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论集部
回目录

天竺国有优婆塞国王长者。若设一切会。常
请宾头卢颇罗堕誓阿罗汉宾头卢者字也。
颇罗堕誓者姓也。其人为树提长者现神足
故。佛摈之不听涅槃。敕令为末法四部众作
福田。请时于静处烧香礼拜。向天竺摩梨山。
至心称名言。大德宾头卢颇罗堕誓。受佛教
敕。为末法人作福田。愿受我请。于此处食。
若新作屋舍。亦应请之言。愿受我请。于此舍
牀敷止宿。若普请众僧澡浴时。亦应请之
言。愿受我请。于此洗浴。及未明前具香汤净
水澡豆杨枝。香油调和冷暖。如人浴法。开
户请入。然后闭户。如人浴讫顷。众僧乃入。
凡会食澡浴。要须一切请僧至心求解脱。不
疑不昧。信心清净。然后可屈。近世有一长
者闻说宾头卢阿罗汉受佛教敕为末法人
作福田。即如法施设大会。至心请宾头卢。氍
氀下遍布华。欲以验之。大众食讫。发氍氀
华皆萎。懊恼自责。不知过所从来。更复精竭。
审问经师。重设大会。如前华亦复皆萎。复
更倾竭尽家财产。复作大会。犹亦如前。懊恼
自责。更请百余法师。求请所失。忏谢罪过。
如向上座一人年老。四布悔其愆咎。上座告
之。汝三会请我。我皆受请。汝自使奴门中
见遮。以我年老衣服弊坏。谓是被摈。赖提
沙门不肯见前。我以汝请欲强入。汝奴以杖
打我。头破额右角疮。是第二会亦来。复不见
前。我又欲强入。复打我头额中疮。是第三会
亦来。如前被打。头额左角疮。是皆汝自为
之。何所懊惋。言已不现。长者乃知是宾头卢。
自尔以来。诸人设福皆不敢复遮门。若得
宾头卢。其坐华即不萎。若新立房舍牀榻。欲
请宾头卢时。皆当香汤洒地。燃香油灯。新牀
新褥奋绵敷之。以白练覆绵上。初夜如法请
之。还闭房户。慎勿轻慢闚看。皆各至心信
其必来。精诚感彻。无不至也。来则耨上现有
卧处。浴室亦现用汤水处。受大会请时。或在
上坐。或在中坐。或在下坐。现作随处僧形。人
求其异终不可得。去后见坐处华不萎乃知之矣

请宾头卢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