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释经论部下
回目录上一页下一页

四十不共法品第二十一

菩萨如是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念佛生
身已。今应念佛诸功德法。所谓
 又应以四十  不共法念佛
 诸佛是法身  非但肉身故
诸佛虽有无量诸法不与余人共者有
四十法。若人念者则得欢喜。何以故。诸佛
非是色身。是法身故。如经说。汝不应但以
色身观佛。当以法观。四十不共法者一者
飞行自在。二者变化无量。三者圣如意无边。
四闻声自在。五无量智力知他心。六心得
自在。七常在安慧处。八常不妄误。九得金
刚三昧力。十善知不定事。十一善知无色定
事。十二具足通达诸永灭事。十三善知心不
相应无色法。十四大势波罗蜜。十五无碍波
罗蜜。十六一切问答及记具足答波罗蜜。
十七具足三转说法。十八所说不空。十九
所说无谬失。二十无能害者。二十一诸贤圣
中大将。二十五四不守护。二十九四无所畏。
三十九佛十种力。四十无碍解脱。是为四十
不共之法。今当广说。飞行自在者。诸佛飞行
如意自在。如意满足速疾无量无碍。所以者
何。佛若欲于虚空先举一足次举一足。即
能如意。若欲举足蹑虚空而去。若欲住
立不动而去。即能得去。若结跏趺安坐而去
亦能得去。若欲安卧而去亦复能去。若欲
于青琉璃茎真珊瑚叶黄金为须如意珠台
无量围绕如日初出是宝莲花遍于空中蹈
上而去。若欲如日月宫殿帝释胜殿夜摩天
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诸梵王等宫
殿。随意化作如彼宫殿坐中而去即能成
办。若更以余种种因缘随意能去。是故说
言。随诸所愿皆能满足。是故诸佛能以一
步。过恒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有人言。佛
能一念顷过若干百千国土。有人言。若知
佛一步一念能如是去即可得量。经中说
诸佛力无量。是故当知。诸佛虚空飞行自在
无量无边。何以故。若大声闻弟子神通自在
以一念顷。能过百亿阎浮提瞿陀尼弗婆提
郁多罗越四大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陀
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天。一瞬中过若干
念。积此诸念以成一日七日一月一岁。乃
至百岁。一日过五十三亿二百九十六万六
千三千大千世界。如是声闻人百岁所过。佛
一念能过。复次假令恒河中沙一沙为一劫。
有大声闻神通第一寿命如是诸恒河沙大
劫。于一念中过若干世界。积如是念以为
日月岁数以自在力尽是诸大劫数所过
国土。佛能一念中过。诸佛飞行自在如是速
疾。于一切铁围山十宝山四天王处忉利
天处夜摩兜率陀化乐他化自在梵世梵众大
梵少光无量光光音少净无量净遍净广果无
相不广不恼喜见妙见阿迦尼吒天如是诸
处。大风大水劫尽火等。及诸天龙夜叉干闼
婆阿修罗紧那罗摩睺罗伽诸天魔及梵沙
门婆罗门及得诸神通者不能为碍。是故
说飞行无碍。又飞行自在如意所作出没于
地能过石壁诸山障碍等。佛于此事胜诸
圣人。又佛能以常身立至梵天。声闻人所
不能及。有如是等差别。变化自在者。变化
事中有无量力。余圣变化有量有边。诸佛变
化无量无边。余圣于一念中变化一身。佛
以一念随意变化有无量事。如大神通经
中说。佛从脐中出莲花。上有化佛次第遍
满上至阿迦尼吒天。诸佛变化所作众事。种
种色种种形皆以一念。又声闻人能于千国
土内变化。诸佛能于无量无边国土变化自
在。又能倍是诸佛得坚固变化三昧。又诸佛
变化。能过恒沙世界。皆从一身出。复次佛
能普于十方无量无边世界现生受身堕地
行七步。出家学道破魔军众。得道转法轮。
如是等事皆以一念作之。是诸化佛皆亦复
能施作佛事。如是等诸佛所变化事无量无
边。又于圣如意中有无量力。圣如意者。所
谓从身放光犹如猛火又出诸雨。变化寿
命随意长短。于一念顷能至梵天能变诸
物。随意自在能动大地。光明能照无量世
界而不断绝。圣如意者。不与凡夫等故。
无有量故。过诸量故。诸凡夫等虽变化诸
物少不足言。声闻人能裂千国土。还使令
合。能令寿命若至一劫若减一劫。还能令
短。短已不能令长。于一念中能至千国
土梵世界。能于千国土随意变化。能动千
国土。能身出光明相续不绝照千国土。设
使身灭能留神力变化如本于千国土。小
辟支佛能于万国土万种变化。中辟支佛能
于百万国土百万种变化。大辟支佛能于三
千大千国土变化如上。诸佛世尊能过诸恒
河沙世界算数变化身出水火能末恒河
沙等世界令如微尘。又能还合能住。寿命无
量劫数还能令少。少已还能令长。能于无量
时住。变化随意。能以一念至无量无边恒
河沙等世界。能以常身立至梵世。又能变
化无量无边阿僧只世界皆令作金。或令
作银琉璃珊瑚车磲马瑙。取要言之。能令
作无量宝物。随意所作。又复能变恒河沙
等世界大海水。皆使为乳酥油酪蜜随意
而成。又能以一念变化诸山皆是真金。
过诸算数不可称计。又能震动无量无边
世界一切欲界色界诸天宫殿。又以一念能
令若干金色光明遍照如是无量世界。日月
光明及欲色界诸天宫殿光明皆令不现。虽
灭度后能于如是诸世界中随意久近。流
布神力常不断绝。闻声自在者。诸佛所闻声
中随意自在。若无量百千万亿技乐同时俱
作。若无量百千万亿众生一时发言。若远若
近随意所闻。假令恒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
所有众生。同时俱作若干百千万种伎乐遍
满世界。复有恒河沙等世界众生。同时以梵
音。遍满一切世界。诸佛若欲于中闻一音
声随意得闻。余者不闻。声闻所应闻者。
若有大神力障者不能得闻。诸佛所闻音
声虽有大神力障亦能得闻。声闻能闻千
国土内音声。诸佛世尊所闻音声过无量无
边世界最细音声皆亦得闻。大神力声闻住
梵世界。发大音声能满千国土内。诸佛世
尊若住于此若住梵世若住余处。音声能
满无量无边世界。若欲令众生闻过无量
无边世界最细音声能令得闻。欲令不闻
即便不闻。是故但有诸佛于闻声中得
自在力。知他心无量自在力者。诸佛世尊
于无量无边世界现在众生悉知其心。余人
但随名相故知。诸佛以名相义故知。又余
人不能知无色界众生诸心。诸佛能知。余
人虽有知他心智。大力者障则不能知。假
使一切众生成就心通。皆如舍利弗目犍
连辟支佛等。以其神力障一人心。不令他
知。而佛能坏彼神力得知其心。复次佛以
神力悉知众生上中下心垢心净心。又知诸
心各有所缘从是缘至是缘次第。遍知一
切诸缘。又以实相知众生心。是故诸佛以
无量力悉知他心。第一调伏心波罗蜜者。
善知诸禅定三昧解脱住入起时。诸佛若入
定若不入定。欲系心一缘中。随意久近
如意能住。从此缘中更住余缘随意能住。
若佛住常心欲令人不知则不能知。假使
一切众生。知他心智如大梵王如大声闻
辟支佛。成就智慧知他人心。以此诸智
令一人得。是人欲知佛常心。若佛不听则
不能知。如七方便经中说。行者善知定相。
善知住定相。善知起定相。善知安隐定相。
善知定行处相。善知定生相。善知宜诸
定法不宜诸定法。是名诸佛第一调伏心
波罗蜜。诸佛常安慧者。诸佛安慧常不动
念常在心。何以故。先知而后行。随意所缘
中住无疑行故。断一切烦恼故。出过动
性故。如佛告阿难。佛于此夜得阿耨多罗
三藐三菩提。一切世间若天魔梵沙门婆罗
门。以尽苦道教化周毕入无余涅槃。于其
中间佛于诸受知起知住知生知灭。诸相
诸触诸觉诸念亦知起知住知生知灭。恶
魔七年昼夜不息常随逐佛不得佛短。不
见佛念不在念安慧。是名诸佛常住安慧
行中。不忘失法者。诸佛得不退法故。通达
五藏法故。得无上法故。诸佛常不忘失。诸
佛菩提树下所得。乃至入无余涅槃。若天魔
梵沙门婆罗门。及余圣人。无能令佛有所
忘失。如法印经中说。道场所得是名实得
更无胜法。如衣毛竖经说。舍利弗。若人实
语。有能于法不忘失者。应说我是。何以
故。唯我一人无所忘失。是名诸佛于法无
忘失。金刚三昧者。诸佛世尊金刚三昧。是不
共法。无能坏故。于一切处无有障碍故。
得正遍知故。坏一切法障碍故。等贯穿故。
得诸功德利益力故。诸禅定中最上故。无能
坏者。是故名为金刚三昧。如金刚宝无物
能破者。是三昧亦如是。无有法可以坏
者。是故名金刚三昧。问曰。何故不可坏。答
曰。一切处无有阂故。如帝释金刚无有
阂处。是三昧亦如是。问曰。是三昧。何故
名一切处不阂。答曰。正通达一切法故。诸
佛住是三昧。悉能通达过去现在未来。过
出三世不可说五藏所摄法。是故名一切
处不阂。若诸佛住是三昧。诸所有法若不通
达名为有碍。而实不尔。是故名无碍。问曰。
何以故。是三昧通达一切法。答曰。是三昧能
开一切障碍法故。所谓烦恼障阂定障阂智
障阂能开故。是名能通达一切法。问曰。是
三昧。何故能开一切障。余三昧不能。答曰。
是三昧善等贯穿二法。能坏诸烦恼山令
无余故。正遍通达一切法故。善得不坏心
解脱故。是故此三昧能开一切障阂。问曰。
是三昧何故等贯穿二法。答曰。住是三昧
得力故。能得一切诸功德。余三昧无如是
力。是故是三昧能等贯穿。问曰。何故住是
三昧得力故能得一切诸功德。答曰。是三
昧于诸定中最为第一。是故住是三昧能
得诸功德。问曰。何故是三昧于诸定中最
为第一。答曰。是三昧无量无边善根所成
故。于诸定中最为第一。问曰。是三昧何故
无量无边善根所成。答曰。是三昧唯一切智
人有余人所无。是故名为金刚三昧

四十不共法中难一切智人品第二十二

问曰。汝说金刚三昧。唯一切智人有。余人所
无。若是三昧但一切智人有。余人无者。即
无是三昧。何以故。无一切智人故。何以故。
所知法无量无边。而智慧有量有边。以此有
量有边智慧。不应知无量事。如今现阎浮
提水陆众生过诸算数。是众生三品。若男若
女非男非女在胎孩童少壮衰老苦乐等法。
过去未来现在诸心心数法。及诸善恶业。已
集今集当集。已受报今受报未受报。万物
生灭及阎浮提中山河泉池草木丛林根茎枝
叶花果。所可知者无有边际。余三天下亦
如是如四天下三千大千世界物亦如是。
如三千大千世界物一切世界所可知物亦
如是。但世间数尚无量无边难可得知。何
况诸阎浮提诸世间中。众生非众生诸物分。
以是因缘当知。所可知物无量无边故。无
一切智者。若谓智慧有大力于所知法中
无障阂故遍知一切可知。法如虚空遍
在一切法中。是故应有一切智人者。是事
不然。智大力可尔。大智不能自知。如指
端不自触。是故无一切智。若谓更有智能
知是智。是亦不然。何以故。有无穷过故。智
若自知若以他知。二俱不然。若是智有
无量力。以不自知故。不得言有无量力。
是故无有能知一切法智。无知一切法
智故。则无一切智者。何以故。一切智者。以
智知一切法故。复次所知法无量无边。若
和合百千万亿智人尚不能尽知。何况一
人。是故无有一人能知一切法。无有一切
智。若谓不以遍知一切山河众生非众生
故名一切智人。但以尽知一切经书故名
一切智人者。是亦不然。何以故。佛法中不
说韦陀等经书义。若佛是一切智人者。应
用韦陀等经书而实不用是故。佛非一切
智人。又四韦陀罗经有量有限。今世尚无尽
能知者。况有尽知一切经书。是故无有一
切智人。复次有经书能增长贪欲。歌舞音乐
等。若一切智人知是事者即有贪欲。是经
书者是贪欲因缘。若有因必有果。若一切
智人不知此事则不名一切智人。复次有
诸经书能助瞋恚喜诳于人。所谓治世经书
等。若知是事则有瞋恚。何以故。有因必有
果故。若不知则不名一切智人。是故知无
一切智人。复次佛不必尽知未来世事。譬
如我今难一切智人。佛无经书豫记是人
如是姓如是家在某处以如是事难一切
智人。若谓佛尽知何以故不说是事。若说
经者经中应有不说是事。是故知非一切
智人。复次佛若尽知未来世事。应当豫知
调达出家已破僧。若知者不应听出家。复
次佛不知木机激石。佛若豫知者则不应
于中经行。复次佛不知旃遮婆罗门女以
婬欲谤。若佛先知。应告诸比丘未来当
有是事。复次有梵志嫉佛故于余处杀
梵志女孙陀罗于只洹堑中埋。佛不知是
事。若知是者。应于诸梵志所救此女命。
至调达所推石下。不说婆罗门女梵志女
事。以不知故。当知佛不尽知未来世。是故
非一切智人。复次佛入婆罗门聚落乞食
空鉢而出。不能豫知魔时转诸人心。乃至
不得一食。佛若知者则不应入婆罗门聚
落。是故知佛不尽知未来事。复次阿闍世
王欲害佛故放守财醉象。佛不知故入王
舍城乞食。若豫知者则不应入城。是故
不知未来事。不知未来事故则非一切智
人。复次佛不知恶涅达多请佛因缘。即受
其请将诸比丘诣韦罗闍国。是婆罗门忘
先请故。使佛食马麦。若佛豫知则不应
受请三月食马麦。是故知佛不知未来事。
不知未来事故则非一切智人。复次佛受
须涅叉多罗为弟子故则不知未来事。是
人恶心坚牢难化不信佛语。佛若知者云何
受为弟子。受为弟子故则不知未来事。不
知未来事故则非一切智人。复次若佛是
一切智人则应防护未有犯罪者当为结
戒。以先不知结戒因缘有作罪已方乃结
戒则不知未来事。不知未来事故则非一
切智人。复次佛法但以出家受戒岁数处
在上座恭敬礼拜。不以耆年贵族诸家功德
智慧多闻禅定果断神通为大。若是一切智
者。应以耆年贵族诸家功德智慧多闻禅定
果断神通为大供养恭敬。若如是者名为
善制。岁数者受戒年数。如五岁道人礼六
岁者。贵族者世间有四品众生。婆罗门刹利
韦舍首陀罗。首陀罗应恭敬韦舍刹利婆
罗门。韦舍应恭敬刹利婆罗门。刹利应恭
敬婆罗门。诸家者。工巧家商估家居士家长
者家大臣家王家等。于诸家中。其小家应
恭敬大家。如是于贫贱中出家者。应恭
敬富贵中出家者。功德者毁戒人应恭敬礼
拜持戒者。持戒者不应礼毁戒者。不行
十二头陀者。应礼行十二头陀者。不具足
行头陀者。应礼具足行头陀者。智慧者。
无智慧人应礼敬有智慧者。多闻者。少闻
人应礼多闻者。不多诵者应礼敬多诵者。
果者。须陀洹应礼敬斯陀含。如是展转应
礼阿罗汉。一切凡夫应礼得果者。断者。少
断结使及未断者应礼多断者。神通者。若
未具神通者应礼具神通者。佛若如是
次第善说供养恭敬法者。是为上说。而实
不尔。是故知非一切智人。复次佛尚不能
知现在事。汝若谓我云何知佛不知现在
事者。今当说之。有众生结使薄者。无业
障者。离八难者。堪行深法者。能成正法
者。而佛不知。佛成道已初欲说法。生如是
疑。我所得法甚深玄远微妙寂灭难知难解。
唯有智者可以内知。世间众生贪着世事。
此中除断一切烦恼灭爱厌离第一难见。若
我说法众生不解。徒自疲苦。生如是疑。而
实众生有薄结使无业障者。有离八难
者。堪行深法者。能成正法者。佛不能知
如是众生。是故当知不知现在事。又作是
念。昔我苦行。五比丘供养执侍应先利益。今
在何处。作是念已时有天告。今在波罗捺
鹿野苑中。是故当知佛不知现在事。不知
现在事故。则非一切智人。复次佛得道已
受请说法而作是念。我今说法谁应先闻。
即复念言。郁头蓝弗。此人利智易可开悟。
尔时此人先已命终。而佛访求。时天告言。
昨夜命终。佛又思惟回心欲度阿罗逻。天
复白言。是人亡来七日。若佛是一切智者先
应知此诸人命终。而实不知。不知过去事
故则不名一切智人。一切智人法应度可度
者。不可则置。复次佛处处有疑语。如巴
莲弗城。是事当以三因缘坏。若水若火若
内人与外人谋。若佛是一切智人者则不
应有疑惑语。是故知非一切智人。复次佛
问比丘。汝等聚会为说何事。如是等问。若
一切智人者则不应问如是等事。以问他
故非一切智人。复次佛自称赞身毁訾他
人。如经中说。佛告阿难。唯我一人第一无
比无与等者。告诸比丘尼犍子等是弊恶
人成就五邪法。诸尼犍子等无信无惭无愧
寡闻懈怠少念薄智。又说梵志尼犍诸外道
弟子等诸不可事。若自称赞毁訾他人。世
人尚愧。何况一切智人。有此事故非一切
智人。复次佛经始终相违如经中说。诸比丘
我新得道。又言我得往古诸佛所得道。世
间有智尚离终始相违。何况出家一切智人
而有相违。以终始相违故。当知非一切智
人。是故汝说金刚三昧唯一切智人得。是事
不然。无一切智人故。一切智三昧亦不成。
答曰。汝莫说此。佛实是一切智人。何以故。
凡一切法有五法藏。所谓过去法。未来法。现
在法。出三世法。不可说法。唯佛如实遍知
是法。如汝先难所知法无量无边故无一切
智人者。我今当答。若所知法无量无边。智
亦无量无边。以无量无边智知无量无边法
无咎。若谓是知亦应以智知是则无穷者。
今当答。法应以智知。智如世间人言。我
是智者我是无智者。我是麤智者。我是细智
者。以是因缘以智知智故。则无无穷过。
如以现在智知过去智则尽知一切法
无有遗余。复次如人数他通身为十知亦
如是。自知亦知他则无有咎。如灯自照
亦照他。如汝所说和合百千万亿智人尚
不能尽知一切法。何况一人知者。是事不
然。何以故。一切智慧人能知众事。虽复众
多无有智慧不能有所知。如百千盲人
不任作导。一人有眼任为导师。是故汝
以一人为难。虽复多智于佛则无智。是
事不然。汝谓佛不说韦陀等外经故非
一切智人者。今当答。韦陀中无善寂灭法。
但有种种诸戏论事。诸佛所说皆为善寂灭
故。佛虽知韦陀等经。不能令人得善寂
灭。是故不说。问曰。韦陀中亦有善寂灭解
脱说。世间先皆幽闇都无所有。初有大人出
现如日。若有见者得度死难。更有余导。
又说。人身小则神小。人大则神大。身为神
宅常处其中。若以智慧开解神缚则得解
脱。是故当知韦陀中有寂灭解脱。答曰。无
是事也。何以故。韦陀经中有四颠倒。世间
无常而别有常世间。如说一作天祠堕落
再亦堕落三作则不堕。是为无常中常颠倒。
世间苦而说有常乐处。是为苦中乐颠倒。
又说我神转为子愿使寿百岁。子是他身云
何为我。是为无我中我颠倒。说身清净
第一无比。金银珍宝无及身者。是名无净
中净颠倒。颠倒则无实。无实云何有寂灭。
是故韦陀中无善寂灭法。问曰。韦陀中说。能
知韦陀者清净安隐。云何言无善寂灭法。
答曰。知韦陀者虽说安隐非毕竟解脱。
于异身中生解脱想。是说因长寿天。说为
解脱。是故韦陀中实无解脱。复次韦陀中。略
说有三义。一者呪愿。二者称赞。三者法则。
呪愿名为令我得妻子牛马金银珍宝。称赞
名为汝火神头黑颈赤体黄常在众生五大
中。法则名为是事应作是不应作。如从昴
星初受火法而实呪愿称赞法。则无有寂
灭解脱。何以故。贪着世乐然苏呪愿无真
智慧。不断烦恼何有解脱。问曰。韦陀法自
古有之第一可信。汝言无善寂灭故不可
信者。是事不然。何以故。佛法近乃出世。韦
陀自古久远常在世间。是故古法可信近法
不可信。汝言韦陀中无善寂灭法。是事不
然。答曰。时不可信。无明先出正智后出。邪
见先出正见后出。不可以无明邪见先出故
可信。正智正见后出不可信。如先有污泥
后有莲花。先有病后有药。如是不可以
在先出者为贵。是故韦陀先出。佛法后出。
谓不可信者。是事不然。复次过去锭光等
诸佛皆先出世。其法则古出。韦陀是后出。若
汝以先久为贵者。此诸佛及法则应是贵。
问曰。韦陀不能作善寂灭。是故佛法中不
说。若佛知不能作寂灭。何用知为。若不知
则非一切智人。二俱有过。答曰。汝语非也。
佛先知韦陀不能善寂灭故不说亦不修
行。问曰。若佛知韦陀无有利益故而说不
修习者何用知为。答曰。大智之人应悉分别
是正道是邪道。欲令无量人众度险恶道故
行于正道。譬如导师善分别邪道正道。佛亦
如是。既自得出生老死险道。亦复欲令
众生出故。善知八真圣道。亦知韦陀等邪
险恶道。为离邪恶道故。行于正道故。但
知而不说。犹如农夫为谷种植至秋收获
亦得草[麸-夫+戈]。佛亦如是。为无上道故勤行精
进得菩提道。亦知韦陀等诸邪道。是故无
咎。如汝先说无人能有具知四韦陀者。
此难不然。世间人各有念力。有人一日能
诵五偈。有诵百偈。有诵二百偈。若人一日
不诵十偈则谓无能诵百偈出百偈者。
此非实语。汝等不能尽知故。便言都无智
者。若人见一人不能度河便言无能度
者。是人不名正说。何以故。自有余大力者
能度。此亦如是。设使余人不能尽知。一切
智者知之何咎。复次脾娑仙人。皆读韦陀亦
应成一切智。若有尽读韦陀。何以言无一
切智。若汝言有经书能生贪欲瞋恚者。我
今当答。若人欲长寿。应离死因缘。佛亦如
是欲断一切众生贪欲瞋恚。应知贪欲瞋
恚因缘。复次如汝说能知生贪欲瞋恚
经书则有贪欲瞋恚者。无有是处也。佛
虽知是不用不行故无过咎。如人知死因
缘则不死。若行死因缘则死。是事亦尔。若
汝说不知未来事故不名一切智者。我今
当答。此则非难。我等亦知有难一切智者
如经中说。佛告诸比丘。凡夫无智有三相。
不应思而思。不应说而说。不应作而作。
是故皆已总说。汝等未来世凡夫皆在其中
无利益故。何用分别说其名字等。若谓佛
知有难不豫答者亦不须此。今现四众
中亦有善断疑难者。今亦有能破诸难问
者。何用先答。如汝今日现见比丘之中能
破婆罗门者。是故不须先答。又先时亦有
答。散在众经。人不能具知佛法故。不知
处所。若言受调达出家事。我今当答。谓
受调达出家则非一切智人者。是语不然。
调达出家非佛所度。问曰。若余人度者佛何
以听。答曰。善恶各有时。不必出家便恶。调
达出家之后有持戒诸功德。是故出家无
过。复次调达于十二年清净持戒诵六万
法藏。此果报者当来不空必有利益。汝说调
达机关激石者。我今当说。诸佛成就无杀
法故。一切世间无能夺命者。问曰。若成就
不杀法者。何故迸石而来。答曰。佛于先世
种坏身业定报应受。示众生业报不可舍故
现受。是故自来。汝言旃遮女佛不先说者。
我今当答。以旃遮女故讥佛者。不能坏
一切智人因缘。若佛先说旃遮女当来谤我
者。旃遮女则不来。复次佛先世谤人罪业
因缘。今必应受。汝说佛何以不遮孙陀利
入只洹事。我今当答。此事不能坏一切智
人因缘。佛无有力令一切众生尽作乐人。
又诸佛离一切诤讼不自高身不着持戒。
是故不遮。复次佛先世业熟故。必应受七
日谤。又众生见佛闻谤不忧。雪明不喜故。
发无上道心。作是愿言。我等亦当得如是
清净心。是故无咎。汝先说佛入婆罗门聚
落空鉢而出非一切智人者。今当答。佛不
以饮食先观人心入聚落已魔转其意。
问曰。是事佛应先知。我入聚落魔当转人
心。答曰。佛亦先知此事。为大利益众生。诸
佛非但以受人食故。以为利益度脱众
生。有以清净心迎逆敬礼和颜瞻视。此皆大
利何必饮食。以种种门利益众生。非空入
聚落。汝说佛逆趣醉象者。今当答。佛虽知
此事。以因缘故往以此醉象必应得度。又
能障其害佛罪业。复次此象身如黑山。众
人见此低头礼佛皆起恭敬。以是因缘故
佛故往趣。复次佛趣此象无有过失。若
有恶事可作此难。汝难至随兰若者。为
受先世业果报故。汝说畜须洹叉多罗
为弟子者。今当说。佛身口意命不须守护。
无所畏故听为弟子。复次是人常近佛故
得见种种大神力。见诸天龙夜叉干闼婆阿
修罗等诸王来供养佛请问种种甚深要法
心得清净。心清净故得利益因缘。是故虽
恶听为弟子。问曰。此人于佛多生恶心。是
故不应听为弟子。答曰。若不听为弟子亦
有恶心。是故听为弟子无咎。汝说先未作
罪时何以不制戒。今当答。佛先结戒。说
八圣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
念正定。说是至涅槃道故。已说一切诸戒。
复次佛说三学。善学戒善学心善学慧。当
知已说一切诸戒。复次佛告诸比丘。一切
恶决定不应作。是不名先结戒耶。复次佛
说十善道。离杀盗婬两舌恶骂妄言绮语贪
嫉瞋恚邪见。不名先结戒耶。佛先十二年
中说一偈为布萨法。所谓一切恶莫作。一
切善当行。自净其志意。是则诸佛教。是故
当知先已结戒。复次佛说诸小恶因缘皆应
当离。如说
 离身诸恶行  亦离口诸恶
 离意诸恶行  余恶悉远离
如是说者当知先已结戒。复次佛先已说
诸守护法。如说
 护身为善哉  能护口亦善
 护意为善哉  护一切亦善
 比丘护一切  得远离诸恶
如是说者当知先已结戒。复次佛先说善
相。如说
 手足勿妄犯  节言慎所行
 当乐守定意  是名真比丘
如是说者当知先已结戒。复次说沙门法
故。当知先已结戒。沙门有四法。一于瞋不
报。二于骂默然。三杖捶能受。四害者忍之。
复次佛说四念处。观身观受观心观法。是
涅槃道住处故。当知先已结戒。若微小恶
尚不听。何况身口恶业。如是等因缘当知
先已结戒。如王者立制。不应作恶。后有
犯者随事轻重作如是罪如是治之。佛
亦如是。先总说戒。后有犯者说其罪相。如
有作恶者教令忏悔。作如是罪应如是
忏。不见摈灭摈不共住等。成如是事故。后
乃结戒

十住毘婆沙论卷第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