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诸宗部二
回目录 | 下一页

宋国庐山慧远法师。公少瞻儒道。擅坚白之
名。及脱俗高尚。亦江左须弥。凡所述作。莫非
皆是实归之路。默问常安草堂摩诃乘法师
鸠摩罗什。苻书云。什是天竺大婆罗门鸠摩
罗炎之子也。其母须陀洹人。什初诞生。圆光
一丈。暨长超绝。独步阎浮。至乎归伏异学。历
国风靡。法集之盛。云萃草堂。其甘雨所洽者。
融伦影肇渊生成叡八子也。照明之祥。信有
征也。大乘经中深义十有八途。什法师一一
开答。今分为上中下三卷。上卷有六事。中卷
有七事。下卷有五事
初问答真法身 次重问答法身 次问答法
身像类 次问答法身寿量 次问答三十二
相 次问答受决
  初问答真法身
远问曰。佛于法身中为菩萨说经。法身菩萨
乃能见之。如此则有四大五根。若然者。与
色身复何差别。而云法身耶。经云法身无去
无来。无有起灭。泥洹同像。云何可见。而复讲
说乎
什答曰。佛法身者。同于变化。化无四大五根。
所以者何。造色之法。不离四大。而今有香
之物。必有四法。色香味触。有味之物。必有三
法。色味触。有色之物。必有二法。有色有触。
有触之物。必有一法。即触法也。余者或有或
无。如地必有色香味触。水有色味触。若水有
香。即是地香。何以知之。真金之器用承天雨。
则无香也。火必有触。若有香者。即是木香。何
以知之。火从白石出者。则无香也。风但有
触。而无色也。若非色之物。则异今事。如镜中
像。水中月。见如有色。而无触等。则非色也。
化亦如是。法身亦然。又经言法身者。或说佛
所化身。或说妙行法身。性生身。妙行法性生
身者。真为法身也。如无生菩萨。舍此肉身。得
清净行身。又如法华经说。罗汉受起为佛。经
复云。罗汉末后之身。是二经者皆出佛口。可
不信乎。但以罗汉。更不受结业形故。说言
后边耳。譬如法身菩萨。净行生故。说言作佛。
如是佛事。虽皆是实。而有参差。有真有伪。真
法身者。遍满十方虚空法界。光明悉照无量
国土。说法音声。常周十方无数之国。具足十
住菩萨之众。乃得闻法。从是佛身方便现化。
常有无量无边化佛。遍于十方。随众生类若
干差品。而为现形。光明色像。精麤不同。如来
真身。九住菩萨尚不能见。何况惟越致及余
众生。所以者何。佛法身者。出于三界。不依身
口心行。无量无漏诸净功德本行所成。而能
久住。似若泥洹。真法身者。犹如日现。所化之
身同若日光。如首楞严经。灯明王佛寿七百
阿僧只劫。与此释迦同。是彼一身无有异也。
若一佛者。此应从彼而有。法性生佛所化之
佛。亦复如是。若言法身无来无去者。即是法
身实相。同于泥洹。无为无作。又云。法身虽复
久住。有为之法。终归于无。其性空寂。若然
者。亦法身实相无来无去。如是虽云法身说
经。其相不生不灭。则无过也
远领解曰。寻来答要。其义有三。一谓法身实
相无来无去。与泥洹同像。二谓法身同化。无
四大五根。如水月镜像之类。三谓法性生身。
是真法身。能久住于世。犹如日现。此三各异。
统以一名。故总谓法身。而传者未详辨。徒存
名而滥实故。致前问耳。君位序有判为善
  次重问法身并答
远问曰。法身实相无去无来。般若经中法上
菩萨。答常悲已有成观。又法身同化。如镜
像之类。方等诸经引喻言。日月宫殿不移。而
光影现于江河。此二条是所不疑。今所问者。
谓法性生身妙行所成。毘摩罗诘经善权品
云。如来身者。法化所成。来答之要。似同此
说。此一章所说列法。为是法性生身所因。非
若是前因者。必由之以致果闻。致果之法。为
与实相合。不若所因。与实相合。不离余垢。则
不应受生。请推受生之本。以求其例。从凡夫
人。至声闻得无着果。最后边身。皆从烦恼
生。结业所化也。从得法忍菩萨。受清净身。上
至补处大士。坐树王下取正觉者。皆从烦恼
残气生。本习余垢之所化也。自斯以后生理
都绝。夫生者。宜相与痴言。若大义所明。为同
此不。若同此。请问所疑。得忍菩萨。舍结业受
法性生身时。以何理而得生耶。若由爱习之
残气。得忍菩萨烦恼既除。着行亦断。尚无法
中之爱。岂有本习之余爱。设有此余。云何得
起。而云受身。为实生为生耶。不生为生乎。若
以不生为生。则名实生。便当生理无穷。若以
生为生。则受生之类。皆类有道。假令法身菩
萨。以实相为已住。妙法为善因。至于受生之
际。必资余垢以成化。但当换之。以论所有理
耳。今所未了者。谓止处已断。所宅之形。非复
本器。昔习之余。无由得起。何以知其然。烦恼
残气。要从结业后边身生。诸以效明之。向
使问舍利弗。常禅定三昧。声色交陈于前。耳
目无用。则受淡泊而过。及其在用暂过。鼻眼
之凡夫。便损[虚*予]大乘。失贤支想。所以尔者。
由止处未断。耳目有所对故也。至于忘对。由
尚无用。而况绝五根者乎。此既烦恼残气。要
由结业五根之效也。假使慈悲之性。化于受
习之气。发自神本。不待诸根。四大既绝。将何
所摄。而有斯形。阴阳之表。岂可感而成化乎。
如其不可。则道穷数尽。理无所出。水镜之喻。
有因而像。真法性生。复何由哉
什答曰。后后五百岁来。随诸论师。遂各附所
安。大小判别。小乘部者。以诸贤圣所得无漏
功德。谓三十七品。及佛十力。四无所畏。十八
不共等。以为法身。又以三藏经。显示此理。亦
名法身。是故天竺诸国皆云。虽无佛生身。法
身犹存。大乘部者。谓一切法无生无灭。语言
道断。心行处灭。无漏无为。无量无边。如涅槃
相。是名法身。及诸无漏功德。并诸经法。亦名
法身。所以者何。以此因缘。得实相故。又大乘
法中。无决定分别是生身是法身。所以者何。
法相毕竟清净故。而随俗分别。菩萨得无生
法忍。舍肉身次受后身。名为法身。所以者何。
体无生忍力。无诸烦恼。亦不取二乘证。又未
成佛。于其中间所受之身。名为法性生身。然
诸论师。于此法身。而生异论。或言无诸烦恼
者。已得涅槃。不应复生。如如自在王经说。
佛告自在王菩萨。我于燃灯佛时。通达四自
在。即于尔时已得佛道。入于涅槃。是吾末身
也。自在菩萨言。若尔时得涅槃者。从是以来
复何所作。佛言。自利已办。但为教化众生。净
佛国土。具足诸神通力威德故。以此因缘。可
知身分虽尽。常以化身。度脱众生。或言。是事
不然所以者何。若尔时得涅槃实道者。身分
都尽。又无心意。云何能现化五道。度脱众生
净佛土耶。譬如实有幻师。然后能幻事。若无
幻师。则无幻事。是故菩萨。得无生法忍。虽无
烦恼。应有余习。如阿罗汉成道时。诸漏虽尽。
而有残气。但诸罗汉。于诸众生中。无大悲心。
诸有余习更不受生。而菩萨于一切众生。深
入大悲。彻于骨髓。及本愿力。并证实际。随应
度众生。于中受身。存亡自在。不随烦恼。至坐
道场。余气及尽。若不尔者。佛与菩萨。不应有
别。或言。得无生法忍菩萨有二。一者得五神
通。二者六神通。得五神通者。烦恼成就。但不
现前。如人捕得怨贼。系之在狱。不能为患。如
是诸菩萨。无生忍力故。制诸烦恼。永不复生。
但以清净心。修六波罗蜜功德。如凡夫人。成
就三界烦恼。上二界烦恼。不现在前。虽有
烦恼。无所能为。住五神通。种种现化。度脱众
生。故留余结。续复受生。若无残结。则无复
生。犹如责米。故留谷种渐渐具足六波罗蜜。
教化众生。净佛国土。乃坐道场。舍烦恼结。然
后成佛。具六神通者。所作已办。自利足。如
阿罗汉辟支佛。无复异也。此身尽已。更不受
生。但以本愿大悲力故。应化之身相续不绝。
度众生已。自然成佛。所度既毕。自然而灭。先
是实灭。以汲引众生故。变化其身。令复示其
都灭。又三藏论师。菩萨虽得六神通。不尽诸
漏。行四无量心。生色界中。乃至末后身。生罗
[目*侯]罗。于尼连禅河浴。为大水所漂。力不能
制。嫌愦五人舍我而去。坐道场时。以十六心。
得阿那含。以十八心。断无色界结。以三十四
心。破一切烦恼。得一切智。成佛已具受人法。
饥渴寒热老病死等。虽心得解脱。身犹有碍。
但以一切智慧大悲心为胜耳。如是等诸论
义师。皆因佛语。说菩萨相。于是各生异端。得
中者少。意谓菩萨得无生法忍。舍生死身。即
堕无量无边法中。如阿罗汉。既入无余涅槃。
堕在无量无边法中。不得说言若天若人若
在若灭。何以故。因缘故名为人。因缘散自然
而息。无有一定实灭者。但名有变异身。得
如是法门。便欲灭度时。十方佛告言。善男子。
汝未得如是无量无边见顿佛身。又未得无
量禅定智慧等诸佛功德。汝但得一法门。勿
以一法门故。自以为足。当念本愿。怜愍众生。
令不知如是寂灭相故。堕三恶道。受诸苦恼。
汝所得者。虽是究竟真实之法。但未是证时。
尔时菩萨。受佛教已。自念本愿。还以大悲。入
于生死。是菩萨。名之不在涅槃不在世间。无
有定相。以种种方便。度脱众生。设有问言。菩
萨答尔。无复实生受懃苦。无诸恼患。功勋
甚少。应答是事不然。着于凡夫时。以颠倒着
心。要期果报。虽修苦行。皆非实行。今得诸法
实相。具涅槃乐。而入生死。化度众生。是为希
有设复问言。若此人戏想都灭。又无我心。何
复以功德希有耶。应答。菩萨之心无有斯事。
但为分别者。言有大有。如师子有大力。不
以为大。但余狩以为大耳。又如神药。为益众
生故。出于世间。而无分别。但余人知有大力。
如之人言身毕竟寂灭相。如幻如梦。如镜中
像。不可以生相不生相为难。何以故。此人堕
在无数量。不应以戏论求之。但以人妄谓。菩
萨有至道场。尽诸结使。断彼意故。说言菩萨
唯有结使残气耳。如大乘论中说。结有二种。
一者凡夫结使。三界所系。二者诸菩萨得法
实相。灭三界结使。唯有甚深佛法中。爱慢
无明等细微之结。受于法身。爱者。深着佛身
及诸佛法。乃至不惜身命。无明者。于深法中。
不能通达。慢者。得是深法。若心不在无生忍
定。或起高心。我于凡夫。得如是寂灭殊异之
法。此言残气者。是法身菩萨结使也。以人不
识故。说名为气。是残气不能使人生于三界。
唯能令诸菩萨。受于法身。教化众生。具足佛
法。譬如凡夫结使或有障天人道者。所谓邪
见瞋恚悭嫉等。以甚恼害众生故。或有不障
者。所谓身见戒取爱慢无明等。以其不恼众
生故。结使或生三界。亦如是。是故菩萨亦名
得解。亦名未脱。于凡夫结使为脱。于佛功德
结使未脱。或言。得六神通。为尽三界结使故。
或言。得五神通。为未破菩萨结使故。又言。尚
无法中之爱者。谓无凡夫二乘法中之爱。所
以者何。菩萨出过二地故。如须陀洹。知一切
法无常苦患。即不生爱。若心不在道。即有所
爱。又如罗汉。于一切中无所爱。于佛法中。而
有所爱。如舍利弗摩诃迦叶。闻佛甚深智慧
无量神力。便与以言。若我本知佛功德如是
者。在于地狱中。宁一胁着地。乃至迳劫。于佛
道中。心不应有悔。又诸声闻皆大号泣。声振
三千大千世界。云何乃失如是大利。是故二
乘成道。虽断三界爱结。于佛功德法中。爱心
未断。诸菩萨忽如是无生忍力故。总言一切
无所爱。而念佛恩重。深爱佛法。但不起戏论
耳。若于一切法中。已断爱者。即不复能具足
上地。而此人未满应满。未得应得。又言正
处已断。所宅之形非复本器。昔习之余。无由
得起者。三界外形现妙。爱习之余亦微。是故
设复异形。理相因发。即无过也。又此涅槃而
为障。如大乘经。一切法从本以来。常寂灭相。
一切众生。所作已办。但无明等诸结使障故。
不能自知我等即是寂灭相。菩萨如是灭除
障碍。尔乃自知我今作佛。若无菩萨结使障
者。先已是佛有三种障。一者三界诸烦恼。障
涅槃道。二乘菩萨结使。障于佛道。此最难断。
以其微隐故。譬如怨贼界避。内贼难识难知。
得无生法忍时。世间实相。虽破凡夫结使。未
除佛道结使。于佛道中。犹有错谬。若无错谬。
得无生法忍时。即应是佛。若欲教化众生净
佛国土。便可一时顿具。何以故。得先碍实智
故。所以不得尔者。以有微障故。又无生忍力。
但能破邪戏论等。示诸法实相。后得佛时。乃
于一切法中。通达无近无远无深无浅。问有
菩萨阿毘昙。当广分别结使相。如声闻阿毘
昙广分别根本十结。又言四大既绝。将何所
搆。而有斯形者。既云生涂不绝。法身之应无
所疑也。但阿毘昙法摩诃衍法。所明各异。如
迦旃延阿毘昙说。幻化梦响镜像水月。是可
见法。亦可识知三界所系阴界入所摄。大乘
法中幻化水月。但诳心眼。无有定法。又小乘
经说。化人为何界所摄。答无处所。今以大乘
法。论说法身。无有四大五根幻化之事。肉眼
所见。尚无所摄。何况法身微妙耶。是故但
无三界麤四大五根耳。为度众生因缘故现。
缘尽则灭。譬如日现清水。浊则不见。如是诸
菩萨。常在法性中。若众生利根福德清净者。
即随其所见。应度之身。复次若欲求其实事
者。唯有圣人。初得道时。所观之法。灭一切戏
论。毕竟寂灭相。此中涅槃相。生死相。尚不可
得。何况四大五根。如是不应以四大五根为
实。谓无此者。即不得有法身也。如一有为法。
皆虚妄不实。有为法者。即是五阴。五阴中最
麤者。所谓色阴。若然者。虚妄之甚。不过四
大。所以者何。思惟分裂。乃至微麤亦复不
有。论中广说。但于凡夫数法和合。得名色阴。
色阴无有决定。何况四大五根。是故不得以
凡夫虚妄所见色阴。以为实证。而难无量功
德所成之身。若欲取信者。应信法身。如经中
说。所有色。皆从四大有为三界系使因缘故。
说菩萨法身四大五根。同如变化。不得以之
为一也。又欲界色界众生。以四大五根桎梏。
不得自在。乃至阿罗汉辟支佛。心虽得离
三界之累形。犹未勉寒热饥渴等患。法身菩
萨即不然。无有生死。存亡自在。随所变现。无
所罣碍
  次问真法身像类并答
远问曰。众经说佛形。皆云身相具足。光明彻
照。端正无比。披服德式。即是沙门法像。真法
身者。可类此乎。若类于此。即有所疑。何者。
佛变化之形。托生于人。于人中之上。不过
于转轮圣王。是故世尊。表出家之形殊妙之
体。以引凡俗。此像类大同。宜以精麤为阶差
耳。且如来真法身者。唯十住之所见。与群麤
隔绝。十住无师。又非所须。纵使有待于来。足
不俟之以进业。将何所引。而有斯形。若以功
报。自然不期而后应。即菩萨不应标[打-丁+(暇-日)]有位。
以立德本
什答曰。佛法身菩萨法身。名同而实异。菩萨
法身虽以微结如先说。佛法身即不然。但以
本愿业行因缘。自然施作佛事。如密迹经说。
佛身者无方之应。一会之众生。有见佛身金
色。或见银色车渠马瑙等种种之色。或有众
生见佛身与人无异。或有见丈六之身。或见
三丈。或见千万丈形。或见如须弥山等。或
见无量无边身。如以一音。而众生随意所闻。
或有闻佛音声。崇濡微妙。如迦陵频伽鸟。白
鹄之声。如狮子吼声。如野牛王声。如打大
鼓之声。如大雷声。如梵王声等。种种不同。有
于音声中。或闻说布施。或闻说持戒禅定智
慧解脱大乘等。各各自谓为我说法。是法身
神力无所不能。若不尔者。何得一时演布种
种音声种种法门耶。当知可皆是法身分也。
白净王宫佛身。即是法身分。不得容有像类。
何以故。释迦牟尼佛身。能一时于千万国土。
皆作佛事。种种名号。种种之身。教化众生。言
十住无师者。为下凡夫二乘九住已还。可非
于诸佛。言无师也。乃至坐道场菩萨。尚亦有
师。何况十住。如十住经中说。菩萨坐道场
欲作佛。尔时十方佛口中放光明。来入其顶。
是菩萨即时深入无量三昧诸佛三昧陀罗尼
解脱等。通达过去未来劫数。无量劫为一劫。
一劫为无量劫。一微尘为无量色。无量色为
一微尘。分别无量十方三世国土名号。及众
生名字行业因缘本末种种解脱道门次第。
以一心相应慧。通达一切法。得无碍解脱。
名之为佛。无碍解脱是佛法之根本。如经说。
十住菩萨当知如佛。是佛赞叹十地功德。如
赞诵法华者。即为是佛。又言。我以两肩荷负
此人。又如放钵经中。文殊师利语弥勒大士。
汝可取钵弥勒不能取之。文殊师利。即申其
臂。下方取钵。尔时弥勒。语文殊师利。汝今虽
有如是之力。我作佛时。如汝之比。无量无数。
不能知我举足下足之事。而此大菩萨。皆是
十住。施佛法不可思议。皆不能及。又文殊弥
勒等。于佛法中。处处多有所问。或为利益众
生故。或复自为利益。使得甚深佛法故。若然
者。云何言十住无师耶。又诸大菩萨。不分别
是麤是细。能观一切法皆细。能观一切法皆
麤。如般若波罗蜜经中说。须菩提言。世尊般
若波罗蜜甚深。佛言。菩萨观般若波罗蜜。观
浅亦失。是故不得说。如眼所见为麤。心所见
为细。大菩萨闻已。离于眼等诸根。但以法界。
从佛闻法。如不可思议解脱经中说。文殊师
利。与十方菩萨。在佛会中。共坐听法。而能有
身南国游行。又大菩萨。常在定中。而能见佛
听法。声所不能及。如思益中说。普华菩萨。问
舍利弗。汝入灭尽定。能听法不。答言不能。菩
萨即能。如是法身菩萨所能行。无量不可思
议。若有果报生身三根者。可有此难。精麤
不同。然体平等者。身心无复差别之相。复有
人言。法身菩萨。利益众生故。以眼等见佛闻
法施立供养。而有所闻。所以者何。欲为开引
新发意菩萨故
  次问真法身寿量并答
远问曰。凡夫寿。皆行业之所成。成之有本。是
故虽精麤异。体必因果。乘来答云。法身菩萨
非身口意业所造。若非意业。即是无因而受
果。其可然乎。如其不然。妙体之来。由何而
得。又问从法忍菩萨。始还法身。暨于十住。精
麤优劣。不可胜言。其中所受。皆有命根长短。
亦应随精麤而为寿量。自十住已还。不复精
论。今所闻者。旨在十住。十住经说。十住菩
萨。极多有千生补处。极少至一生补处者。此
即是法身生。非若是者。必为功报转积。渐造
于极。以至一生也。为余垢转消生理转尽。以
至一生乎。若余垢转消。即同须陀洹七生之
义。以圣道力故。不至于八。今十住不过千生
者。为是何力耶。若是遍学时。道力所制者。即
生理有限。不得至千。以是而推。即不同生七
可知。若功报转积理极故唯一生者。一生即
是后边身。身尽于后边。即不得不取正觉。若
不得不成。何故菩萨有自誓不取正觉者。自
誓之言。为是变化形。为真法身乎。若变化形
者便是推假之说。若是真法身者。数有定极。
即不得有自誓无穷之言也
什答曰。今重略叙法身有二种。一者法性常
住如虚空。无有为无为等戏论。二者菩萨得
六神通。又未作佛。中间所有之形。名为后
法身。法性者。有佛无佛。常住不坏。如虚空无
作无尽。以是法八圣道分六波罗蜜等。得名
为法。乃至经文章句。亦名为法。如须陀洹。得
是法分。名为初得法身。乃至阿罗汉辟支佛。
名后得法身。所以者何。罗汉辟支佛。得法身
已。即不复生二界。是佛分别三乘义。故不说
有法所去处。准法华经。有此说耳。若处处说
者。法华经不名为秘要之藏。又亦不能令人
多修习涅槃道。尽诸漏结。是故天竺但言歌
耶。秦言或名为身。或名为众。或名为部。或名
法之体相。或以心心数法名为身。如经说六
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爱身。六相身。六思
身等。始八圣道等众事和合。不相离故。得名
为身。得无生法忍菩萨。虽是变化虚空之形。
而与肉身相似故。得名为身。而此中真法身
者。实法体相也。言无身口意业者。是真法身
中说。或有人言。得无生法忍菩萨。解能业
相。坏三界业故。但以大悲心。起菩萨事。以坏
业故。名为无业。谓无如凡夫分别之业耳。如
佛言。我从得佛已来。不复起业。灭业相故。名
为非业。又诸菩萨。有所起业。皆与无生忍
合故。名为无业。是故菩萨施业中。不分别取
相。名为无业。经言千生者。所未闻故。不得委
要相答耳。如普贤观世音文殊师利等。是十
住菩萨。具足佛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
法。以本愿广度众生。故不作佛。如文殊师利
受记经中说。若干阿僧只劫。当得作佛。而释
迦文佛等。皆以文殊师利。为发意因缘。尔时
势力已成。如是推求本末。即不限千生也。若
经言有千生者。即是本无别愿久住世间。或
是钝根未具足。诸佛法故。即有多生。若功德
具足者。即是一生。又功德积满。唯有一生。不
得不成正觉菩萨有二种。一者功德具足自
然成佛。如一切菩萨。初发心时皆立过度
言。我当度一切众生。而后渐渐心智转明。思
惟筹量。无有一佛能度一切众生。以是故诸
佛得一切智。度可度已而取灭度。我亦如是。
二者或有菩萨。犹在肉身。思惟分别。理实如
此。必不得已。我当别自立愿。久住世间。广与
众生为缘。不得成佛。譬如有人。知一切世间
皆归无常。不可常住。而有修习长寿业行。往
非有相非无相处。乃至八万劫者。又阿弥陀
等。清净佛国。寿命无量
  次问修三十二相并答
远问曰。三十二相。于何而修。为修之于结业
形。为修之于法身乎。若修之结业形。即三十
二相。非下位之所能。若修之于法身。法身无
身口业。复云何而修。若思有二种。其一不
造身口业。而能修三十二相。问所缘之佛。为
是真法身佛。为变化身乎。若缘真法身佛。即
非九住所见。若缘变化。深诣之功复何由而
尽耶。若真形与变化无异。应感之功必同。如
此复何为独称真法身佛妙色九住哉
什答曰。法身可以假名说。不可以取相求。所
以者何。声闻三藏法中。唯说佛十力等诸无
漏法为法身。佛灭度后。以经法为法身。更无
余法身名也。摩诃衍中说。菩萨无生法忍。断
诸烦恼。为度众生故。而为受身。诸论议师。名
此为法身。何以故。是中无有结使。及有漏罪
业。但是无为清净六波罗蜜果报。此身常有
自在无碍。乃至成佛也。转轮圣王。人中第
一。唯有三十二相。是故菩萨应世之身。有三
十二相。于生死中。种其因缘。于菩萨法身。令
增益明净。所以者何。三十二相。凡夫亦有。非
为难事。如佛弟难陀。前身以雌黄尽辟支佛
塔。而作是愿。愿我当得金色相好之身。如是
福德因缘。寿终之后。为波罗捺国造利奢
王子。复见迦叶塔。心怀欢喜。即中作盖。以是
因缘故。天人中受无量福乐。末后生为迦毘
罗婆国白净王子。具三十二相。出家学道得
阿罗汉。于诸端正比丘中。最为第一。阿泥律
陀。供养波利陀辟支佛。七世生忉利天上。七
世生人中。作转轮圣王。七宝具足。得三十二
相。又如佛言。汝等比丘。见有受最上乐者。当
知我亦曾受如是乐。所以者何。从无始世界
以来。所生之处。无不迳历。而今虽复恶世。犹
有得一相二相五三相者。以是故知。生死身
中。修诸相好。但相好所得。庄严清净。光明照
耀。威德具足名为佛。所问三十二思者。迦旃
延弟子。自以意说耳。非佛所说。又所谓三十
二思者。非一念中具也。一念时促不住。事不
成辨。一切有为法。要须和合能有所成。如
人见三十二人过恶。若欲害者。非但一念。然
当断命时。乃名杀心。虽前后多有杀心。但是
得名称三十二相。有人言。菩萨若见佛身。若
见佛有三十二相。以所修福德回向。愿我得
如是果报。或时佛为人。说修三十二相法。人
眼见佛三十二相。便发愿言。我当于未来世。
得如是相。然后以净功德。令其成就。如先下
种后加溉灌。如施草苁林等。得立安相。施
燃灯明等。得大光明相。慈悲等观众生。得绀
清眼。常以头面。敬师长贤圣。及施盖帽等
因缘故。得肉髻相。或有人不从佛闻。亦不
从佛。但闻他说有三十二相。或自读经书。
便发愿言。我得三十二相。渐渐满足。如上所
说。或有人。若见佛若不见佛。其心无在。但闻
大乘义。于众生起慈悲心。欲以诸法实相。
利益众生。愿我当得第一心身。汲引众生。令
信我说。如印经中佛为弥勒说。有七因缘。发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一者佛令发心。二
者见正法坏时。护持法故发心。三者见众生
可愍故发心。四者菩萨令发心。五者见人发
心亦发心。六者大布施故发心。七者闻佛有
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而发心。佛告弥勒。前
三发心必得成佛。不复退转。后四发心。不能
当定多有退转。是故当知。种三十二相。其事
不同。又法身菩萨者。经亦不了了说有法身
国土处所也。但以理推之。应有法身。若诸菩
萨。灭诸烦恼。出于三界。既无生身。亦不入涅
槃。于是中间。若无法身。其事云何。是故诸
论师言。于此中间。从无漏法性生身。名为法
身。又此非从一身而已。随本功力多少。而有
其身。或有二身三身十身百千万无量阿僧
只身。乃至无量十方世界。皆现其身。为具足
余佛法。兼度众生故。迦旃延阿毘昙中。无漏
法元有果报。何以故。声闻法中但说三界
事。及小涅槃门。大乘中过凡夫法。及小涅槃
门。更说清净大乘事。如不可思议经等。如凡
夫虽起善业。烦恼未断故。侵夺福德。以性相
违故。不令善业增益。诸阿罗汉。虽无烦恼。毁
损善法。证涅槃故。其心不发。不能增长佛道
善根。是菩萨灭烦恼。无有[虚*予]损善法故。复不
证涅槃故。心即不复功德增长。尔时起一切
德。胜本从无始世界来。所为福德。如思益经
说。我以五华施佛。胜本一切所施头目髓脑
等。何以故。本布施皆是虚妄。杂诸结使。颠倒
非实。此施虽少清净真。如人梦中得无量珠
宝。不如觉时少有所得。以菩萨三界障碍都
灭。唯有佛道微障未尽耳。如以一灯破暗。不
能破第二灯分。若能破者。第二灯即无所增
益。而第二灯所破闇与初灯合。但无初灯所
破之闇。菩萨得无生法忍亦如是。舍生死身
受法身。破三界凡夫障碍。不能破诸菩萨障
碍。若破者即是十住便应作佛。是人尔时起
业。无有三界结缚。唯有菩萨结缚微碍。有所
超业。皆悉真实清净无量。何以故。不为生死
所拘。不与烦恼共合故。心志广大。从法身以
后。所受之身。如幻如镜中像。业亦如是。心所
起业随。所得果报随。不可以三界麤身。难
菩萨微妙。出过三界之形也。问所缘佛为真
法身。为变化身者。是事先已答如上说。或有
见者。或有闻者。或自为众生故。庄严其身。或
有人不见佛不闻法。尚能发阿耨多罗三藐
三菩提心。何况见佛闻法者。此人以心眼。缘
三世佛相。过去佛身相。我当知是念。现在
未来世佛身相。我身亦当如是。或有人随所
好乐。自生忆想。我所作功德。回向佛道。后作
佛时。寿命国土功德相好。当如是此缘。释
迦文佛本初发心经说。于无佛无佛法国中。
为大王名光明。时有小王。以好白象子。奉光
明王。王见已欢喜。令象师如法调伏。象师如
法善治。令王乘之。游戏林野。是象于林中。闻
牝象香气。婬欲心发。驰走趣向。王语象师
制之令住。象师即以钩制。不能令止。时王眼
视外物。物皆运转。深入榛薮。坏衣伤体。即仰
攀树枝。得免济。象后念人间饮食。还来至宫。
王问大臣。若人为王作此因缘者。应何治之。
大臣言。罪应极法。时象师言。莫诳杀我已善
治。王言。象恶如此。如何善治。象师即于王
前。烧大铁丸。语象言。取赤铁丸吞之。若不吞
者。还以本法治汝。象自筹量。宁须臾而死。不
能久受苦痛。便取铁凡吞之。烧身彻过。大吼
而死。王见此已。知其调伏。即问象师。调伏如
此。近以何因缘。有此恶事。象师言。心有婬欲
重病。势用发故。无所领计。王闻已惊怖。婬欲
大病。此从何来。象师言。我亦不知所从来及
其增减时。王言如是之病。无人能治耶。象师
言。欲治之者。众皆不得其法。还自坠浴。有人
为破婬欲贼故。离五欲受苦行。或有人其受
五欲。情即厌离。以是因缘。得脱此病。或有出
家。种种因缘。欲免斯患。皆不拔此婬毒树之
根。王闻已忧怖。说象师言。如此之病。难可得
治。于天人之中。有能破此病者耶。象师言。我
传闻有大人出世。身体金色。有三十二相八
十随形好。常光远照。愍哀众生。号之为佛。是
人了知婬欲生灭之道。愍众生故为说之。王
闻是已。即便下床右膝着地合掌而言。我以
如法治国。及布施等功德。以此福德因缘。当
得成佛。治一切众生婬欲重病。从是发心已
后初值佛。号名释迦文。于寿百岁众生中
作佛。今释迦佛事皆同彼佛。时光明王。作
陶师字广炤。彼释迦文佛。度众生已。与五百
阿罗汉。度广炤。极行圆出至其家。广炤即以
煖汤涂油燃灯石蜜浆等。供养于佛。陶师从
闻佛法。而发其心。我当来世作佛。亦当如是。
是人于无佛法世。尚能发心。何况见佛闻法。
种三十二相者。若初发心了了不错者。复何
贵成佛耶。唯佛一人。得无错耳。是故当知。如
光明王。遇得因缘。便自发心。以是因缘。复得
人身。值释迦文佛。从佛闻法然后愿。昔于暗
中发愿。但为破婬欲病者。后得值佛。了了
分别名号而发其愿。渐渐心转微妙。能自以
身施转。后于诸法中。无所取相。安住毕竟空。
具足六波罗蜜。发清净愿。本愿与吾我贪着
心杂。今之所愿。清净无垢。又不可无因。唯愿
而得净愿。是事为难。如莲华虽净。必因泥生。
不可生于金山上。如维摩诘经中说。又佛法
离一异相故。无决定真身。离异相故。无决定
麤身。但以人颠倒罪因缘故。不能见佛。颠倒
渐薄。净眼转开乃能见也。佛身微妙。无有麤
秽。为众生故。现有不同。又众生先世种见佛
因缘。厚薄名异。薄者如今见形像舍利等。厚
者得见相好生身。施作佛事。见生佛亦有二
种。或有见佛如须弥山等。或有见佛无量无
边之身。如转法轮时。持力菩萨。欲量佛身。是
见上身也。如上诸身。能度众生。破除尘劳者。
虽精妙不同。皆为是实。于妙中。又有妙焉。乃
至真法身。十住菩萨。亦不能具见。唯诸佛佛
眼。乃能具见。又诸佛所见之佛。亦从众缘和
合而生。虚妄非实。毕竟性空。同如法性。若此
身实。彼应虚妄。以不实故。彼不独虚妄。虚
妄不异故麤妙同。宜以麤身。能为众生作微
妙因缘。令出三界。安住佛道。亦不名为麤
也。
  次问受决法并答
远问曰。受决菩萨。为受真法身决。为变化之
决。若受变化之决。则释迦受决于定光。弥勒
受[卄/别]于释迦是也。斯类甚广。皆非真言。若受
真法身决。后成佛时。则与群麤永唯。绝当十
住菩萨。共为国土。此复何功何德也。若功德
有实。应无师自贵。复何人哉。如其无实。则
是权假之一数。经云。或有菩萨。后成佛时。其
国皆一处补处。此则十住共为国土明矣。若
果有十住之国。则是诸菩萨终期之所同。不
应云说或有或有而非真。则是变化之流。如
此真法身佛。正当独处于玄廓之境
什答曰。说菩萨受记者。各各不同。或有人言。
为利众生故。与其受记。或以肉身菩萨。于无
量劫久行菩萨道。为彼受记。示其果报。安慰
其心耳。或云变化麤中有受记义。义于法
身。则无此事。或有人言。受记是实事。唯应与
法身受记。不应为变化身也。复此何功德者。
如来智德无量无边。利益十住。其功最胜。以
彼利根所受弥广故也。如般若中说。供养无
量阿惟越致。不如一人疾作佛者。言无师自
觉者。但不目外道为师耳。此义上以明。若如
实诸者。诸佛威仪麤事。尚不可知。何况受
记深奥义乎。有众生未发心。而佛与受记。有
人现前发心。不与受记。有人发心时。便与受
记。于生死身得无生法。而为受记。有舍生
死身受法身。而得受记。如文殊师利等是也。
有菩萨。从无量诸佛受记。如释迦牟尼。从燃
灯佛。莲华上佛。华上名佛。乃至迦叶佛。皆从
受记。有天王佛。与释迦牟尼真身受记。或
于大法身菩萨众中。是菩萨虽于大众中。佛
先受记。不以为说。何以故。自知处处身受记
故。不以一身受记为喜。亦不可见喜事故。譬
如阿那婆达多龙王受记时。阿闍世王言。汝
得大利。于大众中受记为佛。龙王言。谁受记
者。若身也。身如瓦石。若心也。心如幻化。离
此二法。无受记者。当知有何利。而生欢喜也。
若我受记。一切众生。亦当受记。其相同故。如
是无量不可思议。不应以事迹为难。又诸佛
菩萨身量。音声说法。无量神通方便。为利
益菩萨。兼利众生故。而与受决。难言。众生不
应说云或有者。佛法无量。不可顿尽。随时应
物。渐为开示。十住之国。是诸菩萨终期。所同
理故然矣。佛种种广分别诸菩萨相。故住生
品中说言。或有独处玄廓之境者。若以独处
玄廓为本。来化众生。此复何咎。诸佛从无量
无边智慧方便生。其身微妙不可穷尽。众生
功德。未具足故。不能具见佛身。唯佛与佛乃
能尽耳。功德智慧等。皆亦如是。如四大河从
阿那婆多池出。皆归大海。人但见四河。而
不见其源。唯有神通者。乃能见之。人虽不见。
推其所由。必知有本。又彼池中清净之水。少
福众生。不能得用。从彼池出。流诸方域。尔乃
得用。其佛法身。亦复如是。当其独绝于玄廓
之中。人不蒙益。若从其身。化无量身。一切众
生尔乃蒙益

鸠摩罗什法师大义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