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论集部
回目录

论曰。为欲简持能立能破义中真实故造斯
论。颂曰
 宗等多言说能立  是中唯随自意乐
 为所成立说名宗  非彼相违义能遣
论曰。能立过义印真实义。此论今作宗等多
言说能立。如是等此言为显由绪所诠所为。
言由绪者。为由利益诸有情等。为缘绪故。言
所诠者。谓所诠义即宗等也。所为事者。为欲
印定实义故也。若其为显由绪等果。于此论
初置斯言者。由于余处已显此义故。犹如现
量。何谓余显解论后时由此于初不应说故。
若尔非论分故。犹若余言由于余处已显此
义。此因不成。解论后时方晓义者。觉慧先闻
于由绪等。若不了知初便不转。由斯解故方
契后时非论分故。此亦不成。设如斯意既非
经故复非其释必非支分。谁释此经谁经此
释。是故当知。如天授语非其支分。诸论由绪
亦成分故。此因有故远离非成。余复难言勿
造斯论无由绪等故。如狂人言为显此因不
成。答曰。所谓能立能过义等。若言如是勿造
斯论。述已显义故。如第二理门恶叉波拖已
说宗等相。此因彼言显不成故。岂非能立等
有印实义。然此论等不印实义故不成过。上
来已辩论主标宗。自下本文随次当释。宗等
多言说能立者。由宗因喻多言辩说。他未了
义为开示故。此之多言于论式等说名能立。
又以一言说能立者。为显总成一能立性。由
此应知。随有所阙名能立过。言是中者起论
端义或简持义。是宗等中故名是中。所言唯
者。是简别义。随自意显。不顾论宗随自意立。
乐为所立。谓不乐为能成立性。若异此者。说
所成立。似因似喻应亦名宗。为显离余立宗
过失故。言非彼相违义能遣。若非违义言声
所遣。如立一切言皆是妄。或先所立宗义相
违。如獯狐子立声为常。又若于中由不共故
无有比量为极成言相违义遣。如说怀兔非
月有故。又于有法即彼所立为此极成现量
比量相违义遣。如有成立声非所闻瓶是常
等。诸有说言。宗因相违名宗违者。此非宗
过。以于此中立声为常。一切皆是无常故者。
是喻方便恶立异法由合喻显非一切故。此
因非有。以声摄在一切中故。或是所立一分
义故。此义不成。名因过失。喻亦有过。由异
法喻先显宗无后说因无。应如是言无常一
切。是谓非非一切故义。然此倒说一切无常。
是故此中喻亦有过。如是已说宗及似宗因
与似因多是宗法。此差别相今当显示。颂曰
 宗法于同品  谓有非有俱
 于异品各三  有非有及二
论曰。岂不总以乐所成立合说为宗。云何此
中乃言宗者唯取有法。此无有失。以其总声
于别亦转。如言烧衣。或有宗声唯诠于法。此
中宗法。唯取立论及敌论者决定同许。于同
品中有非有等亦复如是。何以故。今此唯依
证了因故。但由智力了所说义。非如生因由
能起用。若尔既取智为了因。是言便失能成
立义。此亦不然。令彼忆念本极成故。是故此
中唯取彼此俱定许义。即为善说。由是若有
彼此不同许。定非宗法。如有成立声是无常
眼所见故。又若敌论不同许者。如对显论所
作性故。又若犹豫。如依烟等起疑惑时。成
立大种和合火有。以现烟故。或于是处有法
不成。如成立我其体周遍于一切处。生乐等
故。如是所说。一切品类所有言词皆非能立。
于其同品有非有等。亦随所应当如是说。于
当所说因与相违及不定中。唯有共许决定
言词。说名能立。或名能破。非互不成。犹豫言
词复待成故。夫立宗法。理应更以余法为因
成立此法。若即成立有法为有。或立为无。如
有成立最胜为有。现见别物有总类故。或立
为无。不可得故。其义云何。此中但立别物定
有。一因为宗不立最胜。故无此失。若立为无。
亦假安立不可得法。是故亦无有有法过。若
以有法立余有法。或立其法。如以烟立火。或
以火立触。其义云何。今于此中非以成立火
触为宗。但为成立此相应物。若不尔者。依烟
立火依火立触。应成宗义一分为因。又于此
中非欲成立。火触有性共知有故。又于此中
观所成故。立法有法非德有德故无有过。重
说颂言
 有法非成于有法  及法此非成有法
 但由法故成其法  如是成立于有法
论曰。若有成立声非是常。业等应常故。常应
可得故如是云何名为宗法。此说彼过由因
宗门。以有所立说应言故。以先立常无形碍
故。后但立宗斥彼因过。若如是立声是无常。
所作非常故。常非所作故。此复云何。是喻方
便同法异法如其次第宣说其因。宗定随逐
及宗无处定无因故。以于此中由合显示所
作性因。如是此声定是所作。非非所作。此所
作性定是宗法。重说颂言
 说因宗所随  宗无因不有
 依第五显喻  由合故知因
论曰。由此已释反破方便以所作性于无常
见故。于常不见故。如是成立声非是常。应非
作故。是故顺成反破方便非别解因。如破数
论我已广辩。故应且止广诤傍论
如是宗法三种差别谓同品。有非有及俱先
除及字此中若品与所立法邻近均等说名同
品以一切义皆名品故若所立无说立异品。
非与同品相违。或异若相违者。应唯简别。若
别异者应无有因。由此道理所作性故能成
无常及无我等不相违故。若法能成相违所
立。是相违过即名似因。如无违法相违亦尔。
所成法无定无有故。非如瓶等因成犹豫于
彼展转无中有故。以所作性现见离瓶于衣
等有非离无常于无我等此因有故。云何别
法于别处转。由彼相似不说异名言即是此
故无有失。若不说异云何此因说名宗法。此
中但说定是宗法。不欲说言唯是宗法。若尔
同品应亦名宗。不然别处说所成故因必无
异方成比量故不相似。又此一一各有三种。
谓于一切同品有中。于其异品或有非有及有
非有。于其同品非有及俱。各有如是三种差
别。若无常宗全无异品对不立有虚空等论。
云何得说彼处此无。若彼无有于彼不转全
无有疑故无此过。如是合成九种宗法。随其
次第略辩其相。谓立声常所量性故。或立无
常所作性故。或立勤勇无间所发无常性故。
或立为常所作性故。或立为常所闻性故。或
立为常勤勇无间所发性故。或非勤勇无间
所发无常性故。或立无常勤勇无间所发性
故。或立为常无触对故。如是九种二颂所摄。
颂曰
 常无常勤勇  恒住坚牢性
 非勤迁不变  由所量等九
 所量作无常  作性闻勇发
 无常勇无触  依常性等九
论曰。如是分别。说名为因。相违不定。故本颂

 于同有及二  在异无是因
 翻此名相违  所余皆不定
此中唯有二种名因。谓于同品一切遍有异
品遍无。及于同品通有非有。异品遍无。于初
后三各取中一。复唯二种说名相违。能倒立
故。谓于异品有及二种。于其同品一切遍无。
第二三中取初后二。所余五种因及相违皆
不决定。是疑因义。又于一切因等相中。皆说
所说一数同类勿说二相。更互相违共集一
处犹为因等。或于一相同作事故成不遍因。
理应四种。名不定因二俱有故。所闻云何由
不共故。以若不共所成立法。所有差别遍摄
一切。皆是疑因。唯彼有性彼所摄故。一向离
故。诸有皆共无简别因。此唯于彼俱不相违
是疑因性。若于其中俱分是有亦是定因。简
别余故。是名差别。若对许有声性是常此应
成因。若于尔时无有显示。所作性等是无常
因。容有此义。然俱可得一义相违不容有故
是犹豫因。又于此中现教力胜故。应依此思
求决定摄上。颂言
 若法是不共  共决定相违
 遍一切于彼  皆是疑因性
 邪证法有法  自性或差别
 此成相违因  若无所违害
 观宗法审察  若所乐违害
 成踌躇颠倒  异此无似因
谕曰。如是已辩因及似因。喻及似喻我今
当说。颂曰
 说因宗所随  宗无因不有
 此二名譬喻  余皆此相似
论曰。喻有二种。同法异法。同法者。谓立声无
常勤勇无间所发性故。以诸勤勇无间所发
皆见无常犹如瓶等。异法者。谓诸有常住见。
非勤勇无间所发。如虚空等。前是遮诠后唯
止滥。由合及离比度义故。由是虽对不立实
有。太虚空等而得显示。无有宗处无因义成。
复以何缘第一说因宗所随逐。第二说宗无
因不有。不说因无宗不有耶。由如是说。能显
示因同品定有异品遍无非颠倒说。又说颂

 应以非作证其常  或以无常成所作
 若尔应成非所说  不遍非乐等合离
论曰。如是已说。二法合离顺反两喻。余此相
似是似喻义。何谓此余。谓于是处所立能立
及不同品虽有合离而颠倒说。或于是处不作
合离。唯现所立能立俱有异品俱无。如是二
法。或有随一不成不遣。或有二俱不成不遣。
如立声常无触对故。同法喻言。诸无触对见
彼皆常。如业如极微如瓶等。异法喻言。谓诸
无常见有触对。如极微如业如虚空等。由此
已说同法喻中有法不成。谓对不许常虚空
等为要具二。譬喻言词方成能立。为如其因
但随说一。若就正理应具说二。由是具足显
示所立不离其因。以具显示同品定有异品
遍无。能正对治相违不定。若有于此一分已
成。随说一分亦成能立。若如其声两义同许
俱不须说。或由义准一能显二。又比量中
唯见此理。若所比处此相审定。于余同类念
此定有。于彼无处念此遍无。是故由此生决
定解。故本颂言
 如自决定已  悕他决定生
 说宗法相应  所立余远离
论曰。为于所比显宗法性故说因言。为显于
此不相离性故说喻言。为显所比故说宗言。
于所比中除此更无其余支分。由是遮遣余
审察等及与合结。若尔喻言应非异分。显因
义故。事虽实尔。然此因言唯为显了是宗法
性。非为显了同品异品有性无性。故须别说
同异喻言。若唯因言所诠表义说名为因。斯
有何失。复有何得。别说喻分是名为得。应如
世间所说方便。与其因义都不相应。若尔何
失。此说但应类所立义无有功能非能立义。
由彼但说所作性故。所类同法不说能立所
成立义。又因喻别此有所立。同法异法终不
能显。因与所立不相离性。是故但有类所立
义然无功能。何故无能。以同喻中不必宗法
宗义相类。此复余譬所成立故。应成无穷。又
不必定有诸品类。非异品中不显无性。有所
简别能为譬喻。故说颂言
 若因唯所立  或差别相类
 譬喻应无穷  及遮遣异品
论曰。世间但显宗因异品。同处有性为异法
喻。非宗无处因不有性故定无能。若唯宗法
是因性者。其有不定应亦成因。云何具有所
立能立及异品法二种譬喻而有此失。若于
尔时所立异品非一种类便有此失。如初后
三各最后喻故定三相唯为显因。由是道理
虽一切分皆能为因显了所立。然唯一分且
说为因。如是略说宗等及似。即此多言说名
能立及似能立。随其所应为开悟他。说此能
立及似能立。为自开悟唯有现量及与比量。
彼声喻等摄在此中故唯二量由此能了自共
相故。非离此二别有所量为了知彼更立余
量。故本颂言
 现量除分别  余所说因生
论曰。此中现量除分别者。谓若有智于色等
境。远离一切种类名言。假立无异诸门分别。
由不共缘现现别转故名现量。故说颂言
 有法非一相  根非一切行
 唯内证离言  是色根境界
论曰。意地亦有离诸分别唯证行转。又于贪
等诸自证分。诸修定者离教分别。皆是现量。
又于此中无别量果。以即此体似义生故。似
有用故。假说为量。若于贪等诸自证分亦是
现量。何故此中除分别智。不遮此中自证现
量。无分别故。但于此中了余境分不名现量。
由此即说忆念比度悕求疑智惑乱智等。于
鹿爱等皆非现量。随先所受分别转故。如是
一切世俗有中瓶等数等举等有性瓶性等
智。皆似现量。于实有中作余行相。假合余义
分别转故
已说现量。当说比量。余所说因生者。谓智是
前智。余从如所说能立因生。是缘彼义。此有
二种。谓于所比审观察智。从现量生或比量
生。及忆此因与所立宗不相离念。由是成前
举所说力念因同品定有等故。是近及远比
度因故俱名比量。此依作具作者而说。如是
应知。悟他比量亦不离此得成能立。故说颂

 一事有多法  相非一切行
 唯由简别余  表定能随逐
 如是能相者  亦有众多法
 唯不越所相  能表示非余
论曰。何故此中与前现量。别异建立为现二
门。此处亦应于其比果说为比量。彼处亦应
于其现因说为现量。俱不遮止。已说能立及
似能立。当说能破及似能破。颂曰
 能破阙等言  似破谓诸类
论曰。此中能破阙等言者。谓前所说阙等言
词诸分过失。彼一一言皆名能破。由彼一一
能显前宗非善说故。所言似破谓诸类者。诸
同法等相似过类名似能破。由彼多分于善
比量。为迷惑他而施设故。不能显示前宗不
善。由彼非理而破斥故。及能破处而施设
故。是彼类故说名过类。若于非理立比量中
如是施设。或不了知比量过失。或即为显彼
过失门。不名过类。颂曰
 示现异品故  由同法异立
 同法相似余  由异法分别
 差别名分别  应一成无异
 显所立余因  名可得相似
 难义别疑因  故说名犹豫
 说异品义故  非爱名义准
论曰。此中示现异品故由同法异立同法相
似者。颠倒成立故名异立。此依作具作者而
说。同法即是相似故名同法相似。一切摄立
中相似过类故。言相似者是不男声。能破相
应故。或随结颂故。云何同法相似。能破于所
作中说能作故。传生起故。作如是说。后随所
应亦如是说。今于此中由同法喻颠倒成立。
是故说名同法相似。如有成立声是无常勤
勇无间所发性故。此以虚空为异法喻。有显
虚空为同法喻。无质等故立声为常。如是即
此所说因中瓶应为同法。而异品虚空说为
同法。由是说为同法相似。余由异法者。谓异
法相似。是前同法相似之余。示现异品由异
法喻颠倒而立。二种喻中如前安立瓶为异
法。是故说为异法相似。分别差别名分别者。
前说示现等故。今说分别差别故。应知分别
同法差别。谓如前说瓶为同法。于彼同法有
可烧等差别义故。是则瓶应无常非声。声应
是常不可烧等有差别故。由此分别颠倒所
立。是故说名分别相似所言应一成无异者。
示现同法前已说故。由此与彼应成一故。彼
者是谁。以更不闻异方便故。相邻近故。应知
是宗成无异者成无异过。即由此言义可知
故不说其名。是谁与谁共成无异不别说故。
即此一切与彼一切。如有说言。若见瓶等有
同法故。即合余法亦无别异。一切瓶法声应
皆有。是则一切更互法同应成一性。彼中抑
成无别异过。亦为显示瓶声差别。不甚异前
分别相似故应别说。若以勤勇无间所发成
立无常。欲显俱是非毕竟性。则成宗因无别
异过。抑此令成无别异性。是故说名无异。相
似有说此因如能成立。所成立法亦能成立。
此相违法由无别异。是故说名无异相似。显
所立余因名可得相似者。谓若显示所立宗
法余因可得。是则说名可得相似。谓有说言。
如前成立声是无常。此非正因。于电光等由
现见等余因可得无常成故。以若离此而得
有彼此非彼因。有余于此别作方便。谓此非
彼无常正因由不遍故。如说丛林。皆有思虑
有睡眠故。难义别疑因故说名犹豫者。过类
相应故女声说。此中分别宗义别异因成不
定。是故说名犹豫相似。或复分别因义别异
故。名犹豫相似过类。谓有说言。如前成立
声是无常。勤勇无间所发性故。现见勤勇无
间所发。或显或生故成犹豫。今所成立为显
为生。是故不应以如是因证无常义。说异品
义故非爱名义准者。谓有说言。若以勤勇无
间所发说无常者。义准则应若非勤勇无间
所发。诸电光等皆应是常。如是名为义准相
似。应知此中略去后句是故但名犹豫义准。
复由何义。此同法等相似过类。异因明师所
说次第。似破同故。颂曰
 由此同法等  多疑故似彼
论曰。多言为显或有异难。及为显似不成因
过。此中前四与我所说譬喻方便都不相应。
且随世间譬喻方便。虽不显因是决定性。然
摄其体故作是说。由用不定同法等因。成立
自宗方便说他。亦有此法。由是便成似共不
定。或复成似相违决定。若言唯为成立自宗。
云何不定得名能破。非即说此以为能破。难
不定言说名不定。于能诠中说所诠故。无有
此过。余处亦应如是安立。若所立量有不定
过。或复决定同法等因有所成立。即名能破。
是等难故。若现见力比量不能遮遣其性。如
有成立声非所闻犹如瓶等。以现见声是所
闻故。不应以其是所闻性遮遣无常。非唯不
见能遮遣故若不尔者亦应遣常。第二无异
相似。是似不成因过。彼以本无而生增益所
立。为作宗因成一过故。此以本无而生极成
因法证灭后无。若即立彼可成能破。第三无
异相似。成立违害所立难故。成似由可烧等
不决定故。若是决定可成相违可得相似。所
立不定故成其似。若所立因于常亦有可成
能破第二可得。虽是不遍余类无故似不成
过。若所立无可名能破。非于此中欲立一切
皆是无常。犹豫相似。谓以勤勇无间所发。得
成立灭坏。若以生起增益所立。作不定过。此
似不定。若于所立不起分别。但简别因生起
为难。此似不成。由于此中不欲唯生。成立灭
坏。若生若显悉皆灭坏。非不定故。义准相似。
谓以颠倒不定为难故似不定。若非勤勇无
间所发立常无常。或唯勤勇无间所发无常。
非余可成能破。颂曰
 若因至不至  三时非爱言
 至非至无因  是名似因阙
论曰。若因至不至三时非爱言至非至无因
者。于至不至作非爱言。若能立因至所立宗
而成立者。无差别故应非所立。如池海水相
合无异。又若不成应非相至。所立若成此是
谁因。若能立因不至所立不至非因。无差别
故应不成因。是名为至非至相似。又于三时
作非爱言。若能立因在所立前未有所立。此
是谁因。若言在后。所立已成复何须因。若俱
时者。因与有因皆不成就。如牛两角。如是名
为无因相似。此中如前次第异者。由俱说名
似因阙故。所以者何。非理诽拨一切因故。此
中何理唯不至同。故虽因相相应亦不名因。
如是何理唯在所立前不得因名故即非能
立。又于此中有自害过。遮遣同故。如是且于
言因及慧所成立中有似因阙。于义因中有
似不成。非理诽拨诸法因故。如前二因。于义
所立俱非所作。能作性故。不应正理。若以正
理而诽拨时。可名能破。颂曰
 说前无因故  应无有所立
 名无说相似  生无生亦然
 所作异少分  显所立不成
 名所作相似  多如似宗说
论曰。说前因无故应无有所立名无说相似
者。谓有说言。如前所立若由此因证无常性
此未说前都无所有。因无有故。应非无常。如
是名为无说相似。生无生亦然者。生前无因
故无所立。亦即说名无生相似。言亦然者。类
例声前因无有故应无所立。今于此中如无
所立。应知亦有所立相违。谓有说言。如前所
立若如是声未生已前。无有勤勇无间所发。
应非无常。又非勤勇无间所发故应是常。如
是名为无生相似。所作异少分显所立不成
名所作相似者。谓所成立所作性故犹如瓶
等。声无常者若瓶有异所作性故可是无常
何豫声事。如是名为所作相似。多如似宗说
者。如是无说相似等多分如似所立说。谓如
不成因过多言为显。或如似余。今于此中无
说相似增益比量。谓于论者所说言词立无
常性。难未说前因无有故。此似不成。或似因
阙。谓未说前益能立故。若于此中显义无有。
又立量时若无言说可成能破。无生相似。声
未生前。增益所立难因无故。即名似破。若
成立时显此是无可成能破。若未生前以非
勤勇无间所发。难令是常义准分故。亦似不
定所作相似乃有三种。若难瓶等所作性于
声上无。此似不成。若难声所作性于瓶等无。
此似相违。若难即此常上亦无是不共故。便
似不定。或似喻过引同法故。何以故。唯取总
法建立比量。不取别故。若取别义决定异故。
比量应无。颂曰
 俱许而求因  名生过相似
 此于喻设难  名如似喻说
论曰。俱许而求因名生过相似者。谓有难言。
如前所立瓶等无常。复何因证。此于喻设难
名如似喻说者。谓瓶等无常俱许成就。而言
不成似喻难故。如似喻说颂曰
 无常性恒随  名常住相似
 此成常性过  名如宗过说
论曰。谓有难言。如前所立声是无常。此应常
与无常性合。诸法自性恒不舍故。亦应是常。
此即名为常住相似。是似宗过。增益所立无
常住故。以于此中都无有别。实无常性依此
常转。即此自性本无今有暂有还无。故名无
常。即此分位由自性缘名无常性。如果性等
如是过类足目所说多分说为似能破。性最
极成故。余论所说亦应如是分别成立。即此
过类但由少分方便异故。建立无边差别过
类。是故不说。如即此中诸有所说。增益损减
有显无显。生理别喻品类相似等。由此方隅
皆应谛察。及应遮遣诸有不善。比量方便作
如是说展转流漫。此于余论所说无穷故不
更说。又于负处。旧因明师诸有所说。或有堕
在能破中摄。或有极麤。或有非理。如诡语类
故此不录。余师宗等所有句义。亦应如是分
别建立。如是遍计所执分等皆不应理。违所
说相皆名无智。理极远故。又复此类过失言
词。我自朋属论式等中多已制伏。又此方隅。
我于破古因明论中已具分别。故应且止颂曰
 为开智人慧毒药  启斯妙义正理门
 诸有外量所迷者  令越邪途契真义

因明正理门论一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