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经集部二
回目录 | 下一页

治噎法    治行者贪婬患法    治利养疮法    治犯戒法

治阿练若乱心病七十二种法(尊者舍利弗所问出杂阿含阿练若事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俱。夏五月十五日。五百
释子比丘。在竹林下。行阿练若法。修心十二。
于安那般那。入毘琉璃三昧。时波斯匿王。有
一太子。名毘琉璃。与五百长者子乘大香象。
在只洹边。作那罗戏。复醉诸象。作鬪象戏。有
一行莲华黑象。其声可恶。状如霹雳。中间细
声如猫子吼。释子比丘。禅难提。优波难提
等。心惊毛竖。于风大观。发狂痴想。从禅定
起。如醉象奔不可禁制。尊者阿难敕诸比丘。
坚闭房户。我诸释子今者发狂脱能伤坏。诸
比丘僧即往舍利弗所白言。大德大德。所知
智慧无障。如天帝释第一胜幢所至无畏。唯
愿慈哀。救诸释子狂乱之苦。尔时舍利弗即
从坐起。牵阿难手往诣佛所。绕佛三匝为佛
作礼长跪合掌白佛言。世尊。唯愿天尊慈悲
一切为未来世诸阿练若比丘。因五种事发
狂者。一者因乱声。二者因恶名。三者因利养。
四者因外风。五者因内风。此五种病。当云何
治。唯愿天尊。为我解说。尔时世尊。即便微
笑。有五色光。从佛口出。绕佛七匝。还从顶
入。告舍利弗。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
分别解说。若有行者行阿练若。修心十二。于
阿那般那。因外恶声。触内心根。四百四脉。持
心急故一时动乱。风力强故最初发狂。心脉
动转五风入咽。先作恶口。应当教是行者。服
食酥蜜及阿梨勒。系心一处。先想作一颇梨
色镜。自观己身在彼镜中作诸狂事。见此事
已。复当更观而作是言。汝于明镜。自见汝
身作狂痴事。父母宗亲皆见汝作不祥之事。
我今教汝离狂痴法。汝当忆知先教除声。除
声法者。举舌向齶。想二摩尼珠在两耳根中。
如意珠端。犹如乳滴。滴滴之中。流出醍醐。
润于耳根。使不受声。设有大声。如膏油润终
不动摇。此想成已。次想一九重金刚盖。从
如意珠王出。覆行者身。下有金刚华。行者坐
上。有金刚山。四面周匝绕彼行者。其间密致
静绝外声。一一山中。有七佛坐。为于行者。说
四念处。尔时寂然不闻外声。随于佛教。此名
除乱法门。去恶声想。告舍利弗。汝等行者宜
当修习。慎莫忘失(是名治乱倒心法)
复次舍利弗。既去外声已。当去内声。内声者。
因于外声。动六情根。心脉颠倒。五种恶风。从
心脉入。风动心故。或歌或舞作种种变。汝
当教洗心观。洗心观者。先自观心令渐
渐明。犹如火珠。四百四脉。如毘琉璃黄金
芭蕉。直至心边。火珠出气。不冷不热。不麤
不细。用熏诸脉想。一梵王持摩尼镜。照行
者胸。尔时行者自观胸如如意珠王。明净可
爱火珠为心。大梵天王掌中。有转轮印。转轮
印中有白莲花。白莲华上有天童子。手擎乳
湩。从如意珠王出。以灌诸脉。乳渐渐下。至
于心端。童子手持二针。一黄金色。二青色。从
心两边安二金花。以针钻之。七钻之后。心还
柔软。如前复以乳还洗于心。乳滴流注入大
肠中。大肠满已。入小肠中。小肠满已。流出诸
乳。滴滴不绝。入八万户虫口中。诸虫饱满。
遍于身内。流注诸骨三百三十六节。皆令周
遍。然后想一乳池。有白莲花。在乳池中生。
行者坐上。以乳澡浴。想兜罗绵。如白莲华。绕
身七匝。行者处中。梵王自执己身乳。令行者
嗽。行者嗽已。梵王执盖。覆行者上。于梵
王盖。普见一切诸胜境界。还得本心。无有错
乱。佛说此语时。五百释子比丘。随顺佛语。一
一行之。心即清凉。观色受想行识。无常苦空
无我。不贪世间。达解空法。豁然还得本心。破
八十亿烔然之结。成须陀洹。渐渐修学。得阿
罗汉。三明六通。具八解脱。时诸比丘。闻佛所
说。欢喜奉行(此名柔软治四大内风法)
复次舍利弗。若行者。欲行禅定。宜当善观四
大境界。随时增损。春时应入火三昧。以温
身体。火光猛盛。身体蒸热。宜当治之。想诸火
光。作如意珠。从毛孔出。焰焰之间。作金莲
华。化佛坐上。说治病法。以三种珠。一者月
精摩尼。二者星光摩尼。犹如天星光白身青。
三者水精摩尼。想此三珠。一照头上。一照左
肩。一照右肩。见三珠已。想身毛孔出三珠光。
极为清凉。身心柔软。入火三昧。不为所坏
(是名治火大三昧法)
复次舍利弗。秋时应当入地三昧。入地三昧。
见此地相。百千石山铁山铁围山金刚山。从
头至足。三百三十六节。各为百千山。山神岩
[山/咢]。尔时应当疾疾治之。治地大法想。此诸山
一一谛观。犹若芭蕉。如是次第。如经十譬。一
一谛观。尔时但见十方大地。如白琉璃。有白
宝花。见舍利弗目连迦叶迦旃延。坐白金刚
窟。履地如水。为行者说五破五合。说地无常。
行者见已。身心柔软。还得本心(是名治地大法)
复次舍利弗。行者入水三昧者。自见己身。如
大涌泉。三百三十六节。随水流去。见十方地。
满中青水。或白或赤。宜当急治。治水法者。先
当观身作摩尼珠。吉祥之瓶。金花覆上。使十
方水流入瓶中。此吉祥瓶。涌出七花。七茎分
明。一一茎间。有七泉水。一一泉中。有七金
花。一一华上。有一佛坐说七觉支(是名治水大法)
复次舍利弗。若行者入风三昧。自见己身。作
一九头龙。一一龙头。有九百耳无量口。身毛
孔耳及口。如大溪谷。皆出猛风。宜急治之。治
之法者。当教行者。自观己身。作金刚座。从于
四面。想四金刚轮。以持此风。金轮复生七金
刚华。华上化佛。手捉澡灌。澡灌中。有一六
头龙。动身吸风。今十方风恬静不动。尔时行
者。复见七佛。四大声闻。重为解说七觉支。渐
入八圣道分(是名治内风大法也)
拥酥观柔软。四大渐入圣分尔焰境界。复
次舍利弗。若有行者。四大麤涩。或瞋或喜。或
悲或笑。或复腹行。或放下风。如是诸病。当教
急治。治之法者。先观薄皮。从半节起。见于薄
皮。九十九重。犹如泡气。次观厚皮。九十九
重。犹如芭蕉。次复观膜。如眼上翳。九十九
重。溃溃欲穿。次复观肉。亦九十九重。如芭
蕉叶。中间有虫。细于秋毫。虫各四头四口。
九十九尾。次当观骨。见骨皎白。如白琉璃。
九十八重。四百四脉。入其骨间。流注上下。犹
如芭蕉。次当观髓。九十八重。如虫网丝。观
诸节已。次观头骨。一一发下。有四百四脉。直
入脑中。其余薄皮厚皮。骨与身无异。唯有脑
膜十四重。脑为四分。九十八重。四百四脉。流
注入心。大肠。小肠。脾肾。肝肺。心胆。喉咙。肺
腴。生熟二藏。八万户虫。一一谛观。皆使空
虚皎然白净。皮皮相裹。中间明净。如白琉璃。
如是一一半节谛观。使三百三十六节皆悉
明了。令心停住。复更反覆。一千九百九十
九遍。然后当聚气一处。数息令调想。一梵
王手持梵瓶。与诸梵众。至行者前。捉金刚
刀。授与行者。既得刀已。自剜头骨。大如马
珂。置左膝上。于梵瓶中。生白莲花。九节九
茎九重。有一童子。随梵王后。从初莲华出。
其身白色。如白玉人。手执白瓶。瓶内醍醐。梵
王髻上。如意珠中。出众色药。置醍醐中。童子
灌之。从顶而入。入于脑脉。直下流注。至于
左脚大拇指半节。半节满已。津润具足。乃至
薄皮。复至一节。如是渐渐。遍满半身。满半
身已。复满全身。满全身已。四百四脉。众药
流注。观身三百三十六节。皆悉盈满。尔时行
者。还取头骨。安置头上。童子复以青色之
药。布其头上。此药滴滴。从毛孔入。恐外风
入。梵王复教作雪山酥。皆令鲜白。醍醐流
注。如颇梨壁。持用拥身。七七四十九遍。复更
广大作醍醐池。白酥为华。行者坐上酥盖酥
窟。梵王慈药。布散酥间。如是谛观。九百九十
九遍。然后复当想第二节。莲华中有一红色
童子。持赤色药。散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
毛孔。使赤色药从薄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
明。遍体渐渐软
第三节中。莲华复敷金色童子。持黄色药。散
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使黄色药从薄
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青。遍体渐渐增长。复
更增长软。第四节毘琉璃童子。持青色药。
右手持之。散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使
青色药从薄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赤。一一
毛孔。各下一针。从于足下。上刺二针。心上作
三莲花。三花之中。有三火珠。放赤色光。光照
于心。令心下渐渐暖。然后两掌诸节。各下三
针。随脉上下。调和诸气。生四百四脉。不触
大肠。肾脉增长。复以五针。刺左肠脉。如是
童子。调和诸针。以不思议熏。不思议修。挽
出诸针。置五爪下。以手摩触。遍行者身。第五
节绿色童子。手捉玉瓶。从于粪门灌绿色药。
遍大小肠五藏诸脉。还从粪门流出此水。杂
秽诸虫。随水而流。不损醍醐。虫止水尽。复
散绿色干药。从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
使绿色干药从薄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白。
遍体渐增柔软。第六节紫色童子。捉玫瑰珠
瓶。盛玫瑰水。遍洗诸脉。令玫瑰水从一切
毛孔出。毛下诸虫。皆从水出。复以一琥珀色
干药。散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使琥珀
色干药从薄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转明。如
白雪光。遍体渐增柔软。第七节黄色童子。捉
金刚钻。钻两脚下。钻两掌。钻心两边。然
后持如意珠王。摩拭六根诸根。开受最上禅
味乐。诸皮脉间。如涂白膏。一切柔软。第八节
金刚色童子。手持二瓶。以金刚色药。灌两耳
中。及一切毛孔。如按摩法。停调诸节。身如
钩锁。游诸节间。第九节摩尼珠色童子。从
瓶口出。至行者所。内五指。置行者口中。其五
指端。流五色药。行者饮已。观身及心。乃至诸
脉。净若明镜。颇梨摩尼色不得譬。童子授莲
花茎令行者噉。噉时如噉藕法。滴滴之中。
流注甘露。食此茎已。唯九华在。一一华中。有
一梵王。持梵王牀。授与行者。令行者坐。坐此
牀已。七宝大盖。覆行者上。梵王各各说慈法
门。以教行者。梵王力故。十方诸佛。住行者
前。为说慈悲喜舍。随根授药。柔软四大。告舍
利弗。汝好持此柔软四大。伏九十八使。身内
身外。一切诸病。梵王灌顶拥酥灌法。为四
众说。尔时舍利弗。尊者阿难等。闻佛所说。欢
喜奉行

治噎法

复次舍利弗。若阿练比丘。用心大急。数息
太麤。眠卧单薄。因外风寒。因动脾管脾肾
等脉。诸筋起风。逆气胸塞。节节流水。停住胸
中。因成激血气发头痛背满诸筋挛缩。当
疾治之。治之法者。先服肥腻世间美药。然后
仰眠。数息令定。想阿耨达池。其水盈满满一
由旬。底有金沙四宝。金轮生黄金华。大如车
轮。花中有四宝。兽头象鼻出水。师子口出水。
马口出水。牛口出水。绕池七匝。阿耨达龙王。
七宝宫殿。在四兽头间。龙王顶上如意珠中。
龙王力故。生一千五百杂色莲华。青莲花五
百。尊者宾头卢等五百阿罗汉。各坐其上。日
暮则合。昼时则开。有七宝盖。在比丘上。有七
宝牀。在莲华下。五百金色莲花。淳陀婆等五
百沙弥。各坐其上。日暮则合。日昼则开。有七
宝盖。在沙弥上。有七宝牀。在莲华下。五百红
莲花。尊者优波难陀和须蜜多等大阿罗汉。
或言。是大菩萨眷属五百。各坐其上。日暮则
合。日昼则开。有七宝盖。在比丘上。有七宝牀。
在莲花下。有七宝高台。长八千丈。从下方出。
当阿耨达龙王宫前。有五百童子。在其台上。
身真金色。第一童子。名曰闍婆。第二童子。名
曰善财。第五百童子。名灌顶力。王若欲治噎
病者。先念尊者宾头卢等一千五百人。如上所
说。令了了见已。尊者宾头卢。当将是闍婆童
子。取阿耨达龙王所服白色菴婆陀药(菴婆陀药者味
如甘蔗形似藕根味亦有似石蜜者)。服此药已。噎病得差。四大调
和。眼即明净。若发大乘心者。闍婆善财等。五
百童子。为说大乘法。因是得见跋陀婆罗等
十六贤士。亦见贤劫弥勒等千菩萨。因发阿
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具六波罗蜜。发声闻
心者。尊者宾头卢。为说四念处法。乃至八圣
道分。经九十日。得阿罗汉道。告舍利弗。汝好
受持此治噎法。慎莫忘失。时舍利弗。及阿难
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治行者贪婬患法

复次舍利弗。若行者入禅定时。欲觉起贪婬。
风动四百四脉。从眼至身根。一时动摇。诸情
闭塞。动于心风。使心颠狂。因是发狂。鬼魅所
着。昼夜思欲。如救头然。当疾治之。治之法
者。教此行者。观子藏。子藏者。在生藏下。熟
藏之上。九十九重膜。如死猪胞四百四脉从
于子藏。犹如树根。布散诸根。如盛屎囊。一千
九百节。似芭蕉叶。八万户虫。围绕周匝。四百
四脉。及以子藏。犹如马肠。直至产门。如臂钏
形。团团大小。上圆下尖。状如具齿。九十九
重。一一重间。有四百四虫。一一虫有十二头
十二口。人饮水时。水精入脉。布散诸虫。入毘
罗虫顶。直至产门。半月半月。出不净水。诸虫
各吐。犹如败脓。入九十虫口中。从十二虫六
窍中出。如败绛汁。复有诸虫。细于秋毫。游戏
其中。诸男子等。宿恶罪故。四百四脉。从眼根
布散四支。流注诸肠。至生藏下。熟藏之上。肺
腴肾脉。于其两边各有六十四虫。虫各十二
头。亦十二口。綩绻相着。状如指环。盛青色
脓。如野猪精。臭恶叵堪。至阴藏处。分为三
支。二支在上。如芭蕉叶。有一千二百脉。一一
脉中。生于风虫。细若秋毫。似毘兰多鸟嘴。
诸虫口中。生筋色虫(此虫形体似筋连持子藏能动诸脉吸精出入男虫青白女虫红赤)
七万八千。共相缠裹。状如累环。似瞿师罗鸟。
眼九十八。脉上冲于心乃至顶髻。诸男子等。
眼触于色。风动心根。四百四脉。为风所使。
动转不停。八万户虫。一时张口。眼出诸脓。流
注诸脉。乃至虫顶。诸虫崩动。狂无所知。触前
女根。男精青白。是诸虫泪。女精黄赤。是诸
虫脓。九十八使。所熏修法。八万户虫。地水火
风。动作作此。告舍利弗。若有四众着惭愧
衣。服惭愧药。欲求解脱。度世苦者。当学此
法。如饮甘露。学此法者。想前子藏。乃至女
根。男子身分。大小诸虫。张口竖耳。瞋目吐
脓。以手反之。置左膝端。数息令定。一千九百
九十九过观。此想成已。置右膝端。如前观之。
复以手反之。用覆头上。令此诸虫众不净物
先适两眼。耳鼻及口。无处不至。见此事已。
于好女色及好男色。乃至天子天女。若眼视
之。如见癞人那利疮虫。如地狱箭半多罗鬼
神状。如阿鼻地狱猛火热。应当谛观自身他
身。是欲界一切众生身分不净。皆悉如是。告
舍利弗。汝今知不。众生身根。根本种子。悉不
清净。不可具说。但当数息一心观之。若服此
药。是大丈夫。天人之师。调御人主。免欲淤
泥。不为使水恩爱大河之所漂没。婬泆不祥
幻色妖鬼之所娆害。当知是人。未出生死。
其身香洁。如优波罗。人中香象龙王。力士
摩醯首罗。所不能及。大力丈夫天人所敬。告
舍利弗。汝好受持。为四众说。慎勿忘失。时舍
利弗。及阿难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治利养疮法

复次舍利弗。若有行者。贪火所烧。利养毒箭。
恶风吹动。以射其心。以贪因缘。心或颠倒。昼
夜六时。思念贪方便。如猫伺鼠。心无厌足。如
七步蛇。吐毒覆身。如此恶人。利养细滑。五百
毒蛇。集在身上。刹那刹那顷。其心毒火。炽
然不息。昼夜六时。烦恼猛风。吹利养薪。在其
心内。炽然不息。诸蛇竞作。烧善根芽。以是
因缘。狂乱黑鬼。猛毒炽盛。见他得利。如箭射
心。如刺入眼。如钉入耳。诸情闭塞。五百五
蛇。四大毒龙。五拔刀贼。六村罗刹。一时竞
作。因是发狂。当疾治之。治之法者。先当数
息。系心令定。想一丈六像。身紫金色。三十二
相。在耆闍崛山七宝窟中。坐宝师子座。与
诸四众。说除贪法。告言法子。汝观贪人。所著
袈裟六物众具。如棘刺林针缝之中。当生剑
树百千铁钉。铁嘴诸虫。啄食其身。融铜镬汤。
铁锯铁牀。是汝坐具。沸屎毒蛇。铁丸镬汤。刀
林剑戟。百亿棘刺。火河流铜。灰浆脓血。是
汝饮食。尔时世尊。说是语已。默然无声。令于
行者自见己身。卧七重铁城内。见五罗刹。张
口两向。以八十铁钳。拔舌令出。无量铁犁。
状如剑树。以耕其舌。铁牛甲间。流注融铜。铁
卒身内。有百千色脓。脓中诸虫。不可称数。
观见此事。心惊毛竖。出定入定。见所著衣。如
脓屎和血。铁嘴诸虫。刀林剑戟。以为庄严。见
所食物。犹如蛔虫。百千小虫耳生诸脓屎尿
诸血。八十嘴虫。风虫火虫。水虫。地虫地狱
虫一切诸虫。吐脓吐毒。满鉢多罗。铁丸剑戟。
以为果蓏。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生死不断绝  贪欲嗜味故
 养怨入丘冢  唐受诸辛苦
 身臭如死尸  九孔流不净
 如厕虫乐粪  愚贪身无异
 智者应观身  不贪染世间
 无累无所欲  是名真涅槃
 如诸佛所说  一心一意行
 数息在静处  是名行头陀
告舍利弗。利养伤身。败人善根。不可具说。但
当数息一心观之。若服此药。是大丈夫。天人
之师。调御人主。免欲淤泥。不为使水恩爱
大河之所漂没。贪利不祥之所烧害。当知是
人。未出生死。其身香洁。如优波罗。人中香
象龙王。力士摩醯首罗。所不能及。大力丈夫
天人所敬。告舍利弗。汝好受持。为四众说。慎
勿忘失。时舍利弗。及阿难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治犯戒法

复次舍利弗。若比丘比丘尼。式叉摩尼。沙弥
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受佛禁戒。身心狂乱。
犹如猿猴。种植之法。未及生长。灭枝毁根。
七众亦尔。于佛禁戒。戒色未生。犯突吉罗乃
至波罗夷。犹如醉象。不避好恶。不识诸方。蹈
坏一切。诸善好物。四众亦尔。蹈破净戒青莲
花池。破戒猛盛。犹如狂狗。见人见木。乃至鸟
兽。随逐齧之。犯戒恶人。见佛罗汉清净比丘
功德福田。随逐骂辱。诽谤毁之。自饮毒药。遍
体血现。节节火然。狂愚无智。结使猛风。动烦
恼山。贪婬为眼。瞋为手足。愚痴身体。践蹈世
间。植种恶子。既自种已。复教他人求觅。地
狱狱卒。罗刹牛头阿傍。劫火恶鬼。剑林之神。
阁罗王等。十八狱主。常为己作大亲友上善
知识。必定当与如是狱种昼夜游处。此破戒
人。诸恶猛火。已来入心。为利养故。为名闻
故。自称善好威德具足。诣阿练若知法者所。
犹如幻师。幻惑他目。此幻伪人。诈行头陀。破
戒恶风。吹罪业华。常散己上。恶口诽谤。不善
心香。以熏身心。此人身心。犹如伊兰。似百千
虫狗。虽行禅定。伪现数息。所见境界。始初之
时。见黑色佛。如黑象脚。见如灰人。见诸比
丘。头破脚折。见比丘尼。庄严花鬘。见诸天
象。化为猕猴。毛端火然。来触扰已。或见一
野狐。及一野干。有百千尾。一一尾端。无量诸
虫种种杂恶。或见羸瘦。驼驴猪狗。鸠槃荼
等。诸恶夜叉。罗刹魁脍。各持种种武器恶
火。打扑比丘。因是发狂。或歌或舞。卧地粪
秽。作种种恶。当疾治之。治之法者。向诸智
者。至诚至说。忏悔所作恶不善业。智者应当
教此比丘念释迦牟尼佛。乃至次第。念于七
佛。念七佛已。念三十五佛。然后复当念诸菩
萨。念大乘心。观于空法深自惭愧。想一一佛。
捉澡罐水。以灌其顶。复自想身。堕阿鼻地
狱。十八地狱。受诸苦恼。于地狱中。称南无佛
南无法南无比丘僧。修行六念。诸佛如来。于
其梦中。放白毫光。救地狱苦。见此事已。如
负债人。心怀惭愧。应当偿之。一心一意。脱僧
伽梨。着安多会。诣清净僧所。五体投地。如
大山崩。心怀惭愧。忏悔诸罪。为僧执事。作
诸苦役。扫厕担粪。经八百日。然后复当澡浴
身体。还着僧伽梨。入于塔中。一心合掌。谛观
如来眉间白毫大人相光。一日至七日。还至
智者所。求索忏悔。智者应当告言。比丘。汝今
自观汝身。犹如金瓶盛四毒蛇。二上二下吐
毒可畏。复观一龙六头绕瓶。龙亦吐毒。滴蛇
口中。四方大树。从金瓶出。遍三界。黑象复
来。欲拔此树。四面火起。见此事已。应当告
言。比丘当知。金瓶者。是地气也。青色蛇者。
从风大生。是风大毒。绿色蛇者。从水大生。是
水大毒。白色蛇者。从地大生。是地大毒。黄色
蛇者。从火大生。是火大毒。六头龙者。是汝身
中五阴。及空。如此身者。毒害不净。云何纵
恶。犯戒不治。说此语已。复教扫塔涂地。作诸
苦役。更教观佛。见佛放金色光。以手摩头。然
后方当教不净观不净门。彻无有诸障。然后
可与僧中说戒。欲说戒时。应唱是语。某甲比
丘。某甲比丘尼。已八百日。行于苦役。七日观
佛眉间白毫。作毒蛇观。地狱想成。复观一佛。
说忏悔法。不净观门。无我人镜。还复通达
境界中。佛以澡罐水。灌比丘顶。天神现梦。说
已清净。今已惭愧。我所证知。唯愿听许。尔时
律师。复应以律捡问此人。复教诵戒。经八百
遍。然后方与。如净比丘。得无有异。告舍利
弗。若有七众。犯于轻戒。过二夜不忏悔者。
是人现身虽行禅定。终不获道。若犯重戒。堕
大地狱。从地狱出。受畜生身。如是具足。足满
三劫。然后为人。虽得人身。贫穷癞病。七十七
身。不见佛。不闻法。诸根不具。是故智者。若
犯佛戒。于突吉罗。应生怖畏。如被刀斫。极怀
惭愧。何况重戒。若能服此持戒药者。当知是
人。最上惭愧忍辱丈夫。无能过者。尔时世尊。
而说偈言
 破戒心不净  犹如偷贼狗
 处处求利养  为贪心所杀
 当服惭愧药  忍辱为衣裳
 忏悔庄严华  熏用善心香
 一心观佛相  除苦无忧苦
 亦当念空法  修心观不净
 是名诸如来  甘露灌顶药
 服者心无忧  可至涅槃岸
 如法应修行  非法不应作
 今世若过世  行法者得度
 随顺佛所说  持戒行头陀
 身心无恶行  疾至于解脱
尔时世尊。告舍利弗。汝好受此治犯戒药。慎
莫忘失。时舍利弗。及阿难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治禅病秘要法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