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律部三
回目录

 归命卢舍那  十方金刚佛
 亦礼前论主  当觉慈氏尊
 今说三聚戒  菩萨咸共听
 戒如大明灯  能消长夜闇
 戒如真宝镜  照法尽无遗
 戒如摩尼珠  雨物济贫穷
 离世速成佛  唯此法为最
 是故诸菩萨  应当勤护持
诸大士。此四波罗夷法。是菩萨摩得勒伽和
合说
若菩萨为贪利故。自叹己德毁呰他人。是名
第一波罗夷处法
若菩萨。自有财物性悭惜故。贫苦众生无所
依怙。来求索者不起悲心给施所求。有欲闻
法吝惜不说。是名第二波罗夷处法
若菩萨。瞋恚出麤恶言意犹不息。复以手打
或加杖石。残害恐怖瞋恨增上。犯者求悔不
受其忏。结恨不舍。是名第三波罗夷处法
若菩萨。谤菩萨藏说相似法。炽然建立于相
似法。若心自解或从他受。是名第四波罗夷
处法
诸大士。已说四波罗夷法。若菩萨起增上烦
恼。犯一一犯失菩萨戒。应当更受。今问诸
大士。是中清净不(三说)
诸大士。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诸大士。此菩萨众多突吉罗法。是菩萨摩得
勒伽和合说
若菩萨。住律仪戒。于一日一夜中。若佛在世
若佛塔庙。若法若经卷。若菩萨修多罗藏。若
菩萨摩得勒伽藏。若比丘僧。若十方世界
大菩萨众。若不少多供养乃至一礼。乃至不
以一偈赞叹三宝功德。乃至不能一念净心
者。是名为犯众多犯。若不恭敬若懒堕若懈
怠犯。是犯染污起。若忘误犯非染污起不
犯者。入净心地菩萨。如得不坏净比丘。常法
供养佛法僧宝
若菩萨多欲不知足贪着财物。是名为犯众
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为断彼故。起欲方
便摄受对治。性利烦恼更数数起
若菩萨。见上座有德应敬。同法者憍慢瞋恨。
不起恭敬不让其座。问讯请法悉不酬答。是
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懒堕懈怠若
无记心。若忘误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若重
病若乱心。若眠作觉想。问讯请法悉不答
者。是名不犯。若上座说法。及决定论时。若自
说法若听法。若自决定论时。若说法众中。若
决定论众中。不礼不犯。若护说者心。若以方
便令彼调伏。舍离不善修习善法。若护僧制。
若护多人意
若菩萨。檀越来请。若至自舍。若至寺内。若至
余家。若施衣食种种众具。菩萨以瞋慢心。不
受不往。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
者。若病若无力。若狂若远处。若道路恐怖难。
若知不受。令彼调伏舍恶住善。若先受请。若
修善法不欲暂废。为欲得闻未曾有法。饶益
之义及决定论。若知请者为欺恼故。若护多
人嫌恨心故。若护僧制
若菩萨。有坛越以金银真珠摩尼琉璃种种
宝物。奉施菩萨。菩萨以瞋慢心违逆不受。是
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舍众生故。若懒
堕懈怠。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若狂若知受已
必生贪着。若知受已施主生悔。若知受已施
主生惑。若知受已施主贫恼。若知是物是三
宝许若知是物是劫盗得。若知受已多得苦
恼。所谓杀缚[言*适]罚夺财呵责
若菩萨。众生往至其所欲得闻法。若菩萨瞋
恨性嫉不为说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
染污起。若懒堕懈怠。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若
外道求短。若重病若狂。若知不说令彼调伏。
若所修法未善通利。若知前人不能敬顺威
仪不整。若彼钝根闻深妙法生怖畏心。若知
闻已增长邪见。若知闻已毁呰退没。若彼闻
已向恶人说
若菩萨。于凶恶犯戒众生。以瞋恨心若自舍
若遮他令舍。不教化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
犯染污起。若懒堕懈怠。若忘遮地。犯非染污
起。何以故。菩萨于恶人所起慈悲心深于善
人。不犯者。若狂若知不说。令彼调伏如前说。
若护他心若护僧制
若菩萨。于如来波罗提木叉中。毘尼建立遮
罪护众生故。令不信者信。信者增广同声闻
学。何以故。声闻者乃至自度。乃至不离护他。
令不信者信。信者增广学戒。何况菩萨第一
义度。又复遮罪住少利少作少方便。世尊。为
声闻建立者。菩萨不同学此戒。何以故。声闻
自度舍他。应住少利少作少方便。非菩萨自
度度他。应住少利少作少方便。菩萨为众生
故。从非亲里婆罗门居士所求。百千衣及自
恣与。当观施主堪与不堪。随施应受。如衣鉢
亦如是。如衣鉢如是自乞缕。令非亲里织师
织。为众生故。应蓄积憍奢耶卧具坐具乃至
百千。乃至金银百千亦应受之。如是等住少
利少作少方便声闻遮罪。菩萨不共学住。菩
萨律仪戒为诸众生。若嫌恨心住少利少作
少方便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
懒堕懈怠住少利少作少方便。犯非染污起
若菩萨。身口谄曲若现相若毁呰。若因利求
利住邪命法。无惭愧心不能舍离。是名为犯
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若断彼故起欲
方便。烦恼增上更数数起
若菩萨。掉动心不乐静。高声嬉戏令他喜乐
作是因缘。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
忘误犯非染污起。不犯者。为断彼故起欲
方便。如前说。又不犯者。他起慊恨欲令止故。
若他愁忧欲令息故。若他性好戏为摄彼故。
欲断彼故为将护故。若他疑菩萨慊恨违背。
和颜戏笑现心净故
若菩萨。作如是见如是说言。菩萨不应乐涅
槃。应背涅槃。不应怖畏烦恼。不应一向厌离。
何以故。菩萨应于三阿僧只劫。久受生死求
大菩提。作如是说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
染污起。何以故。声闻深乐涅槃畏厌烦恼。百
千万倍。不及菩萨深乐涅槃畏厌烦恼。谓诸
声闻但为自利。菩萨不尔普为众生。彼习不
染污心胜阿罗汉。成就有漏离诸烦恼
若菩萨。不护不信之言。不护讥毁亦不除灭。
若实有过恶不除灭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
犯染污起。实无过恶而不除灭。非染污起。不
犯者。若外道诽谤及余恶人。若出家乞食。修
善因缘生他讥毁。若前人若瞋若狂。而生讥
毁。若菩萨观众生。应以苦切之言方便利益。
恐其忧恼而不为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
非染污起。不犯者观彼现在少所利益多起
忧恼
若菩萨。骂者报骂瞋者报瞋。打者报打毁者
报毁。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
若菩萨。侵犯他人。或虽不犯令他疑者。即应
忏谢。嫌恨轻慢。不如法忏谢。是名为犯众多
犯。是犯染污起。犯懒堕懈怠犯非染污起。不
犯者。若以方便令彼调伏。若彼欲令作不净
业。然后受者不谢无罪。若知彼人性好鬪讼。
若悔谢者增其瞋怒。若知彼和忍无嫌恨心。
恐彼惭耻不谢无罪
若菩萨。他人来犯如法悔谢。以嫌恨心欲恼
彼故。不受其忏。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
起。若不嫌恨性不受忏。是犯非染污起。不犯
者。若以方便令彼调伏。如前说。若彼不如法
悔。其心不平。不受其忏无罪
若菩萨。于他起嫌恨心执持不舍。是名为犯
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为断彼故起欲
方便。如前说
若菩萨。为贪奉事畜养眷属者。是名为犯众
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无贪心畜若菩萨。
懒堕懈怠耽乐睡眠。若非时不知量。是名为
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若病若无力。
若远行疲极。若为断彼故起欲方便。如前说
若菩萨。以染污心论说世事经时者。是名为
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忘误经时犯非染
污起。不犯者见他聚话。护彼意故须臾暂听。
若暂答他问未曾闻事
若菩萨。欲求定心。嫌恨憍慢不受师教。是名
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懒堕懈怠犯非
染污起。不犯者。若病若无力。若知彼人作颠
倒说。若自多闻有力。若先已受法
若菩萨。起五盖心不开觉者。是名为犯众多
犯。是起染污起。不犯者为断彼故起欲方便。
如前说
若菩萨。见味禅以为功德。是名为犯众多
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为断彼故起欲方便。
如前说
若菩萨。如是见如是说言。菩萨不应听声闻
经法。不应受不应学。菩萨何用声闻法为。是
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何以故。菩萨尚
听外道异论。况复佛语。不犯者专学菩萨藏
未能周及
若菩萨。于菩萨藏不作方便。弃舍不学。一向
修习声闻经法。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非染
污起
若菩萨。于佛所说弃舍不学。反习外道邪论
世俗经典。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
犯者若上聪明能速受学。若久学不忘。若思
惟知义。若于佛法具足观察得不动智。若于
日日常以二分受学佛经。一分外典。是名不
犯。如是菩萨善于世。典外道邪论。爱乐不
舍不作毒想。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
若菩萨。闻菩萨法藏甚深义真实义。诸佛菩
萨无量神力。诽谤不受。言非利益非如来说。
是亦不能安乐众生。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
染污起。或自心不正思惟故谤。或随顺他故
谤。是菩萨闻第一甚深义不生解心。是菩萨
应起信心不谄曲心作是学。我大不是盲无
慧目如来慧眼。如是随顺说如来有余说。云
何起谤。是菩萨自处无知处。如是如来现知
见法正观正向不犯。非不解谤
若菩萨。以贪恚心自叹己德毁呰他人。是名
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若轻毁外
道称扬佛法。若以方便令彼调伏。如前说。又
不犯者令不信者信。信者增广
若菩萨。闻说法处若决定论处。以憍慢心瞋
恨心不往听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
起。若懒堕懈怠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若不解
若病若无力。若彼颠倒说法。若护说者心。若
数数闻已受持已知义。若多闻若闻持。若如
说行。若修禅定不欲暂废。若钝根难悟难受
难持。不往者皆不犯
若菩萨。轻说法者。不生恭敬嗤笑毁呰。但着
文字不依实义。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
起。若菩萨。住律仪戒见众生所作。以瞋恨心
不与同事。所谓思量诸事。若行路若如法兴
利。若田业若牧牛。若和诤若吉会。若福业不
与同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懒
堕懈怠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若病若无力。若
彼自能办。若彼自有多伴。若彼所作事非法
非义。若以方便令彼调伏。如前说。若先许他
若彼有怨。若自修善业不欲暂废。若性闇钝。
若护多人意。若护僧制不与同者。皆不犯
若菩萨。见羸病人。以瞋恨心不往瞻视。是名
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懒堕懈怠犯非
染污起。不犯者。若自病若无力。若教有力随
顺病者。若知彼人自有眷属。若彼有力自能
经理。若病数发若长病。若修胜业不欲暂废。
若闇钝难悟难受难持。难缘中住。若先看他
病。如病穷苦亦尔
若菩萨。见众生造今世后世恶业。以嫌恨心
不为正说。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
不犯者。若自无智若无力。若使有力者说。若
彼自有力若彼自有善知识。若以方便令彼
调伏。如前说。若为正说于我憎恨。若出恶言。
若颠倒受。若无爱敬。若复彼人性弊[怡-台+龙]戾
若菩萨。受他恩惠。以嫌恨心不以答谢。若等
若增酬报彼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
起。若懒堕懈怠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若作方
便而无力。若以方便令彼调伏。如前说。若欲
报恩而彼不受
若菩萨。见诸众生有亲属难财物难以嫌恨
心不为开解除其忧恼。是名为犯众多犯。是
犯染污起。若懒堕懈怠犯非染污起。不犯者。
如前不同事中说
若菩萨。有求饮食衣服。以瞋恨心不能给施。
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懒堕懈怠
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若自无。若求非法物。若
不益彼物。若以方便令彼调伏。如前说。若彼
犯王法护王意故。若护僧制
若菩萨。摄受徒众。以瞋恨心不如法教授。不
能随时从婆罗门居士所。求衣食卧具医药
房舍随时供给。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
起。若懒堕懈怠放逸。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若
以方便令彼调伏。如前说。若护僧制。若病若
无力。若使有力者说。若彼有力多知识大德
自求众具。若曾受教自已知法。若外道窃法
不能调伏
若菩萨。以嫌恨心不随他者。是名为犯众多
犯。是犯染污起。若懒堕懈怠犯非染污起。不
犯者。若彼欲为不如法事。若病若无力若护
僧制。若彼虽如法。能令多人起非法事。若伏
外道故。若以方便令彼调伏
若菩萨。知他众生有实功德。以嫌恨心不向
人说。亦不赞叹。有赞叹者不唱善哉。是名为
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懒堕懈怠放逸。犯
非染污起。不犯者。知彼少欲护彼意故。若病
若无力若以方便令彼调伏。若护僧制。若令
彼人起烦恼。起溢喜起慢起非义。除此诸患
故。若实功德似非功德。若实善说似非实
说。若为摧伏外道邪见。若待说竟
若菩萨。见有众生应呵责者。应折伏者。应罚
黜者。以染污心不呵责。若呵责不折伏。若折
伏不罚黜。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若
懒堕懈怠放逸犯非染污起。不犯者。彼不可
治不可与语。难可教诲多起慊恨。若观时。若
恐因彼起鬪诤相违。若相言讼。若僧诤若坏
僧。若彼不谄曲有惭愧心。渐自改悔
若菩萨。成就种种神力。应恐怖者而恐怖之。
应引接者而引接之。欲令众生消信施故。不
以神力恐怖引接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
非染污起。不犯者。若彼众生更起染着。外道
谤圣成就邪见。一切不犯。若彼发狂若增苦。
受诸大士已说众多突吉罗法。若菩萨犯一
一法。应作突吉罗忏。若不忏者障菩萨戒。今
问诸大士。是中清净不(三说)
诸大士。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诸大士。我已说菩萨四波罗夷法。众多突吉
罗法。此是弥勒世尊摩得勒伽和合说。律仪戒。摄善法戒。摄众生戒。此诸戒法。能起菩萨
行。能成菩萨道。诸大士。欲发心求阿耨多罗
三藐三菩提者。当善护持。若护持者不起像
法法灭尽想。能令像法实义炽然。能令正法
永不灭尽。心得正住自成佛法。教化众生常
无劳倦。善业毕竟速成佛道

菩萨戒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