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释经论部上
回目录下一页

德品第一

 知生苦无量  善寂趣彼安
 用悲众生故  轮转于多劫
 舍己之妙善  为一切说法
 普智灭诸趣  稽首礼最觉
 开此三法门  功德之所归
 安快彼众生  离于一切苦
 前礼于善逝  法及无上众
 今说真谛法  三三如其义
说曰。今说三法问尊云说三法。三法何义。答
此经因法故。唯三相续撰。三法者是假想。
问何故三法撰。答此佛经依无量想。众生为
恶世所坏。命以食存。欲求其真。为彼开想故。
及善持故。此三法撰。一切世间亦依真想及
假想。是以开想故三法撰。问已答三法撰。三
法唯愿说。答德恶依觉善胜法门若。觉德
恶依觉则善胜法门。此三法经本三三品说
品各三真度。问可说三品。但于说有咎。所
以者何。善胜者应前说。是善胜说善胜已。然
后说德恶依当觉。答乐所向者则不应说。此
一切世间乐向善胜。乃至昆虫亦乐向乐。所
以者何。为食故有所求。善胜者乐妙爱。如
是比义说善胜。世间者多乐向乐而背乐因。
乐者大涅槃。及无病是多乐。向但背是因。
若已乐向不应为说。譬人趣道。若已知道
则不语道彼亦如是。是故无咎。问云何此德
恶依觉便有善胜。颇有见金得富。见药病无
耶。是故不可德恶依觉而有善胜。答虽有此
言。是义不然。当取如灯譬。如然灯即时坏
闇。非然灯已后坏闇。如是智生即有善胜智
觉。是一义。问德名何等。为众生数为色味
香比为摄为诤伏耶。答我欲不乐自想作
经而此中德者。福根无恶。福根无恶者。此三
是德想。白净法及法果我以为德想。是一切
此三中摄。今当相续显示。问已说福根无恶。
何等为福。答福者施戒修数数处善胜谓之
福。亦扬去人恶。谓之福。是三种施戒修。如
所说
问已说福施戒修。何等为施答为已他摄故。
舍财时俱思愿及无教是三种施。问此云何。
答施者法无畏财。法施无畏施财施。是三说
施。法施者说经出于世间。无畏施者。八种
三归为首。如世尊说。归佛为无量众生施无
畏。不结恨无恶法。众亦如是。问如三归亦
杀生。云何施为无畏首。答不说一切众生。但
如此邪见为痴。杀生盗他财作众恶。是三归
者所不作。已得正见故。若三归无正见者。则
非三归。是故施无量众生无畏为首。无咎
财施者。饮食为首。摄他故施。供养等以香华
为首。自为故。或复俱故。是己他俱德故得
大果。此中施净。应广分别。如所说
 譬树用其根  时复用于枝
 或有二俱用  是事世之常
 如是方便成  是施得大果
 有从因缘净  俱功德亦然
问云何戒。答戒者身口二摄他不娆。饶益戒
者有三相。从身口生。问此云何。答摄他不娆
他。及饶益摄他者。饥乏时众生爱命恕已不
害。离他财他妻亦如是。此是摄他。离两舌
恶口妄言绮语。是不娆他。复次七枝不逼
他。是不娆他。众苦所逼。无所归依。而救济
是摄他。受持此二。若福相续生是饶益。我
从今离杀生。发心即饶益增长。譬如出物日
有滋息。受戒心生善相续受。实已灭如种有
萌牙饶益。若不舍善相续。乃至眠亦增益
福。此是饶益是谓戒。问云何修。答修者禅无
量无色。此修于善行。是故修如华薰麻。习
是修如习近王。譬如王臣善习近。必成其
果。如是习修必得白净果故。说修禅者是念
义此四种。问此云何。答禅者离欲观喜苦乐。
是四禅初者。已离欲恶不善法。缘善系心
住谓之离欲。第二离观。观者微于觉如铃有
余声。是此中无。谓之离观。欲前已离。第三
离喜。喜者心悦。如海涌波。是此中无及欲观。
故说离喜。第四离苦乐。乐者身心不逼。苦者
逼。是此中无及欲观喜故。说离苦乐。是四
说禅。问云何无量。答无量者慈悲喜护。是四
假想为无量。无量众生彼缘故无量。亦不可
数功德故无量。慈者愍一切众生心行。一
切众生润在前念是慈。悲者。苦恼众生愍伤
在前。离忧恼念是悲。喜者。于多乐众生系
缚悦踊是喜。护者。无求不勇猛恕众生过。若
众生作恶。是不作为快。是反观众生自业。如
是恕过。谓之护。问已说无量。云何无色。答无
色者。空识无所有。非想非非想处。处者依
是四种。空者除色见色过。是离欲一心缘空。
于空系想是空处。不猗于空但有识。缘识便
有识处。是亦为依。无依乃胜。若无所有。是
谓无所有处。于想见过灭想见怖。一心是非
想非非想处。是无色道。是名一切福。问根
云何。答根者无贪无恚无愚痴。不贪不瞋不
痴。此三根相。问此是谁根。答非是前说德
本。那是一切趣善胜法之本。随其义一增余
相随。如无贪于施增。无恚于戒增。无痴于
修增。复次无贪于财施增。无恚于无畏施增。
无愚痴于法施增。是谓三种施增。复次无
贪于摄他增。无恚于不娆他增。无愚痴于饶
益增。是谓三种戒增。复次无贪于禅增。无
恚于无量增。无愚痴于无色增。是谓三修增。
复次无贪于不恶增。无恚于忍辱增。无愚痴
于多闻增。如是于力根如是。当知一切善行
根。无贪者于所有众具不利不着。意无恚者
灭于恚。无愚痴者灭于痴。故曰根。问云何
无恶。答无恶者。忍辱多闻。不恶无恶者。是俗
数假相。复次恶者。是增恶是不增恶。故
曰无恶如所说。无恶者。妙善之言。忍辱者
苦。贵贱力自制不怒怒。忍辱为苦。贵力贱
力随其事自制不怒。怒为苦所逼自制。是堪
耐义。为贵力所迫。怒而不能报。但弊恶人
故起怒。若于大力所迫不起怒。是忍辱。为贱
力所加恕贱力。怨家能报。若不报者是恕。如
是众生过及行过。堪耐此义。今当说。苦者
寒热饥渴风日勤劳。为众苦所逼。当自制此
苦。从二事起恼。于身不怒。于无情怒者。众
生因缘说。是以依二逼身。当堪忍
问已说忍辱云何多闻。答多闻者。契经阿毘
昙律。多闻者若能除婬怒痴。是多闻。余者
非多闻。是三种契经阿毘昙律。于中契经者。
萨云若说及彼所印可。显示秽污白净。明四
圣谛。离无量恶。阿毘昙者。于契经所有尽
分别。律者说威仪礼节令清净。是谓三种多
闻。于中律多制欲。阿毘昙多制恚。阿毘昙
者说诸业性。以此止恚。因恚起犯戒。因犯
戒堕地狱契经多制痴。契经者说十二因缘。
问是多闻云何不恶。答不恶者。真知识御意
由。真知识真御意真由。是谓不恶。真知识
者。慈善能师弟子同学。若慈善能者。是谓真
知识。彼三种师弟子同学。问云何若慈是师
善是弟子能是同学。说如是耶。答不。所以者
何。说无差降。慈善能者。谓真知识相。是说当
观。师弟子同学。此中慈相最胜。余二枝所
成。或慈者但不善知事。亦不能说。如父年老
无德。或有能者亦不善故。虽有慈不善故。
教恶如六师等。若有具足成就三相者。当知
是真知识。或有师过故。坏或弟子过。或同
学过。是以具足成就三相。真知识当求。问是
真知识云何真御意。答真御意者止举护想。
勇猛止想。举想护想。向是勇猛。于中止者。
止心逸意。下此中观相故说。止举者。意弱柔
濡。下筋力扶起令高。此中观相故说。举护
者。以平等意任其行。如善御乘。迟者使速。急
者制之。等行而护。此亦如是。四无量中护不
可意。众生以慈为首护。此中平等意护。问云
何知。如下意当举。举意当制。等者护。答非
为自随所欲是真御意那。是故此自随所欲。
随时随方便义。若高下者此非真御意。问是
真御意云何真由。答真由者。具方便果。真
由者。向彼或说习修。是真由。具方便果。问
为谁具。答前已说善胜。问具名何等。答具
者善损伏根近行禅。此是资于善行。故曰具。
如行具足具。具者是枝义。此具三种善。损
伏根近行禅。问云何善损。答善损者。粪扫衣
无事乞食。众聚中损谓之善损。善损者是清
薄义。工师作二种像。有增者有损者。损者
石工木工。增者泥工画工。彼成二种像。若从
损是能耐风雨。余虽有好色。不耐风雨。如是
二种人。在家及出家。出家者于家累意解脱。
已舍众具损为妙。在家者因妻子亲族为增。
众事得成。在家者虽有众具为美味。但爱相
别离忧悲鬪诤等。为非法雨所坏。意无所耐。
如画像为风雨所坏。非出家。如世尊说
 如饰弃鸟  青鸱妙色  终不能及
 鹅鴈飞行  在家如是  不及比丘
 牟尼远离  闲居坐禅
是谓善损粪扫无事乞食。此三净功德。为十
二本。余九是眷属。彼当别说。世尊欲令难陀
欢喜。故亦说此三
 难陀何见汝  无事粪扫衣
 知已乐于高  舍离不染欲
以是故知此三是本。复次四爱生。衣食坐处。
有故。于中为衣爱所持说粪扫衣。为食爱所
持说乞食。为坐爱所持说无事。若成就此三
功德。是方便灭有爱。以善损故。复次有二
种。计着我行及我所作。于中为贪衣食坐处
故。生我所作计着。彼以此三净功德止。若
灭一事必断计我。是故说净功德。问云何粪
扫衣。答粪扫衣者。三衣栴衣随坐。此粪扫
衣三种所。满三衣栴衣随坐。若粪扫衣惟
三者。应有九净功德。若尔者经相违。粪扫衣
者从冢间里巷。拾弊坏衣。三衣者僧伽梨。
郁多罗僧。安陀罗会。或有持三衣者。为爱好
衣。所困汲汲行求。由此爱极烦劳。若不得
多者。三当极妙。爱有二种。妙爱多爱。譬如求
一最胜女。或求不端政千。如是多爱三衣所
制生妙爱。世尊为彼说。持三衣有六种。劫
贝毕竟缯麻布葛紵布。于中要用一。彼见已
是好。是好多劳。为彼说栴衣。如是持栴三
衣。或在众中。或在居家牀座。若见余好座
移就坐。为彼说。随座已坐。不应为好故移
座。以我大故。起他是随座。如是三满粪扫
衣。问无事云何。答无事者树下暴露。正坐
受树下受暴露。受正坐。受此三满无事。此
四除处所爱。于中精进人信施作舍。柔濡敷
大牀座。教化者贪着。世尊知已为彼说此事。
不应舍自家着他家。当舍此舍乐无事。彼已
在无事。复作高大楼阁屋。此亦不应尔。在
无事中爱乐高阁屋。如以马乘具被驴。是故
树下当受持。彼已受树下。不乐弊恶小树。而
复求好大华果树。世尊教彼。当受持暴露。
汝施主长养身。复何为此。当学神仙乐。于暴
露汝无家。非为爱所逼。彼已在暴露。便作
是念。我难行已行。由是舍正思惟。即便倾
卧眠至日出。世尊教彼此事。不可如人截耳
而严饰首。是故汝当受持正坐布草结跏趺
坐。观世间如真而作自业。如是具足无事。问
是无事云何乞食。答乞食者。一食过中不饮
浆。冢间出家者。有二种食。僧食及乞食。僧食
者。恒精进家得具足食。或复精进者。为除烦
劳故。于外作房作食饷。乞食者。从家家乞
至极少。是名乞食。余者邪命彼僧食者作是
念。我能致彼施主食。便起贡高大慢。世尊为
彼说。当乞食。彼乞食已。数数食至时。以是废
学。世尊教彼当一食。如所说
 人当有念意  每食自知少
 则是受用薄  节消而保寿
彼一食已着于食。便作是念。世尊唯听饮浆。
而求种种浆。以是废学。世尊教彼。汝得如是
苦处当舍浆。渴者水亦能除。当受持过中不
饮浆。彼如是少食知足已。复乐澡浴涂身。世
尊教彼。此亦是食想贡高。所以者何。身者
从食中生。虽有极肥亦当弃冢间。是故汝当
乐冢间。观于冢问。从食所有烂坏散。膖胀
脂血流漫。见已灭此贡高。如是乞食满。是
谓善损。问云何伏根。答伏根者不害守降。伏
根者能制诸根是伏根。是三种不害守降。问
不害何等。答前已说根。害根者不能调根。如
马虽断水谷无道不调。饱以水谷以道则调。
如是害根不调。摄诸根则调。若害根谓调是
盲者离欲。是故莫害根。但正御于境界。正
思惟摄。即得守。如所说
 诸根至境界  当远离众想
 不可害境界  但除其染着
降根者。若见极妙女色。便起如母想。是谓
三种伏根。近行禅者忍名想。近于思惟故曰
近行禅。问为近谁。答如前说善胜。问如前已
说四禅。何故重说。答前说禅。是趣生死胜。此
趣出要胜此。次第观真谛。如人始度旷野。
见种种妙好华池若干清泉盈满。及园观种
种华树严饰。见已作是念。此非空野中可
得。必近城邑。如是行者在生死旷野。婬怒痴
烦劳。得真知识故正思惟。观阴界入无常苦
空无我时。若欲乐是谓忍。正思惟意不动。是
谓名如梦中见亲如镜中像。如是苦观想。是
世间第一法。由世尊想。是谓近行禅。彼次第
如梦觉。见亲后得圣谛观。亦如是
德品第一真度说竟
问云何名方便。答方便者戒上止智。方便者
是道。是趣善胜故说方便。是三种戒上止
智。问非为重说戒耶。答前已说。善胜有二种。
一受生。二出要。前戒受生。此出要戒义者是
习义。问此云何。答戒者正语业命。正语正业
正命是三种名戒。正语者。离两舌恶口妄言
绮语。正业者。离杀盗婬。正命者。比丘僧食乞
食衣药具。是正命余邪命。优婆塞离五业。刀
毒酒肉众生。是谓正命。问云何上止。答上
止者进念定。上止者满具。复次灭婬怒痴。谓
之上止。向彼住故说上止。是三种进念定。于
中进者力。若说进当知已说力。复次能作故
说进。进者行。此能进至善胜故说进。问此云
何。答进者。信勤不舍。信勤不舍是三假名进。
所以者何。信增一切善行。在一切善法前。于
一切法最第一。如所说
 士有信行  为圣所誉  乐无为者
 一切缚解
是三种信。问云何三种。答信者净欲解。是
信净欲解。于中净者。除浊故。浊者人所恶。
恚贡高无惭无愧比。譬如象水牛等混乱泉
水。是说浊。停住便澄清。如是人恶恚贡高
无惭无愧比乱意谓之浊。无是谓之净。欲者
爱乐于胜。如人为病所困不欲好食。病差已
而欲得。是人为恶所困。不乐欲闻法。得善
知识已乐于法。便作是念。此法极微妙。更
复说是名为欲。解者执持。譬如人为毒蛇所
螫。师呪毒时彼意至到。便作是念。实如说
呪。从此必差已。意解便求药。如是人为婬
怒痴蛇所螫。世尊为彼慈心说法。彼若意解
者无异。彼心得除婬怒痴。余者不除是解。
问是信云何勤。答勤者起习专。起习专此三
种谓之勤。起者始造善。如钻火时造众火具。
习者数数作。专者着不舍不散意成一缘。如
救头然。是三种谓勤。问曰。何不舍。答不
舍者。不止不厌不离。不止不厌不离。此三谓
不舍。不止者。一切时不远。我极精进不废是
不厌。我一向勤久时烦劳。或有果或无舍置
何用。若以此不舍精进。是谓不舍。此三事
必获得果。如行人爱乐所至方。问已说进云
何念。答念者身痛心法。内外俱不忘。内外
俱不忘。是三种念为自己内。余者外。二事
为俱。复次内者受阴界入。外者他受。及不受
俱。复次三烦恼在内在外俱。在内者欲在外
者恚。恚者为他非自瞋。若作是念。欲亦为
他。此不应尔所以者何。内者染外为他生欲。
以内着故。如经所说。人见女如内根痴俱行
若灭此三烦恼。是三种念。彼身三痛心法
三。是十二种念。问已说念云何定。答定者空
无愿无想。空无愿无想。是三种定事空故
曰空。问多有空空村空舍。如是比此中。说
何等空。答空者我行我作俱不见。我行我作
俱不见者。是谓空。问何得不见我行我作。
如世尊说。我尔时名随蓝梵志。复如所说。比
丘。我手着虚空。答非如是我行。我作是假号。
但于五阴中计我是我行。世尊不行此。若于
境界计着我许。是名我作。是世尊亦无。如
圣法印经说。空者观世间空。如是比彼亦我
我所有俱得成。以故无咎。是谓空。问云何
无愿。答无愿者。过去未来现在不乐立。无
愿者不立义。是入此三中过去未来现在。是
一切有为。如说处经所说。彼若作是意。我
及涅槃。彼不摄是三。此不应尔。所以者何。
一无二义故。涅槃者离世一向无缘。彼中无
意我者。离三世更无此不可说。是以三中不
乐立。是谓无愿。问无想云何。答无想者。事作
俱想。离事作俱想。离是无想。如所说。离一
切有为。一切者事及作。可作是事。能造是
作。如由无明福无福不动作行。彼缘相续
有生识是事。无明及行是作。如是一切有为。
若离彼是说无想。复次如圣法印经所说。无
想者不见其色相。如是一切彼中亦说。此三
事作俱离。彼一切是三义。但说异。如言河
无水不见水。是一义而说异。空无愿无想亦
如是。是谓定。问云何智。答智者见修无学地
所行。智者是觉。是三地见地修地无学地。此
中见故曰见。问何等见何等。答见未曾见。
圣地根力觉道枝及实修者习义。如以淳
灰浣衣。虽去垢白净犹有灰气。然后须蔓那
华等诸香华熏。如是见地。清净意禅无量诸
定。断除诸结尽极勋。是谓修。无学地者。婬
怒痴尽无余。是谓无学。问何等于见地智。答
见地者。法观未知智。法智观智未知智。此
是见地智。于中法智者。是现智义。譬如良医
知痈已熟以利刀破痈。然后以指贯通道。令
不伤脉而后破痈。彼修行人亦如是。正思
惟观欲界苦时。断见苦所断烦恼。然后生第
二智。如欲界苦无常。色无色界亦如是。从此
比智断色无色界烦恼。是谓见苦三智。欲界
爱苦因。是法智即是观智。如是色无色。界
未知智。是见习三智。欲界灭止。是法智即
是观智。如是色无色界未知智。是谓见尽三
智。此道灭欲界苦。是法智即是观智。如是
色无色界未知智。是谓见道三智。此十二智
见地广当知。问云何修地。答修地者相行种
知。相知行知种知。此三修地。问云何相。答
相者起住坏。起者生。住者成。坏者败。问漫说
于众生涅槃有疑。众生及涅槃。亦有此相。若
有者为大过。即有无常。若不者此经有过。应
当说起住坏是有为相。答众生者。于相是余
不可说。若异即有。常若是即无常。是二过
不可说。涅槃亦如是。是故分别当知相者。
一向有为相。问今说功德。云何此相是功德。
答今说智。若此三中智。是功德非相。问云何
行。答行者无常苦非我见。行者尽智是行
义。此相由是行知是行义。阴无常。若无常者
是苦。若苦者是不自在故非我。无常者不久
住。故如水泡。苦者逼迫故如箭在体。非我
者不自在故如借璎珞。是谓行。问云何种。答
种者味患离。种者是味是患是离。问是谁。答
是有为。于中味者是妙。患者是恶。离者俱
息。于中天人乐是味。三恶道苦是患。离罪福
是离。若如是观正见功德故。故即得解脱
是谓种。此是修地智。问云何无学地智。答无
学地者达通辩智。达智通智有辩智。是三无
学地智。问云何达智。答达者宿命生死漏尽
智。宿命智生死智漏尽智是谓达。能达故曰
达。达是知义。于中宿命智忆过去所作行。生
死智知得业果。漏尽智后当说。复次烦恼有
三种。过去未来现在处。过去者十八见。未
来四十四见。现在处身见。由此故生故。分
别过去未来。于中若得宿命智者。不谤过去。
得生死智者不痴。于未来得漏尽智者。不着
现在处。问云何漏尽智。答漏尽智者。尽无生
愿智。我烦恼尽。观如是是尽智。不复生者。是
无生智。譬如师治蛇所螫。知已除毒。是一
智。不为前气所熏。是第二智。无生智亦如
是。愿智者。若声闻以宿命智。自忆生相续
非余。是愿智以愿故亦知他。是谓愿智。问云
何通。答通者如意足天耳他心智。如意足天
耳他心智。此三是通。如意足者后当说。天
耳者。以定力故。处一缘中增长四大净。此天
人至恶趣。闻声随其力。如眼或见近或见远。
随其眼力。如是随其定力得天耳。他心智者。
如见众生若闻声。知彼心念如是如是
问云何如意足。答如意足者。游空变化圣自
在。如意足者。得如意故说如意。如意是自
在义。游空自在变化自在圣自在。是谓三种
如意足。游空自在者。履水蹈虚。能彻入地。石
壁皆过。扪摸日月。是谓游空自在。变化自
在者。现人象马车。山林城郭皆能化现。圣自
在者能化寿化水为酥。化土石为金银。如
是比是谓如意足。圣所增长养。如意足天耳
他心智是谓通。宿命智生死智。是凡夫五通。
问云何辩。答辩者法义辞应。善知法。善知义。
善知辞。善知应。此四是辩知法者知名句味。
知义者即知彼性实。如火是名彼热。是义于
中不痴。知辞者此文饰如是次第。知应者不
颠倒说句文饰。亦不差错。是谓辩。此亦于
学地智已广说。问如戒及定。学无学地中。亦
可得戒定。何以不三种说。答无戒戒差别非
为学离杀生。众生极护无学。不如是若学不
杀生。即是无学。以是无差降故。不说三种
德品第二真度说竟

三法度论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