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释经论部上
回目录下一页

 此经文句义次第  世无明慧不能解
 稽首于此教我等  无边功德所生身
 具如斯德应礼敬  彼之足迹顶戴持
 觉辕难驾彼能乘  要心普利诸含识
经云。能以最胜利益者。此据成熟菩萨。能以
最胜付嘱者。此据未成熟菩萨。云何于诸菩
萨最胜利益。复何者是最胜付嘱。为答此问
颂曰
 胜利益应知  于身并属者
 得未得不退  谓最胜付嘱
谓于菩萨身中为其利益。亦能令彼菩萨益
其所有相属伴类。名最胜利益。于彼身中令
其佛法成熟摄聚故。即是利益彼身。亦令化
余有情所有堪能。皆成就故。是于属者能为
利益。如是应知。于得未得所有功德。能为彼
作不退之因。由于善友而亲委寄。是名以胜
付嘱而相付嘱。此中得而不退者。欲令不舍
大乘。未得不退者。令于大乘更趣殊胜。诸有
发趣菩萨乘者。应云何住。为答此问。颂曰
 于心广最胜  至极无颠倒
 利益意乐处  此乘功德满
此明何义。若菩萨作此四种利益意乐。始是
发心住。于大乘具此意乐。方可名为功德圆
满。云何为四。利益意乐。一广大。二最胜。三
至极。四无颠倒。经云诸有发趣菩萨乘者。当
生如是心。广说乃至如是一切。此明广大利
益意乐。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者。此
明最胜利益意乐。虽度如是无量众生。乃至
不名菩萨。此明至极利益意乐。此何意耶。欲
明所有一切众生悉皆摄同菩萨。己身由斯
但是寂灭。己身无别有情也。若作别有众生。
不为己想者。此即不名菩萨。若摄为己体。即
是至极不舍。是故名为至极意乐。若菩萨有
我想众生想寿者想。更求趣想者。则不名菩
萨。此明无颠倒利益意乐。此即由依有身见
故我等想生。为令正断是不颠倒。次下当显
诸有发趣菩萨乘者。应如是修行。经云。菩萨
不住于事应行布施。如是广说。此中何意。以
一施声而总收尽六到彼岸耶。答曰
 六度皆名施  由财无畏法
 此中一二三  名修行不住
为明此六咸有施相。此之施性由财无畏法。
财施由一谓是初施无畏。由二谓是戒忍。于无
怨雠(戒也)及怨雠处(忍也)不为怖惧故。法施由三谓
是勤等。由其亡倦(勤也)了彼情已(定也)宣如实法
(慧也)此是大菩萨修行之处。即是以一施声。收
尽六度。经云菩萨不住于事应行布施如是
等者。此中何谓不住性耶。颂曰
 为自身报恩  果报皆不着
言不住于事者。此显不着自身。不住随处。应
行布施者。此显不着报恩于利养恭敬等。求
恩望益之处事有多途故。云不应随处生着
而行布施。不住于色等者。谓不着果报。问何
须如是行不住施耶。颂曰
 为离于不起  及离为余行
由顾自身不行其施为欲离其不起心故。莫
着自身速应行施。由望恩心及悕果故遂舍
正觉菩提果性。为于余事而行惠施。是故当
舍求余行施。次下当说摄伏心。其事云何
 摄伏在三轮  于相心除遣
 后后诸疑惑  随生皆悉除
经云。菩萨如是应行布施。乃至相想亦不应
着。此显所舍之物。及所施众生并能施者。于
此三处除着想心。次明布施利益。或有难云。
既于施等离其相状。如何当获福德利益。为
答此故。说生福甚多。问何故宣说于修行后
不彰福利于摄伏下方始言之。答为显若人
不着相想。方能行彼不着施也。从此已后所
有经文。皆为除遣后后疑惑。于此便有如是
疑生。问若不着于法而行施者。如何为求正
觉胜果行惠施耶。为答此疑。经云于汝意云
何。可以胜相观如来不。如是广说。颂曰
 若将为集造  妙相非胜相
 三相迁异故  无此谓如来
若谓如来是由施等因缘所造。于有为相中
得最胜性者。便见如来有其胜相。若望如来
真如之性。即无此胜相。是故不应以胜妙相
观于如来。由彼法身是非集造之所显故。次
云。何以故。如来说彼胜相三相迁异故。由此
胜相即非胜相。此中意说三相之体。是迁流
故。妙生所有胜相皆是虚妄。是故应以胜相
非相观于如来。此意欲明从因生法是虚假
故无。此谓如来由彼全无三种相故。由离此
相即以无相为相。若于是处无生住灭变异
之性可了知者。此显如来不是有为造作之
性因缘所成。如是明解如来性已。虽为佛果
而行布施非着法施。即是除去疑情。次下妙
生重生疑念。若由如是行无住施者。即因
极甚深。复说如来是无为性。即是果极甚深。
如何末代得有信者。令彼果报不虚弃耶。为
断此疑。颂曰
 因与果甚深  于彼恶时说
 此非无利益  由三菩萨殊
纵于末代而有菩萨具戒具德具慧。由此说
法果利不虚颂曰
 由于先佛所  奉持于戒学
 并植善根故  名具戒具德
经云。然彼菩萨非于一佛而行恭事。非于一
佛植诸善根。此显于先佛所为持戒故。而行
恭敬承事。及为种诸善根。如其次第即是具
戒具德次明具慧人。颂曰
 能断于我想  及以法想故
 此名为具慧  二四殊成八
此明我想有四。法想亦四。故成八想。颂曰
 别体相续起  至寿尽而住
 更求于余趣  我想有四种
我想四者。谓是我想有情想寿者想更求趣
想。四种不同。此于别别五蕴有情自生。断割
为我想故。见相续起作有情想。(萨埵是相续义)乃至寿
存作寿者想。命根既谢转求后有。作更求趣
想。法想四者。颂曰
 皆无故非有  有故不可说
 是言说因故  法想有四种
法想四者。一法想。二无法想。三想。四无想。
此谓能取所取诸法皆无故。法想不生。即无
法想。彼之非有法无自性。空性有故非无法
想。即彼非有有非有性。非言所诠故非是想。
是言说因故非是无想。由想力故。虽非言显
而以言说故。有八义不同。由我及法八想断
故。名具慧人。何意此义。但于具慧而说。非具
戒具德者何。答为显实想有差异故何者是。
颂曰
 由彼信解力  信故生实想
 不如言取故  取为正说故
由此义故说。彼之后而云是人乃能闻此经
典生一信心。由具慧者不如言而取。及由随
顺胜义智故。取为正说故。名为实想。为斯
理故说彼之后便云不应取为法。不应取为
非法。不应如言所说将以为法。亦复不即
执为非法。由此是能随顺胜义智。取为正说
故。即是经云闻说是经生实信不。经云妙生
如来悉已知见是人等者。为显何义。颂曰
 佛了果非比  由愿智故知
彼具戒等人所有果报。佛非比知。然由愿智
现量而了。若不言见或谓比知。若不言知恐
是肉眼等见。是故知见并言。何故世尊作如
是语。颂曰
 为求利敬者  遮其自说故
彼具戒等。为求利养恭敬。自说己德便生念
曰。如来既遥鉴我。为此无宜自说
经云。妙生彼诸有情当生当摄无量福聚者。
此目何义。谓是令其福聚当生。又是彼福当
能相续熏习不断。言有我执等者。意说有随
眠性非有现行执
经云。是故如来密意宣说筏喻法门。诸有智
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此中有何密意。颂

 证不住于法  为是随顺故
 犹如舍其筏  是密意应知
谓于经等法非增上证所住处故。即得证已
应舍彼法。如到彼岸舍弃其筏。于增上证是
随顺故。应须收取。如未达岸必凭其筏。是名
密意。一筏之上有其取舍故名为密。若是自
余非顺证法理须舍故。次后更为除疑。何者
是上。文云不应以胜相观于如来。彼从无为
所显性故。若如是者。复如何说。释迦牟尼如
来证于无上正等菩提。乃能宣扬所有法教。
由斯道理彼非正觉亦不说法。答此疑故。颂

 化体非真佛  亦非说法者
由有三佛。一法身佛。二受用身佛。三化身佛。
言释迦牟尼佛者。即是化身。此乃元非证觉。
亦不说法度生。文云。何以故。佛所说法等者。
为遮总拨一切说法之事故。云化体非真佛
亦非说法者。然非总无。颂曰
 说法非二取  所说离言诠
如是二种。谓法性非法性。非耳能听非言能
说。是故应知。非法非非法。此据真如道理而
说。彼非是法。谓是法无为其性故。复非非法。
由彼无自性体是有故。何故但言所说之法。
不言能证之人。答但言所说能证义显。由非
不觉得有所说
经云以诸圣者皆从无为之所显故者。为明
说此法因。由诸圣人并从真如清净之法所
显现。故名无为所显是故彼还说无为法。凡
所有事言不能宣者。此即岂能取也。彼之自
性非是言说所行处故。明此即是非言说性。
何故此中无有简别。总说圣者不唯言佛。答
为明圣人皆从真如清净所显。由有全净一
分净故。随其所应故无有过。又说福差殊欲
何所显。答法虽实是不可取性及不可说。然
而有益。颂曰
 自受为他说  非无益集福
何故经云。世尊此福聚者则非是聚。是故如
来说为福聚福聚。颂曰
 福不持菩提  彼二能持故
言福于菩提不能持负故。二于菩提是能持
故。颂意如是何谓为二。谓自受为他说。经云
既自受已。于他演说。未了此言将述何义。由
其聚声(梵云塞建陀有其多义或是聚义或是肩义或是分段义若依此方译之为聚但得积聚义遂无余
义此中且据二种此为昔人不解梵音又译之为趣深成辽落又复须知此聚义肩义解时极难也)有二种
义。一是聚积义。二是肩荷义。犹如在肩能持
于担。为此名肩为聚。由斯理故。彼福积聚说
为福聚。由其不能持荷菩提说为非聚。即非
肩义是积聚义。此二是菩提因福乃甚多。问
何故此二能持菩提。为显斯义故。经云何以
故妙生由诸如来无上菩提从此经出等。何
故菩提言出。诸佛言生。颂曰
 得自性因故  此余者是生
言菩提者即是法身。此是无为性故。名为自
性。是故此二是得彼之因。非是生因。若望此
余受用化身。是生因故。由此亲能持菩提
故。生福甚多。为显此义。经云何以故等。何故
此是能成立因。颂曰
 唯是佛法故  能成最胜福
言如来说为非佛法者。此显所觉之法唯佛
能证由不共性。是故最胜。此是最胜福因性
故。招福极多。意明此是能成胜福之亲因。上
经云。圣人皆是非集造之所显示。为此诸圣
于彼证法不可取不可说者。诸预流等圣人。
并悉取其自果。如何此成非所取性。于其所
取而宣说者。非不可说性。为遣疑故生起后
文。即彰非所取所证理善成就。颂曰
 不取自果故  非可取可说
由是无为所显性故。彼于六境无有少法可
得。既无可预名为预流。乃至阿罗汉亦无有
法理皆同此无为之法体。无可取为此圣人。
于自果不取不说。若圣人作如是念。我得果
者即是有其我等执者。意说有随眠惑非是
现行。由非彼证现观之时。有我等执而云我
得。何意妙生自说得阿罗汉。为令一分有情
知已亲证故。又复自说得无诤住者。为显身
与胜德相应。为欲令他生胜敬信故。为何意
趣而云。妙生都无所住。而说我得无诤住得
无诤住。颂曰
 解脱二障故  说妙生无诤
障有二种。一是烦恼障。二是定障。于斯脱故
不住二障。为此再言。此言二无诤性即是诤
之非有。次复起疑言。世尊昔于然灯佛所有
法可取。彼亦为他说其法要。以此而言如何
得成无取无说。为答斯难故。云实无有法是
如来所取。此有何意。颂曰
 在然灯佛所  言不取证法
此言世尊在然灯佛所。亦不以言取其证法。
颂曰
 由斯证法成  非所取所说
若言诸圣皆是无为所显。彼法不是所取。亦
非所说者。如何诸菩萨取严胜佛国土耶。又
受用身如何自己取为法王。世间于彼将为
法王。为遣疑故方生下文此中意者。颂曰
 智流唯识性  国土非所执
由彼实无佛土严胜是可取事。除从诸佛净
智所流唯识所现。此即不能有所执取。若言
实有形质是可取性。我当成就国土严胜者。
斯诚妄语。如来说彼不是严胜。由此说为国
土严胜。此有何意。颂曰
 无形故胜故  非严许严性
言庄严者此有二义。一是形相。二是胜相。此
最胜者。是第一义。此由无形质故。佛土庄严
非是庄严。以彼不是真庄严故。是故说此以
为最胜。胜法集此故名最胜。若执有佛土形
胜庄严。云我当成就彼。即便于色等境界有
住着心。为遮此见故有不住文生所云受用
身佛如何自己取为法王。他亦尔者为答此
难故。将受用身同妙高山。此文欲显何义。颂

 譬如妙高山  于受用无取
如妙高山王。获得胜大尊主性故。名为妙高。
而不自取为山王性。以山无分别性故。受用
身佛亦复如是。具法王性由获胜大尊主性
故。名为胜大。而不自取其法王性。我是法王
以无分别故。如何得是无分别耶。为显斯义。
文云如来说为非身。由彼非有说名有身。此
有何意。颂曰
 非有漏性故  亦非是因造
然受用身非有漏性故。由此非有说为有身。
皎然纯净自体有故。亦非是因造。由此有身
非是仗他因缘生故。何故于先显福德性已
说其喻。今何更说。颂曰
 为显多差别  及以成殊胜
 前后福不同  更陈其喻说
前明三千世界喻显福多。今说无数三千彰
其更广。何故于前不言斯喻。为受化者所乐
不同。先少后多意在于此。前福差别不明成
立之因。为于菩提无有荷持之用。今欲显其
能立因相。更将别喻随事而言

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释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