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释经论部上
回目录下一页

 般若波罗蜜多智  体积善宝功德聚
 所有一切波罗蜜  而彼本来性常住
 离诸戏论无对碍  离诸分别得安隐
 最上微妙无自性  离诸所有名相等
 方便宣说三乘法  而彼三乘所得相
 皆是一切智智因  稽首般若波罗蜜
 所有胜慧到彼岸  若人乐欲正观者
 应当于彼九颂义  总略如理而思择
其九颂曰
 从业增上生  所谓六处相
 即此说复生  所因如影现
 如幻所化城  能观者亦化
 如彼所见色  业化世亦然
 诸有说法声  即是闻境界
 一切如对响  缘成能所闻
 嗅香及了味  触等境爱着
 此一切如梦  虽得无所有
 如幻轮成人  诸行作无实
 此如彼行作  身轮亦无我
 若种种所得  彼极刹那生
 此与阳焰等  见即坏无相
 所取如影像  无始从心生
 而彼相及识  互相如影像
 观自净种中  若智月出现
 彼如水中月  现前无所有
 若相应者智  彼即虚空相
 是故智所知  皆如虚空相
如前颂言
 所有胜慧到彼岸  若人乐欲正观者
 应当于彼九颂义  总略如理而思择
所言胜慧者。谓闻思修等相。彼岸者边际义。
到者往到谓到毕竟边际离诸分别处所。如
是乃至此义终竟。正观者。谓不颠倒相。乐欲
者。所谓作意希望为性。彼义者。谓彼九颂说
时所有之义。义即义门。思择者。谓思惟决择
何所思邪。颂言总略。总略者。谓包总含略
此中应问何故总略说邪。答为令钝根之者
能解其义故前标九颂次第今释

第一颂言
 从业增上生  所谓六处相
 即此说复生  所因如影现
业谓善不善业。增上者谓业增上。由彼诸业
增上力故彼即有生。何所生邪。颂言六处
相。处谓识所依所生之处故名为处。此复云
何谓眼等内六处。颂言相者标表为义。若此
六处相有所生故。即彼如是复生诸法。此如
是说是义终竟决定成就
问于胜义谛中云何自性。颂自释言所因如
影现。由取影现而为喻故。于影现中诸有作
者作业及所作事悉离性空。此义终竟
复次于外色等六处自性所生。今当一一次
第显示

第二颂言
 如幻所化城  能观者亦化
 如彼所见色  业化世亦然
犹如幻法所化城邑。后能观者亦即是化。彼
二非有。何以故。不实生性故。然能见所见彼
二色相。外有对碍皆是业化。世间三界所见
此犹彼故。其义亦然。此如是化与彼所化无
差别性故。下颂言如声对响。为证成此义故

第三颂言
 诸有说法声  即是闻境界
 一切如对响  缘成能所闻
所言说法即能说者增上所生。彼所对声是
闻境界。若闻境界此如是故。自余诸法皆如
是生。是故取喻如声对响。此声对响与余法
同。此中如是无差别言。乃云一切所言。缘成
者。谓即闻等缘成故。闻若彼所有皆所作性。
是故能闻所闻有所得中悉是缘成。所以有
声皆如对响。如是所说此义毕竟。故下颂云
一切如梦。为证成此义故

第四颂言
 嗅香及了味  触等境爱着
 此一切如梦  虽得无所有
言嗅香者。谓鼻识境界。诸所作性所嗅香等。
了味者谓舌识境界。了诸味等。触谓身识境
界觉诸触等。于如是等诸境界中所求所乐
而生爱着。于彼彼境各各系属随所系属。香
味触等别别所受。若于彼等境中起有所得
相即不可得。是故颂言一切如梦。一切者此
即无差别意
然眼等内处色等外处亦非不有。若不尔者
云何发起作者所行。为破此疑故

第五颂言
 如幻轮成人  诸行作无实
 此如彼行作  身轮亦无我
譬如幻轮法用成人身相。彼幻所成人种种
行作皆悉具有。亦复如人假有作者及所作
用。又复亦有所行作事去来等相。颂言诸者。
种种分类所作之义。何所作邪。谓幻所成
身。若如是身幻法成故。即彼幻身而实无我。
无者离义。我谓主宰。此言无我谓离我故。所
以此中无其作者。于胜义谛中都无所有。是
故颂言。诸行作无实。无实者谓无力能义。今
此如是无其力能。谓此作者无主宰故。若幻
所成人无其主宰。虽所显示而无其实。诸法
亦然毕竟无实。此中应知无差别意故。下颂
言与阳焰等。为证成此义故

第六颂言
 若种种所得  彼极刹那生
 此与阳焰等  见即坏无相
种种者。谓多种类。所得者。谓差别遍计所取
境相。彼所取境极刹那生。刹那刹那名极刹
那。生者起义。谓极刹那有所生起。若极刹那
有所生故。彼彼诸法从极刹那之所生者悉
是无常此义终竟

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九颂精义论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