等。顺时滋长花果敷荣。或赤或
白种种之色。色与牙等不在子中。然离于子
皆不得生。识弃身已。肉身容貌诸根诸入。识
中不见因缘和合。识以妙视妙闻。声触味法
及以念入。知已所造善恶等业以取身报。如
蚕作茧。自作自缠。于中迁化识亦如是。识自
生身还自缠裹。自弃舍身更受余报。由有种
故有色香味。识弃舍身随其所迁。诸根境界
受及法界。皆悉随之。如如意珠随其所在乐
具皆随。如日所在光明皆随。识亦如是。随其
所迁受觉与想。及法界等皆悉随之。识弃舍
身摄一切性。色因为身。无骨肉身。有诸根故。
有受妙念知取善恶。知枣石榴菴罗菴勒鼻
螺渴竖劫必他等种种之果。或辛或苦或酸
或甜或咸或涩。味力各别消熟所资其功不
一。及果坏已。味力随种迁化而生。如是识种
随其所迁。受念善恶咸悉随之。知弃此身受
余报身。故名为识。知善恶业知业随我。知我
持业迁化受报。故名为识。身之所为咸悉知
之。故名为识。譬如风大。无形可取无质可持。
以因缘故作诸事业。表有风大持冷持热。运
香运臭摇振林木。或鼓扇摧击。如是识无形
质。非视听所取。以因缘故识相具显。由识持
身身知苦乐。光色充盛行来进止。言笑欢忧
事业照着。当知有识(右大唐永隆元年三藏地婆诃
罗于东太原寺译出大周录)

大乘显识经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