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经集部二
回目录 | 下一页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与
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复有五百大德
声闻。舍利弗大目揵连摩诃迦叶摩诃迦旃
延等。尔时王舍城中。有一比丘。名摩诃迦絺
罗难陀。聪慧多智。来至佛所。为佛作礼。绕
佛七匝。尔时世尊。入深禅定。默然无言。时
迦絺罗难陀。见佛入定。即往舍利弗所。头面
礼足白言。大德舍利弗。唯愿为我广说法要。
尔时舍利弗。即便为说四谛。分别义趣。一遍
乃至六遍。时迦絺罗难陀。心疑未寤。如是乃
至遍礼五百声闻足。请说法要。诸声闻等。亦
各七遍。为转四真谛法。时迦絺罗难陀。心亦
不寤复还佛所。为佛作礼。尔时世尊。从禅定
起。见迦絺罗难陀顶礼佛足。泪如盛雨。劝请
世尊。唯愿为我转正法轮尔时世尊。复为广
说四真谛法。一遍乃至七遍。时迦絺罗难陀。
犹故未解五百天子。闻佛所说。得法眼净。即
持天华。以供养佛。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
因迦絺罗难陀比丘。快得法利见法。如法成
须陀洹。时迦絺罗难陀闻诸天语。心怀惭愧。
悲咽无言。举身投地。如太山崩。即于佛前。
四体布地。向佛忏悔。尔时阿难。即从坐起。整
衣服。偏袒右肩。为佛作礼绕佛三匝。胡跪合
掌。白佛言。世尊此迦絺罗难陀比丘。有何因
缘。生而多智。四毘陀论。违世羁经。日月星
辰。一切技艺无不通达。复有何罪。出家以
来。经历多年。于佛法味。独不得尝。如来世
尊。亲为说法。如生聋人。无闻无得。佛法大
将随顺转法轮者数有五百。为其说法。亦无
有益。唯愿天尊。为我分别说此比丘往昔因
缘。阿难问时。佛即微笑。有五色光。从口中
出。绕佛七匝。还从顶入。告阿难言。谛听谛
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分别解说。阿难白佛
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佛告阿难。此迦絺
罗难陀比丘。过去久远无数劫时。有佛世尊。
名曰然灯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
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彼佛
法中。有一比丘。名阿纯难陀。聪明多智。以多
智故憍慢放逸。亦不修习四念处。法身坏命。
终堕黑闇地狱。从地狱出。生龙象中。五百身
中。恒作龙王。五百身中。恒作象王。舍畜生
身。因前出家持戒力故。得生天上。天上命
终。来生人间。前身读诵三藏经故。今得值
佛。由前放逸不修四念处。是故今身不能觉
寤。尔时迦絺罗难陀。闻佛此语。即从坐起。合
掌长跪。白佛言。世尊唯愿天尊教我系念。
尔时佛告迦絺罗难陀。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汝于今日。快问如来灭乱心贼。甘露正法。三
世诸佛。治烦恼药。关闭一切诸放逸门。普为
人天。开八正道汝好谛观。莫令心乱。佛说此
语时。众中有五十摩诃罗比丘。亦白阿难。世
尊今者欲说除放逸法。我等随顺欲学此事。
唯愿尊者。为我白佛说此语时。佛告诸比丘。
非但为汝。亦为未来诸放逸者。我今于此迦
兰竹园。为迦絺罗难陀比丘。说系念法。佛告
迦絺罗难陀。汝受我语。慎莫忘失。汝从今日。
修沙门法。沙门法者。应当静处敷尼师坛。结
跏趺坐。齐整衣服。正身端坐。偏袒右肩。左手
着右手上。闭目以舌拄齶。定心令住。不使分
散先当系念着左脚大指上。谛观指半节。作
泡起想。谛观极使明了。然后作泡溃想。见
指半节极令白净。如有白光。见此事已。次观
一节。令肉劈去。见指一节。极令明了。如有
白光。佛告迦絺罗难陀。如是名系念法。迦絺
罗难陀。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观一节已。次观二节。观二节已。次观三节。观
三节已。心渐广大。当观五节。见脚五节。如有
白光。白骨分明。如是系心。谛观五节。不令驰
散。心若驰散摄令使还。如前念半节。念想成
时。举身煖熅心下热。得此想时。名系心住。
心既住已。复当起想。令足趺肉两向披。见足
趺骨。极令了了。见足趺骨。白如珂雪。此想成
已。次观踝骨。使肉两向披。亦见踝骨。极令皎
白。次观胫骨。使肉褫落。自见胫骨。皎然大
白。次观膝骨。亦使皎然分明。次观臗骨。亦使
极白。次观胁骨。想肉从一一胁间两向褫
落。但见胁骨。白如珂雪。乃至见于脊骨。极令
分明。次观肩骨。想肩肉如以刀割。从肩至肘。
从肘至腕。从腕至掌。从掌至指端。皆令肉两
向披。见半身白骨。见半身白骨已。次观头皮。
见头皮已。次观薄皮。观薄皮已。次观膜。观膜
已。次观脑。观脑已。次观肪。观肪已。次观咽
喉。观咽喉已。次观肺腧。观肺腧已。见心肺
肝大肠小肠脾肾生藏熟藏四十户虫。在生
藏中。户领八十亿小虫。一一虫从诸脉生。孚
乳产生。凡有三亿。口含生藏。一一虫有四十
九头。其头尾细犹如针锋。此诸虫等二十户
是火虫。从火精生。二十户是风虫。从风气
起是诸虫等。出入诸脉。游戏自在火虫动风。
风虫动火。更相呼吸。以熟生藏。上下往复凡
有七反。此诸虫等各有七眼。眼皆出火。复有
七身吸火动身。以熟生藏。生藏熟已。各复
还走入诸脉中复有四十户虫。户领三亿小
虫身赤如火。虫有十二头。头有四口。口含熟
藏。脉间流血。皆观令见。见此事已。又见诸虫
从咽喉出。又观小肠肝肺脾肾。皆令流注入
大肠中。从咽喉出。堕于前地。此想成已。即
见前地。屎尿臭处。及诸蚘虫。更相缠缚。诸虫
口中。流出脓血。不净盈满。此想成已。自见
己身。如白雪人。节节相拄。若见黄黑。当更悔
过。既悔过已。自见己身。骨上生皮。皮悉褫
落。聚在前地。渐渐长大。如鉢多罗。复更长
大。似如堈。乃至大如干闼婆楼。或大或
小。随心自在。又渐增长。犹如大山。而有诸
虫。唼食此山。流出脓血。有无数虫。游走脓
里。复见皮山。渐渐烂坏。唯有少在。诸虫竞
食。有四夜叉。忽从地出。眼中出火。舌如毒
蛇。而有六头。头各异相。一者如山。二者如
猫。三者如虎。四者如狼。五者如狗。六者如
鼠。又其两手。犹如猿猴。其十指端。一一皆
有四头毒蛇。一者雨水。二者雨土。三者雨石。
四者雨火。又其左脚似鸠槃荼鬼。右脚似于
毘舍闍鬼。现丑恶形。甚可怖畏。时四夜叉。一
一荷负九种死尸。随次行列。住行者前。佛告
迦絺罗难陀。是名不净想最初境界。佛告阿
难。汝持是语。慎莫忘失。为未来众生。敷演
广说此甘露法三乘圣种。时迦絺罗难陀。闻
佛说此语。一一谛观。经九十日。不移心想。至
七月十五日。僧自恣竟。时诸比丘。礼世尊已。
各还所安。于日后分。次第修得四沙门果。三
明六通。皆悉具足。心大欢喜。顶礼佛足。白佛
言。世尊我于今日。因思惟故。因正受故。依三
昧故。生分已尽。不受后有。知如道真。必定得
成清净梵行。世尊此法是甘露器。受用此者。
食甘露味。唯愿天尊。重为广说。尔时世尊。告
迦絺罗难陀。汝今审实得此法者。可随汝意
作十八变。时迦絺罗难陀。住立空中。随意自
在。作十八变。时诸比丘。见迦絺罗难陀。我
慢心多。犹能调伏。随顺佛教。系心一处。不随
诸根。成阿罗汉。尔时会中。有千五百比丘。乱
心多者。见此事已。皆生欢喜。即诣佛所。次第
受法。尔时世尊。因此憍慢比丘摩诃迦絺罗
难陀。初制系念法。告诸四众。若比丘。若比
丘尼。若优婆塞优婆夷。自今以后。欲求无
为道者。应当系念专心一处。若使此心驰骋
六根。犹如猿猴。无有惭愧。当知此人。是旃陀
罗非贤圣种。心不调顺。阿鼻狱卒。常使此人。
如是恶人。于多劫中。无由得度。此乱心贼。生
三界种。依因此心。堕三恶道。时诸比丘闻佛
所说。欢喜奉行
佛告阿难。汝今见此摩诃迦絺罗难陀比丘。
因不净观。得解脱不。汝好受持。为众广说。阿
难白佛。唯然受教。佛告阿难。谛听谛听。善思
念之。第二观者。系念额上。谛观额中。如爪甲
大。慎莫移想。如是观额。令心安住。不生诸
想。唯想额上。然后自观头骨。见头骨白如颇
梨色。如是渐见举身白骨。皎然白净。身体完
全。节节相拄。复见前地诸不净聚如上所说。
不净想成时。慎莫弃身。当教易观。易观法者。
想诸节间。白光流出。其明炽盛。犹如雪山。见
此事已。前不净聚。夜叉吸去。复当想前作一
骨人。极令大白。此想成已。次想第二骨人。见
二骨人已。见三骨人。见三骨人已。见四骨人。
见四骨人已。见五骨人。如是乃至见十骨人。
见十骨人已。见二十骨人。见二十骨人已。见
三十骨人。见三十骨人已。见四十骨人。见四
十骨人已。见一室内。满中骨人。前后左右。行
列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是时行者。渐渐
广大见一庭内。满中骨人。行行相向。白如
珂雪。各举右手。向于行者。心复广大。见一顷
地。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
者。心渐广大。见一由旬。满中骨人。行行相
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一由旬已。乃至
见百由旬。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
于行者。见百由旬己。乃至见阎浮提。满中骨
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一阎浮
提已。次见弗婆提。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
右手。向于行者。见弗婆提已。次见瞿耶尼。满
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瞿
耶尼已见郁单越。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
右手。向于行者。见四天下满中骨人已。身心
安隐。无惊怖想。心渐广大。见百阎浮提。满中
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百
阎浮提已。见百弗婆提。满中骨人。行行相向。
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百弗婆提已。次见百
瞿耶尼。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
行者。见百瞿耶尼已。次见百郁单越。满中骨
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此事
已。身心安乐。无惊怖想。心想利故。见娑婆
世界。满中骨人。皆垂两手。伸舒十指。一切
齐立。向于行者。于时行者。见此事已。出定入
定。恒见骨人。山河石壁。一切世事。皆悉变
化。犹如骨人。尔时行者。见此事已。于四方
面。见四大水。其流迅駃。色白如乳。见诸骨
人随流沈没。此想成时。复更忏悔。但纯见水。
涌住空中。复当起想令水恬静。佛告阿难。
此名凡夫心想白骨白光涌出三昧。亦名凡
夫心海生死境界相。我今因迦絺罗难陀。为
汝及未来一切众生等。说是白骨白光涌出
三昧门。为摄乱心渡生死海。汝当受持慎勿
忘失。尔时世尊。说此语已。即现白光三昧。一
一相貌。皆令阿难悉得见之。尔时阿难。闻佛
所说。欢喜奉行。此名白骨观最初境界。佛告
阿难。此想成已。更教余想。教余想者。当自观
身作一白骨人。极使白净。令头倒下入臗骨
中。澄心一处。极使分明。此想成已。观身四
面。周匝四方。皆有骨人。此想成已。即于前
地。作一白骨人。如似己身。亦复倒头入
臗骨中。想一成已。次当想二。想二成已。次当
想三。想三成已。次当想四。想四成已。次当想
五。想五成已。乃至想十。如是满一房内。见
诸骨人。皆悉倒头入臗骨中。见一房内已。乃
至见于百房之内。是诸骨人。皆悉倒头入臗
骨中。见百房已。见一由旬。满中骨人。皆悉倒
头入臗骨中。见一由旬已。乃至见无量诸白
骨人。皆悉倒头入臗骨中。此想成已。见诸骨
人。各各纵横。悉在前地。或见头破。或见项
折。或见颠倒。或见缭戾。或见腰折。或见伸
脚。或见缩脚。或见脚骨分为二分。或见头骨
倒入胸中。或见头骨。偃仰掣缩。纷乱纵横。悉
在前地。周匝上下。满一室内。此想成已。乃至
见于无量无边诸白骨人。纷乱纵横。或大或
小。或破或完。如此众事。皆当住心谛观。极
令分明。佛告阿难。是时行者。见此事已。当自
思惟。前骨完具。今者破散纵横纷乱。不可记
录。此白骨身。犹尚无定。当知我身。亦复无
我。谛观是已。当自思惟。正有纵横诸杂乱骨。
何处有我及与他身。尔时行者。思惟无我。身
意泰然。安隐快乐。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
更教令心广大。使彼行人见一阎浮提。纵横
乱骨。见诸骨外。周匝四面。有大火起。焰焰相
次。烧诸乱骨。见诸骨人。节节火起。如是火
相。或有众火。犹如流水。明炎炽盛。流诸骨
间。或有众火。犹如大山。从四面来。此想成
已。极大惊怖。出定之时。身体蒸热。还当摄
心。如前观骨。观一白骨人。极令明了。是时
行者。入定之时。不能自起。要当弹指。然后
得起。此想成者。当自起念而作是言我于前
世无数劫来。造热恼法。业缘所牵故。使今
者见此火起。复当作念。如此火者。从四大有。
我身空寂。四大无主。此大猛火。横从空起。我
身他身。悉皆亦空。如此火者。从妄想生。为何
所烧。我身及火。二皆无常。佛告阿难。行者应
当至心谛观。如是等法。观空无火亦无众骨。
作此观者。无有恐惧。身意恬安。倍胜于前。尔
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者。名第
二观白骨竟。佛告阿难。观第二白骨竟已。复
当更教系念法。系念法者先当系心着左足
大指上。一心谛观足大指。使肉青黑津腻。犹
如日光炙于肥肉。渐渐至膝。乃至于臗。观
左足已。观其右足。亦复如是。观右足已。次当
观腰。至背至颈。至项至头。至面至胸。举身
支节。一切身分。皆亦津黑。犹如日光炙于
肥肉。不净流溢。如屎尿聚。谛观己身。极使分
明。想一成已。复当想二。想二成已。复当想三。
想三成已。复当想四。想四成已。复当想五。想
五成已。复当想十。想十成已。见一室内。满中
津黑。犹如日光炙于肥肉。如屎尿聚。诸不
净人。行列纵横满一室内。见一室已。复见二
室。见二室已。乃至见无量众多不净人。四维
上下。皆悉充满娑婆世界。此想成已。行人
自念。我于前世。贪婬愚痴。不自觉知。盛年放
逸。贪着情色。无有惭愧。随逐色声香味触
法。今观我身。不净流溢。他身亦尔。何可爱
乐。见此事已。极自厌身。惭愧自责。出定之
时。见诸饮食。如屎尿汁。甚可恶厌。次教易
观。易观法者。当更起想念。想念成时。见其
身外。诸不净间。周匝四面。忽然炎起。如热时
焰。其色正白。如野马行。映诸不净。尔时行
者。见此事已。当大欢喜。以欢喜故。身心轻
软。其心明朗。快乐倍常。佛告阿难。是名第
三惭愧自责观。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
行。此想成者。名第三津腻惭愧观竟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住意左
脚大指上。令谛观脚大指节。起膖胀想。见
膖胀已。起烂坏想。见烂坏已。起青黑赤白诸
脓血想。是诸脓血。极使臭处。难可堪忍。如是
渐渐。至膝至臗。皆令膖胀烂溃不净。观左脚
已。右脚亦然。如是渐渐。至腰。至背。至颈。至
项。至头。至面。至胸。举身支节。一切膖胀。皆
悉烂坏。青黑赤白。诸脓流出。臭恶杂秽。不可
堪处。想一成已。复更想二。想二成已。复更想
三。想三成已。复更想四。想四成已。复更想
五。想五成已。乃至想十。想十成已。见一室
内。周匝上下。诸膖胀人。皆悉烂坏。青黑赤
白诸脓。悉皆流出。杂秽臭处。不可堪忍。复
当更想一由旬。想一由旬已。乃至想百由旬。
想百由旬已。乃至见三千大千世界。周匝上
下。地及虚空。一切弥满。膖胀烂坏。青黑赤
白诸脓流出。杂秽充满。不可堪处。佛告阿难。
尔时行者。见此事已。自观己身。不净充满。观
于他身。亦复如是。当作想念。我此身者。甚可
患厌。众多不净。弥满一切。谛观是已。畏生死
患。其心坚固。深信因果。出定入定。恒见不
净。欲求厌离舍弃此身。作此想时。自见己身。
举体皮肉。如秋叶落。见肉堕地。在前地已。
即大动心。心生惊怖。身心震掉。不能自宁。
身气热恼。如热病人。为渴所逼。出定之时。如
人夏日行于旷野渴乏无水。身体疲极。此想
成已。乃至食时。见所食物。如膖死尸。见所饮
浆。犹如脓血。此想成已。极大厌身。观于身
内及于身外。求净不得。佛告阿难。复当更教
令其易想。莫使弃身。唐无所得。易观法者。当
于远处臭秽之外。作一净物。教其系心想一
净物。心眼明了。即欲往取。如是渐渐。所见广
远。诸不净外。有诸净地。如琉璃地。见此净
处。即便欲往。转复广远。意不能达。佛告阿
难。尔时当教如此行人而作是言。汝所见事。
是不净想。此不净想。而杂秽物。当知此想从
颠倒起。皆由前世颠倒行故。而得此身。如此
身者。种子根本。皆为不净。汝今实见此不净
不。虽见不净。于外见净。当知此净及与不净。
不可久停。随逐诸根。忆想见是。此不净身。属
诸因缘。缘合则有。缘离则无。尔所见事。亦属
缘想。想成则有。想坏则无如此想者。从五情
出。还入汝心。诸欲因缘。而有此想。此不净
想。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汝当一一谛观不净。
求索彼我了不可得。世尊说我及他。皆悉空
寂。何况不净。如是种种。呵责其心。教令观
空。见发毛爪齿一切悉无豁然舍诸不净之
物。如前住意还观骨人。佛告阿难。汝持是语。
慎莫忘失。此不净观。及易想法。尔时阿难。闻
佛此语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四膖胀脓
血。及易想观竟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次当更教系念一处。端
坐正受。谛观右脚大指上。令指上皮。携携欲
穿。薄皮厚皮。内外映彻。其薄皮内。有一薄
膜。亦当谛观。如是渐渐。至膝至臗。左脚亦
然。至腰至背至颈至项至头至面至胸。举身
皆尔。薄皮厚皮。内外映彻携携欲穿。如
被吹者。其皮膖胀。不可具说。身诸毛中一
一毛孔。百千无量。诸脓杂汁。犹如雨滴。从毛
孔出。疾于震雨。内外俱流。脓血盈满。不净
之极难可堪忍。犹如脓池。亦如血池。诸虫满
中。此想成已。当观胸里。举身是虫。犹如虫
聚。复当更观左脚大指。膖胀脓溃。青脓。黄
脓。赤脓。黑脓。红脓。绿脓。白脓。烂溃交横。与
屎尿杂。复有诸虫。游戏其中。秽恶臭处。不可
堪忍。厌患此身不贪诸欲。不乐受生。此想成
时。见大夜叉。身如大山。头发蓬乱。如棘刺
林。有六十眼。犹如电光。有四十口。口有二
牙。皆悉上出。犹如火幢。舌似剑树。吐至于
膝。手捉铁棒。棒似刀山。如欲打人。如是众多
其数非一见此事时。极大惊怖身心皆动。如
此相貌。皆是前身毁犯禁戒。诸恶根本。无我
计我。无常计常。不净计净。放逸染着。贪受
诸欲。于苦法中。横生乐想。于空法中。起颠
倒想。于不净身。起于净想。邪命自活。不计无
常。此想成时。复当更教。汝莫惊怖。如此夜
叉。是汝恶心猛毒境界。从六大起。六大所成。
汝今应当谛观六大。此六大者。地水火风识
空。如此一一。汝当谛推。汝身为是地耶。为
是水耶。为是火耶。为是风耶。为是识耶。为是
空耶。如是一一。谛观此身。从何大起。从何大
散。六大无主。身亦无我。汝今云何畏于夜叉。
如汝心想。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想见夜叉。亦
复如是。但安意坐。设使夜叉来打汝者。欢喜
忍受。谛观无我。无我法中无惊怖想但当正
心结加趺坐。谛观不净及与夜叉。作一成
已。复当作二。如是渐渐。乃至无量。一一谛
观。皆令分明。佛告阿难。汝好受持。观薄皮
不净法。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
奉行。此想成时。名第五观薄皮竟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着右脚
大指上。当谛观脚指使脚膖胀。从脚至头。如
吹皮囊膖胀津黑。青瘀难堪。满中白虫。如
粳米粒。虫有四头。蠢蠢相逐。更相唼食。肌
肉骨髓。皆生诸虫。一切五藏。虫皆食尽。唯有
厚皮。在其骨外。其皮厚薄。犹如缯练。诸虫出
入。如穿竹叶。内外携携。其皮欲穿。眼中躁
痒。有无数虫。穿眼欲出。生眼眶间。身分九
孔。亦复如是。诸虫尔时。从厚皮出。入薄皮
中。皮遂穿尽。虫皆落地。其数众多。不可称
计。作一大聚。犹如虫山。在行者前。更相食
噉。或相缠绕。尔时行者。见众多虫已。复当系
念谛观一虫。使此一虫。噉诸虫尽。既噉虫已。
一虫独在。其心渐大。见向一虫。大如狗许。
身体困顿。鼻曲如角。嗅行者前。其眼正赤。
如烧铁丸。见此事已。极大惊怖。当自忆念。我
身云何。忽然乃尔。作如此事。先见诸虫。更相
食噉。今见此虫。形体丑恶。何甚可畏。此想成
时。当自观身。我此诸虫。本无今有。已有还
无。如此不净。从心想生。来无所从。去无所
至。亦非是我。亦非是他。如此身者。六大和
合。因缘成之。六大散灭。身亦无常。向者诸
虫。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我身虫聚。当有何
实。虫亦无主。我亦无我。作是思惟时。所见
虫眼。当渐渐小。见此事已。身心和悦。恬然
安乐。倍胜于前。佛告阿难。汝好受持是厚皮
虫聚观法。慎莫忘失。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
行。此想成已。名第六厚皮虫聚观竟
佛告阿难。复当住意系念一处。谛观右脚
大指上。从足至头。好谛观之。当使皮肉都尽。
肠胃腹肝。肺心脾肾。一切五藏。悉落堕地。
唯有筋骨。共相连持。残膜着骨。其色极赤。或
如淤泥。或如浊水。作浊水想。持用洗皮。从足
至头。皆使如是。自观己身。极令分明观己身
已。于现前地。复作一身使在前立。如己无异。
想一成已。复当想二。想二成已。复当想三。想
三成已。复当想四。想四成已。复当想五。想五
成已。乃至想十。想十成已。见一室内。周匝上
下。满中皆是。赤色骨人。或有淤泥色者。或有
浊水色者。以浊水洗皮。如是众多。渐渐广大。
满一由旬想一由旬已。想二由旬。想二由旬
已。渐渐广大。想百由旬。想百由旬已。乃至见
三千大千世界。满中赤色骨人。或有淤泥色
者。或有浊水色者。以浊水洗皮。周匝上下。纵
横弥满。佛告阿难。汝今谛观此赤色相。慎
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
成时。名第七极赤淤泥浊水洗皮杂想竟
佛告阿难。复当更教系心住意。观左脚大指。
从足至头。如新死人。其色萎黄。当观己身。
亦复如是。见萎黄已。当令黄色变成青赤。此
想成时。见于前地。有一新死人。其色黄赤。见
一已见二。见二已见三。见三已见四。见四
已见五。见五已心想利。故恒见己身。如新死
人。如是想成见一切人。满阎浮提如新死人。
此想成已。转复广大。见三千大千世界。满中
新死人。自见己身及以他身。等无有异。此想
成时。心意惙然。贪欲转薄佛告阿难。汝好谛
观是新死想。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
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八新死想竟
佛告阿难。复当更教系念住意。谛观左脚大
指上。从足至头。使心不散。见身诸骨。一一
分明。共相支拄。亦相连持。无有破者。毛发
爪齿。皆悉具足。皎然大白。见己身已。往
复反覆。想令白净。想一身已。复想二身。想二
身已。复想三身。想三身已。复想四身。想四身
已。复想五身。乃至于十。想十身已。见一室
内。周匝上下。悉是骨人。毛发爪齿。皆悉具
足白中。白如珂雪。见一室已。复见百室。见
百室已。见一阎浮提。见一阎浮提已。乃至见
三千大千世界。满中骨人。毛发爪齿。皆悉具
足。其色极白。白如珂雪。此想成时。心意恬
安。欢喜倍常。佛告阿难。汝好谛观具身骨想。
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
想成时。名第九具身想竟
佛告阿难。复当更教系心住意谛观右足大
指两节间。令心专住。无分散意。观两节使相
离去。唯角相拄。观两节已从足至头。皆令如
是。使节节解。唯角相拄。从头至足。有三百
六十三解一一谛观。令节节各解。若不足者。
安心谛观。令节节各解。唯角相拄。观己身
已。当观他身。观见一已。观见二。观二已。观
见三。观三已。观见四。观四已。观见五。观五
已。乃至观见无量。诸白骨人。节节各解。唯角
相拄。见此事已复见四方。众多骨人亦复如
是。得此观时。当自然见诸骨人外。犹如大
海。恬静澄清。其心明利。见种种杂色光围绕
四边。见此事已。心意自然安隐快乐。身心
清净无忧喜想。佛告阿难。汝好谛观此节节
解想。慎莫忘失。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得
此观者名第十节节解观竟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住意。谛
观右脚大指两节间。令节相离。如三指许。作
白光想。持用支拄。若夜坐时作月光想若
昼坐时。作日光想。连持诸骨。莫令解散。从足
至头。三百六十三解。皆令相离。如三指许以
白光持。不令散落昼日坐时。以日光持。若夜
坐时。以月光持。观诸节间。皆令白光出。得此
观时。当自然于日光中。见一丈六佛。圆光一
寻。左右上下。亦各一寻。躯体金色。举身光
明。炎赤端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皆悉炳
然。一一相好。分明得见。如佛在世等无有异。
若见此时。慎莫作礼。但当安意谛观诸法。
当作是念。佛说诸法无来无去。一切性相。皆
亦空寂。诸佛如来。是解脱身。解脱身者。则是
真如。真如法中。无见无得。作此想时。自然
当见一切诸佛。以见佛故心意泰然。恬怕
快乐。佛告阿难。汝今谛观是流光白骨。慎
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得此
观者。名第十一白骨流光观竟
佛告阿难得此观已。复当更教系心住意。谛
观脊骨。于脊骨间。以定心力作一高台想。自
观己身。如白玉人结加趺坐。以白骨光普照
一切。作此观时。极使分明。坐此台已。如神
通人。住须弥山顶。观见四方。无有障阂。自
见故身。了了分明。见诸骨人。白如珂雪。行行
相向。身体完具。无一缺落。满于三千大千世
界。此名白光想成。次见纵骨。亦满三千大
千世界。复见横骨。亦满三千大千世界。见青
色骨人。行行相向。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黑
色骨人。行行相向。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膖
胀人。行行相向。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脓
癞人。复见脓血涂身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
见烂坏举身虫出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
薄皮覆身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皮骨相
离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赤如血色人。满
三千大千世界。复见浊水色人。满三千大千
世界。复见淤泥色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
白骨人。毛发爪齿。共相连持。满三千大千世
界。次见三百六十三节解。唯角相拄。如此
骨人。满三千大千世界。次见节节两向解离
相去三指许间有白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
次见散白骨人。唯有白光。共相连持。满三千
大千世界。如是当见众多白骨人。数不可说。
得此观时。当起想念。我此身者。从四大起。枝
叶种子。乃至如是不净之甚。极可患厌。如
此境界。从我心起。心想则成。不想不见。当
知此想是假观见。从虚妄见。属诸因缘。我
今当观诸法因缘。云何名诸法因缘。诸法因
缘者。从四大起。四大者。地水火风。复当观是
风大。从四方起。一一风大。犹如大蛇。各有四
头。二上二下。众多耳中。皆出是风。此观成
时。风变为火。一一毒蛇。吐诸火山。其山高
峻。甚可怖畏。有诸夜叉。住火山中。动身吸
火。毛孔出风。如是变状。遍满一室。满一室
已。复满二室。满二室已。渐渐广大。满一由
旬。满一由旬已。满二由旬。满二由旬已。满
三由旬。满三由旬已。转复广大满阎浮提。见
诸夜叉。在火山中。吸火负山。毛孔出风。周
慞驰走。遍阎浮提。复惊夜叉以逼行者。
见此事时。心大惊怖。求易观法。易观法者。先
观佛像。于诸火光端。各作一丈六佛像想。
此想成时。火渐渐歇。变成莲华。众多火山。如
真金聚。内外映彻。诸夜叉鬼。似白玉人。唯有
风大。回旋宛转。吹诸莲华。无数化佛。住立
空中。放大光明。如金刚山。是时诸风静然
不动。时四毒蛇。口中吐水。其水五色。遍满一
牀。满一床已。复满二牀。满二床已。次满三
牀。如是乃至。遍满一室。满一室已。次满二
室。满二室已。次满三室。如是乃至遍满十室。
水满十室已。见五色水。色色之中各有白光。
如颇梨幢。有十四重。节节皆空。白水涌出。停
住空中。此想成。时行者自见身内心中。有一
毒龙。龙有六头。绕心七匝。二头吐水。二头吐
火。二头吐石。耳中出风。身诸毛孔。各生九十
九毒蛇。如是诸蛇。二上二下。诸龙吐水。从足
下出。流入白水。如是渐渐。满一由旬。皆见是
事。满一由旬已。复满二由旬。满二由旬已。满
三由旬。如是乃至满阎浮提。满阎浮提已。是
时毒龙。从脐而出。渐渐上向。入于眼中。从
眼而出。住于顶上。尔时诸水中。有一大树。
枝叶四布。遍覆一切。如此毒龙。不离己身。吐
舌树上。是龙舌上。有八百鬼。或有鬼神。头上
戴山。两手如蛇。两脚似狗。复有鬼神。头似龙
头。举身毛孔。有百千眼。眼中火出。齿如刀
山。宛转在地。复有诸鬼。一一鬼形。有九十
九头。各有九十九手。其头形状。极为丑恶。似
狗野干。似狸似猫。似狐似鼠。是诸鬼颈。各负
猕猴。是诸恶鬼。游戏水中。或有上树腾跃透
掷。有夜叉鬼。头上火起。是诸猕猴。以水灭
火。不能制止。遂使增长。如是猛火。从其水
中颇梨幢边忽然炽盛。烧颇梨幢。如融真金。
焰焰相次。绕身十匝。住行者上。如真金盖。有
诸罗网。弥覆树上。此真金盖。足满三重。尔
时地下。忽然复有四大恶鬼。有百千耳。耳出
水火。身毛孔中。雨诸微尘。口中吐风。充满世
界。有八万四千诸罗刹鬼。双牙上出。高一
由旬。身毛孔中。霹雳火起。如是众多。走戏
水中。复有虎狼师子豺豹鸟兽。从火山出。游
戏水中。见是事时。一一骨人。满娑婆界。各举
右手。时诸罗刹。手执铁叉。擎诸骨人。积聚一
处。尔时复有九色骨人。行行相次。来至行者
所。如是众多。百千境界。不可具说。佛告阿
难。此想成时。名四大观。汝好受持慎勿忘失。
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
第十二地大观火大观风大观水大观。亦名
九十八使境界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住意。谛
观腰中脊骨。想诸脊骨。白如珂雪。见脊骨
已。见举身骨。节节相拄。转复明净。白如颇
梨。见一一骨。支节大小。一一皆明。如颇梨
镜。火大风水地大。是诸境界。皆于一节中现。
此想成时。见下方地。从于牀下。渐渐就开。见
一牀下地已。复见二牀下地。见二牀下地已。
复见三牀下地。见三牀下地已。渐见一室内。
见一室内已。次见二室内。见二室内已。渐见
三室内。见三室内已。复见一庭中地。渐渐就
开。见此事时。应当谛观。乃至下方。无有障
阂。下方风轮中。有诸风起。向诸夜叉。皆吸
此风。吸此风已。身诸毛孔。生鸠槃荼。一一鸠
槃荼。吐诸山火。满大千世界。是诸山间。忽然
复有无量妙女。鼓乐絃歌。至行者前。罗刹复
来。争取食之。行者见已。极大惊怖。不自胜
持。出定之时。恒患心痛。顶骨欲破。摄心入
定。如前悉见四大境界。见此境界已。四大
定力故。自见身体。白如玉人。节节上火起。节
节下水流。耳中风出。眼中雨石。见此事已。于
其前地。有十蚖蛇。其身长大。五百由旬。有
千二百足。足似毒龙。身出水火。宛转于地。
此想成时。但当至心忏悔先罪。出定之时。不
得多语。于寂静处。一心系念。唯除食时。复
当忏悔服诸酥药。然后方当易此观法。佛告
阿难。此观名为第二四大观。汝好受持。慎
勿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
成时。名第十三结使根本观竟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当更易观。易观法者。
火大动时。应起山想。当想诸山。犹如冰霜。为
火所融。如是猛火。极大炽盛。火炽盛时。身
体蒸热。复更想龙。令雨诸石。以掩猛火。复当
想石使碎如尘。龙复吐风。聚诸微尘。积至成
山。无量林木。荆棘丛刺。皆自然生。尔时白
水。五色具足。流诸刺间。如是诸水。住山顶
上。犹如积水。凝然不动。此想成已。名第十
四易观法
佛告阿难。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
三昧正受者。汝当教是易观法。慎勿忘失。此
四大观。若有得者。佛听服食酥肉等药。其
食肉时。洗令无味。当如饥世食子肉想。我今
此身。若不食肉。发狂而死。是故佛于舍卫国。
敕诸比丘。为修禅故。得食三种清净之肉。
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告阿难。教易观已。复当更教如前系念住
意。谛观脊骨。复使白净。过前数倍。于二节
间。以明净故。得见一切诸秽恶事。此想成时。
当自观身作一骨人。节节之中。白净明显。如
颇梨镜。阎浮提中。一切骨人。及四大观。所有
境界。皆于一节中。现见此事已。见诸骨人。从
东方来。向于行者。行行相次。数如微尘。如是
东方。满娑婆世界。诸白骨人。皆行行相次。来
向行者。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
青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
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
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淤泥色骨人。行行相
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
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
复有浊水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
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
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赤色骨人。行
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
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
如是。复有红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
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
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脓血涂身
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
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
上下。亦复如是。复有黄色骨人。行行相次。来
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
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
绿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
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
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紫色骨人。行行相次。
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
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
有那利疮色骨人。于诸节间。二节流出十六
色。诸恶杂脓。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
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
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此想成时。行者
惊怖。见诸夜叉。欲来噉己。尔时复当见诸骨
人。节节火起。焰焰相次。遍满娑婆世界。复
见骨人顶上。涌出诸水。如颇梨幢。复见骨人
头上。一切众火。化为石山。是时诸龙。耳出
诸风。吹火动山。是时诸山。旋住空中。如窑
家轮。而无分阂。见此事已。极大惊怖。以惊
怖故。有一亿鬼。担山吐火。形状各异。来至
其所
佛告阿难。若有比丘。正念安住。修不放逸。见
此事时。当教诸法空无我观。出定之时。亦当
劝进令至智者所。问甚深空义。闻空义已。应
当自观我身者依因父母不净和合。筋缠血
涂。三十六物。污露不净属诸业缘。从无明
起。今观此身无一可爱。如朽败物作是思
惟。时诸骨人。皆来逼己。当伸右手。以指弹
诸骨人。而作是念。如此骨人。从虚妄想强分
别现。我身亦尔。从四大生。六入村落。所共居
止。何况诸骨。从虚妄出。作是念时。诸白骨
人。碎散如尘。积聚在地。如白雪山。众多杂
色骨人。有一大虺。忽然吞食。于白雪山上。
有一白玉人。身体端严。高三十六由旬。颈赤
如火。眼有白光。时诸白水并颇梨幢。悉皆自
然入白玉人顶。龙鬼蛇虺。猕猴师子狸猫之
属。悉皆惊走。畏大火故。寻树上下。身诸毛
孔。九十九蛇。悉在树上。尔时毒龙。宛转绕
树。复见黑象在树下立。见此事时。应当深心
六时忏悔。不乐多语。在空闲处。思诸法空。诸
法空中无地无水。亦无风火。色是颠倒从幻
法生。受是因缘。从诸业生。想为颠倒。是不住
法。识为不见。属诸业缘。生贪爱种。如是种
种。谛观此身。地大者从空见有。空见亦空。云
何为坚想地。如是推析。何者是地。作是观
已。名观外地。一一谛观。地大无主。作是想
时。见白骨山。复更碎坏。犹如微尘。唯骨人
在于微尘间。有诸白光。共相连持于白光间。
复生种种四色光明。于光明间。复起猛火。烧
诸夜叉。时诸夜叉。为火所逼。悉走上树。未至
树上。黑象踏蹴。夜叉出火。烧黑象脚。黑象
是时。作声鸣吼。如师子吼音。演说若空无常
无我。亦说此身是败坏法。不久当灭。黑象说
已。与夜叉战。夜叉以大铁叉刺黑象心。黑象
复吼。一房地动。是时大树。根茎枝叶。一时
动摇。龙亦吐火。欲烧此树。诸蛇惊张。各申九
十九头。以救此树。是时夜叉。复更惊起。手执
大石。欲掷黑象。黑象即前。以鼻受石。掷置树
上。石至树上。状似刀山。是夜叉奋身大踊。
身诸毛孔。出诸毒龙。龙有四头。吐诸烟焰。甚
可怖畏。此想成时。自见己身。身内心处。深如
坑井井中有蛇吐毒上下。现于井上。有摩尼
珠。以十四丝系悬在虚空时彼毒蛇。仰口吸
珠。了不能得。失舍躄地。迷闷无知。是时口
火还入顶中。行者若见此事。当起忏悔。乞适
意食调和四大。极令安隐。当坐密屋无鸟雀
声处。佛告阿难。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
夷得此观者名得地大观当勤系念。慎莫放
逸若修不放逸。行疾于流水。当得顶法。虽复
嬾惰已舍三涂恶道之处。舍身他世。生兜率
天。值遇弥勒。为说苦空无常等法。豁然意解。
成阿那含果。佛告阿难。汝今谛受地大观法
慎勿忘失。为未来世一切众生敷演广说。尔
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得此观者。名第
十四地大观竟。亦名分别四大相貌。复名见
五阴麤相。有智慧者。亦能自知结使多少。
四念处中。名身念处唯见身外。未见身内。
身念处境界四分之中。此是最初。得此观者。
身心悦乐。少于诤讼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次当更观身外火。从因
缘有。有缘则起。缘离则灭。如此众火来无所
从来去无所至。恍忽变灭。终不暂停。作是
思惟时。外火即灭。更不复现。复当思惟。外诸
水等。江河池流。皆是龙力变化所成我今云
何横见此水。此诸水等。来无所从来。去无所
至作是思惟时。外水不现。复当起念。此风者
与虚空合诸龙鸣吼。假因缘有如此想者。亦
不在内。亦不在外。不在中间。颠倒心故。横见
此事。作是思惟时。外风不起。复当更系念思
惟身内脊骨。见身内骨。白如珂雪。一一节间。
三十六物。秽恶不净。皆于中现。或见身皮。犹
如皮囊。盛诸不净。无量瘭疽。百千痈疾。悉在
其中。诸脓流出。滴滴不绝。当在骨人头上。
极可厌患。或见身内。五藏悉皆走入于大肠
中大肠膖胀。烂溃难堪。尔时行者。以定力
故。出定入定。见一切人及与己身。同不净聚。
见诸女人。身如虫狗。秽恶不净。自然当得不
贪色想。佛告阿难。此想成时。名第十四观外
四大亦名渐解学观空。佛告阿难。汝持佛
语。慎勿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谛观身
内地大。身内地大者。骨齿爪发肠胃腹肝心
肺。诸坚实物。悉是地大。精气所成。外地无
常。所以知之。譬如大地。二日出时。大地焦枯。
三日出时。江河池沼。悉皆枯竭。四日出时。大
海三分减二。五日出时。大海枯尽。六日出时。
大地焰起。七日出时。大地然尽。外地犹尔。势
不支久。况身内地。当复坚牢。尔时行者。应自
思惟。今我此身。发是我耶。爪是我耶。骨是
我耶。身诸五藏。为是我耶。如是谛观身诸
支节。都无有我。自观诸骨。一一谛观。此骨
者。从何处生。父母和合。赤白精时。如乳时。
如泡时。如是歌罗逻时。如安浮陀时。如是诸
时。何处有骨。当知此骨本无今有。已有还
无。此骨者。同虚空相。外地无常。内地亦尔。
作是思惟时。谛观己身。一切诸骨。自然破散。
犹如微尘。入定观骨。但见骨处。不见骨相。出
定见身。如前无异。复当更观身内诸火。从外
火有。外火无常。无有暂停。我今身火。何由
久热。作是观时。观诸骨上。一切火光。悉灭不
现。复当更观身内诸水。我此诸水。因外水有。
外水无常。势不支久。内水亦尔。假缘而有。何
处有水及不净聚。外风无常。势不支久。从因
缘生。还从缘灭。今我身内所有诸风。假伪
合成。强为机关。何处有风。从妄想起。是颠倒
见。作是思惟时。不见身内。诸龙耳中。所有
诸风。悉灭不现。如是种种谛自思惟。何处有
人及地水火风。观此地是败坏法。观此火犹
如幻。又观此风。从颠倒起。观此水从虚妄
想现。作是观时。行者见身。犹如芭蕉。中无
坚实。或自见心。如水上泡。闻诸外声。犹如谷
声。作是观时。见诸骨上。一切火光。见白光
水。见诸龙风。悉在一处。观身静寂。不识身
相。身心安隐。恬怕悦乐。如此境界。名第十
五四大观竟

禅秘要法经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