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论集部
回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

护受用福品第七之二

宝积经云。佛言。迦叶波。若菩萨具此四法。则
未生善法令灭。已生善法亦不增长。何等为
四。谓于世间深着过慢。巧构言辞耽着利养。
乐观种姓嫌赞菩萨。于未说未闻契经而辄
生诽谤。又说一切有部云。如是发毛爪塔及
诸身分。见已净信发恭敬心。是大德比丘比
丘尼等。从此地面下过八万四千踰缮那至
金轮际。是比丘所有若干沙数千倍转轮圣
王受用福报。乃至具寿优波离向如来前合
掌恭敬。而白佛言。世尊。若佛所说是比丘善
根。如是广大。世尊。云何有是善根。言汝于此
尚能散灭。佛言。优波离。谓忍此动乱而随彼
见。如彼梵行而亲梵行。优波离。由斯善根亦
复广大。然汝于此尚能散灭。优波离。是故当
如是学。又若积薪所焚。心可无坏。况彼识身
等。文殊神变经云。所对害者。谓百劫中积
修其善。有所减失说为对害。华严经说。普捄
众生妙德夜神因缘。如前已说
论曰。当于是时互相诽谤。增不善本减失寿
量。色力安隐悉皆减少。无有少分示饶益
者。唯说追求名闻利养作高举事。如宝云经
说。佛言。善男子。菩萨得珍宝聚量若须弥。而
取彼施。或得弊陋之物。亦取彼施。所以者
何。彼如是思惟。由此众生悭贪嫉妒惜自他
物而常鬪诤。以是因缘处生死海之所沈溺。
我欲于彼令长夜中利益安乐。故受彼施。然
竟不作己有。亦复不起贪着之心。唯为供养
诸佛法僧。亦复转施一切众生。如贫苦者得
活身命。亦令施者极生欢喜。具如彼说。得施
无憍慢。彼复又云。设有人来以施因缘歌颂
称赞。是人不生高举。逮无憍慢。又若于我歌
颂称赞。谓起即灭非久如间。设使再三于诸
时处歌颂称赞。当生何智。谓诸法无常无住
无强无力。令心卑下勿生高举。逮无憍慢。如
是菩萨于名闻利养歌颂称赞等事。悉住正
念。彼复又云。譬若旃陀罗子游行世间。卑
下其意得离憍慢。随所住已生乞食想。复如
彼说。善男子。一者菩萨若舍家出家。为诸亲
眷朋属之所弃舍。犹若死尸。以是因缘摧伏
我慢。二者已毁形好被坏色衣身貌异俗。以
是因缘摧伏我慢。三者剃除须发手持应器。
于亲非亲游行乞食。以是因缘摧伏我慢。四
者如旃陀罗子卑下其心游行乞食。以是因
缘摧伏我慢。五者由乞食故得遂生成为他
系属。以是因缘摧伏我慢。六者虽为他毁。为
乞食故亦受彼施。以是因缘摧伏我慢。七者
尊重供献阿闍梨等。以是因缘摧伏我慢。八
者行住威仪安详平正。令梵行者见已欢喜。
以是因缘。摧伏我慢。九者于诸佛法所未得
者愿此当得。以是因缘摧伏我慢。十者于瞋
忿心有情之中多行忍辱。以是因缘摧伏我
慢。又海意经云。若菩萨得身清净。具相庄严
手足柔软。殊妙可爱成福生身。诸根不减身
分圆满。然于形好亦无醉傲。不以严身而求
触乐。若诸众生种种色相。菩萨尔时为求法
故谦下恭敬。彼经又云。譬如大海处地卑下。
所有一切江河及诸细流速疾趣入。世尊。菩
萨敬重师尊心不高举亦复如是。一切甚深
法门及微细善。于其耳根速疾趣入。世尊。是
故菩萨安住正念。若高举我慢不重师尊。亦
不恭敬礼拜。当知菩萨是为魔钩所制。又如
出世间品云。佛言。佛子。菩萨有十种魔事。
何等为十。一者于和尚阿闍梨父母沙门婆
罗门住于正行向正道者不起尊重。是为魔
事。二者谓诸法师说殊胜法说广大法。于大
乘中知涅槃道。及余契经得总持王无有休
息。然于法师不起尊重。及于所闻不作善巧。
是为魔事。三者然于会中闻说大法。于法师
所不乐赞美。况起净信。是为魔事。四者好起
过慢自执己见陵蔑他人。罔知己短心无拣
择。是为魔事。五者好起过慢自无知觉。于阿
罗汉补特伽罗。隐蔽覆藏他实有德谓不如
己。应赞不赞。是为魔事。六者了知是法是律
真为佛语。为嫌其人颇嫌其法。谤正法已于
别受持。是为魔事。七者自求高座。谓言我行
道法不应亲近执事。于他久修梵行大德耆旧
不起承迎。是为魔事。八者貌不温恭复多颦
蹙。言极麤犷心伺过恶。是为魔事。九者由增
上慢喜调戏故。不亲有德不生恭敬。亦不谘
问何者是善何者不善。何者应作何者不作。
又何所作于长夜中而得安乐利益。又何所
作于长夜中而不能得安乐利益。痴冥顽很
为慢所持不明出要。是为魔事。十者由慢所
覆。设过佛出亦复远离。坏夙善根竟无新起。
说不应说多起鬪诤。谓此法行返为是处堕
大邪恶。于菩提心根力圣财斯不可得。百千
劫中常不值佛。况复闻法。是为十种魔事。佛
言。佛子。菩萨舍此十种魔事得十种智业
论曰。此中智业者。说善住化度一切众生等。
护国经云。彼人堕蔑戾车罪恶边地贫贱中
生。聋盲闇钝而无威德。亲近愚蒙执着我慢。
又如法集经说。谓诸菩萨欲取佛土者。即众
生土是为佛土。由是得诸佛法。不坏正行。谓
诸善行恶行无不依止众生而转。故恶行者依
罪恶起。彼善行者依人天等。宝光明陀罗尼
经云。佛言。佛子。此初发心菩萨先于一切众
生发十种心。何等为十。所谓利益心。安乐心。
怜愍心。润泽心。爱乐心。摄取心。守护心。平
等心。教授心。称赞心。是十种发心为若此入
解信力。财印经云。我已得住一切众生作弟
子者。亦令他住一切众生作弟子故。俱获安
隐。以要言之。我已先住恭敬礼拜。亦化一
切众生当住恭敬礼拜。又如维摩诘所说经
云。若乐说世间清净无难故。则随所化调伏
一切有情。来生净佛国土
论曰。若踞座洗足思惟。应何所作爱乐尊重
等事。故华严经云。尔时有王名法音盖。于大
众中处师子座。有诸人众一时合掌住立其
前。如是恭敬为王作礼。乃至尔时法音盖王
见诸乞者。生大欢喜具大悲愍。假使三千界
内俱为转轮圣王经无数劫。所得妙乐过于
前说。乃至净居天王于无际劫行寂静解脱
门。亦过前说。善男子。譬若有人唯行爱育父
母兄弟姊妹朋属男女妻妾时久乖离。后于
旷野欻然值遇。更相慰问。极生爱重瞻视无
厌。善男子。此法音盖王亦复如是。见来乞者
具大爱乐。心生喜乐发起最上大希有心。乃
至于诸乞者生一子想。生父母想。生福田想。
善知识想。坚固力想。极难得想。难行能行
想。多作想。最上成办想。近住菩提道想。阿闍
梨教诫想。如其来者知众生性之所承事。平
等无碍一切舍。施设弃己身如其所欲。复次
选地清净涂拭庄严。舍自利乐等
论曰。若乃主者净信。则侍从等亦当净信。教
令具足饶益。应如是作意。向来比丘身有疾
病。昔佛世尊尚为承事。如比丘杂诵律云。
佛言。佛子。汝勿嫌弃是病比丘。我于比丘中
尊尚为承事。持此病比丘衣。乃至洗盥。如是
言已。时具寿阿难陀白佛言。世尊。如来勿应
洗此病比丘衣覆不净故。我当为洗。佛告阿
难。汝应洗此病比丘衣。如来当以亲手盥水。
尔时具寿阿难陀于病者比丘为浣彼衣。如
来尚以亲手盥水。乃至总略。时具寿阿难
陀如彼病比丘所唱言。善哉汝当为起。我今
侍汝于外出。外住已。如来亦复亲手盥水。语
阿难言
 汝广大承事  济度生欢喜
 为忧苦损恼  舍离于众生
 若人此净信  成就良福田
 所有世间中  非余众生类
 譬如意贤瓶  欲悕醇乳汁
 尊重彼天言  是故生恭敬
 亦如新妇法  承事无暂舍
 救无量众生  后当获出离
 又若现前尊  任持于顶上
 置众生髻中  一心故无动
 设堕阿鼻狱  若今造当造
 诸广大度门  脩行如是善
 自我为主宰  我义不可得
 于彼彼造作  不为慢所使
 喜乐净诸根  苦故入烦恼
 由喜默诸根  为作斯化度
 众生若在苦  举身如焰然
 于诸欲悦意  有方便怜愍
 愍诸造苦者  故我求是苦
 若倦于忍默  如罪当忏悔
 设于世尊所  顶足俱散坏
 我舍诸世间  承事如来故
 我造诸众生  怜愍无疑惑
 见如是等人  由何不尊敬
 我亲事如来  正成于自利
 为除世间苦  故我持净戒
 假若一强人  摧坏于大众
 愿长覩众生  使无能作者
 又若众强人  一一如王力
 况无如是威  何容行酷罚
 设逢暴主时  治官狱卒等
 力行悲愍心  拯济于群有
 极怒何所为  宁同地狱苦
 若恼逼众生  造此亦当受
 大喜何所施  岂容获正觉
 若悦豫众生  造此亦当受
 汝后当作佛  出济诸众生
 云何不暂观  现住称赞者
 巍昂清净身  及寿量长远
 逮得生死忍  转轮王妙乐
 若慈心供养  名大身众生
 以佛净福报  为佛大身者
论曰。修慈心观。如月灯经云。乃至供养无量
无数百千万亿不可称量歌罗频婆罗等诸佛
刹土。如是供养已。不如以一慈心。如是次第
供养恭敬。常得远离高举不如理作意
论曰。一心人解是事。如宝云经说。善男子。
云何菩萨不如理作意。为是菩萨独处闲静
住无杂乱。发如是心。我由独处闲静住无杂
乱故。唯我能顺如来法律。汝诸沙门婆罗门
等皆住杂乱。于轮回行多所耽着。不能随顺
如来法律。是为菩萨得不如理作意。彼经复
说。菩萨起精进时。于此精进不拒教诲。谓不
自矜己德。亦不陵蔑他人。如是名为善惠发
生。然于自所脩习。亦求他诲。如是菩萨得谦下精进
论曰。已略说此护受用福。若回向菩提。如无
尽意经云。佛言。舍利子。若人以少善根回向
菩提。乃至坐菩提场终无散灭。譬如一渧之
水堕大海中乃至住劫边际终无散灭

清净品第八

论曰。护身等说。有三种清净。今当说是义。云
何谓己身受用清净俱获安隐。若人于身示
现净饮食。成熟正等菩提。如秘密大乘经云。
复次菩萨于大城邑大冢圹间。以无数百千
众生充满其中。而菩萨摩诃萨示死灭相现
旁生趣大身众生。乃至令食身肉。于命终时
得生天界及余。善趣。以是因缘。乃至最后入
于涅盘。所谓菩萨宿愿清净。于此长夜酬其
宿愿作利益事。临命终时。令食身肉。以是因
缘得生天界。乃至最后入于涅盘。谓若成就
持戒。成就思惟。成就希求。宿愿如是。彼经复
说。现法身光为诸众生作利益事。寂惠当
知。譬如活命医王集诸妙药擣筛和合成女
人相。姝妙端正人所乐见。而善安立施作等
事。行住坐卧如其分别。诸有国王王子大臣
官长长者居士。而或来诣活命医王。时彼妙
药所成女人相与给侍。由给侍故。一切轻安
得无病恼。佛言寂惠。汝且观是活命医王。深
植妙乐除世间病。然余医师无有是智。寂惠。
现法身光菩萨亦复如是。乃至男子女人童
男童女及余众生。为贪瞋痴遍触其身炽然
烧煮。若弹指顷一切烦恼远离烧煮。身获轻
安。所谓菩萨宿愿极清净故
论曰。此身清净义者。譬如苗稼为草所覆而
不滋茂。是菩提芽为烦恼覆亦不增胜若不
行对治思惟悕求。何容解脱令彼增长。汝诸
世间一心伺察。罪业清净则身器清净。说为
正觉。复次罪清净者。四法经云。佛言。慈氏。
若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灭先所造久积过
罪。何等为四。所谓悔过行。对治行。制止力。
依止力复次悔过行者。于不善业行多所改
悔。二对治行者。谓造不善业已极为善业。
及余利益之所对待。三制止力者。由读诵禁
戒得无毁犯。四依止力者。谓归依佛法僧宝。
亦不弃舍菩提之心。由能依止是力。决定灭
彼罪等。佛言。慈氏。是为菩萨摩诃萨成就四
法灭先所造久积过罪

大乘集菩萨学论卷第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