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经集部二
回目录下一页

六譬品第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毘罗城尼拘楼陀精
舍。尔时释摩男。请佛及僧供养三月。七月
十五日僧自恣竟。尔时父王阅头檀。佛夷
母憍昙弥。来诣僧房供养众僧。礼拜既毕奉
上杨枝及澡豆已。呼阿难言。吾今欲往至世
尊所。为可尔不。尔时阿难即宣此言。以白世
尊。佛告阿难。父王来者必问妙法。汝行遍告
诸比丘僧。及往林中命摩诃迦叶。舍利弗。
目揵连。迦栴延。阿那律等。弥勒菩萨。跋陀
婆罗十六贤士。一时来会。如此音声遍至诸
方。尔时天主夜叉主。干闼婆主阿修罗主。迦
楼罗主紧那罗主。摩睺罗伽主龙主等及诸
眷属。皆悉已集。尔时父王及释摩男。三亿诸
释入佛精舍。当入之时见佛精舍如颇梨
山。为佛作礼。未举头顷。即见佛前有大莲华
众宝所成。于莲华上有大光台。父王见已心
生欢喜叹未曾有。遶佛三匝却坐一面。是时
父王即从坐起白佛言。世尊。佛是吾子吾是
佛父。今我在世见佛色身。但见其外不覩其
内。悉达在宫相师皆见三十二相。今者成佛
光明益显。过踰昔日百千万倍。佛涅槃后后
世众生。当云何观佛身色相。如佛光明常
行尺度。惟愿天尊今当为我及后众生分别解说
尔时世尊入遍净色身三昧。从三昧起即便
微笑。诸佛笑法有五色光。时五色光化五百
色。从佛口出照父王顶。从父王顶照光明台。
从光明台照于精舍。遍娑婆界还入佛顶。
尔时世尊告父王言。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如
来当说来世众生得见佛法。父王白佛。唯然
世尊。我今愿听。佛告父王。阎浮提中有师子
王。名毘摩罗。其师子法。满四十年牝牡
乃会。一交会已跳踉鸣吼。婉转自扑体无
损伤其师子子在胎之时。如父兽王等无有
异。大王当知。欲使胎中便能鸣吼飞落走
伏。未有斯事。父王白佛。兽王之子在母胎
时。头目牙爪与父相似。佛告大王。与父无
异。但其力能不及其父百千万倍。佛告父
王。如是如是。未来世中。诸善男子善女人等
及与一切。若能至心系念在内。端坐正受观
佛色身。当知是人心如佛心与佛无异。虽在
烦恼。不为诸恶之所覆蔽。于未来世雨大法雨
复次父王。譬如伊兰俱与栴檀。生末利山。
牛头栴檀生伊兰丛中。未及长大。在地下时
芽茎枝叶。如阎浮提竹笋。众人不知。言此山
中纯是伊兰无有栴檀。而伊兰臭。臭若膖尸
薰四十由旬。其华红色甚可爱乐。若有食者
发狂而死。牛头栴檀虽生此林未成就故。不
能发香。仲秋月满卒从地出成栴檀树。众人
皆闻牛头栴檀上妙之香。永无伊兰臭恶之
气。佛告父王。念佛之心亦复如是。以是心故
能得三种菩提之根
复次父王。阎浮提中及四天下。有金翅鸟。
名正音迦楼罗王。于诸鸟中快得自在。此鸟
业报应食诸龙。于阎浮提日食一龙王及五
百小龙。明日复于弗婆提。食一龙王及五百
小龙。第三日复于瞿耶尼。食一龙王及五百
小龙。第四日复于郁单越。食一龙王及五百
小龙。周而复始经八千岁。此鸟尔时死相已
现。诸龙吐毒无由得食。彼鸟饥逼周慞求
食了不能得。游巡诸山永不得安。至金刚
山然后暂住。从金刚山直下至大水际。从大
水际至风轮际。为风所吹还至金刚山。如是
七返然后命终。其命终已以其毒故。令十宝
山同时火起。尔时难陀龙王惧烧此山。即大
降雨澍如车轴。鸟肉散尽惟有心在。其心直
下如前七返。然后还住金刚山顶。难陀龙王
取此鸟心以为明珠。转轮王得为如意珠。佛
告父王。诸善男子及善女人。若念佛者其心
亦尔。复次大王。雪山有树名殃伽陀。其果甚
大其核甚小。推其本末从香山来。以风力故
得至雪山。孟冬盛寒罗刹夜叉。在山曲中屏
[山*畏]之处。粪秽不净盈流于地。猛风吹雪以
覆其上。渐渐成堑五十由旬。因粪力故此果
得生根茎枝叶华实滋茂。春阳三月八方同
时皆悉风起。消融冰雪唯果树在。其果形
色。阎浮提果无以为譬。其形团圆满半由
旬。婆罗门食即得仙道五通具足。寿命一劫
不老不死。凡夫食之向须陀洹。阿那含食成
阿罗汉。三明六通罔不悉备。有人持种至
阎浮提粪壤之地。然后乃生。高一多罗树树
名拘律陀果名多勒。如五斗瓶。阎浮提人有
食之者。能除热病。佛告大王。诸善男子及
善女人。正念思惟诸佛境界。亦复如是
复次大王。如帝释树生欢喜园。名波利质多
罗。天女见之身心喜悦不自胜持。帝释见之
即生欲想。八万四千诸婇女等即得乐觉。此
树生时曲枝在地。即于地下华敷成果。其果
金色光明赫奕。且其华叶终不萎落。十色具
足开现光明有诸乐音。至秋八月从地踊出。
高三百四十五万由旬。诸天见之喜悦非恒。
佛告大王。观佛三昧在烦恼地。亦复如是其
出生时。如彼宝树严显可观
复次大王如劫初时。火起一劫。雨起一劫。
风起一劫。地起一劫。地劫成时。光音诸天飞
行世间在水澡浴。以澡浴故四大精气即入
身中。身触乐故精流水中。八风吹去堕淤泥
中。自然成卵。经八千岁其卵乃开生一女人。
其形青黑犹如淤泥。有九百九十九头。头有
千眼。九百九十九口。一口四牙。牙上出火状
如霹雳二十四手。手中皆捉一切武器。其
身高大如须弥山。入大海中拍水自乐。有旋
岚风吹大海水。水精入体即便怀妊。经八千
岁然后生男。其儿身体高大四倍倍胜于母。
儿有九头头有千眼。口中出火。有九百九十
九手八脚海中出声。号毘摩质多罗阿修罗
王。此鬼食法。惟噉淤泥及蕖藕根。其儿长
大。见于诸天婇女围遶。即白母言。人皆伉
俪。我何独无。其母告曰。香山有神名干闼婆。
其神有女。容姿美妙色踰白玉。身诸毛孔出
妙音声。甚适我意今为汝娉。适汝愿不。阿
修罗言。善哉善哉。愿母往求。尔时其母行
诣香山。到香山已告彼乐神。我有一子威力
自在。于四天下而无等伦。汝有令女可适吾
子。其女闻已。愿乐随从适阿修罗。时阿修罗
纳彼女已。心意泰然与女成礼。未久之间即
便怀妊。经八千岁乃生一女。其女仪容端
正挺特。天上天下无有其比。色中上色以自
庄严。面上姿媚八万四千。左边亦有八万四
千。右边亦有八万四千。前亦八万四千。后
亦八万四千。阿修罗见以为瑰异。如月处
星甚为奇特。憍尸迦闻即遣使。下诣阿修罗
而求此女。阿修罗言。汝天福德。汝能令我乘
七宝宫。以女妻汝。帝释闻此心生踊跃即脱
宝冠持用拟海。十善报故。令阿修罗坐胜殿
上。时阿修罗踊跃欢喜以女妻之。帝释即以
六种宝台。而往迎之。于宫阙中有大莲华。自
然化生八万四千诸妙宝女。譬如壮士屈申
臂顷。即至帝释善法堂上。尔时天宫过踰于
前百千万倍。释提桓因。为其立字号曰悦
意。诸天见之叹未曾有。视东忘西。视南忘
北。三十二辅臣。亦见悦意身心欢喜。乃至毛
发皆生悦乐。帝释若至欢喜园时。共诸彩女
入池游戏。尔时悦意即生嫉妒。遣五夜叉往
白父王。今此帝释不复见宠。与诸婇女自共
游戏。父闻此语心生瞋恚。即兴四兵往攻帝
释。立大海水踞须弥顶。九百九十九手。同
时俱作撼喜见城。摇须弥山。四大海水一时
波动。释提桓因惊怖惶惧。靡知所趣。时宫
有神。白天王言。莫大惊怖。过去佛说般若波
罗蜜。王当诵持鬼兵自碎。是时帝释坐善法
堂。烧众名香发大誓愿。般若波罗蜜是大明
呪。是无上呪。无等等呪。审实不虚。我持
此法当成佛道。令阿修罗自然退散。作是语
时。于虚空中有四刀轮帝释功德故自然而
下。当阿修罗上。时阿修罗耳鼻手足一时尽
落。令大海水赤如绛汁。时阿修罗即便惊
怖。遁走无处入藕丝孔。彼以贪欲瞋恚愚痴
鬼幻力故。尚能如是。岂况佛法不可思议。佛
告大王。诸善男子及善女人。系心思惟诸佛
境界。亦能安住诸三昧海。其人功德不可称
计。譬如诸佛等无有异

序观地品第二

云何名为观诸佛境界。诸佛如来出现于世。
有二种法以自庄严。何等为二。一者先说十
二部经。令诸众生读诵通利。如是种种名为
法施。二者以妙色身。示阎浮提及十方界。
令诸众生见佛色身具足庄严。三十二相八
十种随形好。无缺减相。心生欢喜。观如是
相因何而得。皆由前世百千苦行。修诸波罗
蜜及助道法而生此相
佛告父王。若有众生欲念佛者。欲观佛者。欲
见佛者。分别相好者。识佛光明者。知佛身内
者。学观佛心者。学观佛顶者学观佛足下千
辐相轮者。欲知佛生时相者。欲知佛纳妃时
者。欲知佛出家时者。欲知佛苦行时者。欲知
佛降魔时者。欲知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
提时者。欲知如来转法轮时相者。欲知如
来宝马藏相者。欲知如来升忉利天为母摩
耶夫人说法时相者。欲知如来下忉利天时
相者。欲知如来行住坐卧四威仪中光明相
者。欲知如来诣拘尸那降度力士相者。欲知
如来伏旷野鬼神毛孔光明相者
佛告父王。佛涅槃后。若四部众及诸天龙夜
叉等。欲系念者。欲思惟者。欲行禅者。欲
得三昧正受者。佛告父王。云何名系念。自
有众生乐观如来具足身相。自有众生乐观
如来诸相好中一一相好者。自有众生乐观
如来随顺相好。自有众生乐观如来逆相好
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光明者。自有众生乐
观如来行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住者。自有
众生乐观如来坐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卧
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乞食者。自有众生
乐观如来初生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纳妃
时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出家时者。自有众
生乐观如来苦行时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
降魔时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成佛时者。
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转法轮时者。自有众生
乐观如来升忉利天为母说法时者。自有众
生乐观如来降伏旷野鬼神者。自有众生乐
观如来于那干诃罗降伏诸龙留影时者。自
有众生乐观如来在拘尸那城。降伏六师尼
提贱人及诸恶律仪殷重邪见人者。如是父
王。我涅槃后诸众生等。业行若干。意想若干。
所识不同。随彼众生心想所见。应当次第
教其系念。如我住世不须系念。譬如日出冥
者皆明。惟无目者而无所覩未来世中诸弟
子等应修三法。何等为三。一者诵修多罗甚
深经典。二者净持禁戒威仪无犯。三者系
念思惟心不散乱。云何名系念。或有欲系心
观于佛顶上者。或有欲系心观佛毛发者。或
有欲系心观佛发际者。或有欲系心观佛额
广平正相者。或有欲系心观佛眉间白毫相
者。或有欲系心观佛眉者。或有欲系心观
佛牛王眼相者。或有欲系心观佛修直鼻相
者。或有欲系心观佛鹰王嘴相者。自有众
生乐观如来髭鬓如蝌斗形流出光明者。自
有众生乐观如来脣上齶际者。自有众生乐
观如来脣色赤好如频婆果者。自有众生乐
观如来下脣如鉢头摩华茎者。其色红赤
上入频婆果色中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口
四十齿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齿白齐密
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齿上印文相者。自
有众生乐观如来齿画界者。自有众生乐观
如来上齶相者。八万四千画了了分明。自
有众生乐观如来下齗如优昙鉢华茎色者。
自有众生乐观如来咽喉如琉璃筒。状如累
莲华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广长舌相
莲华叶形。上色五画五彩分明。舌下十脉
众光流出。舌相广长遍覆其面者。自有众生
乐观如来咽喉节中有三相者。自有众生乐
观如来咽膺相如金翅鸟眼者。自有众生乐
观如来头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八万四
千发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毛右旋者。自
有众生乐观如来一一孔一毛旋生者。自有
众生乐观如来头皮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
肉髻骨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脑者。自有众
生乐观如来耳普垂睡者。自有众生乐观如
来耳轮郭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耳旋生
七毛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缺盆骨满相。
于彼相中旋生光台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
腋下满相。于其相中悬生五珠。如摩尼珠上
跓佛腋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臂佣纤圆如
象王鼻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肘骨如龙王
发婉转相着。文彩不坏。节头槃龙不见其
迹。手指参差不失其所。于指节端十二轮现。
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赤铜爪。其爪八色了了
分明。自有众生乐观如来合曼掌相。张时
则见[佥*殳]指不见。如真珠网了了分明。胜阎浮
檀金百千万倍。其色明达过于眼界。于十
指端各生卍字。卍字点间有千辐轮。众相
具足如和合百千莲华。自有众生乐观如来
掌文间成如自在天宫。其掌平正人天无类。
当于掌中生千辐相。于十方面开摩尼光。
于其轮下有十种画。一一画如自在天眼
清白分明。然后入掌相中。自有众生乐观
如来毛背毛上向靡。如绀琉璃。流出五色光
入网曼中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手足柔软
如天劫贝。自有众生乐观如来手内外握自
有众生乐观如来胸德字万印相。三摩尼光
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脐如毘楞伽宝珠。
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胁助。大小正等婉转相
着。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诸骨支节。槃龙相
结其间密致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钩锁骨
卷舒自在不相妨碍。自有众生乐观如来骨
色鲜白。颇梨雪山不得为譬。上有红光间错
成文。凝液如脂。自有众生乐观如来伊尼
鹿王[跳-兆+专]相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踝相者。
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足趺平正相者。自有众
生乐观如来足趺上色。阎浮檀金色。毛上向
靡。足指网间如罗文彩。于其文间众彩玄黄。
不可具名。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赤铜爪相。
于其爪端有五师子口。自有众生乐观如来
脚指端蠡文相。如毘纽羯磨天所画之印。
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足下平满不容一毛。足
下千辐轮相。毂辋具足鱼鳞相次。金刚杵相
者。足跟亦有梵王顶相。众蠡不异。如是名
乐顺观者。自有众生乐逆观者。从足下千辐
轮相。从下观至足指上。一一相一一好一一
色。从下至上了了逆观。是名逆观法。自有众
生乐观如来金色。佛生阎浮提故作色中
上色。如百千日耀紫金山不可得具见。自有
众生乐观如来巨身丈六者。自有众生乐观
如来圆光一寻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举身
光明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说法时瑞应相
者。自有众生乐观如来脐。上向相下向相者

观相品第三之一

佛告父王。云何名观如来顶。如来顶骨团圆
犹如合卷。其色正白。若见薄皮则为红色。或
见厚皮则金刚色。发际金色。脑颇梨色。有
十四脉众画具足。亦十四光其光如脉分明了
了。于脑脉中旋生诸光上冲头骨。从头骨出
乃至发际。有十四色围遶众发。发下金色亦
生众光。入十四色中。是名如来生王宫中
顶脑肉髻。惟其顶上五大梵相生。时摩耶
及佛姨母皆悉不见。其五梵相开现光明至
于梵世。复过上方无量世界。化成宫台。诸
佛境界。十地菩萨之所不见。今为父王说
生顶相。若有闻者应当思惟佛胜顶相。其相
光明。如三千界大地微尘。不可具说。后世
众生若闻是语。思是相者心无悔恨。如见世
尊顶胜相光。闭目得见。以心想力了了分明
如佛在世。虽观是相不得众多。从一事起复
想一事。想一事已复想一事。逆顺反覆经
十六反。如是心相极令明利。然后住心系念
一处。如是渐渐举舌向齶令舌政住。经二
七日。然后身心可得安隐。复当系心还观佛
顶。观佛顶法先随毛孔入
佛告父王。及敕阿难。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如
来今者头上有八万四千毛。皆两向靡右旋
而生。分齐分明四抓分明。一一毛孔旋生
五光。入前十四色光中。昔我在宫乳母为我
沐头。时大爱道来至我所。悉达生时多诸奇
特。人若问我汝子之发为长几许。我云何
答。今当量发知其尺度。即敕我申发。母以尺
量。长一丈二尺五寸。放已右旋还成蠡文。欲
纳妃时复更[汱-大+木]头。母复敕言。前者量发。正
长一丈二尺五寸。今当更量。即申量之。长
一丈三尺五寸。我出家时天神捧去。亦长
丈三尺五寸。今者父王。欲看发相不。父王
白言。唯然天尊。乐见佛发。如来即以手
申其发。从尼拘楼陀精舍。至父王宫。如绀
琉璃。遶城七匝。于佛发中大众皆见若干色
光。不可具说。是一一光普照一切。作绀琉
璃色。于琉璃色中有诸化佛不可称数。现是
相已敛发卷光。右旋婉转还住佛顶即成蠡
文。是名如来真实发相。若有比丘及比丘尼。
诸优婆塞优婆夷等。欲观佛发当作是观。不
得他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名为狂乱。名
为失心。名为邪见。名颠倒心。设得定者无有
是处。如是父王。佛真发相事实如此。观发
相已。次观发际。如赤真珠色。婉转下垂。有
五千光间错分明。皆上向靡围遶诸发。从顶
上出遶顶五匝如天画师所作画法。团圆正
等细如一丝。于其丝间生诸化佛。有化菩萨
以为眷属。诸天八部一切色象亦于中现。色
如日轮不可具见。是名观佛发际。如此观者
名为正观。若异观者名为邪观。佛告父王此
名如来发际实观
云何观如来额广平正相。额广平正相中有
三相。一者所谓白毛相。佛初生时。王与夫
人将太子诣阿私陀仙。令相太子。仙人披
[叠*毛]。初见太子眉间白毛旋生。于白毛边有诸
轮郭。随白毛旋。相师舒毛见毛长大。即取
尺度量其长短。足满五尺如琉璃筒。放已
右旋如颇梨珠。显现无量百千色光。是名
菩萨初生时白毫相光。至年八岁。姨母复观
悉达年大。其眉间毛亦随年长。今试看之。即
舒白毛见毛正直如白琉璃筒。于其毛端
出五色光明还入毛孔。母甚怜念情无已
已。告语诸人。我子毛相乃至如此。诸人见已。
如前右旋甚可爱念。是名菩萨童子时白毫毛相
云何名菩萨纳妃时白毫毛相。耶输陀罗父。
自遣相师来相太子。见三十二相炳然如画。
惟于白毛其心不了。相师即言。地天太子。
其余众相同金轮王。唯此白毛流出众光
非我所明。今欲舒看为可尔不。太子告言。
随汝所欲。尔时相师以手申毛。其毛流出如
牛王乳射相师眼。其眼明净。即于毛中见百
千转轮圣王七宝千子皆悉具足。相师惊愕
白言。地天太子。我申白毛欲观长短。不知
何意。如牛王乳来射我眼。为是实见。为是
梦见。为是狂乱。今者悉忘。太子相好一切都
尽。惟见百千转轮圣王七宝千子。及四种兵
从四面起。我心欢喜。如婆罗门得梵世乐。
语已放毛。右旋婉转还复本处。尔时相师
名牢度跋多。见此事已。五体投地礼于太
子。太子众相不可具见。如我相法。见一相者
王四天下快得自在。今太子相如摩醯首罗。
自在神力不可记录。当云何知。太子告言。
吾不达此。汝自归家往白汝王。尔时相师即
还本国。以如上事具向王说。王闻是语驾乘
名象导从百千。诣迦毘罗城。到净饭王宫。
以水澡太子手。持女上之。因为作礼。地天
太子。愿受我女可备洒扫。相师所见上妙毛
相。我今欲见。为可尔不。太子告言。随意
看之。尔时耶输陀罗父。以手申太子白毛。
见其白毛。如颇梨憧。节节相当。于众节间。
见有无量百千梵王释提桓因诸胜天子与宫
殿俱。了了而见。如于明镜自观面像。见已
欢喜。寻复放舍。如前右旋还住眉间。光明赫
奕四面布散。入轮郭中不可悉说。是名菩萨
纳妃时白毫相。佛告父王。佛涅槃后四部之
众。其欲观菩萨为童子时及纳妃时白毫
相者。当作是观。如此观者是名正观。若异观
者是名邪观
佛告父王。云何名如来出家时白毫相。我欲
出家时。父王及母遣诸婇女。常以卫护。门
施关键开阖有声。如师子吼。于窗牖间密悬
诸铃。金锁相钩。龙鬼夜叉无从得入。尔时
四天王。于虚空中遥发声言。地天太子日时
已至。宜当学道。我今欲往供养太子。恐殿有
声无缘得入。尔时太子以手申毛。至四天王
所。色如天缯柔软可爱。时四天王见心甚爱
敬。以爱敬故。即于毛中见化菩萨。结加趺
坐形如太子。一一菩萨。复有无量诸大菩萨。
共为眷属。此相现时。无量诸天龙夜叉等。
俱时得入。敕语车匿。汝往后厩被揵陟来。
车匿白言。今此地中若举足时。此地振吼
如大象声。云何得往。尔时太子复申白毛
令车匿见。犹如莲华叶叶相次其白如雪。车
匿见已心眼即开。于其叶间见化菩萨结加
趺坐。犹如微尘不可称数。是诸化人眉间
白毛亦复如是。尔时车匿见宫中地如颇梨
色。表里坚实犹如金刚。蹑足无声。疾至后
厩被马金鞍牵至殿前。车匿白太子言。诸
天顒顒合掌叉手。住在空中。同声赞叹出家
功德。太子宜时速疾乘马。尔时太子复舒
白毛持拟诸女。令诸侍女身心悦乐。犹如
比丘得第三禅。尔时此毛婉转右旋还入
眉间。诸天复见太子眉间有百千光。譬如乳
河周流一切。于乳河中有化菩萨。乘化莲华。
皆共赞叹出家功德。一一化菩萨。眉间乳河
流出光明亦复如是。佛告父王。是名菩萨出
家时白毛相种种瑞应。若佛灭后诸四部众。
欲观如来出家时白毛相者。当作是观。若异
观者是名邪观
佛告父王。云何名苦行时白毫毛相。如我踰
出宫城已。去伽耶城不远。诣阿输陀树。吉安
天子等百千天子。皆作是念。菩萨若于此坐
必须坐具。我今应当献于天草。即把天草清
净柔软。名曰吉祥。菩萨受已铺地而坐。是时
诸天谛观菩萨身相可爱。复见白毛围如三
寸。右旋婉转有百千色。流入诸相。是诸
天子观白毫时。各作是念。菩萨今者惟受我
草不受汝草。时白毛中。有万亿菩萨结加
趺坐。各取其草坐此树下。一一天子。各见
白毫中有如此相。是时吉安天子。而赞叹言。
善哉胜士。修大慈悲。慈悲力故得大人相。
于其相中无量变现。能满诸天一切善愿。不
生诤讼起菩提心。释梵诸天。见于菩萨坐此
树下。各献甘露持用供养。菩萨是时。为欲降
伏彼六师故不受彼供。天令左右自生麻米。
菩萨不食。诸天皆曰。此善男子。不食多日。
气力惙然余命无几。云何当能成办菩提。菩
萨是时入灭意三昧。三昧境界名寂诸根。诸
天啼泣泪下如雨。劝请菩萨当起饮食。作是
请时。声遍三千大千世界。菩萨不觉。有一
天子名曰悦意。见地生草穿菩萨肉上生至
肘。告诸天曰。奇哉男子。苦行乃尔。不食多
时。唤声不闻。草生不觉。即以右手申其白毛。
其毛端直。正长一丈四尺五寸。如天白宝
中外俱空。天见毛内有百亿光。其光微妙不
可具宣。于其光中现化菩萨。皆修苦行如此
不异。菩萨不小毛亦不大。诸天见已叹未
曾有。即放白毛右旋婉转。与光明俱还复
本处。尔时诸天谛观白毛目不暂舍。见白
毛中下生五筒。从面门入。流注甘露滴滴
不绝。从舌根上流入于身。表里清彻如琉璃
山。百千万亿诸大菩萨。于己身内现。诸
天见已合掌欢喜。前言愚痴。言此大人命不
云远。今见是相。必当成佛了了无疑。无上
慧日照世不久。作是语已遶百千匝各还宫
殿。如此音声闻六欲天。佛告父王。佛灭度
后若四部众。欲观如来苦行时白毫相者。当
作是观如此观者是名正观。若异观者名为邪观

佛说观佛三昧海经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