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史传部一
回目录

是时迦丁比丘告众会曰汝等静听吾今所
说。初中竟语如佛所说言无违错。当来之世
当有恶变甚可怖畏。汝等欲知我今说之来事
大恐。好当勤加修精进业。吾蒙佛恩今得安
隐。汝等出家宜顺佛教。人寿百岁少出多减。
当来之世恶法兴盛。恶比丘出破坏佛法。法
欲尽时人意薄弱。无有志分务怀嫉妒。更相
谤毁贪着文字。务亲纸墨而自光目谓之为
上。若有比丘从师口受讽诵。通利分别句义。
而为他人分部说之。而更轻慢。此二学家更
共鬪诤。吾今说是汝所说非贪利财宝。心口
相违。愚痴之人。不解经意倒释其义。说者亦
反受者复倒。语言不正经偈参错。所学既少
但怀憍慢轻蔑他人。当来之世如此人辈。
甚为众多。傲慢师长不复承事。谓三师言我
所说真实。汝所说妄伪。此辈比丘亲着俗服。
白衣所行而习学之。空闲静处而不乐之。人
间愦闹贪慕系恋不能远之。虽于人间起佛塔
寺。更相嫉妒。四方比丘往过止住。要报寺
主尔乃得住。虽得住内心恚恨意不喜之。若
去之后尽共欢喜。佛寺之中所住比丘还相
妒忌。或妒钱财或妒颜色。或妒供养或妒种
姓。或妒经法秘惜不传。追逐贵人有力势者。
心意沮败崩坏佛法。贮聚钱财奴婢六畜。修
治园林以此为上。内外以变。强着袈裟剔
头而已。昼夜慇懃修理官事。国中臣吏有
力势者。追逐奉之犹如奴仆。檀越之家用三
尊故。减妻夺子不敢衣食。起佛塔寺施僧房
舍衣被卧具悉令饱足。复恐乏少即出家
中名珍上宝着其塔中。住寺沙门追逐官长。
欲望敬事即取檀越塔中所有持上官长。官
长贪财不推本末益得为善。用是贪嫉死入
地狱。其比丘者贪著名利取。三宝物妄为恩
惠。用是罪故死入地狱。或有比丘身犯众恶。
以三尊钱求谢他人以求解脱。或有比丘
及诸白衣。贪三尊财强获罪负极取持去。斯
辈之人尽入地狱。若作法师作持律者。通四
阿含者。各与白衣有力势者共为亲友。坐白
衣床共便密语谈说余人善恶好丑。依着白
衣恃其力势。意所不喜危害害之。若为说法
以邪为正以正为邪。作如是行者名为天下
非法分部。佛有三藏经。夫为师者秘惜不传
不教弟子。所以者何。恐弟子知与我等者便
轻慢师。是以秘之。为弟子者何名出家。无所
学识则便空出。至使弟子遂怀瞋恚轻慢。于
师无复上下。语言浅麤。此辈比丘兴乎恶
行。魔及官属尽得其便堕恶部界。反自称誉
谁与我等。心意变恶三毒炽盛。不能自禁。
贪利供养达嚫财物。不避罪福益得为善。用
供养故更共鬪诤。外着法服不如戒行。出
入行来不顺法教。摇头顾影迷着色欲甚于
凡俗。居贱卖贵或出倍息务贪盈利。比丘行
法舍弃不行。得少利入便用欢喜。比丘僧聚
坐禅学问不能堪耐而远避之。贪求财利四
出求索不觉疲惓。欺调百姓无有厌足。若有
塔寺僧房卧具肥浓之处竞入其中。外像持
戒内怀奸非。人见恭敬渐渐日日追逐白衣。
奉事供给白衣欢喜复敬望之。展转叹嗟言
此比丘戒行清纯。不知其内专为虚伪。多畜
弟子沙弥奴婢。四向求索积聚无足。言我持
戒年岁未满行便将从。戒法缓服不信罪福。
出言凶强好与酒客。婬荡女家与之从事。或
入官长宫閤出入以自荣足。或投人聚或喜
作务。百种生活话说王事治政好丑。或谈军
马鬪诤胜负。或谈盗贼或谈饮食。或谈妇
女情欲。昼夜谈说世间邪事。明师善友不肯
亲附。更与屠儿恶贼嗜酒盗劫贩卖邪淫之
人共为亲厚。饮酒卧起心渐染恋习彼所行。
或勤家业或为白衣走使不避远近。如此辈
人不知正法。复使作沙门名曰坏法。既自不
孝父母尊老。若见持戒比丘清高梵志。而骂
辱之无有慈心。贼害群命劫人财宝。利人妇
女口好妄言。闺门淫乱不避上下。若净洁比
丘尼。淫意为起而追逐之。破毁戒行。如此
之辈现世为王法所能絷系着于狱五毒
治之。若有国王大臣人民犯斯恶者。则令风
雨不时五谷不丰。人民穷困盗贼普起。军
革数兴万民逃迸。五族离散聚落空虚。彼时
世人困无衣食。避世苦故竞作沙门。作沙门
已破坏佛法。经慢上下合聚恶人。意合志同
而为徒友。更相称扬某戒行净。某行禅定。
人民闻见谓为实然。若檀越请转经说法。便
窃裸卧不肯听采。若分哒嚫则竞诤之。求索
供养衣被饮食无有厌足。多畜弟子不以法
训。佛之正戒不以诲之。弟子不解戒行禅定
修道之法。而为师者务相聚会。谈讲世俗非
法之事以为常业。如此辈人受他供养。施者
福少受者有殃。若有四辈聚会说经。不乐听
之。若有白衣来欲听经。竞共迎逆供给所
须。不失其意。若说禁戒则共鬪诤。乃至半夜
言众人疲。但说四事若理白衣不以疲厌。若
说净戒讲经法时不欲闻之。当来比丘。欲乱
法者。竞起佛寺处处集会。其十五日有说
戒者。虽共聚会但共鬪诤。亦不说戒讲法。诸
天人民见僧聚会往欲听法。但闻鬪诤即相
谓言。我用法来反闻鬪诤于此何求。心中不
乐愁惨而去。自念不久佛法将灭。诸天龙神
及诸夜叉诸善鬼神。皆共愁悒。不复拥护佛
法众僧。令诸恶鬼吸食其血。令皆多病。薄色
力少颜貌枯悴无有威德。皆由此矣。比丘若
病不相看视心畏恶之乐欲令死。时病比丘
无看视故遂便丧亡。佛法欲灭比丘白衣皆
共悭贪。积聚财产不肯惠施。但贪欲得。摩
摩帝者不信罪福。无复上下亦不分别三尊。
财物无道用之。或共妇女或共白衣杂厕居
止。饮酒歌舞快相娱乐。凡俗无别更相嫉妒。
缘是之故财物衰耗业不谐偶。此辈比丘用
淫欲故。乐在家居不厌为苦。好与童女相结
为固。所以者何。童女之意特为深重。初得
男子心相恋着俱不忘舍。或与淫荡女子就
共生活。或比丘尼为家居者。若有比丘不畜
遗余乞丐充身。诸破戒比丘尽共憎恶不欲
见之。告诸檀越言。此比丘内怀谀谄。外现持
戒不足取与。于今之世若有犯戒比丘尽共
恶之。将来之世见有清净持戒比丘反共憎
之。今时比丘屏处犯戒畏人见之。将来之
世若有比丘。奉戒禅定畏人见之。所以尔者
将来之世憎持戒故。当来比丘强知贪利不
知羞耻如此人辈彼世痴人尽恭敬之。见持
戒者反轻毁之。一切万物悉皆是宝。用人不
识皆即化没。佛法亦尔。由是之故正法转没。
用不敬奉令法没尽。譬如大船多所负载重
则沈没。将来之世多有比丘。贪惑供养令法
毁没。若有比丘奉戒护律。法当久存。如师子
王虽死卧地。飞鸟走兽无敢近者。旬日之间
身中生虫。还食其肉毁坏身形。佛虽泥洹正
法续存。梵魔众圣一切邪道。无能毁佛法者。
将来当有无行之人。入佛法中求作沙门。破
坏佛法更相轻毁。学三藏者转相嫉妒。为嫉
妒故佛法疾灭。欲护佛法当除憍慢弃捐嫉
妒。将来比丘妒佛法者。如猪处溷不自知
臭。多所唐突如无羇驴。不顾禁戒饮酒噉
肉。不以时节共结亲友。或穿人墙屋劫人财
物。或受人寄共相[言*罔][冒-目+月]。更相证明忍于搒
格。改易券信多得为幸耶。若僧因缘共会
聚时。诸下坐辈呵骂上座。上座默然愁惨出
去。尔时下座不以礼教。以自拘制可为师者
更不受之。比丘有是鬪诤之时法将灭尽。天
下搔动尽共不安。国主调役无复厌足。盗贼
并起劫夺民财转入于王。王者得财遂长益
贼。治政崩坏相杀不问。人民穷苦奸巧滋生。
天下枯旱风雨不时。谷米饥贵王贾贩卖踰
越境界。耕田种作收入薄少。昼夜勤苦身口
不系。无用充官万民嗷嗷乃不思存。尔时比
丘亦复耕田四出贾作。经理官私与俗无异。
甚为苦哉。将来之世当有三天子出破坏天
下。一名耶来那。近在南方中国。当有一天
子出北方晋土。有一天子名曰揵秋。佛法将
灭。此三天子乃出晋。破坏国土杀害人民。破
塔僧园轻慢沙门拷治五毒。亦率兵众诣天
竺国。破坏土地多所残害。尔时中国天子。当
复兴兵破坏晋土及其臣民还其本土。是时
晋土沙门为官所困。或有死者。或有返俗者。
或巡四出向天竺者。或有达者。有不达者。或
有盲聋跛蹇羸老病瘦不任去者。为官所杀。
尔时中国天子敬佛法众惠施一切。见犯戒
者即诃谏之。时有上座比丘名尸依仇。通知
三藏为王说法。王甚欢喜即请众僧于拘睒
弥国。作般闍于瑟尽请一切释迦文弟子在
阎浮提者。悉令集会。时有百千比丘末后大
会。大会者佛法向尽。更不复会故言末后。尔
时会中转相问言。汝等和上及阿闍梨为在
何许。各答之曰。我等之师。中道病死者。贼所
杀者。疲劣不能前者。言以达者。皆共悲结
举声[口*睾]哭。当此之时十五日夜。天大恶风暴
雨。说二百五十戒中有闻者或不闻者。时诸
比丘便共鬪诤大语呼。上座比丘谏众人曰。
仁等小言当用法故更勿乱语。吾用比丘法
当解汝意。今阎浮提释迦文弟子尽来会此。
是会末后。今我所学更不复学。唯愿默然听
我所说。复有比丘聪明智慧深入禅定。语众
人曰。我所入禅悉已备足。今此大会百千比
丘。欲闻法戒能持行者。我当说之。愿诸释子
默然静听。复有比丘字须陀流(晋言日善)以得罗
汉即从坐起。一心叉手礼上座足便师子吼。
我欲说经众坐勿闹。经中所说吾悉学之。无
有错误终不复疑。如佛所言。上座弟子名曰
上头。亦是上足志行凶恶。即从坐起谓须陀
流曰。汝何所知不解经法戒律。上座欲说竞
共说之。尔时上头即以铁杵打杀须陀流。须
陀流已度生死。中有持戒比丘。默然便起出
去。尔时有信佛夜叉。复以铁杵击杀上头比
丘。当于尔时天地六反震动。虚空之中自然
有叫唤称怨之声。四向复有恶震雨堕。四向
复有恶气满于虚空雷震四至。尔时一切众
生之类。见是变怪悉共相对举声悲哭。皆相
谓言。今日末后佛法尽矣。上至二十八天无
色诸天。及龙阿须轮满于空中。举声大哭自
扑堕地。复有奉法罗刹。及见佛夜叉悉皆举
身自投于地。口说是言。从今以往天下更不
复闻说二百五十戒声。比丘不复奉行之。天
下孤寡众生失目甚速。柰何天下不久。人民
相杀无有问者。犹如野畜。法行已堕法鼓已
裂甘露门已闭。诸经法师命已丧失。法炬已
灭法轮已倒。十二部经已散解。法轮已折
法水已止。法海已竭法山已崩。诸山谷间无
复精进坐禅比丘。诸天善神见山谷空无所
奉敬。悉皆自扑人民盲冥无法可行。时诸魔
众皆大欢喜。以名衣上服更相贡上。佛法已
灭。我等邪法今始得兴。更相庆赖。迦丁比丘
告诸弟子。当来恶变其事如斯。今日佛法
续故存在宜勤行之。佛之正法如深草泽。众
生仰之无所乏少。若草泽枯竭。众生饥困堕
于生死。犹如贾客不勤用心。财宝日耗父母
妻子无所济活。身心燋燃悔无所及。今正法
存极可行之。恣取何道。若复放逸不欲精进。
空出无获。返为三涂之所没溺。悔之无及。今
汝四辈思佛重恩。奉上如父亲下如子。汝等
四大强建心坚意猛。勤行精进可得度苦。若
复一旦身心微弱。而为老病所见踰蹈。悔无
所及。今国土人民未至盛恶。兵革未起人民
安隐。米谷平贱分卫易得。念勤精进可无后
悔。时诸弟子闻说是法。悉皆稽首礼大仙足。
心意惶怖身体战掉。悲泣白言。将来之世法
没尽时。见此世者意当云何何忍见之。我等
今日闻说是事心用崩破。彼世之人遭此恶
者。身心岂不裂作百段耶。时诸弟子忽复自
议。至心投地同声白师。我甚惶怖云何得道
免于斯苦不遭斯恼。大仙告曰。道无远近勤
求则得。无有前后。此经名曰大仙迦丁所记
当来秘谶要集。宜勤精进可免斯苦。时诸弟
子闻经悲泣饮泪稽首奉行

迦丁比丘说当来变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