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涅槃部
回目录 | 下一页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欢喜园中波利
质多罗树下三月安居。与大比丘众一千二
百五十人俱。又与无量百千天龙夜叉干闼
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及非人。
并余无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前后
围遶。尔时如来结加趺坐。身毛孔中放千光
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一一光中有千莲花。
其一莲花有千化佛结加趺坐。如释迦牟尼。
当于尔时日月星辰。所有威光隐蔽不现。皆
悉来入如来光中。令波利质多罗树如真金
色。譬如虚空净无云翳。日月威光极为明显。
如来在于忉利天上所放光明亦复如是。倍
更照燿不可譬类。是时日月星辰诸天子等。
见此相已。其心战怖不能自安。不知何缘而
有斯事。尔时佛告文殊师利童子。汝诣母所
道我在此。愿母暂屈礼敬三宝。并以此偈向
母说之。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释迦大仙师  成就一切智
 在于阎浮提  犹如千眼天
 慇懃情渴仰  久欲觐慈颜
 本昔王宫中  生我七日已
 神升受天福  姨母长乳养
 致得成正觉  应供度众生
 今故至于此  说法报往恩
 愿母与眷属  屈来到此处
 敬礼佛法众  并受真净法
尔时文殊师利童子。受佛教敕。即便往至摩
诃摩耶所。具以佛言而往白之。并诵如来所
说之偈。时摩诃摩耶闻斯语已。乳自流出。而
作是言。若审决定是我所生悉达多者。当令
乳汁直至口中。作是语已。两乳乳出犹白
莲花。而便入于如来口中。时摩诃摩耶既见
此已。踊跃遍身容色怡悦。如千叶莲花日照
开荣。摩诃摩耶妙色亦尔。于时三千大千世
界普皆震动。诸妙花果非时敷熟。即语文殊
师利童子。我从与佛为母子来。欢喜安乐未
曾如今。譬如有人极苦饥渴。忽值甘膳食之
丰乐。今我欢悦亦复如是。无复诸余杂乱念
想。说此语已。即与文殊师利童子俱趣佛所。
尔时世尊。遥见母来内怀欣敬。举身动摇如
须弥山王及四大海鼓动之相。于时如来既见
母至。便以梵音而白母言。身所经处与苦乐
俱。当修涅槃永离苦乐。尔时摩诃摩耶闻佛
此语。合掌低头一心思惟。长跪佛前五体投
地。专精正念诸缠消伏。即于佛前以偈赞曰
 汝从无数劫  恒饮我乳汁
 故离生老死  得成无上道
 宜应报恩养  断我三毒本
 归命大丈夫  无贪惠施者
 归命调御士  最上无能过
 归命天人师  永离痴爱缚
 日夜各三时  念想不断绝
 稽首头面礼  无上大法王
 今于汝福田  欲长功德芽
 唯愿施慈悲  速令成妙果
 久有此大志  故生大王宫
 巨身紫金色  光明照十方
 面貌悉圆净  犹如秋满月
尔时世尊即白母言。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初
中后善其义深远。其语巧妙纯一无杂。具足
清白梵行之相。摩诃摩耶闻此语已。佛神力
故即识宿命。并以善根纯熟时故。破八十亿
烟燃之结。得须陀洹果。即起合掌而白佛言。
生死牢狱已证解脱。时会大众闻此语已。异
口同音而作是言。愿一切众生皆得解脱。如
今现在摩诃摩耶。时摩诃摩耶而白佛言。譬
如猛火烧于热铁。若有触者身心焦痛。世间
生死亦复如是。所往来处皆是苦聚。凡集苦
本皆由心意。随欲轻躁戏弄众生。轮转五道
疾于猛风。犹如拍鞠。时摩诃摩耶。即于佛
前而自克责其心意言。汝常何故作非利益。
游六尘境而不安定。乱想牵挽无时暂停。所
可缘虑皆非吉祥。何故惑我而便集彼。譬如
有人恒垦于地。而彼大地未曾损益。然其耕
器日就消毁。在生死海亦复如是。恒弃身命
不可称载。而我神识初不增减。汝能令我作
转轮圣王。统四天下七宝具足。须臾令我退
为虾蟆。须臾令我作贫贱人。东西驰走求乞
衣食。须臾令我作大富长者。积财巨亿名称
普闻。须臾令我在天宫殿。饮食甘露五欲自
恣。须臾令我居止地狱。饮于融铜吞热铁
丸。我但过去曾经牛身。积聚其皮高须弥山。
犹于生死未得解脱。须臾复获无量名字。或
曰大家。或曰仆使。或曰转轮圣王。或曰帝王。
或曰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
罗摩睺罗伽人及非人。或曰畜生。或曰饿鬼。
或曰地狱。众生有如是等种种名号。汝痴心
意。虽复曾经具世五欲。金银诸珍妻子奴婢。
象马车乘屋舍田宅人民聚落。寻皆散灭共
就无常。暂为己有会归磨灭。犹若旅舍憩
无定主。上至诸天五欲自在福尽临终。五相
现时徘徊顾恋心怀愁苦。及在人中贫穷下
贱为人所使。若居王位互相讨伐。君臣父子
竞共残灭。下至地狱屠割烧煮。畜生之中更
相吞害。皮肉筋力偿其宿债。为业所逼不得
自在。饿鬼之中饥渴所逼东西驰走。唯见火
聚及热铁轮长随其后。五道生死有如是等
种种众苦。不可称计。汝痴心意。往昔已来长
牵于我去来诸处。恒相顺从初未违异。我于
今日欲专听法。勿复恼乱而为障碍。亦宜自
应厌离诸苦。速求涅槃疾获安乐。时摩诃摩
耶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唯愿霔法雨  洽润于枯槁
 普生法萌芽  开发渐滋长
 令我及众曾  善根普纯熟
 或于诸道果  次第随所获
 愿时施甘露  消灭贪恚原
 我等长夜来  缚着无明狱
 惛迷无智慧  不知求道处
 愿示解脱路  疾至常乐城
尔时摩诃摩耶。说此偈已复于佛前。重偈赞

 世尊处大众  光显踰须弥
 我今头顶礼  并及法与僧
 四众八部等  渴仰诚慇懃
 一心谛观佛  如天眼不瞬
 唯悕庄严师  饰以妙法鬘
尔时摩诃摩耶。说偈赞已而白佛言。诚知如
来诸弟子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
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
伽人及非人。国王大臣长者居士婆罗门等。
其数无量所说偈赞。歌颂如来微妙功德亦
不可量。然我今者智慧微浅。犹欲于佛功德
大海少分称赞。唯愿垂许。即于佛前。而说偈

 智慧高广山  峰岭极严峻
 溪谷深且旷  清泉常流满
 疗疾诸药草  滋茂生其侧
 若有服之者  长乐无穷已
 譬如甘蔗种  内性常自甜
 智者善压之  便获甘美味
 世尊所演法  从本自清净
 若人信乐受  福报无穷尽
 一切诸众生  愿乐无边际
 唯有牟尼尊  能令皆满足
 众生烦恼患  无始恒炽盛
 如来大医王  应病投良药
 生死邪曲路  艰嶮难登履
 憍陈等五人  游涉不知返
 如来大慈悲  躬趣波罗奈
 为其转法轮  悉得道果证
 八万诸天子  于空获法眼
 自非大导师  孰能回此等
 舍利弗目连  迦叶迦旃延
 此四大声闻  昔未出家时
 高才智通博  憍慢轻世间
 举国皆宗敬  名德莫能伦
 一见闻甘露  降伏成罗汉
 渐次助大师  随顺转法轮
 如尼俱类树  种子甚毫微
 繁茂随时长  柯条远垂布
 世尊所化度  增进亦如是
 如央掘摩罗  多杀诸众生
 世尊亦矜愍  化令入佛道
 彼提婆达多  造作五逆行
 使鬼举大石  而欲害如来
 世尊平等视  犹如罗睺罗
 又彼鬼子母  恒噉于人儿
 以佛怜愍故  藏其子不现
 慞惶竞求觅  莫知所在处
 回来问世尊  求示子所在
 如来以方便  即事反诘之
 汝自念子故  驰走急求觅
 云何无慈心  恒噉他人儿
 恕己可为譬  勿杀勿行杖
 若能改此心  汝子今可见
 其闻是语已  惭喜头面礼
 亦兼为子故  合掌白佛言
 从今尽形寿  舍离贪害心
 即前受五戒  乃至得道果
 如彼鬼子母  自爱其子故
 广及于他人  究竟永断杀
 唯愿大悲尊  今者亦如是
 以愍所生母  普及余一切
 愿速开正法  悉令众听受
尔时摩诃摩耶。说此偈已而白佛言。世尊。
一切众生在于五道。皆由烦恼过患所致。故
有结缚不得自在。愿我来世得成正觉。当断
一切此患根本。唯是大师。慈念世间生老病
死忧悲苦恼。无常之火恒烧众生。长夜炽然
未曾休息。而呼弟子令归其所。显示生死根
本之患而语之言。汝等何故。长眠三界火轮
牀上。无常杀鬼伺捕求便。诸病风刀欲断人
命。譬如盗贼见珍宝藏。执持器杖而来攻
伐。百千亿劫受余杂形。修行十善方得人身。
虽得人身长寿亦难。无常恶贼复加逼迫。宜
应防慎。犹自放逸愚痴之人。虚计日月年岁
多少谓为定期。不觉念念变移潜逝。及至寿
终随业所生。室家眷属悲哭相对。传互如此
无有穷已。人在世间犹如电光。又于其中生
起憍慢。或有称言。我是国王统领天下势力
自在。或有称言。我是大臣助理国事[打-丁+王]直由
己。或有称言。我富长者多饶财宝所欲随意。
或有称言。我婆罗门族姓高贵聪明博达。先
祖相承为刹利师。世尊。此等诸人在世之时。
种种快乐恣意自在初无忧虑。一旦死至方
怀悔恨何所复及。强壮之时亲戚相随。嬉戏
纵逸不造微善。无常卒至各散五道。千万亿
劫难复相值。生死无实如干闼婆城。乃至辟
支佛等。尽诸结漏具大神力自在无畏。身上
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水身下出火。飞
腾空中行住坐卧。去来迅疾石壁无碍。形貌
端正诸相具足。能为众生作大福田。犹亦未
免无常之患。如以大水用灭小火。世间之人
犯于王法。罪应及死闭在囹圄。犹可嘱救而
令得脱。无常之法不可嘱及。贤圣之力尚
不能免。岂况凡夫而无忧惧。五通仙人名曰
逮波耶那。又有仙人名郁陀罗翅。又有仙人
名毘失波蜜多罗。又有仙人名阿罗逻。又有
仙人名波罗舍逻。又有仙人名应祁罗舍。又
有仙人名阿私陀。又有仙人名曰波萨。有如
是等诸大仙人。威力具足有大名称。能以呪
术成毁国邑。斯等今者为在何许。以无常火
曾烧众生。仍还自焚俱就消灭。大梵天王释
提桓因。摩醯首罗六欲魔王。及毘纽天阎罗
王等。罗婆奈神。罗婆泥神。比沙泥神。迦楼
泥神。波楼泥神。斯等大力皆被无常之所执
捉。顶生圣王。那罗延力士王。支夜多罗帝王。
马鸣王。毘尼罗翅王。此等诸王统摄众国。颜
容端正聪明超世。身力勇健莫能当者。无常
所碎不知何在。娑伽罗龙王。修陀利舍那鬼
王。毘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舍脂迷那天后。阿
伽。蓝波天后。郁波尸天后。胝舍罗鸡尸天
后。阿葛逻天后。阿留波底天后。藐底天后。藐
底梨沙天后。此诸杂王具大威力。及众天后
容貌绝世。若有见者即失正念。邪意散乱如
非人持。设复良医种种疗治。不能回改令还
正念。此等亦皆归就无常。譬如猎师围逐诸
兽。无常之法亦复如是。驰逼众生至阎罗王
所。而使业象随次蹈之。无常群虎恒伺众生。
若得其便而共残食。如旃陀罗欲屠羊时。倒
悬两足不得跳踉。无常旃陀罗亦复如是。执
诸众生不得动转。无常之法如阿闍迦罗陀。
若见人时两头缠绕。无常之法如风中幢。聚
会之时而便倾倒。无常之法亦如黑月。渐就
缺尽转近昏冥。时摩诃摩耶说此语已。复偈
颂曰
 譬如旃陀罗  驱牛就屠所
 步步近死地  人命疾于是
时摩诃摩耶说此颂已。即于佛前语时会大
众言。诸法兄弟及以姊妹。汝等宜应勤修戒
行。今者幸值无上导师。又执法炬照于行者。
并给衣粮无所乏少。若欲往至安乐城所。宜
速谘问能示正路。若有值遇如是善导。而不
归依不随顺者。当知此人极为刚强。必能造
作五逆重罪。生死苦海甚可怖畏。一劫之中
所经杂身。积集其皮如须弥山。及在胞胎眠
卧污露。出入去来不可数计。并乳哺中屎尿
涕唾。乃至老死诸苦难量。况复三涂楚毒之
时。是故我今普语汝等。勤于长夜念求解脱。
尔时摩诃摩耶。即从坐起顶礼佛足。长跪合
掌而白佛言。世尊。一切众生所以沈沦在于
生死而不能知出要之道。尔时世尊答摩诃摩
耶言。众生所以不得解脱。皆由贪欲瞋恚愚
痴。是故致令恒在生死。乃至欲求生。天亦难。
何况悕望离生死耶。在世亦复失好名称。朋
友亲属皆共疏弃。如视草土无复爱念。临命
终时极大怖惧。神识恍惚方自悔责。如此
皆由三毒患故。若人欲求解脱妙果宜断苦
本。彼愚痴凡夫为结所缚。犹如恶马被于
[羇-革+马]靽不得动摇。谓色集色灭色着不如实知。
受想行识不如实知。不得解脱生老病死忧
悲苦恼。若能于色而得解脱。如实究竟知者。
则于受想行识亦如实究竟知。而得解脱生
老病死忧悲苦恼。此则名为断于苦本。断苦
本已则离妄想。离妄想已则无攀缘。不复贪
着色声香味触法。离我计着及以我所。汝等
从今可以此法互相开示长获利益。汝等今
者听我所说。我于过去无数劫来。为诸众生
广修苦行。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慈悲
一切犹如赤子。所应化度其缘垂毕。三世诸
佛法皆善逝。无复还出世间之期。我从此没
踪迹难寻。不还作彼阎浮提主。亦复不作
彼瞿耶尼主。亦不作彼弗婆提主。亦复不作
彼郁单越主。亦复不作彼转轮圣王。亦复不
作释提桓因。亦复不作大梵天王。如是三界
悉已舍离。我久安立法王自在。不以刀兵杻
械枷锁用伏人民。但以正法而施众生。普使
一切皆得解脱。会必有离诸行力尔。须弥宝
山劫尽消灭。四大海水亦有枯涸。如来出世
为度众生。因缘事穷不得停住。无常弊恶
犹如鼋鼍。若齧人时终不放舍。时会大众闻
此语已。悲号懊恼俱共同声。而说偈言
 佛日出于世  光显恒明耀
 今者欲潜隐  入于无常山
 导师天中天  无比最上士
 如何将为彼  诸行贼所侵
 薄福诸众生  长夜方昏冥
尔时世尊。于忉利天为诸八部及以四众。种
种说法至三月尽。将欲还下于阎浮提。即便
命彼王舍城中大臣之子。名鸠摩罗。聪明辩
慧而语之言。汝今可下至阎浮提遍语诸国。
普令闻知如来不久当入涅槃。并以此偈广
宣示之。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举世今盲冥  失于智慧眼
 三毒根转深  无有医王故
 又将欲往彼  涅槃幽远城
 今在忉利天  说法化众生
 仁等宜速请  还下阎浮提
时鸠摩罗。受佛敕已下阎浮提。周遍宣示一
切诸国。并说如来所授之偈。于时众生闻鸠
摩罗所说语已。极大愁恼。皆悉头顶而礼其
足。作如是言。我等顷来失于慈荫。世间毒
火转更增炽。咸皆不知大师所在。今者乃在
忉利天上。又复不久欲入涅槃。何其苦哉。世
眼将灭。我等罪身天人殊绝。无由升天恭敬
劝请。唯愿仁者。普愍我故还归天上。启白佛
言。阎浮提中一切众生。遥共顶礼世尊足下。
久违圣化莫不仰恋。四方推求不知所在。始
闻在彼忉利天上。广大饶益诸众生等。又闻
不久当入涅槃。世间方当失于慧眼。唯愿愍
念阎浮提人。时速还下为惠法药。时鸠摩罗
闻此语已。即还升天往至佛所。具以阎浮提
人所说之言。向佛广述。尔时世尊闻此语已。
而便放于五色光明。青黄赤白颇梨红色。其
光遍照阎浮提内。于时人民男女大小。见此
光明皆悉惊喜叹未曾有。各相谓言。今者何
忽有此异相。非是日月星宿之光。亦复不似
五通仙人及婆罗门神力呪术所能为者。又
有人言。如我今者察此光相。决定非是余力
所作。必是大慈无上医王。愍世间故而放斯
瑞。我等或能蒙获安济。时天帝释知佛当下。
即使鬼神作三道宝阶。中央阶者用阎浮檀
金。右面阶者用纯琉璃。左面阶者用纯马瑙。
栏楯雕镂极为严丽
尔时世尊白摩诃摩耶言。生死之法会必有
离。我今应下还阎浮提。不久亦当入于涅槃。
时摩诃摩耶。闻此语已。即便垂泪。而说偈

 世尊于旷劫  慈愍一切故
 舍头目髓脑  今得成正觉
 三界诸众生  长迷痴爱海
 方应施法船  云何而背舍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诸佛出于世  非是无缘故
 缘尽岂得住  三世佛法然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为欲报于所生恩故。兼
愍一切诸众生等。即于摩诃摩耶前。而说此

南无佛陀 南无达摩 南无僧伽 南无萨
多那三藐三佛陀声闻僧伽 南无弥帝利
婆罗目佉那 南无须陀洹 南无斯陀含
南无阿那含 南无阿罗汉多 南无卢迦三
藐迦陀那三藐波罗底拌那奈 低沙那摩
己栗多和波罗婆叉寐摩诃摩由利鞞闍罗
闍 婆摩鼻闍三鼻闍帝 牧楼兜迷移枳
(久斯反)至波罗帝毘遮利遮罗遮罗提婆那伽
夜叉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夜叉
罗刹毘奢遮悉犍陀 呕摩悉没罗迦牧楼
拏兜迷浮陀伽那 移枳至婆罗 帝毘遮
罗遮罗遮罗劫波阿诃罗楼提(徒利反)多
阿诃罗曼(无干反)蹉阿诃逻迷多阿诃逻萨
婆阿诃罗阿突遮阿诃逻耆(是梨反)毘多阿诃
逻咄(都勿反)吒质多波婆质多屈(久勿反)比陀质多
揵逻(吕耶反)健罗那质多 佛陀婆达摩
婆僧伽婆婆逻先奈迦(俱安反)跱(竹利反)迦槃
跱(竹利反)鸠槃跱(竹利反)声弃尼 阎摩罗刹阎摩
头谛 蓝婆波罗蓝婆迦罗波舍阿履帝阿
利枳试阿利帝 阿利宾伽利蓝婆毘蓝
婆迦罗波尸阿利帝
我今为母报所生恩及护一切而说此呪。若
有善男子善女人至心乐欲受持读诵摩诃摩
耶夫人所说及此呪者。先净洗浴着新洁衣。
香埿涂地烧香末香。散众妙花缯盖幢幡。作
唱伎乐种种供养。七日七夜持八戒斋。断于
五辛诸不净味十种之肉。一皆不噉。叉手合
掌归依三宝。并称摩诃摩耶名而读此呪。以
呪力故。能除众生热病疟病颠狂干消鬼
魅所著呪咀祷说。卧见恶梦数厌寱语水
肿短气。及以小儿惊痫啼唤。魑魅魍魉四百
四病皆能消除。又于世间得好名称。恒为
一切之所恃赖持此呪者。亦应称唤东方天
王提头赖吒。南方天王毘楼博叉。西方天王
毘楼勒叉。北方天王毘沙门。东方天王第一
辅臣。名摩尼跋陀罗。二名富那跋陀罗。三名
金毘罗。统领一切诸鬼神等。南方天王第一
辅臣。名槃遮罗立不帝厕摩诃耆罗闍那。各
各将领五亿鬼神。护振旦界(振旦者汉国也)及阎浮
提。一切诸鬼不得乱行。西方天王第一辅臣。
跋檀那等兄弟六人。北方天王第一辅臣。迦
毘罗夜叉。金发大神。母指大神。散脂修摩
罗神。有如是等诸大鬼神统四天下。若有读
诵摩诃摩耶所可演说及此神呪。是诸善神
又闻唤名。皆来亲近拥护随侍。一切诸患皆
悉除灭。尔时世尊说此呪已。而说偈言
 若有恶众生  不随顺此呪
 犹如诸商人  漂没罗刹国
 五百诸罗刹  争取吞噉之
 若人善诵持  如此神呪者
 譬如诸商人  大海安隐还
 多获众珍宝  七世无穷尽
 我于无量劫  舍头目髓脑
 骨肉及手足  国城及妻子
 累积菩萨行  勤修波罗蜜
 广愍一切故  非为自己身
 令得成正觉  拔济苦众生
 说此陀罗尼  拥护于世间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与母辞别下蹑宝阶。大
梵天王执盖随从。释提桓因及四天王侍立
左右。无量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楼罗
紧那罗摩睺罗伽人及非人。比丘比丘尼优
婆塞优婆夷。并余种种诸杂鬼神。前后围遶
充塞虚空。作诸妓乐歌呗赞叹。烧众名香
散诸妙花。导从来下趣阎浮提。时阎浮提诸
国王等。波斯匿王。优陀延王。频婆娑罗王。勿
陀伽王。弗迦罗娑罗王。并余一切诸王。大
臣长者居士婆罗门等。各严四兵。象兵马兵
车兵步兵。青黄赤白杂色照耀。如忉利天
出游观时。并余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
夷。集在宝阶而来迎佛。时舍卫国主波斯匿
王。即敕诸臣。令于只桓更办种种饮食衣
服卧具汤药。凡有所须皆使供办。尔时世尊
到阎浮提已。诸王大臣长者居士及以四众。
恭敬礼拜歌颂赞叹。随从世尊入于只桓。尔
时一切诸人民等。既闻如来从忉利天还在
只桓。皆悉驰竞盈塞道路。只桓精舍四门
充溢。往来者众不可称计。尔时世尊坐师子
座。四众八部前后围遶。时波斯匿王。既见世
尊在师子座。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即于佛前。
而说偈言
 我等今归命  无上功德聚
 巧拔诸苦本  能殖众善根
 慈悲福众生  最胜调御士
 相好端严容  无比丈夫身
 导师良福田  功德超梵释
 议论广降伏  神力得自在
 我今头顶礼  无譬天人师
时波斯匿王。说是偈已而白佛言。世尊。今
者众生沈于生死。饮服毒药莫能疗者。唯愿
大仙。降霔甘露。尔时世尊告诸大众。当知
一切生死源本。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
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
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
若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
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
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
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老死灭则忧
悲苦恼灭。汝等宜应长勤修习。速得离于三
界苦海。汝等又听。生死法中恒为八苦之所
缠缚。皆由积集身口意业流转不绝。若能断
于诸集根本。则灭众苦。行八正道无为正路。
若能审谛如是观者。则可出于诸有之际

摩诃摩耶经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