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瑜伽部下
回目录 | 下一页

大乘阿毘昙经中。对如来前为欲显发大乘
义故。善住菩萨说。所谓依大乘经。明诸佛如
来有十种胜妙胜语。何等为十。一者智依胜
妙胜语。二者智相胜妙胜语。三者入智相胜
妙胜语。四者入彼因果胜妙胜语。五者入
彼修因果胜妙胜语。六者还彼行中差别增
上戒胜妙胜语。七者增上心胜妙胜语。八者
增上慧胜妙胜语。九者灭除胜妙胜语。十者
智胜妙胜语。如是此修多罗句显发。说大乘
是佛语。云何显发。如是此说中小乘经不说
此十种句。唯大乘中明。所谓阿犁耶识。
智依事所说有三种性。一者他性。二者妄
分别性。三者成就性。以智相事故。唯记说
入智相事者。谓六波罗蜜。入彼因果事者。谓
十菩萨地还彼修彼。差别事中受菩萨戒谓
增上戒。首楞严虚。空等诸三昧增上心事。说
无分别智。谓增上心事说不住涅槃。灭彼果
事有三种佛身。一者真身。二者报身。三者应
身。彼果智事。说如是此十种句。非小乘教故
唯大乘中显胜说及胜上故。是故如来依为
诸菩萨说。以是义故。依大乘教故。诸佛如来
说有十种胜妙胜语应知。云何复此十种相
胜妙如来胜语。明显大乘是佛语。及遮小乘
是非大乘。是以此十句小乘经所不说。而大
乘有说。及此十句能令得大菩提善许不相
违。为得一切智智故是。中说偈
 彼依智相依  彼因及彼果
 彼三界差别  彼果及除灭
 智及上妙乘  至于胜进修
 彼说余处所无有  此见胜因上菩提
 佛语说于大乘中  十句胜说于此经
有何义故。此诸十句如是渐次说。是以菩萨
从初学已。先应诸法因果依已。应于因缘善
巧成。而有于诸缘生法中应相善巧成舍离。
横安谤遍善巧故。菩萨如是善学故。于彼善
取相中应令证学。是故令诸障中心得解脱。
于后入智相行已前修行中令修得六波罗
蜜。已深净身心故。是以净心所摄。六波罗蜜
故。于诸十地中分别修行三阿僧只劫。于后
令满三种菩萨戒。满已令彼果涅槃及证阿
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是诸十句渐次说。然
此说中一切大乘略尽。是中初说智依胜妙
胜语。如来经中说。谓阿犁耶识。以阿犁耶
识语故。作阿犁耶识语说。如来于大乘阿毘
昙经偈中说
 无始已来性  一切法所依
 有彼诸道差  及令得涅槃
还彼经所说
 一切诸法家  彼识一切种
 故说为家识  聪明者乘此
此是经证。然复彼何故名阿犁耶识。有生法
者。依彼一切诸染法作果。于彼彼亦依诸识
作因故。说为阿犁耶识。或复众生依彼为我
故。名阿犁耶识。彼亦名阿陀那识。此中有何
证如相续解脱经中说
 阿陀那识最微深  喻如水波于诸子
 我不为凡言说此  莫执取以之为我
彼以何义故名阿陀那识。依一切色相故。及
取一切依身事故。如是彼依诸色等根不坏
者。乃至命不尽。随顺故。未来取身彼能生取
身。是故彼名阿陀那识。彼亦名心。如佛所说
心意识尔。是中意有二种依。近作缘事故。近
灭识依。与意识作生因。第二意杂四种烦恼。
常共同身见我慢爱身及无明。彼是依识所
染生。若以一身所生识第二是染境界识义
故。取近义故。及不分别义故明二意。是中
有偈
 杂染障无明  同法及诸五
 三昧或胜事  说中应诚患
 无想而起我  生顺行无穷
 近顺起我相  一切是不成
 离染无心事  二三是相违
 彼无一切处  执成我等义
 心顺正义故  常顺不相违
 一切是同行  说无明不离
心及身第三离阿犁耶识更余处无。以是义
故。释成阿犁耶识是心事随种子行。彼意
及意识。以何义故。说为心种种法。种子习熏
聚义故。佛以何义故。小乘经中彼心不说为
阿犁耶识及阿陀那识。摄甚微细智义故。彼
诸声闻不修学行一切智人智故。是故彼中
间释说智。复说释成解脱故不说。诸菩萨者
修行一切智人智故。为彼说此识。若不说者
离彼识不得解行一切智人智。然复异名。
小乘经说彼识。如增一阿含中说。喜乐阿犁
耶世间。及着阿犁耶。阿犁耶所成。并求阿
犁耶。灭阿犁耶故。说法时亲近正听起随顺
心。许取法及次法。如来出世间时。世间说
此希有法故如来出思益经中说。以此义故。
小乘经亦异名。说此阿犁耶识。大僧只增一
阿含经中亦说彼为根本。如树依根住故。弥
沙塞僧中亦说言。乃至世间阴不断。如是异
名亦说彼识。或有时节中色及心断时。非阿
犁耶识有断义。彼是种子。是故所有彼智所
依阿陀那识事。心事。阿犁耶事。根本识事。乃
至世间阴事。说彼阿犁耶识。此阿犁耶识转
明胜。如王大道。余者复作是言。心意识是一
义唯文异。然彼义不成。意及识中义有见异
故。是放逸心亦应有异义成。复有余者言。
如来阿含中所说。喜乐阿犁耶世间。如是等
句者。谓五阴是阿犁耶。余者复言。同贪等乐
受是阿犁耶识。或复言。身见是阿犁耶。然
彼于阿犁耶识迷痴故。或从闻及解释故。作
如是说。依小乘经教分别安故。然彼者此分
别安事不成。彼愚痴故。如是分别已。阿犁耶
识转胜。成如是差别说故。云何转胜明。如是
彼五阴。于恶道生处一向受苦时厌成。彼既
是一向厌故不成。有厌乐事。如是彼常求厌
离同贪乐受者。从四禅已上无复成厌离。
如是彼众生中依止事不成。身见亦同。此法
中信无我者厌离成。是故此亦彼者依止不
成。然阿犁耶识至内身许事受一向苦道处
生者。及苦阴并求解脱者。阿犁耶识中皆自
身相彼解脱。不应有从第四禅以上生者。
虽有同贪乐厌离。阿犁耶识起我相爱等。
如是此诸同法信无我者。虽有厌离身见。而
阿犁耶识作爱自身相。如是分别阿犁耶识
已。转胜明智是阿犁耶。说傍名及异名。分
别安事。然复此相分别事云何得知。彼略
有三种。一自相差别处。二因事差别相。三
果差别相。是中阿犁耶识自相义者。依一
切染等法习故。彼有生因相种子摄取义故。
是中因事差别义者。还彼染等诸法中。彼
阿犁耶识如是一切种子。一切时作因事现
成。是中果差别者。阿犁耶识中所有。彼
诸染法依。无始以来习生事。何者是习
而以习名。说此有何义。依彼法同生灭故。
所有彼生相事此是说。所谓如华薰胡麻。
同生灭胡麻故生。彼香因事故生。或多贪
欲者有贪习。贪等同生灭。有彼心故。彼
因相似生。或复多闻者有多闻习。彼闻忆念
已同生灭心中。彼说因相事生故。是以有此
习义故。说为法器。亦名持法。如是阿犁耶识
中亦如是。何者复彼阿犁耶识中染等诸法
种子。为当分别住。为不分别。彼非如物分
别。彼处住非不分别。然如是生彼阿犁耶
识。彼生胜力故。说为一切种子。云何彼阿犁
耶识及诸染法。同时见迭互作因事。所谓
如灯焰及炷生烧因同时迭互作因。及如苇
束迭互人捉故同时不堕地中。此亦如是。迭
互作因事。应知亦如阿犁耶识诸染法作因。
诸染法与阿犁耶识。如是因缘差别事。不见
有余因缘。云何无分别种种习而与有分别
种种诸法因成。所谓如种种色染衣已不见
种种色。若彼衣浸在器中。尔时彼诸色种种
差别见。非一器中故。如是阿犁耶识种种
习薰习薰时虽非种种。能生果时向色器已。
无量种种相现诸法种种事。此是大乘中甚
微最细因缘。有二种。一者性差别二者爱不
爱果差别。是中所有依此阿犁耶识生诸法
者。此是性差别种种性分别现缘故。是中迷
初因缘者。于阿犁耶识中或言性因事。或言
本作因事。或言自在应化因事。或言自身我
因相事。或言无因无缘事。第二因缘迷者。
复自身计为作者食者。譬如众生盲人彼未
曾见象。为彼盲人将示象。诸生盲者或捉象
鼻或牙或耳或足或尾或背。彼示已问象何
相或说言如犁辕。或言如杵。或言如簸箕。或
言如碓臼。或言如苕帚。或言如石山。如是不
通达。不知此二种因缘故无明障故如生盲。
或计为性或本因或自在或自身或无因或作
者。或计为食者。阿犁耶识如象。性相自体不
知故。略说阿犁耶识因事及果事报识一切
种子性已。是故三界中摄一切身及一切道。
是故说五偈
 内外不分明  而说相顺事
 彼一切真实  说为六种子
 空及同诸大  彼亦说随顺
 定而忘诸缘  及自果将来
 彼见而无记  或顺彼无余
 薰彼非余处  然彼是习相
 六无有顺义  二别相违故
 诸念无同故  生余随顺故
 内外诸种子  彼说为生因
 不续取尽故  自然坏遍故
所有余六转顺识。彼一切身道处受果报。应
知如中边分别论说
 一是作缘识  第二受果报
 分别受报者  同发诸心尔
彼诸识迭互作缘故。大乘阿毘昙修多罗有偈
 一切诸法依  如是彼诸识
 迭互作果事  一切及因事
若此诸识迭互作因缘果者。初因缘及彼第
二因缘有何缘。谓增上缘。然此六识有几
缘所生。增上念次第等缘生。是此余三种因
缘。世间者至爱不爱道。及受果报者四缘成。
以分别明此阿犁耶识。傍名及相复云何得
知。唯是阿犁耶识如是傍名说及如是相。而
非是六种转顺识尔。如是中间差别安阿犁
耶识已。是故不成染净事烦恼事及业事生
染事不成。世间出世间净事不成。云何烦恼
染事不成。是以六识身中烦恼染习种子作
事不成如是。彼眼识贪烦恼使等同生灭彼。
是彼者薰有子。及非与眼识灭已。余识中间
以非习。及不见习所依。既无眼识前灭。眼
境中间同贪等生无故。是故过去者不成。如
过业果报生。然彼眼识贪等同生故习不成。
彼贪所依故。及贪不坚。非余诸识别体故。诸
识同时生灭无故非自性。余性可有同生灭。
如是故。非眼识贪等烦恼及使薰成。非彼识
及识所薰。如眼识。如是余六转顺识等如顺
释。应知所有非想以上灭已。此处生烦恼
染。彼初生识彼亦无种子生同依止。彼习过
无故。以生烦恼对治识。彼余一切世间识灭
已。中间阿犁耶识烦恼及使种子。彼对治识
中。不成于诸烦恼性解脱故。及同生灭无故。
后复更生世间识故久灭无已同依彼习应离
种子生中间阿犁耶识。是故中间阿犁耶识
烦恼染事不成。云何业染不成。行缘识不顺
义故。彼无取缘有。亦不顺故。云何生染不
成。取后身身不顺义故。不入定地中灭已在
中阴。念杂染意识取后身。然彼杂染意识中
阴中灭已。彼以歌啰啰故。母腹中托。若唯意
识托者。托已彼依力故。母腹中应有依识行。
是以二种意识从母胎应有。同有故而非彼
所托意识。意识事成。上以杂染身故。及随
顺意识念。虽有彼意识托既休托意识。彼
为一切种子。为当随彼身依行者。若随彼所
托彼是一切种子者。是故唯阿犁耶识。是傍
名差别安成依识尔。然若依彼故。一切种子
者。彼以何依事作因识者。彼非一切种子。
若所依作果事者。彼一切种子此义不成。是
故此释成。所有彼托识彼非意识。是报识。
彼一切种子故。以取后身以认取余色根。何
者报识而认不可见上意。意识及不坚牢固。
彼诸余识取色根。无非色可成。是识及灭色
迭互相依。如苇束顺义故。行彼亦不成中
间报识。食事义故。不成诸大。众生非报识。中
间诸六识随所三界中生诸大。众生作食所
见从此灭已。虽入生定。以杂染不入定。
意识取后身。然彼不入定心。彼地中杂中间
报识以种子不成。然生在无色界中。中间一
切种子报识杂染善根觉者。无有种子。无所
可依。得杂染善根心。还彼处现出世间心。
诸余世间心谢已。彼行应得回生非有想非
无想生者。现不用处出世间心时应得回彼
二道。彼出世间识非有想非无想。至所依非
有用处行所依。涅槃道所依成。欲舍身时。
或造善不善。若上若下渐次依迹。灭毒得清
凉。不应成中间有阿犁耶识。是故生染中间
一切种子报识中不成。云何世间净事不成。
如是离诸欲者。未得色界心。唯得欲界善心。
于欲生厌离。然是欲界中心。后用行色界心
不共同生灭。彼不薰此种子者不成。非彼色
界心。过去无量生所隔。彼入定心作种子
不成。既无彼已释成此所有。彼入定色界心
一切种子报识久时转转来。后因缘故。是彼
善行习故。彼心增上缘。如是一切厌离地行
中随顺如义应知。如是世间净事中间一切
种子报识不成。云何出世间净事不成。如
佛所说。外闻他声音以内寂静思量。因彼事
故得生正见。以闻彼声响音念故。或薰耳
识。或薰意识或薰彼二。是中彼诸法寂静思
惟忆念故。耳识尔时不行。意识亦余识所
隔杂故。若寂静思惟行生时。彼久灭无常意
识闻习所薰同习既无。何处复彼种子心。后
时寂静思惟行而生所有。彼寂静思惟修行
世间心。彼正见同顺出世间心。或时同生
灭。是故彼不薰。以不薰故彼种子不成。是
故出世间净中间一切种子报识不成。是中
间习者。彼种子摄不顺故。复云何一切种子
与报识作染因成。彼对治出世间心种子事
不成。出世间心是未曾有。是故彼习本无。既
无彼习已有何种子生。彼应说善净法界尽
唯以闻习种子生彼所有彼闻习彼为是阿犁
耶识性为不。若是阿犁耶识性者。是中云
何彼对治种子成。若是非如是性者。是以彼
闻习种子有何依身可见。诸佛得菩提已。所
有彼闻习随心身现彼共同事。报识中行亦
如乳水。然非彼阿犁耶识。彼对治种子故。
是中依微习故生中习依中习故上习生。多
以闻思修顺义故。然彼闻思修种子虽微中
上。然是法身种子应知阿犁耶识相违。非阿
犁耶识所摄。出世间善净法界因气事故。世
间及出世间心作种子。然彼未得出世间心
时。现气烦恼对治。随恶道对治。消灭作一
切恶对治。随顺亲近诸佛菩萨。世间亦诸新
学者法身所摄。应知诸菩萨解脱身所摄。声
闻缘觉彼阿犁耶识法解脱身所摄。随所随
所微中上渐次增长。如是如是。报识亦微劣
身亦转明。一切时身亦转明。一切时转身已。
彼报识一切种子离种子成。及一切时灭已。
彼复云何。阿犁耶识如乳水。若尔非阿犁耶
识。同事而行。一切时坏如鹅水中饮乳。或
入世间厌。或入定习灭故。入定习增长。如转
身及入诸灭尽定。虽不着识故彼中唯执不
离。成非灭尽定。彼对治可取生。非彼起已更
复生。报识已断。非余处可取顺成。若复计言。
灭尽定有心。彼亦是心善不善。彼无记事
故。不生成彼亦不成。若复言色心后生者。诸
法种子事分别前未生。亦不生色无色。灭已
及从灭尽定起。彼不成。及阿罗汉后心亦不
成。除唯次第缘事可成。如是一切种子报识
中间无染无净成。是故释成彼无及随所相
说。是中说偈
 菩萨净心  离诸五识  离余转事
 心云何作  对治回转  无量不成
 因果分别  彼灭应顺  离子非事
 若取转事  彼事二无  转事不成
何者。复此阿犁耶识差别事略有三种。及四
种应知。是中三种者。以三种习差别故。一言
说习差别。二身见习差别。三因缘习差别。
四种习差别。一取时差别。二报差别。三念
事差别。四相差别。是中取时差别者。所有诸
习生彼无故。行缘识及取缘有不成。是中报
差别者。所有行有缘故。诸道受报彼无故。
无子后生。诸法生事不成。念事差别者。所有
彼意我相念事。彼意无己身念取事不成。是
中相差别者。所有彼同相不同相。离受生种
子相同。受生种子相同。所有器世间。种子不
同者。所有内入种子。所有同者。彼离受生种
子对治生。不同者。障灭。及同者。他所妄想分
别取见净。诸行人一事中种种信如种见得。
是中偈
 难灭证缚  说为同事  行人乱心
 自念外坏  净不相违  真实见净
 佛戒清净  诸佛见净
所有不同彼同受生种子。彼无故。器世间
众生世间顺胜事不成。复麤涩相安相。麤
涩相者。所有烦恼及使种子。安相者。有漏
善法种子。彼无故报作不作胜身中不成。复
受不受相。受相者。所有熟报善不善种子。
不受相者。所有言道习种子。无量分别顺
种子故。彼无者作不作善恶业得时不受用
义不成。新语言习生事不成。复喻相幻焰
梦患目等。彼阿犁耶识彼时无故。虚妄分别
种子故。相事不成。彼复同相别相具有缚者
同相世间。离欲者坏相。学者声闻及诸菩萨
一义一处除相。阿罗汉辟支佛诸如来烦恼
障具除相。烦恼障智障及具除相。如顺彼无
渐次。烦恼灭事。以何义故。善不善诸法报中
不定无记报。如是无记善不善不相违。善不
善事迭互相违善不善事烦恼转事不成。是
故唯不定无记是报识。已说智依。智相复云
何知。彼略有三种。一他性相。二妄想分别
相三成就相。是中何者他性相。所有阿犁耶
识种子中。虚妄分别所摄识。彼复何等身与
受用识。彼所受用识。受用识。时识。数识。方
处差别假意识。自他分别善道恶道生灭识。
是中所有身与受用识及彼所用识。及受识
所有时数分别假识者。彼语言习种子因生
故。所有自他分别识。彼身见习种子因故。
所有善道恶道生死者。彼为因缘习种子因
故。此诸识一切尘一切道烦恼所摄。说他性
相者。虚妄分别现见成。此别现见成。此诸识
中所有虚妄分别所摄。唯识事非有妄取义
依见。此是他性相。是中何者妄分别相。若非
有尘唯彼识作尘现取故。是中何者成就相
若还彼他性相中微尘相永无有事。是中身
与受用识等六内眼等尘应知。彼所受用识
者。六外尘色等应知。彼能受用识者。六种眼
识等尘应知。此诸识余识差别应知。复此诸
识唯识无义故。余处有何见。梦等见应知。
所谓梦中离尘唯识。如是种种色声香味触
屋宅林地风诸山尘现相事故见。然彼处无
尘义如是见者一切唯识。随义通达应知。言
等者幻焰鹿渴患目等应知。然彼如梦觉者
一切亦如是识。何以故。如梦中唯识意生。
如是彼处亦不行。行真实知觉已故行真实。
未觉者唯识事云何得知。从阿含及解释顺
义中。是中阿含如佛十地经所说。三界唯
心作。相续解脱经中弥勒菩萨问佛言。世尊。
所有彼三昧境界中见像。彼为于心异为不
异。佛言。弥勒不异。何以故。彼念唯识所明识
我说。世尊。若是彼三昧境界形像心中不异
者。云何以彼心而取彼心。佛言。弥勒。无有法
而能取法。然彼心如是生。以如是生故如是
见。譬如缘像故唯见像而言我见像。以是义
中间不离彼像。中间像相似见。如是生彼心。
如是中间而言见。如是此阿含将证成。如是
入定心时随所青等知所有。见像还见彼心
离尘青等。如是顺释已。菩萨于一切识中如
是测量取。唯识中无彼青等忆念持识。前
已彼念所见闻思修。亦随所忆事识。彼亦念
过去故。彼现相唯识。得以此喻证故。菩萨
虽真智未觉已应思量唯觉事随此如梦说
种种诸识。彼识顺成唯识。眼识等诸识。眼等
诸识复有诸色云何得知。唯识事彼亦有。阿
含及顺释如前说。若是唯彼诸识者。何故色
事及现见相事久住体。行颠倒等烦恼染处
因故。余时非尘为尘妄不成。既无彼事烦恼
障智障染事不成。彼既无净事不成。是故如
是彼顺义成。是中有偈
 妄念及妄想  说为诸色识
 及无非色识  有彼非余者
何故时等种种如说者行无时。世间流不绝
故。无量众生界因故。无量佛世界因故。无量
所作事迭互假名分别因故。无量摄取受用
差别因故。无量爱不爱业果报受用差别因
故。无量受生死差别因故。云何复此诸识唯
识作事成。略说有三种相。一者但彼无义因
故。二事同念见识因故。种种事画师所生因
故。如是彼一切诸识无尘故。唯如是同见相。
眼识等色等念故。及彼识见乃至身识见唯
意识。一切眼等法尽识同念意识。识同见分
别故。于意识及一切识生现相故。是中有

 唯彼二种事  行者入意识
 唯入彼心已  彼力所成此
唯彼意识种种行故。得彼名。亦如身口等。余
者行一切身中如画师。二种现相行。唯彼尘
现相故。及分别现相故。一切处触现相故。行
色尘身依故。彼意识彼余色相身依故。是中
有偈
 远至独行故  无身窟所依
 能调不调心  我说为净行
如说此诸五根。意识境界缘受成。然是彼者
意是依止尔。复如说十二入。经中六种识种
识是意入尔。若有阿犁耶识。识尘识分别
安是中。诸余一切识。彼念想识唯意识识同
身彼见应知。彼如是唯念想诸识彼见生因
故。如尘现相见彼生同依作事成。如是此诸
识唯识住事成。云何有见尘而说无有义成。
如佛所说。菩萨成就四法。一切诸识解通
无义事。相违识相智故。亦如饿鬼畜生
人及诸天等同事中见既别。不念见觉识故。
亦如过去未来梦现相念故。加意中间颠倒
同顺智故。所谓有尘念。彼念识不颠倒。应
得不加真智及随顺三种智知故。如是诸菩
萨及得禅定者。得心自在忆持力故。现如是
事。及得舍摩他。诸行人观法顺故。唯忆念
现见故。及得无分别智。彼处住已现一切义。
如是此三种智随顺义故。彼义本四诸相释
成无有义。若是唯识义现见依者。他性相云
何。他性以何义故说为他性。自习种子生
故。缘他性生已刹那后自不住。有力故说
他性。彼是妄想分别非性非所依。未曾有
尘见故。彼云何妄分别。以何义故彼名为妄
分别。无量相妄分别颠倒相生故。妄分别
者。无自相唯妄见故。说为妄想。若是成就相
者。彼永无自性相彼云何成就。以何义故说
为成就。不以义故说为成就。缘净念一切善
根妙义因故。亦是上义故名为成就。复有分
别及无分别说分别性。是中何者分别。何等
分别。何等分别性。意识分别以能分别。然
彼自语言习种子及一切识。语言习种子故。
是无量诸相分别故。行一切处分别妄想分
别故。说为分别。复他性妄想念随所有性。他
性妄想者。是彼处妄想自性。以何相以何
义故先已释。云何复妄分别以何分别。以何
念以何念取。以何慢。以何假名。以何安义
名。以念故他性中彼念取见彼慢分别起口
业。见等四种世间行故。非有义而言有安故
分别妄想。此诸三性为同行为别行为别不
别。应说傍义故。他性相他性傍义故。彼
亦是妄分别傍义故。彼亦是成就有何傍名
义。是以他性他性习种子。生他性因故。有何
傍名义。以是彼如是妄分别。及妄分别及诸
分别因故。有何义故。随彼如是妄分别。如
所分别如是彼永无义故。有几种他相。略有
二种。一薰种子他相。二染净性不成他相。如
是此二种他相故。说为他相。妄分别性亦有
二种一者性分别。二者胜分别故。以为分别。
成就性亦有二种。一者性成就故。二者净成
就故。分别复有四种。一者性分别。二胜分
别。三觉分别四不觉分别。觉分别者解义事
善巧故。不觉分别者。不解义事不善巧故。
复有五种。一名所依义分别。所谓此名有是
义尔。二义所依名性分别。所谓此义有此名
尔。三名依名性分别者。所谓不决定义名分
别故。四所依义性分别者。未决定名义分别
故。彼二依彼分别。所谓此义如是。身如是名
尔。摄一切义故。复有十种分别。一根本分别。
所谓阿犁耶识二相分别。所谓色等识。三念
现相分别。所谓同依眼识等识。四念异分别。
所谓老等。乐受贪等。他所恼时转变等。趣及
欲界等异故。五念现相异事分别。所谓所说
如是等异相。彼异相他所将分别。所谓不闻
正法。及闻正法者所有分别。六不寂静思惟。
所谓不闻正法者。谓诸外道。七寂静思惟。所
谓闻正法同法者。八妒分别。所谓不正意思
量。身见等六十二见。同顺彼分别散分别。谓
诸菩萨有十种分别。非事相散故。事相散故。
正安散故。毁谤散故。一向事散故。异事散故。
性散故。随名义散故。及随义名散故。此诸十
句散事中对治故说无分别智。一切诸般若
波罗蜜中说如是彼障及对治。具足般若波
罗蜜应知。若是傍名义他性相三种性成。
云何三种性无差别不成。随彼傍义他性者。
非彼妄分别。非成就随彼傍义妄分别者。非
彼他性。非成就。随彼傍名成就者。如是非彼
他性。非妄想。云何复知。如他性相。妄分别
性事现故。非如是体性尔。本名离慧故。及自
灭因故。多名故。多身相违因故。不定名秽身
相违因故。是中有偈
 本名无慧故  多及不定故
 成彼自多身  秽身相违故
 觉见诸法事  及见染净等
 如幻应当知  及如虚空等
复以何义故。有如是所说事他性相一切事
不成。彼无已成就性及无故。如是一切事不
成。他性及成就性无故。染净无事患应见染
净。是故非一切无。是中有偈
 他性既无  成就一切  无事常时
 于诸染净
所有此诸佛如来大乘方广中说。彼说中云
何妄分别性应知。无傍名义说可知。他性相
云何知。幻焰梦镜像光明响水中月应化等
诸喻应知。成就性云何知有四种净法。说中
知四种净法者。性净故。所谓真如空实际无
相真实义及法界。是离垢净所谓如是彼离
一切障垢。彼得行净。所谓一切菩提分法及
波罗蜜等。彼生因念净。所谓说大乘法。如是
彼净因故非妄想。净法界因气故非他性如
是此诸四法摄成一切诸净法。于中有偈
 幻等说故生  妄计无有说
 于诸四净中  说为真实净
净性离垢行念故。彼净诸摄四种义故。复以
何相故。他性相如所说幻等喻中明。余者
于他性相中。回妄颠倒取意故。云何复余者
于他性相中颠倒疑意成。如是余者作是意。
云何无此义。现境界成。为彼除疑回义故说
为如幻。云何无义诸心心数顺义成。回疑义
说如焰喻。云何无此无义而受爱不爱事。回
彼疑义故说如梦。云何无此义而有净不净
业爱不爱果顺不顺事。回彼疑故说如镜像。
云何无义而有种种识顺事。回彼疑义故说
如光。云何无此义而有种种假名语言顺事。
回彼疑义故说如响。云何无此义实能取三
昧境界顺事。回彼疑意义故说如水中月。
云何无此义而诸菩萨故取意不颠倒。作众
生益义故受生。回彼疑意义故如应化事。有
何义故。如梵王经中说。我不见世间不证
涅槃。他相性中妄分别。及成就性因故。说
世间及涅槃事。无异事故。如是彼他性相
妄分别分故说为世间。成就分故说为涅槃。
如佛阿毘昙中说。有三法。是染分净分。彼
二分有何义故说。他性中妄想性是烦恼分。
成就性是净分。还彼他性彼二分。以此义故
说。此义中何者说金藏土示现。所谓如金藏
土中有三事可见。一地尘二土三金。是中
有地尘故见土及见有金。若入火时不见土
唯见金。地尘者见土时非正见。见金时非如
实见。是故地尘有二分。如是此无分别智火
触彼识已。彼识虚妄分别性事见成就性事
故不见。无分别智火触彼识已彼识实成就
性事故见。妄分别性事故不见。是故所有妄
分别识他性相二分成。如金藏泥地尘尔。如
来或说一切法常或说一切法无常。或说非
常非无常以何意故说常。他性相成就分别
故说常。妄分别故非常。彼二分故非常非
无常。以是意故说如。常无常不二。如是苦乐
不二。净不净不二。空不空不二。有我无我不
二。定不定不二。有性无性不二。有生不生不
二。灭不灭不二。永定不永定不二。性灭不性
灭不二。世间涅槃不二。如是等句差别诸佛
一切密语。以此三种性句随顺应知。如常等
诸句中说。于中有偈
 如诸法所无  及如见非一
 如是法非法  不二义所说
 彼一分事故  亦说名为事
 二分不名事  非事真实说
 如见非如有  是故说为见
 如是彼亦见  是故说为无
 自体自无故  自事中不住
 取者本亦无  故说为无性
 无性义故成  上上依义故
 无生亦不灭  永寂性灭故
然有四种意趣故。及有四种密语渐次。一切
佛语随顺解释应知。一者法同意趣故。所谓
我是无量无边时。号曰毘婆尸正真正觉。二
者时节意趣。所谓若称多宝如来名者。即定
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无量寿经说。若
有众生愿取无量寿世界即生尔。三者义中
间意趣。如经所说。供养若干如许恒沙等。
供养亲近已得解大乘义尔。四者顺众生心
意趣。所谓或有众生赞行布施彼者复谤毁。
说如是布施如是持戒。及余者说修事。是以
故说四种意趣。四种密语渐次。一者劝发
渐次。所谓或声闻乘。或大乘中众生法性胜
故。顺世谛理所说。二者相渐次。随所法相说
中示现。三者对治渐次。随所说八万四千
众生行。四者发愿渐次。随所异义言音声字
义余说随所。有偈
 非实而作实  颠倒中善住
 烦恼善染故  得无上菩提
欲解释大乘经者。彼应以三种相差别故。略
作解释。一者因缘说。二者因缘所生诸法
相说。三者以说闻义故说。是中因缘集说
者。如说言习所生法。彼如是还彼报识顺识
中迭互缘故生。彼复顺识相诸法。同念见识
性。然彼忆持相分别相及法体相。是以此示
现三种性相成。如说同念见者。彼知三相尔。
云何复彼相解释分别相者。他性中无。成就
性中有。彼二有无。有觉无觉有见无见。真
实同时。彼他性中依非众生分别众生成就
者。行彼觉故彼不觉。如说分别他性中成就。
彼处有不觉及觉故。略说彼二边所说义解
释。所谓先已说句余句示现彼分别。或功德
增上故。或义增故。功德增者。所谓说佛功德
善觉慧。不二行无相法究竟佛行行故。得一
切佛法。到无障道。不退转法无障境界。不思
住达三世遍一切世界身。一切法无疑。知一
切成就慧无疑。诸法知无分别知。一切菩萨
正受智。不二佛行得最究竟。不离如来。解脱
智尽。至无边中佛地。通达法界最虚空界尽
尔。善觉佛者。此句余句所解释应知。如是
善说法体成。善觉慧者。此善觉慧诸佛如来
十九种诸佛功德摄成应知。智中一向无障
无分别功德。事非事二相真如最净说自然
佛所作不休息行功德。法身中身心业无分
别功德。一切障对治功德。降伏一切外道
功德。世间生世间法不能染功德。法住功
德。受记功德。一切世界中示现报身应身功
德。决疑功德。种种行入功德。未来生法智功
德随信示现功德。无量身化众生行功德。同
法成波罗蜜功德。异佛世界随信示功德。三
种佛身说法不断功德。乃至世间际一切众生
助成一切乐及无量功德。因此说故。义增上
者。复如经所说。菩萨成就三十二法故名为
菩萨。助益乐深心故。于一切众生令入一切
智智。称己智灭慢故。淳厚深心故。不作恩
爱怨及非怨等心故。永亲故。尽至涅槃美言
悦目先应故。不断彼心故。所许之事不休
息不疲倦意故。闻义无厌足故。自过见患
故。见他作过不说故。一切威仪行菩萨心业
故。布施中不求报故一切有道处不着修戒
故。不瞋一切众生忍故。聚集一切善根法以
精进故。离无色界禅故。顺方便智故。四摄法
所摄方便故。破戒持戒不二心故。勤劬闻妙
法故。乐住阿兰若故。不乐世间种种事故。
不希乐小乘故。于大乘见大利益故。远离恶
知识故。亲近善知识故。净四梵行故。五神
通游戏故。依智故。住有行不住有行众生不
舍故。一向定言故。重实语故。菩萨心为首故。
如是等句初句中差别应知。助乐深心故。于
一切众生此助乐深心故。有十六种作事差
别应知。是中十六种作事者。转转行作。不退
作。他所不劝而自行作。不瞋作。不望报作。三
句不望报故。有益无益不瞋喜。乃至后生随
逐故。彼相似口业故。有二句苦乐中不二等
作事。不怯弱作事。不退转作事方便摄作事。
除障作事。二句相续不断念彼心作事。胜至
作事。七句六波罗蜜正修行。及摄取行正事。
成就行作正事。六句亲近知识。听闻正法。乐
兰若。舍恶觉心。正念功德。二句大乘功德。
二句成就作事。三句无量清净得益力得证功
德。彼令住作事四。将众功德除疑。教受财
法摄取心故。不杂心故。如是等句与初句解
释差别应知。如经说。依于初句故句别有
功德。依于初句故句别义别尔。如是智相释已

摄大乘论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