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史传部四
回目录 | 下一页

  襄阳法琳法师集序    虞秘书制
若夫神妙无方。非筹算能测。至理凝邈。岂绳
准所知寔乃常道无言有崖斯绝。安可凭诸
天纵窥其窅冥者乎。至于五门六度之源。半
字一乘之教。九流百氏之目。三洞四检之文。
苟可以经纬阐其图。可以心力到其境者。英
猷茂实代有人焉。法琳法师者。俗姓陈。颖
川人。晋司空群之后也。自梁及陈。世传缨冕。
爰祖及伯累叶儒宗。法师少学三论。名闻朝
野。长该众典。声振殊俗。威仪肃穆介节淹
通。留连清翰发擿微隐。比地方春。藏用显仁
之量。如愚若讷。外闇内明之功。固能智周测
海道亚弥天。岂止操类山涛神侔庾亮而已。
尔其文情乃典而不野丽而有则。犹八音之并
奏。等五色以相宣。道行则纳正见于三空。拯
群迷于八苦。既学博而心下。亦守卑而调高。
实释种之梁栋。盖人伦之羽仪者矣。加以账
乏扶危先人后已。重风光之拂照林牖。爱山
水之负带烟霞。愿力是融晦迹肥遯。以隋开
皇之末。隐于青溪山之鬼谷洞焉。迥搆岩崖
则蔽亏日月。空飞户牖则吐纳风云。其间采
五芝而偃仰。游八禅而寝息。饵松术于溪涧。
披薜荔于山阿。皆合掌归依摩顶问道。经行
恬静十有余年。然其叠嶂危岑长松巨壑。野
老之所栖盘。古贤之所游践。莫不身至目睹
攀穴指归。仍撰青溪山记一卷。见行于世。太
史令傅奕。学业庸浅识虑非长。乃穿凿短篇
凭陵正觉。将恐震兹布鼓窃比雷门。中庸之
人颇成阻惑。法师愍彼昆虫。又撰破邪论
一卷。虽知虞卫同奏表异者九成。蝇骥并驰
见奇者千里。终须朱紫各色清浊分流。诃以
凡测圣之衅。责以俗校真之咎。引文证理非
道则儒。曲致深情指的周密。莫不辙乱旗
靡瓦解冰销。入室有操矛之图。厥角无容头
之地。于是传写不穷流布长世。若披云而见
日。同迷纵而得道。法师著述之性。速而且理。
凡厥勒成多所遗逸。今散采所得诗赋碑志
赞颂箴诫记传启论。及三教系谱释老宗源
等。合成三十卷。法师与余情敦淡水义等金
兰。虽服制异宜风期是笃。辄以藤绠联彼珪
璋。编为次第其词云尔
上殿下破邪论启
法琳启。缅寻三元五运之肇。天皇人帝之兴。
龟图鸟篆之文。金版丹笥之典。六衡九光
之度。百家万卷之书。莫不导人伦信义之风。
述勋华周孔之教。统其要也。未达生死之源。
陈其理也。不出有无之域。岂若五分法身三
明种智。湛然常乐何变何迁。邈矣真如非生
非灭。而能道资万有慈被百灵。启解脱彼岸
之津。开究竟无为之府。拔群生于见海之外。
救诸子于火宅之中。但化隔葱河千有余载。
教流汉土六百许年。龛塔相望神人接踵。所
以道安登秦帝之辇。僧会上吴主之车。高座
法师能陈八正。浮图和上巧说五乘。化洽九
州福沾三世。其为利物此之谓欤。有隋褫运
戎马生郊。灾起四凶毒流百姓。慧灯既隐法
雨将收。赖我大唐。上应干心下协黎愿。补
天以丽三象。纽地以安五岳。生民蒙再造之
恩。释门荷中兴之赐。方欣六兹五常四彼三
皇。反淳朴之风。行无为之化。窃见傅奕所上
诽毁之事。在司既不施行。奕乃公然远近流
布。人间酒席竞为戏谈。有累清风寔秽华俗。
长物邪见损国福田。理不可也。伏惟殿下。往
藉三归久资十善。赴苍生之望。膺大宝之
期。道协隆平德光副后。发洊雷之响则蛰户
俱开。启明离之晖则幽衢并镜。赫矣允矣。
难得名矣。固以汉光重世周卜永年。复能降
意福门回情胜境。津梁在念墙堑为心。伏愿
折邪见幢然正法炬。像化攸寄深幸兹乎。不
住愤懑惄焉之志。谨上破邪论二卷。尘黩
威严。伏增悚息。谨启
武德五年正月二十七日济法寺沙门释法
琳启大史令朝散大夫臣傅奕上减省寺塔废
僧尼事十有一条。臣奕言。臣闻羲农轩顼。
治合李老之风(弹曰。诗云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老子周为守书藏吏如今秘书官也本非
天子有何风化令羲农上帝与之合治)虞夏汤姬。政符周孔之教(弹曰
周公孔子并是国臣上述虞夏之教下化浇薄之民亦非人王不得自为教主岂令虞夏四君却符周孔之教耶)虽
可圣有先后道德不别。君有沿革治术尚同。
窃闻八十老父击壤而歌。十五少童鼓腹为
乐。耕能让畔路不拾遗。孝子承家忠臣满国。
然国君有难则殉命以报雠(弹曰既国并忠臣何得有难曰常六卿之徒不
应起逆)父母有痾则终身以侧侍。岂非曾参闵子
之友。庠序成林。墨翟耿恭之俦。相来羽翊(弹曰
三十九代止一曾参汉高已前独推闵子成林之言无实羽翊之奏本虚事太过也)乃有守道
含德无欲无求(弹曰州吁叔段不能守道夏桀殷纣唯事贪求也)宠辱若
惊职参朝位(弹曰潘崇羿没未肯若惊季氏阳货亦居朝列也)荆山鼎上
攀附升龙。缑氏坛边相从驾鹤。瑶池王母之
使具礼来朝。碧海无夷之神。周行谒帝。所以
然者。当此之时共尊李孔之教(弹曰黄帝升龙盖是三皇之世
瑶池王母复是周穆之时计此李老未出之前孔丘无有之日不应反遵老教却习孔书)而无胡佛
故也(弹曰汝既称无佛不得有道也)自汉明夜寝金人入梦。
傅毅对诏。辩曰。胡神(弹曰若周世不来傅毅岂知有佛量已先来早有傅氏得
知先祖言佛汝反称无五逆重殃自胎永劫)后汉中原未之有信(弹曰虚词太过)
魏晋夷虏信者一分(弹曰礼乐衣冠晋朝始备汝既谤云虏夷中夏是谁)笮
融托佛斋而起逆。逃窜江东。吕光假征胡而叛
君。峙立西土(弹曰时人嫉融谤云结聚吕光征还符主国破遂居河右[栗-木+(革*月)]在凉州亦不由僧叛居
西土)降斯已后。妖胡滋盛太半杂华(箴曰慈悲所熏出于末劫恶世
有缘得度正在于斯)搢绅门里翻受秃丁邪戒。儒士学中
倒说妖胡浪语(箴曰搢绅遵忍辱之服儒士贵金口之谈)曲类哇歌听
之丧本。臭同鲍肆过者失香(弹曰发汝哇声扬汝鲍臭听之必知丧本
过者宁不失香仰面唾天自受其辱斯言信矣)兼复广置伽蓝壮丽非一(箴曰
造生天之业种脱苦之因)劳役工匠独坐泥胡(箴曰争运身手仪像圣尊)
撞华夏之鸿钟。集蕃僧之伪众(箴曰鸣百练之神钟召三千之圣众)
动淳民之耳目。索营私之货贿(箴曰感信心之耳目发贪痴 之
货贿)女工罗绮。剪作淫祀之幡。巧匠金银。散雕
舍利之冢(箴曰女工罗绮造续命之旛巧匠金银起碎身之培)粳梁面米。横
设僧尼之会。香油蜡烛。[打-丁+王]照胡神之堂(箴曰粳梁
面米争陈福田之会香油蜡烛求照慈悲之堂)剥削民财割截国贮。朝廷
贵臣曾不一悟。良可痛哉(弹曰朝廷稽古舍俗归真崇敬释门不同邪见)
伏惟陛下。定天门之开阖。更新宝位。通万
物之屯否。再育黔黎。布李老无为之风而
人民自化。执孔丘爱敬之礼而天下孝慈。
且佛之经教妄说罪福(箴曰原教所由示人断恶之门开人行善之路也)
军民逃役剃发隐中。不事二亲专行十恶(箴曰舍二
亲之恩爱修十善之仁风忍其小违以成大顺)岁月不除奸伪踰甚。臣阅
览书契。爰自庖牺至于汉高。二十九代四百
余君。但闻郊祀上帝(弹曰员丘南郊不免杀牲之咎岂如佛戒不杀为先校量是非
见可知矣)官治民察未见寺堂铜像建社宁邦。请
胡佛邪教退还天竺(箴曰缘感则兴事济便息来往应物隐显随时)凡是
沙门放归桑梓。令逃课之党。普乐输租。避役
之曹。恒忻效力。勿度秃小长揖国家(弹曰昔严子陵不拜
天子赵元叔长揖司空典籍称其美也况沙门是出世福田释氏为物外高士欲令拜谒违损处深理不可也)自足
忠臣宿卫宗庙则大唐廓定作造化之主。百
姓无事为牺皇之民(弹曰造化之世人不输租牺皇之民鼓腹而卧圣明在上岂
信崔皓姜斌之词者乎)臣奕诚惶诚恐(弹曰事君尽忠言而有信闻奏不实罪有所归诬[言*罔]
国家终须伏剑岂惶恐能了)谨上。益国利民事十有一条如
左。谨言(弹曰如汝所奏损国害民事不可也)
武德四年六月二十日朝散大夫行太史令
臣傅奕上奏
上秦王启
沙门法琳等启。琳闻情切者其声必哀。理正
者其言必直。是以穷子念达其言。劳人愿歌
其事。何者窃见大业末年天下丧乱。二仪[石*喿]
黩四海沸腾。波振尘飞丘焚原燎。五马绝浮
江之路。七童有平垒之歌。烽燧时警羽檄竞
驰。关塞多虞刁斗不息。道消德乱运尽数穷。
转输寔繁头会箕敛。积尸如莽流血为川。人
不聊生物亦劳止。控告无所投骸莫从。百姓
苦其倒悬。万国困其无主。岂图法轮绝响正
教凌夷。圣上兴吊俗之心。顺昊天之命。爰举
义旗平一区宇。当时道俗蒙赖华戎胥悦。于
是协天地而通八风。测阴阳而调四序。和邦
国叙人伦。功盖补天神侔立极。降云雨而生
育。开日月而照临。发之以声明。纪之以文物。
恩沾行苇施洽虫鱼。方欲重述九畴再敷五
教。兴石渠之学。布庠序之风。远绍轩羲近
同文景。功业永隆。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者矣。窃见傅奕所上之事。披览未遍五内分
崩。寻读始周六情破裂。呜呼邪言惑正魔辩
逼真。犹不足闻诸下愚。况欲上干天听。但奕
职居时要物望所知。何容不近人情无辜起
恶。然其文言浅陋事理不祥。辱先王之典谟。
伤人伦之风轨何者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夫子曰。一言合理则天下归之。一事乖常则
妻子背叛。观奕所上之事。括其大都穷其始
末。乃罔[冒-目+月]阙廷处多毁辱圣人甚切。如奕此
意。本欲因兹自媒苟求进达。实未能益国利
人。意是惑弄朝野。然陛下应天顺时握图授
籙。赴万国之心。当一人之庆。扶危救世之力。
夷凶静乱之功。固以威盖前王声高往帝。爰
复存心三宝留意福田。预是出家之人。莫不
感戴天泽。但由僧等不能遵奉戒行酬报国
恩。无识之徒非违造罪。致令傅奕陈此恶言。
躄踊痛心投骸无地。然僧尼有罪甘受极刑。
恨奕轻辱圣人言词切害。深恐邪见之者因
此行非。案春秋云。鲁庄公七年夏四月。恒星
不现夜明如日。即佛生时之瑞应也。然佛有
真应二身权实两智三明八解五眼六通。神
日不可思议法号心行处灭。其道也。运众圣
于泥洹。其力也。接下凡于苦海。自后汉明帝
永平三年梦见金人已来。像教东流灵瑞非
一。具在汉魏诸史姚石等书。至如道安道立
之辈。图澄罗什之流。并有高行深解。当世名
僧。尽被君王识知贵胜崇重。自五百余年已
来。寺塔遍于九州。僧尼溢于三辅。并由时君
敬信朝野归心。像教兴行于今不绝者。寔荷
人王之力也。世间君臣父子。犹谓恩泽难酬
昊天不报。况佛是众生出世慈父。又为凡圣
良医。欲抑而挫之罪而辱之。理不可也。寻
如来智出有无。岂三皇能测。力苞造化非二
仪可方。列子云昔商太宰嚭问孔丘曰。夫子
圣人欤。孔子对曰。丘博识强记。非圣人也。又
问。三王圣人欤。对曰。三王善用智勇。圣非丘
所知。又问。五帝圣人欤。对曰。五帝善用仁
信。圣亦非丘所知。又问。三皇圣人欤。对曰。
三皇善用时正。圣亦非丘所知。太宰大骇
曰。然则孰为圣人乎。夫子动容有间曰。西
方之人有圣者焉。不治而不乱。不言而自信。
不化而自行。荡荡乎民无能名焉。若三皇五
帝必是大圣。孔丘岂容隐而不说。便有匿圣
之愆。以此校量。推佛为大圣也。老子西升经
云。吾师化游天竺善入泥洹。符子云。老氏之
师名释迦文。直就孔老经书师敬佛处文证
不少。岂奕一人所能谤讟。昔公孙龙着坚白
论。罪三皇非五帝。至今读之人犹切齿。已
为前监。良可悲夫。主上至圣钦明。方欲
放马休牛轼闾封墓。兴皇王之风。开释老之
化。狂简之说尤可焚之。若言帝王无佛则大
治年长。有佛则虐政祚短者。案尧舜独治不
及子孙。夏殷周秦王政数改。萧墙内起逆乱
相寻。尔时无佛。何因运短。但琳预居尧世日
用莫知。在外见不稳便事。恐蕃国远闻谓
华夏无识。夫子曰。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
下无怨恶。言之者欲使无罪。闻之者足以自
诫。傅奕出言不逊。闻者悉惊。有秽国风特损
华俗。谨录丹款[冒-目+月]以启闻。伏惟大王殿下。天
挺英灵自然岐嶷。风神颖越器局含弘。好善
为乐迈彼东平。温易是欢更方西楚。加以阿
衡百揆式序六条。德既褰罗仁兼裂网。开康
庄之第。坐荀卿之宾。起脩竹之园。醼文雅之
客。莫不诗极缘情而赋。穷体物信可誉形。朝
野美贯前英者焉。但琳等内顾阙如。方圆寡
用。念傅奕下愚之甚。媿凡僧秃丁之呵。恶之
极也。罪莫大焉。自尊卢赫胥已来。天地开辟
之后。未有如奕之狂悖也。不任断骨痛心之
至。谨录奕害事辄述鄙词。件答如左。尘黩威
严。伏增殒绝。谨启 武德五年正月十二
日济法寺沙门释法琳启
奕云。海内勤王者少乐弘者多。乃外事胡佛
内生邪见。剪剃发肤回换衣服。出臣子之门。
入僧尼之户。立谒王庭坐看膝下。不忠不孝
聚结连房。且佛在西域言妖路远。舍亲逐财
畏壮慢老。重富强而轻贫弱。爱少美而贱耆
年。以幻惑而作艺能。以矫诳而为宗旨。然佛
为一姓之家鬼也。作鬼不兼他族。岂可催驱
生汉供给死胡。何期大甚可谓贱此明珠贵
彼鱼目。违离严父而敬他人。何有跪十个泥
胡而为卿相。置一盆残饭得作帝王。据佛邪
说不近人情。且佛猾稽大言不及旃孟。奢侈
造作罪深桀纣。入家破家入国破国者。对曰。
夫出家者。内辞亲爱外舍官荣。志求无上菩
提。愿出生死苦海。所以弃朝宗之服披福田
之衣。行道以报四恩。立德以资三有。此其
大意也。若言佛为胡鬼僧是秃丁者。案孔老
经书。汉魏已来内外史籍。略引孔老师敬佛
处文证如左。以答邪人。冀其伏罪。道士法轮
经言。若见沙门思念无量。愿早出身以习佛
真。又云。若见佛图。思念无量。当愿一切普入
法门
太上清净消魔宝真安志。智慧本愿大戒上
品经四十九愿云。若见沙门尼。当愿一切明
解法度得道如佛
老子升玄经云。天尊告道陵。使往东方诣佛
受法 道士张陵别传云。陵在鹄鸣山中。供
养金像转读佛经。升玄经又云。东方如来遣
善胜大士诣太上曰。如来闻子为张陵说法。
故遣我来看子语张陵曰。卿随我往诣佛所。
当令子得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陵即礼大士
随往佛所 老子西升经云。吾师化游天竺
善入泥洹 智慧观身大戒经云。道学当念
游大梵流影宫礼佛 升玄经云。若有沙门
欲来听经观斋。供主不得计饮食费遏截不
听。当推置上座道士经师自在其下。升玄经
又云。道士设斋供若比丘来者。可推为上座。
好设供养。道士经师自在其下。若沙门尼来
听法者。当隐处安置推为上座。供主如法供
养。不得遮止。化胡经云。愿采优昙花。愿烧栴
檀香。供养千佛身。稽首礼定光。又云。佛生何
以晚。泥洹一何早。不见释迦文。心中常懊恼
(旧本皆言我生何以晚佛灭一何早)灵宝消魔安志经云。道以斋为
先。勤行当作佛(新本并改云勤行登金阙)故设大法桥。普度
诸人物。老子大权菩萨经云。老子是迦叶菩
萨化游震旦 灵宝法轮经云。葛仙公生始数
日。有外国沙门。见仙公两手抱持。而语仙
公父母曰。此儿是西方善思菩萨。今来汉地
教化众生。当游仙道白日升天。仙公自语子
弟云。吾师姓波阅。宗字维那诃。西域人也。仙
人请问众圣难经云。葛仙公告弟子曰。吾昔
与释道微竺法开张太郑思远等四人同时
发愿。道微法开等二人愿为沙门。张太郑
思远愿为道士。仙公起居注云。于时生在葛
尚书家。尚书年逾八十。始有此一子。时有沙
门自称天竺僧。于市大买香。市人怪问。僧曰。
我昨夜梦见善思菩萨下生葛尚书家。吾将
此香浴之。到生时僧至烧香。右遶七匝沐浴
而止。
仙公请问上品经云。与沙门道士言则志于
道。上品大戒经校量功德品云。施佛塔庙得
千倍报。布施沙门得百倍报 升玄内教经
云。或复有人。平常之时不肯作福。见沙门道
士说法劝善。了无从意 智慧本愿大戒
上品经曰。施散佛僧中食塔寺一钱已上。皆
二万四千倍报功多报多。世世贤明玩好不
绝。七祖皆得入无量佛国。仙公请问经下
云。复有凡人行是功德。愿为沙门道士。大
博至后生便为沙门。大学佛经为众法师。
复有一人。见沙门道士斋静读经乃笑之曰。
彼向空吟经欲何希耶。虚腹日中一食。此罪
人耳。道士乃慈心喻之。故执意不释。死入地
狱考毒五苦 仙公请问经云。高上老子曰。
上古之时。人民纯朴各怀道德。虚心玄寂
无为为事。此风既散。百竞烟起万流分析。
奸巧互改愚智相陵。鬼神执威。众圣并出
制作教化。唯令民修善自守。是以有五经儒
俗之业道佛各叹其教大归善也 太上灵宝
洞玄真一劝诫法轮妙经云。吾历观诸大。
从无数劫来。见诸道士百姓子男女人已
得无上正真之道。高仙真人自然十方佛。皆
受前世勤苦。求道不可称计 法轮妙经云。
道言夫轮转不灭得还生人中大智慧明达
者。从无数劫学已成真人。高仙自然十方佛
者。莫不从行业所致制身定志坐禅思微
  右录道经师敬佛文如前
周书异记云。周昭王即位二十四年甲寅岁
四月八日。江河泉池忽然泛涨。井水并皆溢
出。宫殿入舍山川大地咸悉震动。其夜五色
光气入贯太微。遍于西方尽作青红色。周昭
王问太史苏由曰。是何祥也。苏由对曰。有大
圣人生在西方。故现此瑞。昭王曰。于天下
何如。苏由曰。即时无他。一千年外声教被
及此土。昭王即遣。人镌石记之。埋在南郊
天祠前。当此之时。佛初生王宫也。穆王即位
三十二年。见西方数有光气。先闻苏由所记。
知西方有圣人处世。穆王不达其理。恐非周
道所宜。即与相国吕侯西入。会诸侯于涂
山。以攘光变。当此之时。佛久已处世。穆王
五十二年壬申岁二月十五日平旦。暴风忽
起发损人舍伤折树木。山川大地皆悉震动。
午后天阴云黑。西方有白虹十二道。南北通
过连夜不灭。穆王问太史扈多曰。是何征也。
扈多对曰。西方有圣人灭度。衰相现耳。穆
王大悦曰。朕常惧于彼。今将灭度。朕何
忧也。当此之时。佛入涅槃也。史录曰商
太宰嚭问于孔子曰。孰为圣人乎。孔子对
曰。西方之人有圣者焉。不治而不乱。不言而
自信。不化而自行。荡荡乎民无能名焉
  右录孔书称叹佛文如前
正信对曰。书云。见善如不及。见恶如探汤。
然太上贵德。其次立言。德欲使人归。言欲使
人信。汝无德庇身。出言损化轻侮大圣。岂
为人乎。但孔老圣人。尚自称扬三宝。令道
士等敬让僧尼。汝既禀承孔老为师。何以违
背师教诽毁圣尊 符子曰。老氏之师名释
迦文。子书牟子二卷盛论佛法
内典天地经曰。佛遣三圣化彼东土。迦叶菩
萨彼称老子 清净法行经云。佛遣三弟子
震旦教化。儒童菩萨彼称孔丘。光净菩萨彼
云颜回。摩诃迦叶彼称老子 案前汉孝武
帝元狩中。霍去病讨凶奴。至[自/本]兰过居延
山。获昆耶休屠王等将其众五万来降。获其
金人率长丈余。列之于甘泉宫。武帝以为。
大神烧香礼拜。及开西域遣张骞使大夏。还
云。有身毒国。身毒国一名天竺。始闻浮图之
教。魏书云。汉武得金人不祭祀但烧香礼拜
而已。此则佛教流通之渐也 汉哀帝元
寿元年。使景宪往大月氏国。因诵浮图经还
汉。当时稍行浮图斋戒
至章帝时。楚王英好为浮图斋戒。奉黄缣白
纨三十疋以赎愆。诏报楚王。尚浮图之仁祀
洁斋三月。与神为誓信也
桓帝。时襄楷言。佛陀黄老以谏主上。欲令
好生恶杀。少嗜欲尚无为
后汉书。孝明帝永平三年。上梦金人项佩日
月光飞行殿前。顾问群臣。通人傅毅对曰。
臣闻西域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见得无是
乎。帝遣郎中蔡愔中郎将秦景博士王遵等。
使于天竺而图其形像。愔仍与沙门摄摩
腾竺法兰东还洛阳。中国有沙门自此始也
 后汉郊祀志曰。佛者汉言觉。将以觉悟群
生也。统其教以修善慈心为主。不杀生类专
务清净。其精者为沙门。汉言息心。剃发去
家绝情洗欲。而归于无为也。又以人死精神
不灭随后受形。所行善恶后生皆有报应。所
贵行善修道。以练其精神。练而不已以至无
生而得为佛也。身长丈六黄金色。项中佩日
月光。变化无常。无所不入。故能化通万物而
大济群生也。有经书数千卷。以虚无为宗。
苞罗精麤无所不统。善为宏阔胜大之言。
所求在一体之内。所明在视听之外。归于玄
微深远难得而测。故王公大人观生死报应
之际。莫不懅然自失也魏书云。蔡愔得佛
经四十二章及释迦立像。明帝令画工图写
像形。置于清凉台及显节陵上。经文缄于兰
台石室。愔之还也。以白马负经而来汉。因
立白马寺于洛阳雍门西。其经旨不抵言生
生之类皆因行业而起有过去当今未来三世
也。其修道阶次心行等级非一。皆缘浅以至
深。藉微以为着。率在于积仁顺蠲嗜欲。习虚
静而成通照也。其始修心则依佛法僧受三
归也。三归如君子之三畏。又有五戒。断杀盗
婬妄语饮酒。大意与仁义礼智信同。云奉持
之则生人天胜处。离鬼畜诸苦。言善恶之处
凡有六道。在其防心正身口断妄语。总谓之
十善道也。能具此者。近获天报远得菩提四
月八日夜从母右胁而生。当周昭鲁庄之世。
姿相超异者三十二种。天降嘉瑞以应之。
亦三十二。佛既去世。弟子等以香木焚身。灵
骨分碎大小如粒。其色红白。击之不坏焚
之不燋。每有光明神验。灭后百一十六年。
有阿育王。以神力分佛舍利使于诸鬼神造
八万四千宝塔。今洛阳彭城扶风蜀郡姑臧
临淄等。皆有塔焉。并有神异也 汉法本
内传云。明帝遣郎中蔡愔中郎将秦景博士
王遵等一十八人。至天竺国与摄摩腾等
将释迦立像。是优填王第四师所作。还明
帝问摩腾曰。法王出世。何以化不及此。摩腾
对曰。迦毘罗卫国者。是三千大千世界百亿
日月之中心。三世诸佛皆从彼生。不问天龙
鬼神有愿行力者。皆生于彼。受佛正化。咸得
悟道。余处众生无缘感佛。佛不往也。佛虽不
往。光明及处。或五百年。或一千年。一千年
外。皆有圣人。传佛声教而教化之。永平十
四年正月一日。五岳诸山道士朝正之次。互
相命云。至尊弃我道法远求胡教。我等今
因朝次。各将太上天尊所制经书。尽己之所
能。共上一表曰。五岳十八山观太上三洞弟
子道士褚善信等六百九十人。死罪上言。臣
闻太上无形无名无极无上。虚无自然大道
元首。自从造化道德从生无上。无为之尊。
自然之父。上古同遵。百王不易。今陛下道迈
羲皇德过尧舜。光泽四海。八表归仁。臣等窃
承。陛下弃本逐末。求教西域。臣观西域所事
者既是胡神。所说者不参华夏。复请胡人令
翻其语托同似汉。臣等思忖。陛下虽翻得此
语。恐非大道。如不依信。愿陛下恕臣等罪。听
与验试。臣等五岳诸山道士多有聪明智慧。
博通经典。从元皇已来。太上经行悉能晓了。
太虚符咒并皆明达。或有吞符饵气。或有策
使鬼神。或有入火不烧。或有履水不溺。或有
白日升天。或有隐形于地。至于方药法术。无
有不能者。愿陛下许臣等得与比校。一则圣
上意安。二则得辩真伪。三则大道有归。四则
不乱华俗。臣等若比对不如。任上重决。若臣
等比对有胜。乞除虚伪。敕遣尚书令宋庠
引入长乐宫诏。此月十五日大集白马寺南
门外。道士等共置三坛。坛别开二十四门南
岳道士褚善信等七十人。将灵宝真文太上
玉决。崆峒灵章升玄步虚太上左仙人请问
自然五称诸天内音等经合一百三卷。华岳
道士刘正念等七十人。将智慧定志智慧上
品戒仙人请问本行因缘明真科等六十二
卷。恒岳道士桓文度等七十人。将本业上品
法科罪福明真科斋仪太上洞玄真文合八十
卷。岱岳道士焦得心等七十人。将诸天灵书
度命九天生神章太上说极太虚自然灭度
五练生尸度自然倦仪合八十五卷。嵩岳道
士吕慧通等一百四十人。将太上安志上品
三元品诫太极左仙公神仙本起内传服御
五牙立成朝夕朝礼仪九十五卷。霍山天目
山五台山白鹿山合十八山诸山观道士祁
文信等二百七十人。将太极真人敷灵宝文
太上洞玄灵宝天文及五符经步虚文神仙
药法尸解品上天符录敕禁合八十四卷。都
合五百六十九卷。置之西坛。茅成子许成子
列子黄子老子庄子惠子合二十七家诸子
经书。总有二百三十五卷。置之中坛。馔食
奠祀百神置之东坛。明帝设七宝行殿。在白
马寺南门外道西。置佛舍利及经像。十五日
斋讫。道士等即以紫荻和栴檀沈水香。积遶
西坛经教上啼泣启告曰。臣等上启。太上无
极大道元始天尊众仙百灵。今胡神乱夏
人主信邪正教失踪玄风坠绪。臣等谨依三
五步刚之法敢以置经坛上。以火取验。欲开
晓未闻以辩真伪。便放火烧经。经从火化
悉成灰烬。道士等见火焚经心大惊怖。先时
升天者不复能升。先时隐形者不复能隐。先
时入火者不复能入。先善禁咒者呼策不应。
先有种种功能者无一可验。诸道士等大生
惭愧。尔时太傅张衍语褚信曰。卿今所试无
验。即是虚妄宜就西域真法。褚信不答。南岳
道士费叔才在众自憾而死。时佛舍利光明
五色。直上空中旋环如盖。遍覆大众映蔽日
轮。摩腾法师先得阿罗汉果。以慈善力涌
身高飞。行卧空中神化自在。还坐本处。怡然
而住。于时天雨宝花。在于佛殿及众僧上。又
闻天中诸乐之音。感动人情。大众观悦。叹未
曾有。法兰法师于大众中即说偈言
狐非师子类 灯非日月光 池无巨
海纳 丘非嵩岳嵘 法云垂世界
 善种得开萌 显通希有法 处处化群

于时大众围遶兰法师数百余重。法师复出
梵音叹佛功德。亦令大众。称扬三宝赞述法
僧。或说人天地狱因缘。或说小乘阿毘昙。或
说大乘摩诃衍。或说忏悔灭罪。或说出家功
德。时司空阳城侯刘善峻官人民庶及妇女
等发心出家。四岳诸山道士吕惠通等。六百
二十人出家。五品已上九十三人出家。九品
已上镇远将军姜苟儿等一百七十五人出
家。京都治下民张子尚等二百七十人出
家。明帝后宫阴夫人王婕妤等一百九十人
出家。京都妇女阿潘等一百二十一人出家。
十六日帝共大臣文武数百人与出家者剃
发。日日设供夜夜燃灯。作种种伎乐比至三
十日。法衣瓶钵悉皆施讫。即立十寺。城外七
寺。城内三寺。七寺安僧。三寺安尼。汉之佛
法。从此兴焉
汉法本内传凡有五卷 第一卷(明帝得梦求法品)第
二卷(请法师立寺功德品)第三卷(与诸道士比校度脱品)第四卷(明帝大臣
称扬品)第五卷(广通流布品)
案玄通记云。后汉桓帝建和三年己丑之岁。
有沙门安清。是安息国王太子。舍国出家
意存游化。至洛阳译出众经。魏书云。文帝黄
初三年壬寅之岁。有沙门昙摩迦罗。至许都
译出戒律
侍中傅毅汉法王异记云
周昭王二十七年丁巳岁。佛生
吴书曰。吴主孙权赤乌四年辛酉之岁。有沙
门康僧会。是康居国大丞相之长子初达吴
地营立茅茨设像行道。吴人初见谓之妖异。
有司奏闻。吴主问曰。佛有何神验也。僧会答
曰。佛晦灵迹出余千载。遗有舍利应现无
方。吴主曰。若得舍利当为起塔。经三七日遂
获舍利五色曜天。剖之逾坚烧之不然。光明
出火作大莲华照曜宫殿。吴主叹异信心乃
发。因造建初寺度人出家。吴主问尚书令都
卿侯阚泽曰。汉明帝已来凡有几年。阚泽对
曰。从永平十年至今赤乌四年。合一百七十
五年。吴主曰。佛教入汉既久。何缘始至江
东。阚泽对曰。永平十四年。五岳道士与摩腾
捔力之时。道士不如。南岳道士褚善信费叔
才等。在会自憾而死。门徒子弟归葬南岳。
不预出家无人流布。后遭汉政陵迟兵戎不
息。经今多载始得兴行。吴主又曰。孔丘老
子得与佛比对以不。阚泽对曰。臣寻鲁孔丘
者。英才诞秀圣德不群。世号素王。制作经典。
训奖周道教化来叶。师儒之风泽润今古。亦
有逸民如许成子吕成子原阳子庄子老子
等百家子书。皆修身自翫。放畅山谷纵大
其志。学归淡泊事乖人伦长幼之节。亦非安
世治民之风。至汉景帝。以黄子老子义体尤
深。改子为经。始立道学。敕令朝野悉讽诵焉。
若将孔老二家远方佛法。远则远矣。所以然
者。孔老设教。法天制用不敢违天。诸佛设教。
天法奉行不敢违佛。以此言之。实非比对明
矣。吴主大喜。用泽为太子太傅
魏明帝曾欲坏宫西浮图。外国沙门乃金盘
盛水置于殿前。以舍利投水。乃有五色光
起。帝加叹异。乃于道东作周闾百间以为精
舍。元魏太祖天兴元年。下诏曰。夫佛法之兴。
其来远矣。济益之功冥及存没。神踪遗轨信
可依凭。有敕于京邑建饰容范修整宫舍。令
信向之徒有所居止。是岁始作五级佛图[山*耆]
闍崛山及须弥山殿。加以饰缋。别构讲堂禅
室及沙门坐处。莫不具焉。捡史籍通儒并称
佛法。尽善也。尽美也。邪见何缘自招逆罪。
魏世祖即位。亦遵太祖太宗之业。每引高德
沙门。与共谈论。于四月八日。举诸佛像行
于广衢。帝亲御门楼散花礼敬。沙门慧始甚
有神异。赫连昌破长安曰。慧始身被白刃而
体不伤。五十余年未尝寝卧。跣行泥涂初不
污足。色逾鲜白。世号之白脚阿练若。时主
敬重大兴佛法。死十余年俨然不变
魏太武时。崔皓为司徒尤不信佛。每与帝
言恒加诽毁。因盖吴作乱关中。浩便进说。
因废佛法。道士天师寇谦之。苦与皓诤。
皓不肯从。谦之谓曰。卿从今年受戮灭门
矣。于后太武通身发疮痛苦难忍。群臣议云。
崔皓邪佞毁除佛像。陛下所患必由此来。
皓后果伏诛。备加五刑。岂非积恶受殃可
愍之甚。然元魏君临凡一十七帝一百七十
九年。唯七八年中佛法沦废。自余光显不可
具陈。兴光元年。于五级大寺。及大祖已下
五帝铸像五躯。各长一丈六尺。用金二十五
万斤。太和元年于方山太祖营垒之处建
思远寺。正光元年岁次庚子七月。明帝加朝
服。大赦天下。二十三日请僧尼道士女官。
在前殿设斋。斋讫。帝遣侍中刘腾宣敕。请
法师等与道士论议。以释弟子疑网。尔时清
通观道士姜斌与融觉寺法师昙谟最对论。
帝问曰。佛与老子同时以不。姜斌对曰。老子
西入化胡。佛时以充侍者。明是同时法师问
曰。何以得知。姜斌曰。案老子开天经。是以得
知。法师问曰。老子当周何王几年而生当周
何王几年西入。姜斌曰。当周定王即位三年
乙卯之岁。于楚国陈郡苦县厉乡曲仁里。九
月十四日夜子时生。当周简王即位四年丁
丑之岁。事周为守藏史当周简王即位十三
年景戌之岁。迁为太史。当周敬王即位元年
庚辰之岁。年八十五。见周德陵迟。遂与散关
令尹喜西入化胡。此足明矣。法师报云。佛当
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八日生。穆王五十二
年二月十五日灭度。计入涅槃经三百四十
五年。始到定王三年老子方生。生已年八十
五。至敬王元年。凡经四百二十五年。始与尹
喜西遁。此则年月悬殊所说不同。无乃谬
乎。姜斌曰。若佛生当周昭王之时。出何文记。
法师对曰。出周书异记并汉法本内传。并有
明文。斌曰。孔子既是制法圣人。当时于佛迥
无文记。法师对曰。仁者识同管见。闚览不弘
远。案孔子有三备十经。谓天地人。佛之文言
出在中备。仁者善自披究。足得开晓。姜斌
曰。孔子圣人不言而知。何假卜乎。法师对曰。
唯佛是众圣之王。四生上首。达一切众生前
后二际。吉凶终始不假卜观。自余圣人虽晓
未然之理。必藉蓍龟以通灵卦也。明帝即遣
侍中尚书令元又宣敕。语道士云。姜斌论无
宗旨。问斌。开天经何处得来。是谁所说即
遣中书侍郎魏收尚书郎祖莹等。就观取经。
帝令官人议之。太尉丹阳王萧综太傅李寔
卫尉卿许伯桃吏部尚书刑峦散骑常侍温子
升等一百七十人。读讫奏云。老子止着五千
文。更无余说。臣等所议。姜斌罪当惑众。帝
时加斌极刑。三藏法师菩提流支苦谏。乃
止。配徒马邑自兴光之后。京内及四方诸
寺。新旧有六千四百七十八所。僧尼七万七
千二百五十八人以鹰师曹为报德寺。考魏
有天下至于禅让。佛经通流大集中国。凡
四百一十五部。合一千九百一十九卷。略计
僧尼二百万人。寺有三万余所。时世隆平人
民丰乐。僧尼甚众曾无逆人。洎永嘉南迁
迄于陈世。三百许年。像教东兴未之盛也。
出好名德利益倍多。光赞时君网有凶党

奕云。僧尼六十已下简使作民。则兵强人

奕云。寺多僧众损费为甚。但是寺舍请给孤
老贫民无宅。义士三万户。州唯置一寺。草堂
土塔以安经像。遣胡僧二人传示胡法
奕云。西域胡者。恶泥而生便事泥瓦。今犹毛
臊人面而兽心。土枭道人驴骡四色。贪逆之
恶种。佛生西方。非中国之正俗盖妖魅之邪
气也
奕云庖牺已下二十九代。父子君臣。立忠立
孝。守道履德。生长神州。得华夏正气。人皆淳
朴。以世无佛故也。奕云。秦起秦仲三十五世。
六百三十八年 奕云。帝王无佛则大治年
长。有佛则虐政祚短。自庖牺已下二十九
代。而无佛法。君明臣忠。国祚长久
奕云。未有佛法已前。人民淳和。世无纂

奕云。佛来汉地。有损无益 奕云。赵建武
时。有道人张光反。梁武时僧光反。况今僧尼
二十万众。早须废省 一答废省僧尼事者
 对曰。夫形迹易察而真伪难明。自非久处
未可知矣。昔远法师答桓玄书云。经教所述
凡有三科。一者禅思入微。二者讽味遗典。三
者兴建福业。然有兴福之人。不存禁戒。而
迹非阿练者。或有多诵经文讽咏不绝。而不
能畅说义理者。或有年已宿长。虽无三科可
纪。而体性贞正不犯大非者。以此较量取
舍难辩。案出家功德经云。度一人出家胜起
宝塔至于梵天。何者。人能弘道自利利他。洁
己立身住持三宝。津梁七世资益国家。诸有
罪者依法绳治。无过者为国行道 一答毁
寺给民草堂安像
对曰。法流汉地五百余年。寺舍僧尼积世来
有。龛塔堂殿皆是先代兴营。房宇门廊都由
信心起造。或为存没二亲及往生七世求
将来胜报种现在福田。咸出彼好心非佛僧
课造。书云。成功不毁。故郑子产不毁伯予
之庙。夫子谓之仁人。况佛为三世良田四生
父母。唯可供养。不可毁除。佛虽去世法付人
王。伏惟 陛下再造生民重兴佛道。即是如
来大檀越主。请遵汉明永平之化。近同文帝
开皇之时 一答西域胡者人面兽心贪逆恶
种佛生西方妖魅邪气者 对曰。案史记历
帝王俭目录及陶隐居年纪等云。庖牺氏蛇
身人首。大庭氏人身牛头。女娲氏亦蛇身人
头。秦仲衍鸟身人面。夏禹出于东夷。文王
生于西羌。简狄吞燕卵而生。契伯禹剖母胸
背而生。伊尹托自空桑。元氏魏主亦生夷
狄。然并应天明命出震乘时或南面称孤。
或君临万国。虽可生处僻陋形貌鄙麤。而各
御天威俱怀圣德。老子亦托牧母生。自下凡
何得以所出庸贱而无圣者乎。子曰。君子居
之。何陋之有。信哉斯言也。佥曰有道则尊。岂
简高下。故知圣应无方随机而见。寻释迦祖
禰。盖千代轮王之孙。刹利王之太子。期兆斯
赴物感则形。出三千世界之中央。南阎浮提
之大国垂教设方。但以利益众生为本。若言
生在羌胡出自戎虏便为恶者。太昊文命皆
非圣人。老子文王不足师敬。案地理志西域
传言。西胡者但是葱岭已东三十六国。不关
天竺佛生之地。若知而妄说。何罪之深。若不
知浪言。死有余责 一答庖牺已下二十九
代父子君臣立忠立孝守道履德禀华夏正气
者。对曰。史记淮南众书等云。黄帝时。蚩尤
铜头铁额。作乱天下。与黄帝战于阪泉。以
登帝位。蚩尤逆命。复战涿鹿之野。凡经五十
二载。颛顼时。又诛三苗于左洞庭。又彭蠡
汲冢竹书云。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今见
有囚尧城。尧又与有苗战于丹水之浦。尧上
射九日落其乌羽。楚词云十日代出流金砾
石缴大风于青丘。斯脩蛇于洞庭。戮封豕于
大泽。杀九瘿于[泳-永+凶]水。尚书云。洪水滔天。怀山
襄陵。黎民阻饥。百姓昏垫。禹时百姓各以
其心。而柏谷子退耕于野。三苗不修德政。
禹亲灭之。夏桀之君。左河济右太华。伊阙
在其南。羊肠背其北。焚皇图杀龙逢。囚成汤
纵末嬉。修政不仁。汤放灭之。汤凡九征
二十七战。大旱七年河洛竭流销金烂
石。高宗伐鬼方三年。殷纣辛迷惑姐已。恣十
恶之害。流五虐之刑。剖贤人之心。刳孕妇之
腹。囚文王禁箕子。周武王伐纣于牧野。血流
漂杵。诛之鹿台。王亲射纣。躬悬头太白之旗。
而夷齐非之。不食其粟。孔子曰。武尽美矣。未
尽善也。武王之世三监作乱。成王之日三叔
流言。宣王六月出征诗云。薄伐猃狁至于太
原。采薇遣戍役云。北有猃狁之难。西有昆夷
之患。采芭又云。宣王南征。信士曰。上来所
道。并是三皇已下三王之时。必能守道履德
怀忠奉孝。尔时无佛。足可清平。何为世世兴
师兵戈不息。至于毒流百姓殃及无辜。乃为
姚石慕容永嘉之世。岂名荡荡无为之时邪。
见失言一何谬矣

破邪论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