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律部三
回目录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罗阅只音乐树下。与大
比丘众一千二百五十人俱。名闻十方结尽
解脱。八部鬼神等愿闻法要
舍利弗从座而起。前白佛言。世尊。佛是法王。
随众生欲散说法教。令诸天人恭敬奉持。或
闻传闻。或行不行。云何名行法者。云何名
不行法者。佛言。善哉善哉。汝能为诸众生。作
如是问谛听谛听。吾为汝说。夫行法者。有闻
而持。有传闻而持。皆名曰僧。如宝事比丘。
闻佛所说诸行无常。即观生灭断诸有漏。真
吾弟子是行法者。其传闻者。如观身比丘闻
汝说。迦留陀夷说。饮酒者开放逸门。于行道
者作大留难。即入无诤三昧。得见道断集。行
我法者不行非法。行非法者是名不行是非
法人。非吾弟子。入邪见稠林。舍利弗白佛言。
云何世尊。为诸比丘所说戒律。或开或闭。如
为忽起长者设供。断诸比丘不听朝食。如为
社人请。复听食饭[米*犮]鱼肉。如为频富村人
请。复不听食饭但食薄粥。如为频婆娑罗王
请。复听饱食饭食。如为阐陀师利请。复听多
家数数食。皆不得饱。诸如此语。后世比丘比
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云何奉持。佛言。如我言
者。是名随时。在此时中应行此语。在彼时中
应行彼语。以利行故皆应奉持。我寻泥洹。大
迦叶等当共分别。为比丘比丘尼作大依止。
如我不异。迦叶传付阿难。阿难复付末田地。
末田地复付舍那婆私。舍那婆私传付优
波笈多。优婆笈多后。有孔雀输柯王。世弘
经律。其孙名曰弗沙蜜多罗。嗣正王位顾问
群臣。云何令我名事不灭。时有臣言。唯有二
事。何等为二。犹如先王造八万四千塔。舍倾
国物供养三宝。此其一也。若其不尔。便应反
之。毁塔灭法。残害息心四众。此其二也。名虽
好恶俱不朽也。王曰。我无威德以及先王。
当建次业以成名行。即御四兵攻鸡雀寺。寺
有二石师子。哮吼动地王大惊怖退走入城
人民看者嗟泣盈路。王益忿怒。自不敢入驱
逼兵将乍行死害。督令勤与呼摄七众。比丘
比丘尼沙弥沙弥尼式叉摩尼出家出家尼一
切集会。问曰。坏塔好不。坏房好不。佥曰。愿
皆勿坏。如不得已。坏房可耳。王大忿厉曰。云
何不可。因遂害之无问少长。血流成川。坏诸
寺塔八百余所。诸清信士。举声号叫悲哭懊
恼。王取囚系加其鞭罚。五百罗汉登南山获
免。山谷隐险军甲不能至。故王恐不洗赏慕
诸国。若得一首即偿金钱三千君徒鉢叹阿
罗汉。及佛所嘱累流通人。化作无量人。捉无
量比丘比丘尼头。处处受金王诸库藏一切
空竭。王益忿怒。君徒鉢叹现身入灭尽定。
王自加害。定力所持初无伤损。次烧经台。火
始就然飙炎及经。弥勒菩萨以神通力。接我
经律上兜率天。次至牙齿塔。塔神曰。有虫
行神。先索我女。我薄不与。今誓令护法。以女
与之使至心伏。虫行神喜。手捧大山用以
压王及四兵众一时皆死。王家子孙于斯都
尽。其后有王。性甚良善。弥勒菩萨化作三
百童子。下于人间以求佛道。从五百罗汉谘
受法教。国土男女复共出家。如是比丘比丘
尼还复滋繁。罗汉上天。接取经律还于人间。
时有比丘名曰总闻。谘诸罗汉及与国王。分
我经律多立台馆。为求学来难
时有一长老比丘。好于名闻亟立诤论。抄治
我律开张增广。迦叶所结名曰大众律。外采
综所遗诳诸始学。别为群党互言是非。时有
比丘。求王判决。王集二部行黑白筹。宣令众
曰。若乐旧律可取黑筹。若乐新律可取白筹。
时取黑者乃有万数。时取白者只有百数。
王以皆为佛说。好乐不同不得共处。学旧者
多从以为名为摩诃僧只也。学新者少而是
上座。从上座为名。为他俾罗也。他俾罗部。我
去世时三百年中。因于诤故。复起萨婆多部
及犊子部。于犊子部。复生昙摩尉多别迦部。
跋陀罗耶尼部。沙摩帝部。沙那利迦部。其萨
婆多部。复生弥沙塞部。目揵罗优婆提舍。
起昙无屈多迦部。苏婆利师部。他俾罗部。复
生迦叶维部。修多兰婆提那部。四百年中。更
生僧伽兰提迦部。摩诃僧只部。我灭度时二
百年中。因于异论生。起鞞婆诃罗部。卢迦
尉多罗部。拘拘罗部。婆收娄多柯部。鉢蜡若
帝婆耶那部。三百年中。因诸异学。于此五部。
复生摩诃提婆部。质多罗部。末多利部。如是
众多久后流传。若是若非。唯余五部各举所
长。名其服色。摩诃僧只部。勤学众经宣讲真
义。以处本居中。应着黄衣。昙无屈多迦部。通
达理味开导利益。表发殊胜。应着赤衣萨婆
多部。博通敏达以导法化。应着皂衣迦叶维
部。精勤勇猛摄护众生。应着木兰衣。弥沙塞
部。禅思入微究畅幽密。应着青衣。是故罗
旬喻比丘分卫。不能得食。后以五种律衣更
互而着。便大得食。何以故。是其前世执性多
悭。见沙门来急闭门户云。大人不在。见他布
施欢喜摄念。发心愿作沙门。是故今身虽得
出家穷弊如此。我法出家。纯服弊帛及死人
衣。因罗旬踰故。受种种衣也。舍利弗言。如
来正法。云何少时分散如是。既失本味云何
奉持。佛言。摩诃僧只其味纯正。其余部中如
被添甘露。诸天饮之。但饮甘露弃于水去。人
间饮之水露俱进。或时消疾或时结病。其读
诵者亦复如是。多智慧人能取能舍。诸愚痴
人不能分别。舍利弗言。如来先云。若寒国土。
听诸比丘身着俗服及覆头首。迦那比丘行
大林聚落。值天大寒鸟兽死尽。村人与其俗
衣。世尊令其忏悔何耶。佛言。听着染色置在
衣里耳。舍利弗言。云何世尊常言。诸比丘不
得以鉢布地。当擎以净物。若无净物。当以草
叶木叶。君输柯比丘。与其眷属受日难王请。
行净板擎鉢。云何世尊。而骂之言。是恶魔行
非行法者。我言以清净物不受染。若净无者。
乃用草木之叶。一用即弃。不得用木皮木肉。
以其体中本有胶故。若胶若漆。以受尘故若
已枯燥。本是有故。湿热更流故。舍利弗白佛
言。世尊。云何听诸比丘受施主请食及僧家
常食。云何兰若提比丘。受无畏长者。请食如
来骂云。是土木人。不应食人食也。佛言。以破
坏威仪行食之。时但以眼视不以手受。外道
梵志尚知受取。况我弟子而不受食。何况于
食。一切诸物不得不受。唯除生宝及施女人。
若作法者。犹应授与体上之衣。若贮金器受
则判施。舍利弗白佛言。云何世尊。说遮道
法不得饮酒。如葶苈子。是名破戒开放逸门。
云何迦兰陀竹园精舍。有一比丘疾病。经年
危笃将死。时优波离问言。汝须何药。我为
汝觅。天上人间乃至十方。是所应用我皆为
取。答曰。我所须药是违毘尼故。我不觅以至
于此。宁尽身命无容犯律。优波离言。汝药是
何。答曰。师言须酒五升。优波离曰。若为病开
如来所许。为乞得酒。服已消差。差已怀惭。犹
谓犯律。往至佛所慇懃悔过。佛为说法。闻
已欢喜得罗汉道。佛言。酒有多失开放逸门。
饮如葶苈子。犯罪已积。若消病若非先所
断。舍利弗又白佛言。云何如来常言。不得杀
众生乃至蚁子。而以腊月八日。于舍卫国长
水河边。与输丽外道捔术。先逼以神通力
令堕负处。其生惭羞投水自尽。眼视沈没而
不拯救。不亦杀乎。方复告众言。输丽持此恶
法惑乱众生。前世善熟灭此恶身转生善见
不亦快乎。我诸弟子。当于此日设清净浴洗。
浣身垢念除倒见身。若清净心亦清净。似结
使人无有慈悲。佛言。大智。汝能为诸未通达
者。问斯诚要。输丽外道。于无量世中积习邪
见。誓障正法。往昔灯明佛时。我行菩萨道。
遇一村落。人多疠病。死者纵横。我采众药
随宜救济皆得除愈。其中一人名曰不戴(吴音)
是梵志学自负多能。不肯信服。临欲终时方
复求我。我语之云。汝先可治与药不取。今将
气尽方复有求。如汝即时非药能治。不戴曰。
我今不能复判优劣。愿未来世共决胜负。我
若负者当杀身。求生为汝弟子。汝若不如为
我走使。时我报云。善哉善哉。故今生此土与
我相值。临终善熟共契所会。发言失据耻其
眷属。投水自害。身虽死亡。心发善故。生我法
中。有胜进故我不救也。舍利弗言。云何于训
戒中。令弟子偏袒右肩。又为迦叶村人说城
喻经云。我诸弟子当正被袈裟。俱覆两肩勿
露肌肉。使上下齐平现福田相行步庠序。又
言。勿现胸臆。于此二言云何奉持。佛言。修
供养时。应须偏袒。以便作事。作福田时。应覆
两肩。现田文相。云何修供养。如见佛时问讯
师僧时。应随事相。若拂牀。若扫地。若卷衣
裳。若周正荐席。若泥地作华。若揵高足下。
若洒若移种种供养。云何作福田时国王请
食。入里乞食。坐禅诵经巡行树下。人见端严
有可观也。舍利弗复白佛言。世尊。八部鬼神。
以何因缘生于恶道。而常闻正法。佛言。以二
种业。一以恶故生于恶道。二以善故多受快
乐。又问。善恶二异可得同耶。佛言。亦可得
耳。是以八部鬼神。皆曰人非人也。天神者。其
之先身。以车舆舍宅饮食。供养三宝父母贤
胜之人。犹怀悭俭谄嫉妒者故。受天神身。如
普光净胜天神等。虚空龙神者。修建德本。广
行檀波罗蜜。不依正念。急性好瞋故。受人
非人身。如摩尼光龙王等。夜叉神者。好大布
施。或先损害。后加饶益。随功胜负。故在天上
空中地下。干闼婆者。前生亦少瞋恚。常好布
施。以青莲自严。作众伎乐。今为此神。常为诸
天奏诸伎乐。阿修罗神者。志强。不随善友所
作净福。好逐幻伪之人。作诸邪福。傍于邪
师。甚好布施。又乐观他鬪讼。故受今身。迦娄
罗神者。先修大舍。常有高心。以倰于物故
受今身。紧那罗神者。昔好劝人发菩提心。未
正其志逐诸邪行。故得今身。摩睺罗伽神者。
布施护法性好瞋恚。故受今身。人非人等。皆
由依附邪师行谄恶道。以邪乱正俱谓是道。
以自建立。夫出世道者。不杂魔邪谄悦之语。
谄悦之语非出生死。是入恶道。谄悦邪人所
可言说。大观似道细则睒铄。当依正法及行
正法者。当得佛法僧力解脱无为。若依相似
法。依行邪导师。系缚生死永沦恶趣。是无知
人非求出世。入邪见网。邪导师者。虽读众经。
以邪事业矫制邪科。出邪谄法诳惑凡人。以
求敬仰非人所知。说云我知。非人所得。说云
我得。或人难曰。那知那得。答曰。空界天神幽
中知识。密以语我。或云。某年某月有利有害。
逆相开示应防应救。此灭彼兴我得汝失。如
是欺诳薄俗之人。不能深思德本。随逐邪末
失其正见。兴造邪业生顾钱帛。死入恶道。拔
舌吞铜百千万岁。后作畜生亦无量岁。复生
为鬼。或在山林旷野河海舍宅。益怀谄诳无
有休息。或迷谤行人使失道径。或示语邪巫
言。先亡形服恐动百端。甚可恶贱求人饮食。
无有终极。值我弟子心怀正直不失正念者。
闻即呵叱终敢复为。若我弟子。心怀怯弱易
失心者。从其求免踰得其便。千端万绪求索
无厌。如是之人无丈夫相。为邪所动。死堕恶
趣。甚可悲念。舍利弗复白佛言。八部鬼神。依
空为空神。依地为地神耶。佛言别有地神。如
净华光等。过去世时好修布施。多瞋难满嗜
酒喜歌舞。故作此神。着纯白之衣。洁净无垢。
舍利弗。复白佛言。云何如来。告天帝释及四
天大王云我不久灭度。汝等各于方土护持
我法。我去世后。摩诃迦叶。宾头卢君徒般叹。
罗睺罗。四大比丘住不泥洹。流通我法。佛言。
但像教之时信根微薄。虽发信心不能坚固。
不能感致诸佛弟子。虽专到累年。不如佛在
世时一念之善。其极慊至无复二向。汝为证
信。随事厚薄为现佛像僧像。若空中言。若
作光明。乃至梦想。令其坚固。弥勒下生听汝
泥洹。舍利弗复白佛言。如来现世二十年前。
度诸弟子无有常施随有便施。自二十年后。
施多定物。是义云何。佛言。有长者子。名曰分
若多罗。宿有善根。生婆罗门家。乐欲舍家修
无上道随大目犍连。于巴连弗邑天王精舍。
求受具戒。目连语云。汝可七日七夜悔汝先
罪皆使清净。无诸妨障者。我当为汝从僧中
乞。分若多罗言。云何得知妨障已灭。云何得
知我受得戒。仰愿诸佛。加我威神。令我罪灭
得见得戒之相。佛言。汝但勤诚。诚至自见。
分若白佛。谨奉尊教。恳恻日夜到第五夕。于
其室中雨种种物。若巾若帊若拂若帚若刀若
斧若锥若铲次第分别堕其目前。分若多罗。
生欢喜心。生得果心。满七日已。具白目连。目
连问我。我语之曰。是离尘相拂割之物也。当
以嚫师。师其缘也。夫受戒者。随其力办可以
为施。不限于此不必备此。舍利弗复白佛言。
世尊。有诸檀越。造僧伽蓝厚置资给供。来世
僧有似出家僧。非时就典食僧。索食而食。与
者食者得何等罪。其本檀越得何等福。佛言。
非时食者。是破戒人。是犯盗人。非时与者。亦
破戒人。亦犯盗人。盗檀越物是不与取。非施
主意施主无福。以失物故。犹有发心置立之
善。舍利弗言。时受时食。食不尽者非时复
食。或有时受至非时食。复得福不。佛言。时食
净者。是即福田。是即出家是即僧伽。是即天
人良友。是即天人导师。其不净者。犹为破戒。
是大劫盗。是即饿鬼。为罪窟宅。非时索者。以
时非时非时辄与。是典食者。是名退道。是名
恶魔。是名三恶道。是名破器。是癞病人。坏善
果故。偷乞自活。是故诸婆罗门。不非时食。外
道梵志亦不邪食况我弟子知法行法。而当
尔耶。凡如此者非我弟子。是盗我法利。着无
法人。盗名盗食。非法之人。盗与盗受。一团一
撮片盐片酢。死堕燋肠地狱。吞热铁丸。从地
狱出生猪狗中。食诸不净。又生恶鸟。人怪其
声。后生饿鬼。还伽蓝中处。都圊内噉食粪秽。
并百千万岁。更生人中贫穷下贱。人所弃恶。
所可言说人不信用。不如盗一人物其罪尚
轻。割夺多人故。良福田故断绝出世道故。舍
利弗复白佛言。如来宗亲多有出家。为自发
心。为佛神力耶。佛言。诸释憍慢着乐。何能愿
乐。特是父王宣勒。宗室生二子者。一人随
我。阿那律久积善根深乐正法。携率释子跋
提难提金毘罗难陀跋难陀阿难陀提婆达多
优波离。澡浴清净来至我所。欲求出家。时有
上座名毘罗茶。别度阿难阿难陀。次一上座
名婆修罗。别度提婆达多跋难陀。唯阿难修
不忘禅。宿习总持。于少时中得佛觉三昧。积
百万川水。揽以为雨。雨水奔流入于大海。
阿难手从海中取以分别色味。不杂。还置本
源。无有漏失。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舍利
弗者。如来常言。其于声闻中智慧第一。不谓
小心能问要义。佛言。其久种明悟。发扬我法。
以诸慧利利众生故。云何如来。说父母恩
大不可不报。又言。师僧之恩不可称量其谁
为最。佛言。夫在家者。孝事父母在于膝下。
莫以报生长与之等。以生育恩深故言大也。
若从师学开发知见。次恩大也。夫出家者。舍
其父母生死之家。入法门中受微妙法。师之
力也。生长法身。出功德财。养智慧命。功莫
大也。追其所生乃次之耳。又言。当何名斯经。
佛言。当名菩萨问喻。以广大故。又名舍利
弗问。尔时四众闻说是已。五十新学比丘。信
根成立法眼清净。旧德天人八部等。皆大欢
喜。作礼而去

舍利弗问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