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经集部二
回目录 | 下一页

复次婆伽婆游于王舍鹫聚山中。与大比丘
众五百人俱。菩萨九万二千。所谓庄严莹饰
菩萨摩诃萨。师子游步菩萨摩诃萨。无碍焰
净光德威王菩萨摩诃萨。迷留山顶音王菩
萨摩诃萨。爱笑无垢光菩萨摩诃萨。出光蔽
日月光菩萨摩诃萨。最胜无垢持冠菩萨摩
诃萨。出威莲华开身菩萨摩诃萨。梵自在音
菩萨摩诃萨。象戏师子王意菩萨摩诃萨。金
光净无垢威菩萨摩诃萨。柔软触身菩萨摩
诃萨。金庄严相开身菩萨摩诃萨。百光休摩
罗力菩萨摩诃萨。寂根威仪寂行菩萨摩诃
萨。地最上王菩萨摩诃萨。天言辞鸣音菩萨
摩诃萨。法力自在寂静游行菩萨摩诃萨。德
威无垢身菩萨摩诃萨。曼殊尸利菩萨摩诃
萨。如是等上首九万二千菩萨
尔时师子游步菩萨摩诃萨。见是菩萨等集。
从坐而起整理衣服。一肩郁多罗僧伽作已。
右膝着地向佛合掌。即以歌颂而问佛义
 无我无命无育法  无边名称为我宣
 寂静极寂常寂然  如是此众最胜者
 诸见云何是菩提  憍慢瞋恚及嫉妒
 欲体云何是菩提  为说导师无边称
 涅槃若无无烦恼  行界云何是菩提
 其体无二佛亦然  为我演说大悲者
 诸法云何毕竟脱  涅槃相似解脱同
 云何当复等虚空  无碍无着无处系
 迦罗频伽梵天音  无垢光明金光色
 清净光音无边德  当为说法毕无尘
 云何诸盖等菩提  云何欲是菩提体
 法非法道云何一  无垢清净等虚空
 若无有数无无数  已灭度法云何是
 菩提若无无著者  遍智云何亦复无
 是作非作无有诤  取及不取并无体
 众生于中不曾有  法中障碍亦复无
 于中无戒复无忍  破戒亦复无一处
 定之与智如是无  无智及智无所得
 云何是法净无垢  而无所有等虚空
 心于一时无得处  无心云何而是法
 于中知见无所有  无有念修亦无证
 于中亦复无所断  众生云何空界同
 于中法体是一行  于中无生亦无转
 发起及生无所有  如是等法胜人说
 于中无学无罗汉  缘觉亦复无所有
 求菩提者不可得  此法无来亦无去
 于中无住亦无处  亦无有去亦无来
 无来去法复云何  如彼须弥住不动
 于中无想亦无色  色体云何是菩提
 色与菩提无有二  如是法体胜人演
 于中无空无无相  无有染着无无着
 名与无名法云何  言道犹如于山响
 于中无生无恼者  于中亦复无无生
 无有已灭亦无遮  诸法云何是一行
 于中无天亦无龙  无紧那罗夜叉等
 于中泥犁无所有  无有所趣及众生
 若说导师最胜法  若说恶意诸外道
 此二云何是一行  诸字如是皆入一
尔时世尊赞师子游步菩萨摩诃萨言。甚善
甚善。希有善家子。汝今所问。乃至诸世不
能信受。诸天等世当住迷惑。善家子。汝今
不须问是因缘。善家子。初业菩萨于此非地。
谓空见者。无相见者。无愿见者。无生见者。
无有见者。无相貌见者。涅槃见者。佛陀见
者。菩提见者。善家子。初业菩萨前不应说
此法。何以故。诸善根断必有是处。于佛菩
提则行非道。若堕断常。不知如来以何意义
而说此法。如是语已。师子游步菩萨摩诃
萨。复白佛言。说婆伽婆。说修伽多。世尊。
若有未来菩萨摩诃萨。空见者。无相见者。
无愿见者。无生见者。无有见者。无相貌见
者。涅槃见者。佛陀见者。菩提见者。于空无
相言说境界。染着言说以字为净。言道为胜
重于名利。彼闻如来说是无名字法已。当舍
诸见。当知诸法是一相道。如众生信如信说
法。巧方便中彼当善学。虽说少欲知足减省。
而皆不信为净。虽说在众过恶。而信诸法
远离。虽赞说独一无间无杂。而亦不信为
净。虽赞说发菩提心。而亦知心自性菩提。
虽赞说广修多罗。而信诸法是广。虽赞说
于菩萨。而信声闻独觉及佛无有别异。虽赞
说陀那。而善通达陀那平等。虽赞说尸罗。
而善通达尸罗本性。虽赞说羼帝。而于尽灭
无生法等善通达见。虽赞说毘梨耶。而善择
诸法不发。虽赞说第耶那三摩地。三摩拨帝
说三摩地。出生百千俱致三摩地门。而知见
本性三摩般那。虽赞说般若数千种相。而善
通达智及无智。本性自体善择诸法。说毁欲
过不见一法可染。说毁瞋过不见一法可恶。
说毁痴过。而信诸法离痴无碍。虽为众生
显说泥犁畜生阎摩世等过恶。而亦不见泥
犁畜生阎摩世等。彼等如众生信如信说法。
当信一行。所谓信空。信无相。信无愿。信无
生。信无所有。信无相貌。大德世尊。但当说
之。彼不可思巧方便句。于中若诸声闻独觉
及初乘发行菩萨摩诃萨等。皆非其地。唯
除信深一行菩萨摩诃萨等
如是语已。世尊复告师子游步菩萨摩诃萨
言。善家子。彼若然者。汝宜善听正念善思。
当为演说。师子游步菩萨摩诃萨言。如是世
尊。我当正闻。尔时世尊。说此伽他
 若欲当觉妙菩提  彼莫分别贪欲过
 诸法常是贪自性  若知是者得胜尊
 贪瞋及痴不可得  亦无已得今得者
 诸法皆与虚空等  若知是者得胜尊
 见及不见常一行  僧非僧二是一等
 于中无佛无妙法  若知是者得世智
 犹如丈夫于梦中  得菩提已教众生
 于中无道无众生  如是自性即诸法
 菩提坐处无可得  彼无可得亦无有
 明无明二是一相  若知是者得导师
 说众生性是菩提  菩提性即诸众生
 众生菩提二不一  若知是者得人上
 犹如丈夫善觉幻  彼幻化现无边种
 于中所现毕竟无  惑乱众生数非一
 贪欲瞋恚与幻等  诸此烦恼各如幻
 凡夫皆念我染恚  彼痴乱心恶趣行
 于中无有贪恚痴  于中亦无异烦恼
 幻等法体分别已  如是凡夫烦恼然
 若无烦恼无众生  于中无佛无当有
 此无生法分别已  凡夫念我当作佛
 既无有佛无佛法  众生亦无一处见
 若知法体似虚空  彼速当作人上者
 若求菩提彼无觉  彼远菩提如天地
 若知法体等于幻  彼速当作人上者
 若分别戒彼无戒  若见持戒则破戒
 戒破戒二是一相  若知是者作导师
 犹如丈夫于梦中  受用欲事生欢喜
 痴乱分别想妇女  于中妇女常是无
 破戒持戒如梦性  凡夫分别此二种
 于中无戒无破戒  若知是者作导师
 著名此是凡夫觉  以彼不知声自性
 若觉此名非是名  彼当得于胜妙忍
 有诸众生誓作佛  以说告于余人知
 住言为净无修行  彼即普闭菩提道
 于威仪中取乖错  喜言重说彼无知
 不以言净觉菩提  以彼不知法自性
 虽于空法常显说  而喜鬪诤恶意生
 何有菩提及佛法  乃是说瞋无智者
 瞋忍二种是一相  若知是者不分别
 众生自性彼不知  生诸过恶是凡智
 自言众生我皆爱  我作胜尊脱众生
 被动彼即生瞋恶  以有恶心不与语
 恒喜鬪诤求他过  而复赞说此忍心
 亦说诸法皆是空  意中贡高求错失
 于食贪着无智者  昼夜思念于欲事
 彼等来入村邑已  说我当脱诸众生
 诸众生中我悲转  我于众生有利益
 是类法体虽显说  而着害心常恶意
 然我未闻亦未见  有悲而复有害心
 各各共作破疮已  而求阿弥多由国
 恒伽河沙如是有  常得毁辱及打骂
 不能堪忍诸恶事  不至彼土人牛王
 土即非土若能知  空土犹如空自性
 不念土及土功德  当至彼土人牛王
 说我能忍诸恶事  我于菩萨教师想
 然我未闻亦未见  教师想所而生恶
 各各相毁所有行  着乞食家及友家
 说是我所成熟者  于中莫令余人入
 我能脱汝莫亲余  其彼无有清净行
 杂闹游行是无智  于菩提利彼未有
 昼夜如是作三时  当礼诸佛及菩萨
 莫求彼所有错失  如欲行导常修行
 若见喜于欲事乐  彼所错失亦勿求
 如此久必当触证  最胜菩提无边德
 当渐次学渐次作  不可一时佛即成
 多劫俱致那由多  我着铠甲非今日
 莫以分别分别欲  我触菩提如欲性
 无此烦恼当不生  若能信此得胜忍
 观此诸声即非声  无字法体便已入
 如是声类诸法体  当不生欲亦无瞋
 于欲及瞋观无生  应知此二无有字
 此二唯可以名转  字若无有于中无
 若知诸辞即一辞  名亦不生本非有
 我之所说外道说  是类法体彼不知
 说此诸法以声言  而法及声不可得
 能入诸法一相道  无上胜忍便触证
 莫分别忍莫不忍  莫分别瞋莫欲渴
 此等无生常解知  当得世亲人中胜
 东西南北诸方中  恒伽许沙如是有
 一一沙颗人民置  若所有土多无边
 诸宝满中施最胜  无边百劫过于上
 若有闻此修多罗  如此福德当无数
 求此菩提出家已  彼所我当付此经
 必速得于最胜忍  经无边门此当说
 于陀罗尼不难得  当得俱致那由经
 利智辩才彼当得  少动多知疾得解
 即得无边乐说辩  诸佛皆与彼辩才
 说修多罗宝非一  无边辩说彼当有
尔时师子游步菩萨摩诃萨而白佛言。大德
世尊。说此伽他。几许众生闻作利益。如是
语已。佛告师子游步菩萨摩诃萨言。善家子。
见此众集论不。答言。我已见婆伽婆。我已
见修伽多。已过算数。于此说法集会。满虚
空中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伽留荼紧那
罗摩睺罗伽。及余诸世界中众生。亦皆闻此
说法。如是语已。佛告师子游步菩萨摩诃萨
言。善家子。说此法时。九十八千天子无生
法中得忍。九十二千夜叉阿耨多罗三藐三
菩提心生。三十六千龙阿耨多罗三藐三菩
提心生。五百比丘增上慢意未得得想。彼等
闻此说五慢法。信解诸法一相道已。无所
受故。漏心解脱。于彼菩萨数中六十二千菩
萨信解诸法无障碍已。无生法中得忍。何
以故。善家子。此法说中最上。善家子。如
我于作灯如来应正遍知所。现前信解诸法
一相道已。我于彼时。然后无生法中得忍。
善家子。若得诸六波罗蜜。若复闻此法本
称量一等。善家子。菩萨摩诃萨因此道故
满足六波罗蜜。我如是说。何以故。善家
子。若有菩萨。恒河沙等劫行施护戒具忍
发勤入定修智。于此法道以不知故。诸有善
根还复灭尽。善家子。汝看提婆达多。如是
善根具足有三十相。彼虽如是善根具足。而
更断诸善根遂堕泥犁耶中。于此法道以不
知故。善家子。以是因缘。当知如诸善根
断者。于此法道以不知故。善家子。于先
过去阿僧只劫。复过无数广大无量不可思
不可量。过已复过。于彼时节有佛出世。名
迷留上王如来应正遍知明行具足善逝世间
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教师佛婆伽婆。彼
如来寿量九十九俱致那由多百千岁。彼世
界名金焰影。其彼佛土皆用金作。亦以三乘
令众生涅槃。何者为三。所谓声闻乘。独觉
乘。菩萨乘。彼如来第一集会。声闻有八十
俱致那由多百千。彼皆阿罗汉。诸漏已尽应
作者作。所作已办弃舍重担。得到自利尽诸
有结。以平等智得善解脱。第二集会。比丘
有七十俱致那由多百千。第三集会。比丘有
六十俱致那由多百千。第四集会。比丘有二
十五俱致那由多百千。又倍上数比丘尼集。
又倍上数忧波塞迦集。又倍上数忧波斯迦
集。又倍上数诸菩萨集。彼诸菩萨具足无生
法忍。巧出无边三摩地道。得无边门总持。
转不退转法轮。何况初乘发行菩萨。于中复
有无量无数独觉乘者。善家子。于彼时节。
彼佛有无量无数无算诸声闻众。善家子。
彼金焰影世界。若树若柱。彼皆七宝所成。
彼树出如是声。所谓空声。无相声。无愿声。
无生声。无所有声。无相貌声。彼出如是等
声。于中如是等声出时。彼诸众生其心解脱。
彼如来灭度千岁正法住已。彼声亦不复出。
善家子。彼迷留上王如来应正遍知。劝请说
法比丘名净善行。令其说法尔乃灭度。善家
子。彼时复有说法比丘名善行意。其人具足
善净戒聚。复得世间五通胜智。亦能转诵毘
那耶藏。彼比丘复有严炽苦行。信乐廉俭领
众说教。彼安立住处已于中止住。彼之徒众
善住戒聚。信乐头多功德及以减省。彼比丘
亦发勤行而离于菩提心。彼有余菩萨众。亦
教以威仪道。令其相应。见有所得而行教化。
取诸行无常。取诸行苦。说诸行无我。彼无
巧慧。于菩萨行亦无善巧。彼比丘虽尔而善
根具足。又彼说法比丘净善行者。善知众生
各各别根。彼所有众。不重头多功德及以减
省。乃于无所得忍善巧方便。善家子。尔时
说法比丘净善行者。与其徒众到善行意比
丘住处止宿。然亦以时数数入村。愍众生故。
村中食业作已而出。彼令多百千家已作净
信。彼之徒众亦善化导。到众生所为其说法。
令多百千众生建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若善行意。所有徒众喜乐修定不数入村。尔
时善行意比丘。于净善行说法者及徒众边。
不净心生而言。此是嬾堕比丘常数入村。
即鸣犍迟集比丘众。自作制住。汝等一莫
入村。向净善行所有徒众。作如是言。汝等
不善知行不少言语。何因汝等数数入村。诸
佛世尊赞叹许可住阿兰拏。汝等莫到他家。
汝等应住思惟定乐。善家子。尔时净善行比
丘。所有徒众于善行意比丘所制言教。不顺
其转复数入村。为成熟众生故。善家子。时彼
比丘从村出已。彼善行意比丘复鸣犍稚集
比丘众。作如是言。汝等若更入村。于此住处
不得共住。善家子。时净善行说法者。护彼
比丘故。于自徒众告言。汝等一莫入村。时
彼村中所有众生。是彼比丘所成熟者。彼等
不见诸比丘故。悉怀热恼善法损减。善家子。
时净善行说法者。彼三月过已。从住处出到
别住处。及共徒众复入村城国邑王都。入已
为诸众生说法。善家子。时善行意比丘。复
见净善行说法者数入村家。亦见彼众本性
威仪入他家中。彼复唯有不净心生。今此比
丘恶戒破戒。自身既尔徒众亦然。此秃何
有菩提。唯是诈诳。便告多人作如是言。此比
丘杂行去菩提远。贵重利养染着他家。善
家子。尔时善行意比丘于他时死。然其死时。
以于彼边不净心生。作业熟故堕阿毘至大
泥犁耶中。经九十九俱致百千劫在大泥犁
耶中。所有大泥犁耶苦皆具受已。于六十三
百千生中常得诽谤。于三十三百千生中行
出家已还退在俗。以彼余业障故。于无垢焰
如来应正遍知教中出家。寿量既长。于俱致
百千岁如救头然发勤修行。犹未曾得随顺
道忍。复多百千生中闇钝。以彼余业故。善家
子。彼时说法比丘名净善行。汝莫异见。何
以故。不动如来即是。彼时说法比丘名净善
行。善家子。彼时说法比丘名善行意。汝莫
异见。何以故。我身即是。彼时说法比丘名
善行意。我于彼所乃至微细方便。于中不净
心生已。作此业障堕大泥犁耶中。善家子。
有如是微细业障。善家子。若有菩萨不欲如
是业障者。于第二菩萨所诸修行中不应违
背。诸作业中皆当信顺。应生如是心。我不
知他心。众生所行是亦难知。善家子。如来见
是义故。说如是法于富伽罗。富伽罗所不应
选择。唯我能选择富伽罗及余似我者。善家
子。若欲自护不应选择。有所行者不于他所
而作遮碍。此如是相。当于佛法勤作相应。
昼夜勤念与法相应。善家子。发行深心菩萨。
不应复于他所而作遮碍。当勤随顺相应修
行。善家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众生。若有
菩萨令彼安立十善业道。若有菩萨独到闲
处。乃至一弹指顷信诸法一相道。若问若共
议。若说若教诵。若自诵。此生福德过多于
彼。何以故。善家子。菩萨摩诃萨因此道故
得净业障。诸众生中远离爱憎。速到遍智

佛说诸法本无经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