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瑜伽部下
回目录

如佛世尊为出爱王所说经言。彼王一时往
诣佛所顶礼佛足。白言。世尊。有一沙门若
婆罗门来至我所。以不真实过失现前呵谏于
我。我于尔时。其心不生悔恼忧戚。何以故。观
此过失。于我自身都不见故。又有沙门若婆
罗门来至我所。以不真实功德现前赞劝于
我。我于尔时。心亦不生欢喜踊跃。何以故。观
此功德。于我自身都不见故。彼诸沙门及婆
罗门既退还已。我便独处空闲静室。生如是
心筹量寻伺。我当云何了知诸王真实过失
真实功德。若我知者当舍其失爰修其德。谁
有沙门或婆罗门。能了诸王真实过失真实
功德。亦能为我广开示者。既寻伺已。便作是
念唯我世尊一切知者。一切见者。定当了知
诸王所有真实过失真实功德。我今当往佛
世尊所请问斯义。故我今者来至佛所。请决
是义。唯愿如来。为我开示。世尊。云何诸王真
实过失。云何诸王真实功德。作是请已
尔时世尊告出爱王曰。大王。大王。今者应当
了知王之过失。王之功德。王衰损门。王方便
门。王可爱法及能引发王可爱法
云何名为王之过失。大王当知。王过失者。略
有九种。王若成就如是过失。虽有大府库有
大辅佐有大军众不可归仰。何等为九。一不
得自在。二立性暴恶。三猛利愤发。四恩惠奢
薄。五受邪佞言。六所作不思不顺仪则。七不
顾善法。八不知差别忘所作恩。九一向纵任
专行放逸
云何名王不得自在。谓有国王。志性不强所
为软弱。为诸大臣辅相国师群官所制。不随
所欲作所应作锡[来/贝]群臣。于妙五欲欢娱游
戏。亦不如意。如是名王不得自在
云何名王立性暴恶。谓有国王。诸群臣类或
余人等。随于一处现行少小不如意事。即便
对面摈黜。发麤恶言咆勃忿恚。颦蹙而住时
生愤发。设不对面背彼向余。而作于前摈骂
等事。设不对面亦不背彼向余而作于前黜
骂等事。然唯内意愤恚郁快。怀恼害心怀怨
恨心。然不长时持愤恚心相续不舍。复有内
意愤恚郁快。怀恼害心怀怨恨心。亦于长时
持愤恚心相续不舍。由如是相对面暴恶。背
面暴恶。懊恚暴恶暂时暴恶。长久暴恶。如
是名王立性暴恶。大王当知。长久暴恶名为
大过。非是余者
云何名王猛利愤发谓有国王诸群臣等。有
小[亿-音+(夫*夫)]过有少违越便削封禄夺去妻妾。或以
重罚而刑罚之。如是名王猛利愤发
云何名王恩惠奢薄。谓有国王诸群臣等供
奉侍卫。虽极清净善称其心。而以微劣软言
而慰喻之。颁赐爵禄酬赏勋庸。不能圆满不
顺常式。或损耗已。或稽留已。或推注已。或怨
恨已。然后方与如是名王恩惠奢薄
云何名王受邪佞言。若有国王诸群臣等。实
非聪叡诈现聪叡。贪浊偏党不闲宪式。情怀
谋叛不修善政。听受信用如是辈人所进谏
议。由此因缘王务财宝。名称善政并皆衰损。
如是名王受邪佞言
云何名王所作不思不顺仪则。谓有国王。不
能究察不审究察。不能思择不审思择。诸群
臣辈于彼彼务机密事中。不堪委任而委任
之。堪委任者而不委任。堪驱役者而不驱役。
不堪役者乃驱役之。应赏[来/贝]者而刑罚之。应
刑罚者而赏[来/贝]之。又于群臣不善安处先王
仪则。由此群臣处大朝会。余论未终发言间
绝。不敬不惮而兴谏诤。不如旨教而善奉行。
不正安住王之教命。如是名王所作不思不
顺仪则
云何名王不顾善法。谓有国王。不信他世亦
不晓悟。由于他世不信不悟。便于当来善不
善业爱非爱果不能信解。不信解故无有羞
耻。随情造作身语意业三种恶行。不能时时
布施修福受斋学戒。如是名王不顾善法。云
何名王不知差别忘所作恩。谓有国王。于诸
大臣辅相国师及群官等。其心颠倒不善了
知忠信技艺智慧差别。以不知故。非忠信所
生忠信想。于忠信所非忠信想。无技艺所生
技艺想。有技艺所无技艺想。于恶慧所生善
慧想。于善慧所生恶慧想。彼由如是心颠倒
故。于非忠信无有技艺恶慧臣所敬重爱养。
忠信技艺善慧臣所反生轻贱。又诸臣等年
耆衰迈。曾于长夜供奉侍卫。知其无势无力
无勇。遂不敬爱不赐爵禄不酬其赏。设被陵
蔑舍而不问。如是名王不知差别忘所作恩
云何名王一向纵任专行放逸。谓有国王。于
妙五欲一向沈没。耽着嬉戏爱乐受行。不能
时时勗励方便作所应作劳[来/贝]群臣。如是名
王一向纵任专行放逸。若有国王成就如是九
种过失。虽有大府库有大辅佐有大军众而
不可归仰。大王当知。此九过失。是王自性之
过失也
云何名为王之功德。大王当知。王功德者。略
有九种。王若成就如是功德。虽无大府库无
大辅佐无大军众而可归仰。何等为九。一得
大自在。二性不暴恶。三愤发轻微。四恩惠猛
利。五受正直言。六所作谛思善顺仪则。七顾
恋善法。八善知差别知所作恩。九不自纵任
不行放逸
云何名王得大自在。谓有国王。自随所欲作
所应作劳[来/贝]群臣。于妙五欲欢娱游戏。于诸
大臣辅相国师群臣等。所凡出教命宣布无
碍。如是名王得大自在
云何名王性不暴恶。谓有国王。诸群臣等随
于何处。虽行增上不如意事。性能容忍不现
摈黜。不发。言亦不咆勃。广说乃至不生愤
发亦不对面。亦不背面而作前事。亦不内意
秘匿忿缠。亦不长夜蓄恶愤心相续不舍。不
现暴恶不背暴恶。不匿暴恶不久暴恶。如是
名王性不暴恶
云何名王愤发轻微。谓有国王。诸群臣等虽
有大愆有大违越。而不一切削其封禄夺其
妻妾。不以重罚而刑罚之。随过轻重而行黜
罚。如是名王愤发轻微
云何名王恩惠猛利。谓有国王诸群臣等。正
直现前供奉侍卫。其心清净其心调顺。于时
时中以正圆满软言慰喻。具足颁锡爵禄勋
庸而不令彼损耗稽留劬劳怨恨。易可供奉
不难承事。如是名王恩惠猛利
云何名王受正直言。谓有国王。诸群臣等实
有聪叡无聪叡慢。无浊无偏善闲宪式。情无
违叛乐修善法。听受信用如是辈人所进言
议。由此因缘国务财宝。名称善法皆悉增盛。
如是名王受正直言
云何名王所作谛思善顺仪则。谓有国王性
能究察能审究察。性能思择能审思择。诸
群臣等于彼彼务机密事中。不堪委任而不
委任。堪委任者而委任之。不堪役者而不驱
役。堪驱役者乃驱役之。应赏[来/贝]者而正赏[来/贝]。
应刑罚者而正刑罚。凡有所为审思审择。然
后方作而不卒暴。又于群臣能善安处先王
仪则。由此群臣虽处宴会终不发言间绝余
论。要待言终恭敬畏惮而兴谏诤。如其旨教
而善奉行。能正安住王之教命。如是名王所
作谛思善顺仪则
云何名王顾恋善法。谓有国王信知他世。由
信善故。便于当来净不净业爱非爱果能善
信解。由信解故具足惭耻而不纵情作身语
意三种恶行。时时思择布施修福受斋学戒。
如是名王顾恋善法
云何名王善知差别知所作恩。谓有国王于
诸大臣辅相国师及群臣等。心无颠倒能善
了知忠信技艺智慧差别。若诸群臣忠信技
艺及与智慧。若有若无并如实知。于其无者
轻而远之。于其有者敬而爱之而正摄受。又
诸臣等年耆衰迈。曾于长夜供奉侍卫。虽知
无势无力无勇。然念昔恩转怀敬爱而不轻
贱。爵禄勋庸分赏无替。如是名王善知差别
知所作恩。云何名王不自纵任不行放逸。谓
有国王。于妙五欲而不沈没。耽着嬉戏爱乐
受行。能于时时勗励方便作所应作劳[来/贝]群
臣。如是名王不自纵任不行放逸。若王成就
如是功德。虽无大府库无大辅佐无大军众
而可归仰。大王当知。如是九种王之功德。是
王自性之功德也
云何名为王衰损门。大王当知。王衰损门略
有五种。一不善观察而摄群臣。二虽善观察
而摄群臣。无恩妙行纵有非时。三专行放
逸不思机务。四专行放逸不守府库。五专行
放逸不修法行。如是五种。皆悉名为王衰损
门。云何名王不善观察而摄群臣。谓有国王。
于群臣等不能究察不审究察。不能思择不
审思择。忠信技艺智慧差别。摄为亲侍加以
宠爱。厚赐爵禄重赏勋庸。最机密处而相委
任。数以软言现为慰喻然此群臣所付财宝
多有损费。若遇怨敌恶友军阵。彼先退败。恐
惧破散为他所胜。迟留人后奔北无恋。矫行
恶策动亏王政。如是名王不善观察而摄群
臣。云何名王虽善观察而摄群臣。无恩妙行
纵有非时谓有国王。虽于群臣性能究察能
审究察。性能思择能审思择。忠信技艺智慧
差别。摄为亲侍而不宠爱。不如其量具赐爵
禄。最机密处亦不委任。不数软言现相慰喻。
彼于一时王遇怨敌恶友军阵。广说乃至大
怖畏事命难现前。尔时于臣方行宠爱。广说
乃至数以软言而相慰喻。时群臣等共相谓
曰。王于今者危迫因缘。方于我等暂行妙行
非长久心。知此事已。虽有忠信技艺智慧隐
而不现。如是名王虽善观察而摄群臣无恩
妙行纵有非时
云何名王专行放逸不思机务。谓有国王。于
应和好所作所成机务等事。而不时时独处
空闲。或与智者共正思惟。称量观察和好方
便。如是于应乖绝所作所成机务等事。于应
惠施所作所成机务等事。于应军阵所作所
成机务等事。于应摄受大力朋党所作所成
机务等事。皆不时时独处空闲。或与智者共
正思惟。称量观察乖绝方便。乃至摄受强党
方便。如是名王专行放逸不思机务
云何名王专行放逸不守府库。谓有国王。寡
营事业。拙营事业。不持事业不观事业。不禁
王门。不禁宫门。不禁府库。或于俳优技乐笑
弄倡逸等所。或复耽乐博弈戏等。非量损费
所有财宝。如是名王专行放逸不守府库。云
何名王专行放逸不修法行。谓有国王。于世
所知柔和淳质。聪慧辩才得理解脱。巧便无
害乐无害法。所有沙门若婆罗门不能数往
礼敬谘询。云何为善。云何不善。云何有罪。云
何无罪。作何等业能致吉祥远离诸恶。设得
闻已亦不勗励如说修行。不能时时惠施树
福受斋学戒。如是名王专行放逸不修法行。
若有国王。成就如是五衰损门。当知此王退
失现法后法义利。谓前四门退现法利。最后
一门退后法利
云何名为王方便门。大王当知。王方便门略
有五种。何等为五。一善观察摄受群臣。二能
以时行恩妙行。三无放逸专思机务。四无放
逸善守府库。五无放逸专修法行
云何名王能善观察摄受群臣。谓有国王。于
群臣等性能究察能审究察性。能思择能审
思择。忠信技艺智慧差别摄为亲侍。如是名
王能善观察摄受群臣
云何名王能善以时行恩妙行。谓有国王。于
诸群臣善观察已。摄为亲侍加以宠爱。随其
度量厚赐爵录重赏勋庸。最机密处而相委
任。数以软言现相慰喻。彼于一时王遇怨敌
恶友军阵大怖畏事命难现前。即便罄竭显
示忠信技艺智慧。如是名王能善以时行恩
妙行
云何名王无有放逸专思机务。谓有国王。于
应和好所作所成机务等事。能于时时独处
空闲。或与智者共正思惟。称量观察和好方
便。如是于应乖绝所作所成机务等事。于应
惠施所作所成机务等事。于应军阵所作所
成机务等事。于应摄受大力朋党所作所成
机务等事。皆能时时独处空闲。或与智者共
正思惟。称量观察乖绝方便。乃至摄受强党
方便。如是名王无有放逸专思机务
云何名王无有放逸善守府库。谓有国王。广
营事业。巧营事业。善持事业。善观事业。善禁
王门。善禁宫门。善禁府库。又于俳优技乐
笑弄倡逸等所。不以非量而费财宝。亦不耽
乐博弈戏等。如是名王无有放逸善守府库。
云何名王无有放逸专修法行。谓有国王于
世所知柔和淳质。聪慧辩才得理解脱。巧便
无害乐无害法。所有沙门若婆罗门而能数
往礼敬谘问。云何为善。云何不善。何等有罪。
何等无罪。作何等业能致吉祥远离诸恶。既
得闻已善能勗励如说修行。亦能时时惠施
树福受斋学戒。如是名王无有放逸专修法
行。若有国王。成就如是五方便门。当知此王
不退现法后法义利。略前四门不退现法所
有义利。最后一门不退后法所有义利。云何
名为王可爱法。大王当知。略有五种诸王可
爱可乐可欣可意之法。何等为五。一世所敬
爱。二自在增上。三能摧怨敌。四善摄养身。五
能往善趣。如是五种是王可爱可乐可欣可
意之法
云何能引王可爱法。大王当知。略有五种能
引诸王可爱之法。何等为五。一恩养世间。二
英勇具足。三善权方便。四正受境界。五勤修
法行
云何名王恩养世间。谓有国王。性本知足。于
财宝门为性谨慎不邪贪着。如其所应积集
财宝不广营求。又有国王。性无贪吝。成就无
贪白净之法。以自所有库藏珍财。随力随能
给施一切贫穷孤露。又有国王。柔和忍辱。多
以软言晓喻国界。于时时间随其所应颁赏
爵禄。终不以彼非所能业恶业重业役任群
臣。诸有违犯可矜恕罪。即便矜恕。诸有违犯
不可恕罪。以实以时如理治罚。如是名王以
正化法恩养世间。由王受行如是恩养世间
法故。遂感世间之所敬爱
云何名王英勇具足。谓有国王。计策无惰武
略圆满。未降伏者而降伏之。已降伏者而摄
护之。广营事业如前。乃至。不甚耽乐博弈戏
等。又善观察应与不应勤于僚庶。应刑罚者
正刑罚之。应摄养者正摄养之。如是名王英
勇具足。由王受行如是英勇具足法故。遂能
感得自在增上
云何名王善权方便。谓有国王。于应和好所
作所成机务等事。如前乃至于应摄受大力
朋党所作所成机务等事。能正了知和好方
便。乃至摄受强党方便。如是名王善权方便。
由王受行如是善权方便法故。遂能摧伏所
有怨敌
云何名王正受境界。谓有国王善能筹量府
库增减。不奢不吝平等自处清正受用。众杂
受用胜妙受用。随其时候所宜受用。与诸臣
佐亲属受用。在于胜处而为受用。奏诸伎乐
而为受用。无有[亿-音+(夫*夫)]失而为受用。无[亿-音+(夫*夫)]失者。谓
疾恼时应食所宜。避所不宜于康豫时。消已
方食若食未消。或食而利。皆不应食。应共食
者。正现在前不应独食。精妙上味诡摈余人。
如是名王正受境界。由王受行如是正受境
界法故。遂能善巧摄养自身
云何名王勤修法行。谓有国王。具足净信戒
闻舍慧
云何名王具足净信。谓有国王。信解他世信
解当来净不净业及爱非爱果与异熟。如是
名王具足净信
云何名王具足净戒。谓有国王。远离杀生及
不与取婬欲邪行妄语饮酒诸放逸处。如是
名王具足净戒
云何名王具足净闻。谓有国王。于现法义于
后法义及于现法后法等义众妙法门。善听
善受习诵通利。专意研究善见善达。如是名
王具足净闻。云何名王具足净舍。谓有国王。
虽在悭垢所缠众中心恒清净。远离悭垢而
处居家。常行弃舍舒手乐施。好兴祠福惠舍
圆满。于布施时常乐平等。如是名王具足净

云何名王具足净慧。谓有国王。如实了知善
不善法。有罪无罪。修与不修。胜劣黑白。于广
分别诸缘生法。亦如实知。纵令失念生恶贪
欲瞋恚忿恨覆恼悭嫉幻诳谄曲无惭无愧恶
欲恶见。而心觉悟并不坚住。如是名王具足
净慧。如是名王勤修法行。由王受行此法行
故能往善趣。如是五种能引发王可爱之法。
能引诸王现法后法所有利益。谓初四种能
引发王现法利益。最后一种能引发王后法
利益
复次大王当知。我已略说王之过失。王之功
德。王衰损门。王方便门。王可爱法及能引发
王可爱法。是故大王。应当修学。王之过失宜
当远离。王之功德宜当修习。王衰损门宜当
远离。王方便门宜当修学。王可爱法宜当希
慕。能引发王可爱之法宜当受行。大王。若能
如是修学。当获一切利益安乐
复次依行差别建立三士。谓下中上。无自利
行无利他行名为下士。有自利行无利他行
有利他行无自利行名为中士。有自利行有
利他行名为上士
复有四种补特伽罗。或有行恶而非乐恶。或
有乐恶而非行恶。或有行恶亦复乐恶。或非
行恶亦非乐恶。若信诸恶能感当来非爱果
报。由失念故。或放逸故。近恶友故。造作恶行
是名行恶而非乐恶。若先世来串习恶故。喜
乐诸恶恶欲所牵。彼由亲近善丈夫故。闻正
法故。如理作意为依止故。见诸恶行能感当
来非爱果报。自勉自励远离诸恶。是名乐恶
而非行恶。若性乐恶而不远离。是名行恶亦
复乐恶。若有为性不乐诸恶亦能远离。名非
行恶亦非乐恶。此中行恶亦乐恶者是名下
士。若有行恶而非乐恶。或有乐恶而非行恶
是名中士。若非行恶亦非乐恶是名上士
复有三士一重受欲。二重事务。三重正法。
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复有三种补特伽罗。一以非事为自事。二以
自事为自事。三以他事为自事。若行恶行以
自存活。名以非事为自事。若怖恶行修行善
行。名以自事为自事。若诸菩萨以他事为自
事等。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又诸国王有三圆满。谓果报圆满。士用圆满。
功德圆满。若诸国王生富贵家。长寿少病有
大宗叶。成就俱生。聪利之慧。是王名为果报
圆满。若诸国王善权方便所摄持故。恒常成
就圆满英勇。是王名为士用圆满。若诸国王
任持正法。名为法王安住正法。名为大王。与
内宫王子群臣英杰豪贵国人共修惠施。树
福受斋坚持禁戒。是王名为功德圆满。果报
圆满者。受用先世净业果报。士用圆满者。受
用现法可爱之果。功德圆满者。亦于当来受
用圆满净业果报。若有国王三种圆满皆不
具足。名为下士。若有果报圆满或士用圆满
或俱圆满。名为中士。若三圆满无不具足。名
为上士。复有三臣。一有忠信无伎能智慧。二
有忠信伎能无智慧。三具忠信伎能智慧。初
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若不忠信无有
伎能亦无智慧。当知此臣下中之下
又有四语。一非爱似爱。二爱似非爱。三非爱
似非爱。四爱似爱。诸有语言辞句善顺。然非
所宜。是名初语。或有语言辞句勃逆。然是所
宜。是第二语。或有语言辞句勃逆。亦非所宜。
是第三语。或有语言辞句善顺。亦是所宜。
是第四语。若有宣说非爱似非爱。非爱似爱
语者。是下士。若有宣说爱似非爱语者。是中
士。若有宣说爱似爱语者。是上士
复有三种。受诸欲者。或有受欲。非法猛浪积
集财宝不能安乐。正养己身及与妻子广说
乃至不于沙门婆罗门所修殖福田。或有受
欲。以法或非法猛浪或非积集财宝能以安
乐。正养己身妻子眷属及知友等。不于沙门
婆罗门所修殖福田。或有受欲。一向以法及
不猛浪积集财宝能以安乐。正养己身。广说
乃至能于沙门婆罗门所修殖福田。此三种
中。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复有三人。一者有人。贪染而食爱着饕餮。乃
至耽湎不见过患。不知出离。二者有人。思择
而食不染不着亦不饕餮。吞吸迷闷坚住耽
湎。深见过患善知出离。而于此食未断未知。
三者有人。思择而食不生贪染。广说乃至深
见过患善知出离。又于此食已断已知。初名
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复依施物说有三
人。一者有人。所施之物但具妙香不具美妙
味之与触。二者有人。所施之物具妙香味而
无妙触。三者有人所施之物具足美妙香味
与触。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又依施田说有三人。一者有人。于爱于恩而
行惠施。二者有人。于贫苦田而行惠施。三者
有人。于具功德最胜福田而行惠施。初名下
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复有差别。施于所
爱名为下士。施于有恩名为中士。施于贫苦
具德胜田名为上士
又依施心说有三人。一者有人。将欲惠施先
心欢喜。正惠施时心不清净。惠施已后寻复
追悔。二者有人。先心欢喜。施时心净。施已追
悔。三者有人先心欢喜。施时心净。施已无悔。
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复于受持戒福业事建立三人。一者有人。但
离一分非一切时。常能远离。唯自远离。不劝
他离亦不赞美。见同法者心不欢喜是名下
士。二者有人。离一切分一切时离。唯自远离
不劝他人亦不赞美。见同法者心不欢喜。是
名中士。三者有人。一切俱现。是名上士
又于受持禁戒处所建立三人。一者有人。住
恶说法毘奈耶中受持禁戒。二者有人。住善
说法毘奈耶中受持禁戒而有缺漏。三者有
人。即住于此受持禁戒而不缺漏。初名下士。
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又于受持戒心建立三人。一者有人。为活命
故受持禁戒。二者有人。为生天故受持禁戒。
三者有人。为涅槃故受持禁戒。初名下士。次
名中士。后名上士
又于受持别解脱律仪说有三人。一者有人。
唯能受持近住律仪。二者有人。亦能受持近
事律仪。三者有人。亦能受持苾刍律仪。初名
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又于受持苾刍律仪说有三人。一者有人。唯
能成就受具足支。无受随法诸学处支。亦无
随护他人心支。亦无随护如先所受诸学处
支。二者有人。成前三支。无后一支。三者有
人。具成四支。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
士。又有三人。一者有人。唯成就别解脱律仪。
二者有人。成别解脱静虑律仪。三者有人。成
别解脱静虑无漏三种律仪。初名下士。次名
中士。后名上士。又有三人。一者有人。唯能成
就非律仪非不律仪摄所受戒律仪。二者有
人。亦能成就声闻等相应所受戒律仪。三者
有人。亦能成就菩提萨埵所受戒律仪。初名
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复依修习思惟方便建立三人。一者有人。唯
得励力运转思惟。二者有人。有间运转设得
无间要作功用方能运转。三者有人。已得成
就任运思惟。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又依已得修差别故建立三人。一者有人。已
得内心奢摩他定未得增上慧法毘鉢舍那。
二者有人。已得增上慧法毘鉢舍那未得内
心奢摩他定。三者有人。俱得二种。初名下士。
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又有三人。一者有人。已得有寻有伺三摩地。
二者有人。已得无寻唯伺三摩地。三者有人。
已得无寻无伺三摩地。初名下士。次名中士。
后名上士
又依住修差别建立三人。一者有人。住染污
静虑。二者有人。住世间清净静虑。三者有人。
住无漏静虑。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

王法正理论一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