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史传部四
回目录 | 下一页

 苏州开元住持焕翁禅师端文。不远千里
 而来请曰。吾宗有护法论。凡一万二千三
 百四十五言。宋观文殿大学士。丞相张商
 英所撰。其弘宗扶教之意。至矣尽矣。昔者
 闽僧慧钦。尝刻诸梓。翰林侍讲学士虞集。
 实为之序。兵燹之余。其版久不存。端文
 以此书不可不传也。复令印生刻之。今功
 已告完。愿为序其首简。序曰。妙明真性。
 有若太空。不拘方所。初无形段。冲澹而静。
 寥漠而清。出焉而不知其所终。入焉而不
 知其所穷。与物无际。圆妙而通。当是时无
 生佛之名。无自他之相。种种含摄。种种无
 碍。尚何一法之可言哉。奈太朴既散诞圣
 真漓营营逐物唯尘缘业识之趋。正如迷
 人身陷大泽。烟雾晦冥。蛇虎纵横。竞来迫
 人。欲加毒害。被发狂奔。不辨四维。西方大
 圣人。以慈悯故。三乘十二分教。不得不说。
 此法之所由建立也。众生闻此法者。遵而
 行之。又如得见日光。逢善胜友。为驱诸恶。
 引登康衢。即离怖畏。而就安隐。其愿幸孰
 加焉。不深德之。反从而诋之斥之。是犹
 挟利剑以自伤。初何损于大法乎。人心颠
 隮莫此为甚。有识者忧之。复体如来慈悯
 之心。而护法论。亦不容弗作也。呜呼。三皇
 治天下也善用时。五帝则易以仁信。三王
 又更以智勇。盖风气随世而迁故。为治者
 亦因时而驭变焉。成周以降。昏嚚邪僻。翕
 然并作。缧絏不足以为囚。斧鑕不足以为
 威。西方圣人历陈因果轮回之说。使暴彊
 闻之。赤颈汗背。逡巡畏缩。虽蝼蚁不敢践
 履。岂不有补治化之不足。柳宗元所谓。阴
 翊王度者是已。此犹言其觕也。其上焉者
 [火*冏]然内观。匪即匪离。可以脱卑浊而极高
 明。超三界而跻妙觉。诚不可诬也。奈何诋
 之。奈何斥之。世之人观此论者。可以悚然
 而思。惕然而省矣。虽然。予有一说并为释
 氏之徒告焉。栋宇坚者。风雨不能漂摇。荣
 卫充者。疾病不能侵凌。缁衣之士。盍亦自
 反其本乎。予窃怪夫诵佛陀言。行外道行
 者。是自坏法也。毘尼不守。驰骛外缘者。是
 自坏法也。增长无明。嗔恚不息者。是自坏
 法也。传曰。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尚谁尤
 哉。今因禅师之请。乃恳切为缁素通言之。
 知我罪我。予皆不能辞矣。禅师豫章人知
 宝大法。如护眼目。然身服纸衣。躬行苦行。
 遇川病涉者梁之。途龃龉者甓之。枯[骨*比]暴
 露者掩之。由衢之天宁。迁住今刹。首新戒
 坛授人以戒。俾母犯国宪。其应机设化。导
 民为善。致力于佛法者。非言辞可尽也。今
 又刻此论以传。诚无愧于有道沙门者矣
 洪武七年秋九月九日。翰林侍讲学士。中
 顺大夫知制诰。同修国史。兼太子赞善大
 夫。金华宋濂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