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史传部四
回目录 | 下一页

夫三宝利见其来久矣。但以信毁相竞。故有
感应之缘。自汉泊唐年余六百。灵相[月*兮]向
群录可寻。而神化无方待机而扣。光瑞出没。
开信于一时。景像垂容。陈迹于万代。或见于
既往。或显于将来。昭彰于道俗。生信于迷悟。
故撮举其要。三卷成部云
初明舍利表塔次列灵像垂降后引圣寺瑞经
神僧
初明舍利表塔。昔如来行乞。有童子戏于
路侧。以沙土为米[麦*丏]。逆请以土[麦*丏]奉。佛因为
受之。命侍者以为土浆。涂佛住房。足遍南
面。记曰。此童子者。吾灭度后一百年。王阎浮
提空中地下四十里内。所有鬼神并皆臣属。
开前八塔所获舍利。于一日夜役诸鬼神造
八万四千塔。广如众经。故不备载(此土即洲之东境故塔现
不足以疑)舍利西梵天言。此云骨身也(恐滥凡夫之骨故依本名而别
之)
西晋会稽鄮塔缘一 东晋金陵长干塔缘
二 石赵青州东城塔缘三 姚秦河东蒲阪
塔缘四 周岐州岐山南塔缘五 周瓜州城
东古塔缘六 周沙州城内大乘寺塔缘七
 周洛州故都西塔缘八 周凉州姑臧县塔缘
九 周甘州删丹县塔缘十 周晋州霍山南
塔缘十一 齐伐州城东古塔缘十二 隋
益州福感寺塔缘十三 隋益州晋源县塔缘
十四(雒县塔附) 隋郑州起化寺塔缘十五 隋
怀州妙乐寺塔缘十六 隋并州净明寺塔缘
十七 隋并州榆社县塔缘十八 隋魏州临
菑县塔缘十九 杂明神州山川藏宝等缘
二十
初西晋会稽鄮塔者。今在越州东三百七
十里鄮县界。东去海四十里在县东南七十
里。南去吴村二十五里案前传云。晋大康二
年。有并州离石人刘萨何者。生在畋家弋猎
为业。得病死。苏见一梵僧语何曰。汝罪重。应
入地狱。吾闵汝无识且放。今洛下齐城丹
阳会稽。并有古塔及浮江石像。悉阿育王所
造。可勤求礼忏。得免此苦。既醒之后。改革前
习出家学道。更名慧达。如言南行至会稽海
畔。山泽处处求觅。莫识基绪。达悲塞烦惋
投告无地。忽于中夜闻土下锺声。即迂记
其处剡木为刹。三日间忽有宝塔及舍利从
地踊出。灵塔相状青色似石而非石。高一
尺四寸。方七寸。五层露盘。似西域于阗所造。
面开窗子四周天铃。中悬铜磬每有锺声。
疑此磬也。绕塔身上并是诸佛菩萨金刚圣
僧杂类等像。状极微细。瞬目注睛乃有百千
像现。面目手足咸具备焉。斯可谓神功圣迹。
非人智所及也。今在大木塔内。于八王日舁
巡邑里。见者莫不下拜念佛。其舍利者在木
塔底。其塔左侧多有古迹。塔侧诸暨县。越旧
都之地。以句章对鄮剡等四县为之。诸暨东
北一百七里。大部乡有古越城。周回三里。地
记云。越之中叶在此为都。离宫别馆遗基尚
在。悉生豫章。多在门阶之侧。行伍相当森
竦可爱。风雨晦朔犹闻锺磬之声。百姓至今
多怀肃敬。其迹繁矣。诸暨西北百里。新义乡
有许公岩。地志云。晋时高阳许询字玄度。与
沙门支道林为友。每相从历览山水。至此乃
栖焉。晋辟度为司徒掾。征不就。后诣建邺。
见者倾都。刘恢为丹阳尹。有名当世。日数造
之。叹曰。今见许公。使我遂为轻薄。京尹于郡
立齐以处之。至于梁代此屋犹在。许掾既
反。刘尹尝至其齐曰。清风朗月何尝不恒
思玄度矣。句章县西南一百三十里。明乡有
四明天台赤城瀑布等山。天下称最。东北百
四十里。有沙塘道。广数丈入海百余里。地记
云。是秦皇追安期先生于蓬莱。至深而息。故
此塘道至今宛然。鄮县古城在句章东三百
余里。昔闽越所都。其灵塔即县界孝义乡也。
地志云。阿育王造八万四千塔。此其一也。
宋会稽内史孟顗修理之。山有石坎。方可三
尺。水味清淳冬温夏冷。舆地志云。阿育王
释迦弟子。能役鬼神。一日夜于天下造佛骨
宝塔八万四千。皆从地出。案晋沙门竺慧远
云。东方两塔。一在于此一在彭城。今秣陵长
干。又是其一。则有三矣。今以经验亿家一
塔。计此东夏理多不疑。且见扬越即有二
塔。广袤九域故有之焉。会稽记云。东晋丞
相王导云。初过江时。有道人神彩不凡。言从
海来相造。昔与育王共游鄮县下真舍利起
塔镇之。育王与诸真人捧塔飞行虚空入海。
诸弟子攀引。一时俱堕化为乌石。石犹人形。
其塔在铁围山也。太守[示*者]府君云。海行者述。
岛上有聚乌石作道人形。颇有衣服。褚令凿
取将视之。石文悉如袈裟之状。东海不远。岛
上是徐偃王避地之处。宫郭古基宛然。昔周
穆西巡。登昆仑山。偃王乃有统焉。穆王闻之
驰还。日行万里。偃王避之于此。晋孙恩作
逆。寄仙妖以惑众。筑城自卫。其处犹存。梁
祖普通三年。重其古迹建木浮图。堂殿房廊
周环备满。号阿育王寺。四面山绕林竹葱翠。
花卉间发走飞相娱。实闲放者之佳地。有碑
颂之。著作郎顾胤祖文。寺东南三十五里。山
上有佛右足迹。寺东北二里。山头有佛左足
迹。二所现于石上莫测其先。寺北二里有圣
井。其实深池鳗鱼。俗号为鱼菩萨也。人至井
所礼拜。鱼随声出来。贼过伪礼。鱼出。贼便
以刀斫之。因断鱼尾。自尔潜隐鱼不时出。有
至心邀请礼拜者。但喷水而已。初有一僧闻
塔来礼。处所荒凉恃食为难。有一老姥患脚。
来为造食便去如是怪之。去后私寻乃入池
内据量。即鱼所化也。其塔灵异往往不一。大
略为瑞多现。圣僧遶塔行道每夕然灯。于光
影中现形在壁旋转而行。且列数条多则词

贞观十九年。敏法师者。禹穴道胜历览圣迹。
依然动神领徒数百。来寺一月敷讲经论。士
俗咸会。夜中有人见梵僧百余遶塔行道。以
事告众寺僧曰。此事常有不足可怪。自古至
今四大良日。远近来寺建斋树福。然于夜中
每见梵僧行道诵经赞颂等相
永徽元年。会稽处士张太玄。于寺礼诵。沙门
智悦独与太玄连床而寝。半夜闻诵金刚般
若。了了分明。二人静听形心欣泰。乃至诵讫。
然契其相若真寻视无形。明知神授矣
二东晋金陵长干塔者。今在润州江宁县故
扬都朱雀门东南古越城东废长干寺内。
昔西晋末统江南。是称吴国。于长干旧里有
古塔地。即育王所搆也。依于邑里既崩子亮
立。孙琳执政。五凤中毁除佛寺。此塔同湮
而舍利潜地。吴平之后。诸僧颇依故处而居
起塔三层。既不得旧塔之基。事迹无没莫之
或识。至
东晋咸安二年。简文立塔三层。孝武上金相
轮露盘。冥祥记云。简文有意兴搆。未遂而崩。
即三层之塔。疑是先立至孝武太元末。有并
州西河沙门刘慧达本名屑荷。见于僧传。
来寻古塔莫知其地。乃登越城四望。独见长
干有异气。便往礼拜而居焉。时于昏夕每有
光明。迂记其处掘之入地丈许。得三石碑长
六尺。中央一碑凿开方孔。内有铁银金三函
相重。于金函内有三舍利。光明映彻。及爪
甲一枚。又有一发。申可数尺。旋则成螺光
彩照曜。咸以为育王之所藏也。即从就塔
北。更筑一塔。孝武加为三层。故寺有两塔。西
边是育王古塔也。丹阳尹王雅奉五斗米。道
常谓宜黜佛法除毁塔寺。其日下诏。令会稽
王道子将雅观焉。时沙门正行舍利至雅拨
翻其钵而舍利附于器内。终不坠落。王更贮
清水燔香。咒曰。王丹阳酷不信法。世尊威
灵愿有以津示。应声光明焕然腾发。雅自此
后虽未能精至。终身不复诬訾佛法。梁大同
中。月犯五车老人星见。改造长干寺阿育王
塔出舍利发爪。天子幸寺设大无碍法会。下
诏曰。天地盈虚与时消息。万物不得齐其蠢
生。二仪不得恒其覆载。故劳逸异年懽惨殊
日。去岁失稔斗粟贵腾。民在困穷运臻斯滥。
原情察理或有可矜。下车问罪闻诸往诰。责
归元首寔在朕躬。若皆以法绳则自新无路。
书不云乎与其有杀不辜宁失不经。易曰。随
时之义大矣哉。今真形舍利复见于世。逢希
有之事。起难遭之想。今出阿育王寺设无碍
会。耆年童齿莫不欣悦。如积饥得食。如久别
见亲。幽显归心远近顒仰。士女霞覆布冠盖
云集。同时布德允协人灵。凡天下罪无轻重。
皆赦除之。今润州江宁故地但有[专*瓦]基三层
并刹佛殿。余则榛木荒丛。非人所涉示。是
古基而已。频有大虫。发塔基者多自死。而草
深人希惟有恶兽。于中产育。或衔鹿而血污
塔者。寻被打扑号叫惊人。今去永安坊张侯
桥七八里。余本住京师曲池。日严寺。寺即
隋炀所造。昔在晋蕃作镇淮海。京寺有塔
未安舍利。乃发长干寺塔下取之入京。埋于
日严塔下。施铭于上。于时江南大德五十余
人咸言。京师塔下舍利非育王者。育王者乃
长干本寺而不测其是非也。至武德七年日
严寺废。僧徒散配房宇官收。惟舍利塔无人
守护。守[土*庶]属官事须移徙。余师徒十人配住
崇义。乃发掘塔下得舍利三枚。白色光明大
如黍米。并瓜一枚。少有黄色。并白发数十
余。有杂宝琉璃古器等。总以大铜函盛之。检
无螺发。又疑爪黄而小如人者。寻佛倍人爪
赤铜色。今则不尔。乃将至崇义寺佛堂西南
塔下。依旧以大石函盛之。本铭覆上埋于地
府。余问隋初南僧。咸曰。爪发梁武帝者
舍利则有疑焉。埋之本铭置于其上。据事以
量则长干佛骨颇移于帝里。然江南古塔犹
有神异。崇义所流。盖蔑如也。故两述之矣。
但年岁绵远后人莫测。略编斯纪以显厥缘

三青州古城寺塔者。代历周秦莫知其地。石
赵时佛图澄者在邺。勒虎敬重广置寺塔而
少露盘。方欲作之。澄曰。临菑城中有阿余
王寺。犹有佛像露盘在深林巨树下。上有伏
石。可寻而取也。虎使求之。依言指授。入地二
十丈获之。至邺阿余阿育声之转耳。须访
故地处所。故慧达在冥中告云。雒阳临菑建
邺鄮县成都五处并育王塔。礼者不入地
狱。故知此塔不虚名也
四河东蒲阪古塔者。后奏姚略叔父为晋王。
镇于河东。古老传云。蒲阪古塔即阿育王所
立也。疑之屡有光现。依掘得佛骨于石函银
匣中。照耀殊常送以上略。略乃亲迎睹于[溧-木+(革*月)]
上。今蒲州东阪有救苦寺僧住立大像极宏
冠。而古塔不树云
五扶风岐山南古塔者。在平原上南下北高。
东去武亭川十里。西去岐山县二十里。南去
渭水三十里。北去岐山二十里。一名马额。山
同岐山。斯并在大山之北。南有小山东西而
列中间大谷。南与北别。故号岐山。岐即分
也。西北二十余里有凤泉。泉在岐山之阳极
高显。即周文时。鸑鷟鸣于岐山。斯地是也。饮
此泉水故号凤泉。又南飞至终南之阴。故渭
南山下亦有凤泉。又西南飞越山至于河池。
今所谓凤州古河池郡是也。不可穷凤之始
末。且论置塔之根原。故隋高美其地泉。仍
就置塔。俯临目极诚为虚迥。寺名久废。僧徒
化往。人物全希塔将颓坏。余往观焉。榛丛
弥满。虽无黍离之实。深切黍离之悲。今平原
上塔。俗谚为阿育王寺。乡曰柳泉。取其北
山之旧号耳。周魏以前寺名育王。僧徒五
百。及周灭法厢宇外级唯有两堂独存。隋朝
置之名成实寺。大业五年僧不满五十人者
废之。此寺从废。入京师宝昌寺。其塔故地仍
为寺庄。唐运伊始义宁二年。宝昌寺僧普贤。
慨寺被废没诸草莽。具状上请。于时特蒙
大丞相见识昔曾经往。览表欣然仍述本由。
可名法门寺。自尔至今武德二年。薛举称兵
将事南。及大宗率师薄伐。初度八十僧。未
有住寺。宝昌寺僧惠业扫洒凤泉以僧未配。
遂奏请住法门。蒙敕依奏。便总住焉。年岁既
久殂落略尽。寺在孤城之中。问其本起。乃云。
大业末年四方贼起。诸乡在平原之上。无以
自安。乃共筑此城以防外寇。唐初杂住未得
出居。延火焚之一切都尽。二堂余烬燋黑尚
存。贞观五年。岐州刺史张亮素有信向。来寺
礼拜。但见古基曾无上覆奏
敕望云宫殿以盖塔基。下
诏许之。因搆塔上尊严相显。古老传云。此塔
一闭经三十年。一示人令生善亮闻之。以贞
观年中请开剖出舍利以示人。恐因聚众不
敢开塔。有敕并许。遂依开发深一丈余获二
古碑。并周魏之所树也。文不足观。故不载录。
光相照烛同诸舍利。既出舍利通现道俗。无
数千人一时同观。有一盲人积年目冥急努
眼直视忽然明净。京邑内外崩腾同赴。屯聚
塔所日有数千。舍利高出众人同见。于方骨
上见者不同。或见如玉白光映彻。或见绿色。
或不见者问众人曰。舍利何在。时有一人。以
不见故感激懊恼。捶胸而哭。众人愍之。吊
问曰。汝是宿作努力忏悔。何用捶胸。此人见
他烧指行供养者。即以麻缠母指烧之。遶塔
而走。火盛心急来舍利所。欻然得见。欢喜
踊跃跳踯不觉指痛。火灭心歇还复不见。显
庆四年九月。内山僧智琮弘静见追入内。语
及育王塔事。年岁久远须假弘护。上曰。岂非
童子施土之育王耶。若近有之。则八万四千
之一塔矣。琮曰。未详虚实。古老传云。名育王
寺言不应虚。又传云。三十年一度出。前贞观
初已曾出现。大有感应。今期已满。请更出
之。上曰。能得舍利深是善因可前至塔所七
日行道。祈请有瑞乃可开发。即给钱五千绢
五十疋。以充供养。琮与给使王长信等十月
五日从京旦发。六日逼夜方到。琮即入塔内
专精苦到。行道久之。未有光现。至十日三更。
乃臂上安炭就而烧香。懔厉专注曾无异想。
忽闻塔内像下振裂之声。往观乃见瑞光流
溢霏霏上涌。塔内三像足各各放光。赤白绿
色缠绕而上。至于衡桶合成帐盖。琮大喜踊
将欲召僧。乃睹塔内畟塞僧徒合掌而立。谓
是同寺须臾既久。光盖渐歇冉冉而下。去地
三尺不见群僧。方知圣隐。即召来使同睹瑞
相。既至像所余光薄地流辉布满赫奕润滂。
百千种光若有旋转。久方没尽。及旦看之。获
舍利一枚。殊大于粒光明鲜洁。更细寻视又
获七枚。总置盘水。一枚独转遶余舍利。各
放光明炫燿人目。琮等以所感瑞具状上闻。
敕使常侍王君德等送绢三千疋。令造朕等
身阿育王像。余者修补故塔。仍以像在塔。
可即开发出佛舍利以开福慧。僧以旧财多
杂朽故。遂总换以柏编石为基。庄严轮奂制
置殊丽。又下敕僧智琮弘静鸿胪给名住会
昌寺。初开塔日。二十余人同共下凿。及获舍
利诸人并见。唯一不见。其人懊恼自拔头发。
苦心邀请哀哭号叫。声骇人畜徒自咎责。终
不可见。乃置舍利于掌。虽觉其重不见如初。
由是诸来谒者恐不见骨。不敢见其光瑞。寺
东云龙坊人。敕使未至前数日望寺塔上。有
赤色光周照远近。或见如虹直上至天。或见
光照寺城丹赤如昼。且具以闻。寺僧叹讶
曰。舍利不久应开此瑞。如贞观不异。其舍利
形状如小指。初骨长寸二分。内孔正方外楞
亦尔。下平上圆内外光净。余内小指于孔中
恰受。便得胜戴以示大众。至于光相变现不
可常准。于时京邑内外道俗连接二百里间
往来相庆。皆称佛德一代光华。京师大慈恩
寺僧惠满。在塔行道。忽见绮井覆海下一双
眼睛光明。殊大通召道俗同视亦然。皆慑然
丧瞻。更不敢重视。显庆五年春三月。下
敕取舍利往东都入内供养。时周又献佛顶
骨至京师。人或见者高五寸阔四寸许黄紫
色。将往东都驾所。时又追京师僧七人。往东
都入内行道。敕以舍利及顶骨出示行道。僧
曰。此佛真身。僧等可顶戴供养。经一宿还收
入内。皇后舍所寝衣帐直绢一千疋。为舍利
造金棺银椁。数有九重雕镂穷奇。以龙朔二
年送还本塔。至二月十五日奉
敕令僧智琮弘静京师诸僧。与塔寺僧及官
人等无数千人。共藏舍利于石室掩之。三十
年后非余所知。后有开瑞可续而广也
岐州岐山县华阳乡王庄村凭玄嗣者。先来
麤犷殊不信向。母兄承舍利从东都来。将欲
藏掩。嗣不许往。母兄不用其语。至舍利所礼
拜讫还家。玄嗣怒曰。此有何功德。若舍利有
功德。家中佛像亦有功德。即取像烧之。有何
灵验。母兄救之已烧下半。玄嗣即时忽倒。后
醒曰。忽到一处似是地狱。大鸟飞来啄睛噉
肉。入大火抗烧烙困苦。以手摩面眉须堕落。
目看天地全无精光。亲属傍看曰。汝自造罪
无可代者。玄嗣神识不与人对。但曰。火烧我
心东西驰走。又被打拍之状摧恸号哭。又称
忏悔忏悔而昼夜唯走不曾得住。至二月十
三日。亲属将至塔所。于时京邑大德行虔法
师等百余僧。为众说法。裴尚官比丘尼等
数百俗士五六千人。咸见玄嗣五体投地对
舍利前。号哭忏悔不信之罪。又忏犯尼净行。
打骂众僧盗食僧果。自忏已后眠梦稍安云。
其佛顶骨国用珍宝赎之计宝约估评绢直四
千疋。遂依其数以蕃练酬之。顶骨今仍在内

六瓜州城东古基者。乃周朝阿育王寺也。废
教已后。隋虽兴法更不置寺。今为寺庄塔有
舍覆。东西廊庑周回墙匝。时现光相士俗敬
重。每道俗宿斋集会兴福。官私上下乞愿有
应云云
七沙州城内废大乘寺塔者。周朝古寺见有
塔基。相传云。是育王本塔。才有灾祸多来求
救云云
八洛都故都塔者。在城西一里。故白马寺
南一里许古基。俗传为阿育王舍利塔。疑即
迦叶摩腾所将来者。降邪通正故立塔表以
传真云云
九凉州姑臧塔者。依检诸传。咸云。姑臧有
育王塔。然姑臧郡名。今以为县属州。汉书。河
西四郡则张掖姑臧酒泉炖煌也。然塔未详
十甘州删丹塔者。今名为县。在甘州东一百
二十里。县城东弱水北大道侧土堆者。俗传
是阿育王塔。但有古基荒废极久。斯即疑为
姑臧塔也
十一晋州北霍山南原大堆塔者。远近道俗
咸称是育王塔。余曾游焉。地居爽垲南望迥
敝。示是古基村落希远
十二代州城东古塔。俗云。阿育王寺。考北
朔雁门。周时北狄地也。故诗云。北逐玁狁至
于太原。然朔方马邑。古城大[蒙-卄]往往非一。此
非北狄所有。明知本是夏人为狄所侵故至
太原也
十三益州郭下福感寺塔者。在州郭下城西。
本名大石。相传云。是鬼神奉育王教。西山取
大石为塔基。舍利在其中。故名大石也。隋
蜀王秀。作镇井络闻之。令人掘凿。全是一石。
寻缝至泉。不见其际。风雨暴至人有于石傍
凿取一片将出。乃是瑿玉。问于识宝商者。
云此真瑿玉。世中希有。隋初有诜律师。见
此古迹于上起九级木浮图。今见在益州。旱
涝年官人祈雨必于此塔。祈而有应特有感
征。故又名福感。余尝至焉。诚如所述。近有人
盗铃将下三级。有神擎栌枓起。以贼髀内
中。其人被押唱呼。寺僧为射枓起。方得脱

永徽元年有王颜子者。剽掠有名。夜上相轮
取博山。将下至底级。两柱忽夹之。求出不得。
渐渐急困。见一梵僧曰。可大唱贼。不尔死矣。
即唱数声。寺僧闻救。方得拔出。贞观年初地
大震动。此塔摇颺将欲摧倒。于时郭下无数
人来。忽见四神形如塔量。各以背抵塔之四
面。乍倚乍倾卒以免倒。有一人极豪侈多产
业。见前露盘由来小短不称塔形。乃舍金三
百两。共诸信者更造露盘。既成拆下。至覆盆
香气[火*逢][火*孛]如云腾涌。流芳城邑。十日乃歇
十四益州晋源塔者。在州西南一百余里。今
号为等众寺。本名大石。基本缘略亦同前。寻
诸古塔其相不同。岂非当部鬼神情有所乐。
案蜀三塔同一石。盖余不定准。益州北百里
雒县塔者。在县城北郭下宝兴寺中。本名大
石。基相同前。隋初有天竺僧昙摩掘叉。远
至东夏礼育王塔。承蜀三塔。叉往礼拜。至
雒县大石寺塔所。敬事已讫。欲往成都宿两
女驿。将旦闻左右行动声。叉曰。是何人耶。妄
相恐动。空中应曰。有十二神王。从本国来。
所在拥护。明日当见成都塔。今欲西还。与师
别耳。叉曰。既能远送。何不现形。神即现形。
叉为人善画。便一一貌之。既遍形隐。及至成
都礼大石塔讫。诜律师乃依图刻木为十二
神像。庄饰在于塔下。今犹见在云
益州郭下法成寺沙门道卓。有名僧也。大业
初雒县寺塔无人修葺。才有下基。卓乃率化
四部。造木浮图。庄饰备矣。塔为龙护居在西
南角井中。时有相现侧有三池。莫知深浅。三
龙居之。人莫敢临视。贞观十三年。三龙大斗。
雷霆振击水火交飞。久之乃静。塔如本住。
人皆拾取龙毛。长三尺许。黄赤可爱
十五郑州超化寺塔者。在州西南百余里密
县界。在县东南十五里东大川西嵩岳南归
山北又川。寺院东西五六十步。南北亦尔。塔
在东南角。其北连寺。方十五步许。其寺塔基
在淖泥之上。西面有五六泉。南面亦有。皆孔
方三尺腾涌沸出。流溢成川灌溉远近。泉上
皆下安柏柱铺在泥水上。以炭沙石灰次而
重填。最上以大方石可如八尺床。编次铺之。
四面细腰长一尺五寸深五寸。生铁固之。近
有人试发一石。下有石灰乃至柏团。便抽出
一团长三丈径四尺见在。自非轮王表塔神
功所为。何能办此基搆。终古不见其俦也。今
于上架塔三重。塔南大泉涌沸。鼓怒绝无水
声。岂非神化所致也。有幽州僧道严者。姓李
氏。形极奇伟。本入隋炀帝四道场。后从俗
服今年一百五岁独住深山。每年七日来此
塔上。尽力供养严。怪其泉流涌注无极。乃
遣善水昆仑入泉讨之。但见石柱罗列。不测
其际。中有宝塔。可高三尺。独立空中。四面水
围。凝然而住。竟不至塔所。考其原始莫测
其由。时俗所传。育王所立。隋祖已来寺塔见
在。寺南归山寺西嵩山。寺在川中地极污下。
每年二山大水常东流注。绕寺北转方始东
逝。水涨寺高水减寺下。自古至今终不遭溺。
泉初出孔文如莲华。下打碾磑浪极恬静。水
中沙石缘色鲜明。国家见寺冲要欲造离宫。
寻行有塔。将欲南徙。其基牢固遂休。近有僧
于南夜坐。望见此塔光明殊异矣
十六怀州妙乐寺塔者。在州东武陟县西
七里。妙乐寺中见有五级白浮图塔。方可十
五步。并是侧石编砌。石长五尺阔三寸。以下
鳞次葺之极细密。道俗目见咸惊讶其鬼作。
其下不测其底。古老相传。塔从地涌。下有大
水。委莫真虚。有刺史疑僧滥饰。乃使人傍
掘其下。至泉源犹不尽其基际也
十七并州子城东净明寺塔者。本号育王。是
僧所住。唐初已来僧散寺空。尼请居之。余往
问塔。全无踪迹。但有空名。遂失其本
十八并州大谷榆社塔者。今在县郭下育
王寺中。见有僧住。中有小塔。古今相传。此是
本塔。亦未闻异相
十九魏州临菑黄塔者。在县西北三十里。
本名舍利寺。今为尼住。其塔见在。三边有水
唯西开路。基搆编石从水底上。莲花弥满于
三面。其水澄深人皆怯入。传云。舍利真塔在
水内空中。如郑州者。今改为冀州大都督府
二十杂明神州山泽所藏。珍异神宝。如上所
列。育王子之诸塔沈隐未形。其徒不一。如后
列之。沧州长河中塔称育王。名非虚立。岂
唯骨塔。灵像亦尔。吴宜凉三州俱山现像郊
比属山近复出佛。愚俗谤为虚诞。故知谤者
虚焉。岂有人造妖讹。山中藏三丈石佛。特是
诸谤者坎井。焉知九海之天池哉。齐州临邑
县东有[专*瓦]塔。云是志公所营。四面石兽。石兽
迅杀可畏。周灭法时。令人百牟搀出。终不
可脱。亦劳有损。今在彼云。高丽辽东城傍塔
者。古老传云。往昔高丽圣王出见案行国界。
次至此城。见五色云覆地即往。云中有僧执
锡住立。既至便灭。远看还见。傍有土塔三重。
上如覆釜。不知是何。更往觅僧。唯有荒草。掘
深一丈得杖并履。又掘得铭上有梵书。侍臣
识之云是佛塔。王委曲问。答曰。汉国有之。彼
名蒲图。王因生信。起木塔七重。后佛法始至。
具知始末。今更损高本塔朽坏。斯则育王所
统一阎浮洲处处立塔。不足可怪。倭国在此
洲外大海中。距会稽万余里。有会承者。隋时
来此学。诸子史统及术艺无事不闲。武德之
末犹在。京邑贞观五年方还本国。会问。彼
国昧谷东隅佛法晚至。未知已前育王及不。
会答云。文字不言无以承据。验其事迹则是
所归。何者有人开发土地。往往得古塔露
盘佛诸仪相。故知素有也。益州城南空慧寺
金藏者。有穴在寺。近有道士素知有藏。来就
守寺神乞。神令入穴取二升金粟。依言即入。
唯见地下金瓮行行相对。莫测其边。寺僧通
知无敢侵者。雍州渭南县南山倒豺谷崖有
悬石。文状倒豺。因以名焉。谷有岩像于佛
面。亦号像谷。古老传云。昔有梵僧来云。我闻
此谷有像面山七佛龛。昔七佛曾来此谷说
法。涧内有瞻卜华。常所供养。近永徽中南山
龙池寺沙门智积。闻之往寻。至谷闻香。莫知
何所。深讶香从涧内沙出。即拨沙看。形似茅
根裹甲沙土。然极芬馥。就水抖擞洗之。一
涧皆香。将返龙池佛堂中合堂皆香极深美。
山下俗人时见此山。或如佛塔。或全如佛面
挺出空际。故像颜之号非是虚立。像去嘉美
谷甚近。即姚秦时王嘉美所住者也。坊州玉
华宫寺南二十里许。大高岭俗号檀台山。上
有古塔基甚宏壮。面方四十三尺。上有一层
[专*瓦]塔。四面开户。石门高七尺余。广五尺余。傍
有破[专*瓦]无数。古老传云。昔周文王于此游猎。
见有沙门执锡持钵山头立住。唤下不来。王
遣往捉。将至不见。远看仍在时。乃敕掘所
立处。深三丈获钵及杖而已。王重之为起[专*瓦]
塔一十三级。左近村墟常闻锺声。龙朔元年。
京师大慈恩寺沙门惠贵。闻之便往。又闻锺
声慷慨古迹。将事修理恨无泉贝怀惑犹豫。
贵又感祥云。护塔善神曰。可即经始不劳疑
虑。又感异僧曰。我是南方净土菩萨。行化至
此云。此塔自古至今已经四造。勿辞劳倦
功用必成。惟须牢作不事华侈。三层便止。
贵闻此告亲事经营。塔侧古窑三十余所。犹
有熟[专*瓦]填满。更寻塔南川中乃是古寺。背山
面水一期幽栖之胜地也。自未修前锺声时
至。即令营构依时发声。三下长打如今僧事。
龙朔三年掘得古铭云。周保定年塔崩。塔初
成时南望见渭。又云。置塔经四百余年崩。
讨周保定。至开皇元年。得二十年。开皇至
今龙朔初得八十一年。又计铭记四百年后
始崩。则塔是后汉时所造。后周无諡文者前
周大远。未知古老所传周文是何帝代。但知
塔[专*瓦]巨万终非下俗所立耳
江州庐山有三石梁。长数十丈。广不及尺。下
望无底。晋咸康年中。庾亮为江州。登山过梁
见老公殊伟。夏屋崇峻玉堂眩目。灵塔高竦
莫测是何修葺。久之终非人宅。乃拜谢而返。
唐贞观二十一年。荆州大兴国寺塔西南柱
无故有声。人往看之。乃见金铜佛头出。如是
日日渐出。经三夕方尽。长六寸许。是立佛。
道俗咸异之。唐初相州大慈寺塔被焚。余至
彼问焚所由。僧云。大业末岁群盗互阵寺
在三爵台西葛屦山上。四乡来投筑城固
守。人物拥聚尺地不空。塔之上下重复皆
满。于中秽污不可见闻。及贼平人出粪秽狼
藉。寺僧无力可用屏除。忽然火起焚荡都尽。
唯东南角太子思惟像殿得存。可谓火净以
除其臭秽也。此塔即隋高祖手敕所置。初以
隋运创临天下未附。吴国公蔚迥周之柱臣
镇守河北作牧旧都。闻杨氏御图心所未允。
即日聚结举兵抗诏。官军一临大阵摧收。拥
俘虏将百万人总集寺。北游豫园中。明旦斩
决。园墙有孔。出者纵之。至晓便断。犹有六十
万人。并于漳河岸斩之。流尸水中水为不流。
血河一月夜夜鬼哭。哀怨切人。以事闻帝。帝
曰。此段一诛深有枉滥。贼止蔚迥余并被
驱。当时恻隐咸知此事。国初机候不获纵
之。可于游豫园南葛屦山上立大慈寺。坼三
爵台以营之六时礼佛。加一拜为园中枉死
者。寺成僧住依敕礼唱。怨哭之声一期顿绝

  振旦神州佛舍利感通序
原夫。大圣谋权通济为本。容光或随缘隐。遗
景有可承真故将事拘尸从于俗化入金刚
定。碎此金躯欲使福被天人功流海陆。至
于牙齿发爪之属。顶盖目精之流。衣钵瓶杖
之具。坐处足蹈之迹。备满中天罕被东夏。而
齿牙发骨时闻视听。昔育王土中之塔略显
于前。而偏感别应之形随机又出。自汉洎
唐。无时不有。既称灵骨。不可以事求。任缘而
举止得以敬。及通信之士举神光而应心。怀
疑之夫假琢磨而发念。所以讨寻往传及以
现祥。故依缵序。庶有披者识释门之骨鲠。
万载之后难可尘没矣
汉法本内传云。明帝既弘佛法立寺度僧。五
岳观诸道士等请求捔试。以烧经神变为验。
及经从火化隐没莫陈。费才自憾于众前。张
衍启悟于时俗。于时西域所将舍利。光明五
色直上空中。旋环如盖映蔽日光。摩腾罗汉
踊身高飞神化自在。天雨宝花散佛僧上。又
闻天乐繁会人感信心焉。魏明帝洛城中。本
有三寺。其一在宫之西。每系幡刹头。辄斥见
宫内。帝患之。将毁除坏。时外国沙门居寺。乃
齎金盘盛水以贮舍利。五色光明腾焰不息。
帝叹曰。非夫神效。安得尔乎。乃于道东造
周闾百间。名为官。佛图精舍云
吴孙权赤乌四年。沙门康僧会。创达江表设
像行道。吴人以为妖异。以状闻之。权召会问。
佛有何灵。会曰。佛晦灵迹。遗骨舍利应现
无方。权曰何在。会曰。神迹感通祈求可获。
权曰。若得舍利当为兴寺。经三七日遂获瓶
中。旦呈于权光照宫殿。权执瓶写于铜盘。舍
利下冲。盘即破碎。权大惊嗟希有瑞也。会进
曰。佛之灵。骨金刚不碎劫火不燋。权乃使
力者击之。捶砧俱陷舍利不损。光明四射耀
晃人目。又以火烧。乃腾光上踊作大莲花。
权大发信。乃为立建初寺。改所住地名佛陀

孙皓虐政。将欲除屏佛法燔经夷塔。有谏。皓
曰。且少宽假。信无神验诛除不晚。皓从之。召
会曰。若能验现于目前。助君兴之。如其不能。
将道癈而人戮。会曰。道以缘应感而必通。
如蒙宽假庶降神效皓与期三日。僧众百余
同集会寺。皓陈兵围寺。刀锯齐至。克期就
戮。或惧无灵。先自缢者。会谓众曰。佛留舍利
止在今时。前已有验。今岂欺哉。恰期便获。
乃进于皓曰。此如来金刚之骨贲获。击以百
钧之杵。终莫毁也。皓曰。金石可磨枯骨岂在。
沙门面欺祗速死耳。乃置之铁砧。以金锤击
之。金铁并陷而舍利如故。又以清水行之。
舍利扬光散彩洞烛一殿。皓乃欣服革心应
化。晋初竺长舒。先有舍利重之。其子为沙门
名法颜。每欲还俗。笑曰。是沙石耳。何足何
贵。父投之水。五色三匝光高数尺。遂不还俗。
长舒死后还发俗念。辄病委顿。卒为沙门。以
舍利安江夏塔中。晋大兴中。于潜董汪信尚
木像。夜有光明。后像侧有声投地。视乃舍
利水中浮沈。五色晃昱左右行三匝。后沙门
法恒看之。遥起四五投恒怀中。恒曰。若使恒
兴立寺宇。更见威神。又耀于前。于即恒建寺
塔于潜。入法者日以十数焉。晋大兴中。北人
流播广陵日有千数。有将舍利者。建立小寺
立刹。舍利放光至于刹杪。遂感动远近信心
云。晋咸和中。北僧安法开。至余杭欲建立寺。
无地欠财。手索钱贯货之积年。得钱三万。
市地作屋。常以索贯为资。欲立刹无舍利。
有罗幼者。先自有之。开求不许。及开至寺礼
佛。见幼舍利囊己在座前。即告幼。幼随来见
之喜悦。与开共立寺宇于余杭云。晋咸康中。
建安太守孟景。欲建刹孟寺。于夕闻床头锵
然。视得舍利三枚。景立刹。时元嘉十六年六
月。舍利放光通照上下。七夕乃止。一切咸

晋义兴元年。有林邑人。尝有一舍利。每斋
日放光。沙门慧邃。随广州刺史刀逵在南。
敬其光相欲请之。未及发言。而舍利自分为
二。逵闻心悦。又请留敬。而又分为三。逵
欲模长干像。寺主固执不许。夜梦人长数丈
告曰。像贵宣导。何故吝耶。明报听摸。既成。
逵以舍利着像髻中。西来诸像放光者。多
怀舍利故也
宋元嘉六年。贾道子行荆上。明见芙蓉方发。
聊取还家。闻华有声。怪寻之得一舍利。白如
真珠焰照梁栋。敬之擎以箱盛。悬于屋壁。家
人每见佛僧外来。解所被跃坐案上。有人寄
宿。不知污慢之。乃梦人告曰。此有释迦真身。
众圣来敬。尔何行恶。死堕地狱。出为尼婢何
得不怖。其人大惧。无几癞死。舍利屋地生荷
八枚。六旬乃枯。岁余失之。不知所去
宋元嘉八年。会稽安千载者。家世奉佛。夜有
扣门者。出见十余人着赤衣运材积门内。云
官使作佛图。忽无所见。明至他家斋食。上得
一舍利紫金色。椎打不碎。以水行之。光明
照发。便自举敬。常有异香。后出欲礼。忽而失
之。寻觅备至半日。还得临川王镇江陵迎而
行之。杂光间出。佐吏沙门咸见不同。王捧
水器咒曰(词多如别辩之)咒讫辄应声光出。夜见百
余人遶舍利屋烧香特如佛状。及明人及舍
利俱失矣
宋元嘉九年。寻阳张须元家设八关斋。道俗
数十人。见像前花上似冰雪。视得舍利数十。
便以水行之。光焰相属。后遂失之。数十日开
厨。更视获牙。奁中有白[叠*毛]裹舍利十枚。光焰
属天。诸处咸来请之
宋元嘉十五年。南郡凝之隐衡山征不出。奉
五斗米道不信佛法。梦见人去地数丈曰。汝
疑方解觉及悟旦夕勤至半年礼佛。忽见额
下有紫光。瑞光处得舍利二枚。剖击不损。
水行光出。后于食时。口中隐齿吐出有光。妻
息又获一枚。合有五枚。后又失之。寻尔又得

宋元嘉十九年。高平徐椿读经。及食得二舍
利。盛银瓶中。后看渐增。乃至二十。后寄广陵
今馥私开之空甖椿。在都忽自得之。后退转
皆失。舍利应现值者甚多。皆敬而得之。慢而
失也。舍利东流绵历帝代。传记所及略陈万
一。由事相重沓屡现非奇。佛现栖隐诚其致
也。然有国兴塔无胜。有隋一化之中百有余
所。神瑞开发陈诸别传。今略出之。以显盛德
云尔。隋高祖昔在龙潜。有神尼智仙。无何而
至曰。佛法将灭。一切神明今已西去。儿当为
普天慈父重兴佛法神明还来。后周氏果灭
佛法。及隋受命常以为言。又昔有婆罗门僧。
诣宅出一裹舍利曰。檀越好心。故留供养。寻
尔不知所在。帝曰。我兴由佛。故于天下立塔。
并置神尼像焉。又于京师法界寺。造连基浮
图。下安舍利。开皇十五年秋。夜神光自基上
遶。露盘赫若冶焰。一旬内四如之。帝于仁寿
宫。仁寿元年六月十三日。御宫之仁寿殿降
生日也。帝于此日追惟永往报父母恩。延诸
沙门与论至道。欲于海内清静处三十所建
塔。下诏曰。仰惟正觉大慈大悲。救护群生津
梁庶品。朕归依三宝重兴圣教。思与四海共
修福业。令使现在未来俱为利益。宜请沙门
三十人解法相堪宣导者。各将侍者散官分
道。送舍利于诸州。起塔尽州。现僧为朕及皇
后太子诸王官人民庶幽显生灵。七日行道
忏悔打刹。布施限以十文。以供塔用。不充役
丁用正库物。其刺史以下常务停七日。专知
塔事。同至十月十五日正午入函一时起塔。
帝以起塔之旦。左京大兴殿。西执珽而立延
佛像。沙门三百六十人上殿。左右密数三度
常剩一人。帝见异僧披褐色覆膊。语左右
曰。勿惊置之。及行道散不复见。帝曰。今佛法
重兴。立舍利塔必有咸应。果如言矣
雍州仙游寺立塔。天降阴雪。舍利将下。日光
朗照。及入函云合
岐州凤泉寺立塔感文。石如玉为函。又现双
树鸟兽等基。石变如水精
泾州大兴国寺立塔三处。各送旧石。非界所
有。合用为函。恰然相可
秦州静念寺立塔。定基已瑞云再覆雪下。草
木开花。入函光照声赞
华州思觉寺立塔。初阴雪将下。日照五色气
光数丈覆塔上。属天雨天花
同州大兴国寺立塔。值雨无壅。入函日出。光
遶于日。十二月内夜光照五十里
蒲州栖岩寺立塔。地震山吼如锺鼓声。又放
光五道。二百里皆见
并州无量寿寺立塔。初昼昏云至乃日照。将
入函放光明。天神无量
定州恒岳寺立塔。异公来施布。负上忽失
之。旧无水忽有水。来前后非一
相州大慈寺立塔。阴雪将下日出。入函云复
合。后雨天花前后非一
郑州定觉寺立塔。感光如流星。入寺设二千
人供。万余人食不尽
嵩州闲居寺立塔。感兔来舆所。初阴雪将下
日明。入函讫云复合
毫州开寂寺立塔。界内无石。别处三石。合而
成函。至基盘石有二。浪井夹之
汝州兴世寺立塔。初云将下日出。入函讫云

秦州岱岳寺立塔。庙夜鼓声三。重门自开。
骑自庙出迎。光相非一
青州胜福寺起塔。掘基遇自然盘石函。将入
有光明
牟州巨神山寺立塔。获紫芝二。阴云将下日
开。闭讫还合
隋州智门寺立塔。掘基得神龟。甘露降黑蜂
遶。龟有似符文
襄州大兴国寺立塔。初天阴将下日朗。入函
云合
扬州西寺立塔。久旱舍利入境。夜雨大洽
蒋州栖霞寺立塔。邻人先梦。佛从西北来入
寺。舍利至恰如所梦
吴州大禹寺立塔。舍利凡度五江。风波皆不
起。又放光获紫芝
苏州虎丘山西寺立塔。掘基得舍利一。空乐
闻人。井吼二日舍利方至
衡州衡岳寺立塔。四遇逆风。四乞顺水。峰上
白云阔二丈。直至其所。三匝乃散
桂州缘化寺立塔。未至十里。乌有千计。夹
舆行飞。入城乃散
番州灵鹫寺立塔。坑内有神仙云气像
交州禅众寺起塔
益州法聚寺立塔。初晦冥将下日朗。掩已便

廓州法讲寺立塔。初行郊西。尔夜廓州光高
数丈。从东来入地。内外皆见
瓜州崇教寺起塔。洧州官人王威。送流人九
十。道逢舍利。放之为期。其囚被放。十里一
期。无一逃者
随州人于溳水作鱼狱三百。既见舍利悉决
放。余州亦多放矣
王公百官以舍利应感非一。拜表奉贺。时有
诏曰。门下仰惟正觉覆护群生。朕所以至心
回向思崇胜业。普及幽显共为善因。故分布
舍利营建神塔。而大圣垂慈频示光相。宫殿
之内舍利降灵。莫测来由。得未曾有。斯寔
群生多幸延此嘉福。岂朕微诚所能致感。览
表悚敬弥深。今真形舍利犹有。可依前式分
送海内五十三州。庶三涂六道俱免盖缠。禀
识含灵同登妙果
仁寿三年正月复分布舍利五十三州。至四
月八日同午时下。其州如左
恒州(无云雨天花遍城寺如此者二) 泉州 循州 营州(三放白光出古
石解作函) 洪州(白项乌引路) 抗州(掘基自然石窟恰容石函) 凉州
 德州(躄者行大鸟旋塔) 沧州 观州(塔上五色云现午至暮) 瀛州
(基内紫光) 冀州(患盲躄者即损) 幽州(函如水镜放光众像) 徐州(函出仙人
僧等相) 莒州(三现光基得古塔痴者言) 齐州 菜州 楚州
(野鹿来听鹤翔塔上) 江州(地出铜像) 潭州(舍利至江鸟即迎送) 毛州(天雨
金银花) 贝州 宋州(井苦变甘放光又雨花如雪) 赵州(放赤光有
佛像等相) 济州(二日放光香气锺音出空) 兖州 寿州 信州
 荆州(云盖塔上雨花不下) 黎州(地下瓦文千秋乐) 慈州(云盖如飞仙泉涌病
愈) 魏州 潞州(泉自涌病者愈) 汴州(异香放光见像患差) 杞
州(放光) 许州(去州九十里放光照见云光覆塔甘井现) 沈州 兰州
(基下得石像又得二铜像) 梁州 利州(放光如日明) 豫州(五色光文字金
色) 显州 曹州(光变最多) 安州(感香一夕放光云盖鱼集) 邓
州(函作玉文现) 秦州(重得舍利) 卫州(光照于外) 洺州(僧先患腰
不得行闻舍利至起迎十里) 晋州(三度放光) 怀州(雄雉来驯附放光异迹) 陕州
(前后十一度现瑞) 洛州(香气如风又放光明) 郑州(放光幡内)

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卷上

 此录上卷。宋本与二本大异。捡之宋本错。
 将宣律师感通录一卷。为此上卷耳。今依
 二本正之。又为看旧宋藏者。具录正文于
 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