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论集部
回目录

问曰。外道所立四宗法非佛法者何者是。答
曰。谓一异俱不俱。问曰。云何言一异俱不
俱。答曰。有诸外道言。一切法一。有诸外道
言。一切法异。有诸外道言。一切法俱。有诸
外道言。一切法不俱。是诸外道于虚妄法中
各各执着。以为实有物故。问曰。何等外道
说一切法一。答曰。言一切法一者。外道僧佉
论师说。言一切法异者。外道毘世师论师说。
言一切法俱者。外道尼犍子论师说言一切
法不俱者。外道若提子论师说。问曰。云何
僧佉人说一切法一。答曰。僧佉外道言。我觉
二法是一。何以故。二相差别不可得故。问
曰。云何二相差别不可得。答曰。如牛马异法。
二相差别可见可取。言此是牛此是马。而我
离觉我不可得。离我觉不可得。如我经中说。
我觉体相如火与热。二法差别不可得。问
曰。云何差别不可得。答曰。彼法不可说异故。
譬如白叠不可说言此是白此是叠。二法差
别如白叠。一切法因果亦如是。问曰。云何
毘世师外道说一切法异。答曰。所言异者。我
与觉异。何以故。以说异法。问曰。云何名说
异法。答曰。如说此是白此是叠。此是天德。此
是天德叠。我与觉异亦如是。此是我此是智
故。问曰。有何差别彼法不可说一。答曰。譬如
白叠此是白此是叠。如是一切因果各异。不
可说一故。问曰。云何尼干子说一切法俱。
答曰。言一切法俱者。如我与觉不可说一不
可说异。复有异义可说一可说异故。问曰。
云何不一不异亦一亦异。答曰。如我与命用
相有异方便异故言。如贪瞋痴等得言有异。
譬如灯明得说言一得说言异。以有此有彼
无此无彼。得言一。灯异处明异处。故得言异。
如灯明因果白叠一切法亦如是。亦得说一
亦得说异。故言俱也。问曰。云何若提子外
道说一切法不俱。答曰。不俱者。谓一切法不
可说一不可说异。以二边见过故。以说一异
俱论师等皆有过失故。智者不立如是三法。
问曰。云何过失。答曰。若离白别无叠者。白灭
叠亦应灭。若异白更有叠者。应有叠非白有
白非叠。是故一异俱等法我俱不立。虽然一
异俱等一切法不可得言无。答曰。此诸外道
虚妄分别。是邪见相非是智相。皆是不善。
此义云何。又一等法虚妄分别。以不得言即
彼法。彼法一不得言瓶。瓶一以瓶即是瓶故
亦不得异法。异法一以不得言瓶共。叠一以
瓶相异叠相异以异法离异法。异法不得一
不得异。以异法不成异法。以异法不得言异
法。若二法说一说异。彼二法应说一应说异。
若不说一不说异者。此是虚妄分别。若彼二
法是一者。不得言彼法是异。若无二者云何
言一。以彼法相待成故依世谛虚妄分别。第
一义谛中无彼外道虚妄分别戏论过故。此
是总答四种外道邪见之相
自此已下别答四义。如是一一观察迦毘罗
忧楼佉等外道虚妄分别义不成就。此义云
何。言一切法一者。此义不然。以灭应灭。不
灭不应灭。俱灭俱不灭此义云何。汝向说我
与觉相差别不可得如白叠。我破此义。何以
故。以此义不与诸经论相应故。汝说诸法差
别不可得者。此义不然。如手爪彼法二相差
别不可得故。此明何义。如爪指掌名之为
手。若异此法手不可得。如是白叠一不可得。
何以故。无异法故。我觉一不可得。如是白叠
一不可得。如手与指掌。若此灭者彼亦应灭。
此义云何。若白灭者叠应灭故。如截手即截
指掌。汝意若谓白灭叠不灭者。此义不然。若
叠不灭白亦不应灭。如截于手指掌应在如
截指掌手亦应在故。汝意若谓青黄赤等唯
灭白色不灭叠者。云何言一。若不尔者青黄
赤等色不应灭。不尔叠不灭者青黄白等色
亦不应灭
问曰。我青黄赤等覆白色而不灭白。此义云
何。答曰。叠亦如是覆叠而不灭叠。又此义不
然。洗叠已还见白色故。叠亦如是。覆叠不灭
叠。是故白即是叠。叠即是白。若叠灭者青黄
赤白等色云何见。若汝意谓白灭覆非灭叠
应灭覆叠不应灭白。若尔有法灭覆有法不
灭不覆。云何言一。是故一义不成。已答外道
僧佉论师一切法一竟
问曰。迦那陀外道论师言一切法异者。我与
觉异。以说异法故。此是我此是觉。如白叠此
是白此是叠故。答曰。此义不然。以无譬喻故。
如人说言。此是手此是指掌。彼人虽说此语
不能说异法。是故不得言我觉异。如白叠以
见世间有二种差别故。一者相二者处。相差
别者。色香味触不异相有异相故。处差别者。
如谷豆等有白叠不异相有差别。如彼色香
味触。若不尔者有四种过。此义云何。白灭
叠亦灭。如彼色香味触。譬如火和合烧瓶成
赤色已又为青色。香味亦尔。若不尔者色香
味触亦不应灭。如彼白叠异不可得。若白灭
者叠亦应灭。叠不灭者白亦不应灭
问曰。此义不然。依彼法有此法。譬如画壁依
壁有画。壁灭画亦灭。画灭壁不灭。我白灭
叠不灭义亦如是。答曰。汝此譬喻事不相似。
壁是先有画是后作。而彼白叠起无前后。不
可得言此白先有叠是后作。已答外道卫世
师论师一切法异义竟
问曰。尼揵子外道论师言一切法俱。迦毘罗
等论师皆有过失。以说一异故。是故我说俱
而不俱。譬如灯明。有此有彼。有彼有此。无
此无彼。无彼无此。如有灯有明有明有灯。无
灯无明无明无灯。异者能照所照。以灯异处
明异处。是故说异。如我觉白叠等。亦得说一
亦得说异。譬如白于叠中别处不可得言此
是白此是叠。如世间此是牛此是马等。白叠
不尔。是故我不说异亦不说一。若一者白灭
叠应灭。又若一者亦不应说赤叠黑叠等。是
故我言得说一得说异。此义云何。答曰。此义
不然。如向说僧佉毘世师等过失。与此无异。
以何等义僧佉一如向说。以何等义毘世师
异如向说。云何向说。如向说言。灯明一者灯
即是明。明即是灯。此唯有别数而无别义。若
尔灯亦应明。明亦应灯。若此二法。一者云何
异处。如手与指掌无差别。脚手有差别。手
指掌无差别。若一者云何言异。是故不得言
一言异。此一异义不成。已答外道尼犍子论
师一切法俱竟
问曰。若提子论师言。僧佉等论师说一切法
一异俱皆有过失。我若提子不说一切法一
异俱。如我论中不许此义。唯许不俱。是故我
无僧佉等过失。虽然不得说言无不俱。此义
云何。答曰。此义不然。以无譬喻故。以无譬喻
者我说。世谛有如是法。第一义谛中无如是
相。是故此成我所说义。此明何义。以无彼法
即无此法无彼法体亦无此法体。以此法不
成彼法。彼法不成此法。以此法毕竟非彼法。
彼法亦毕竟非此法。以白非叠以叠非白。以
灭不应灭。以一者即白是叠叠即是白。不尔
者灭是灭。不灭者不灭。若尔云何虚妄分别。
彼法是一异俱不俱。若尔叠亦应非叠非不
叠。白亦应非白非不白。以叠即是叠白即是
白。是故叠非叠白非白。是故非白不得白。如
是一异俱不俱皆是虚妄分别。唯有言说无
有实义。如是我觉因果等义亦如是故。已答
外道若提子论师一切法不俱竟

提婆菩萨破楞伽经中外道小乘四宗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