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疑似部
回目录

 □□□□□□□  □住智慧大□□
 □□□□□在情  喻如意珠无价宝
 一切诸法禅观中  是大相应观行主
 若得最胜相应法  于瑜伽中无与等
 或现梵释四天王  或作外道大仙众
 或复变化作佛身  普遍法界能出现
 或现八臂菩萨等  或现三目光焰盛
 彼得瑜伽自在者  能作世间种种身
 能擐慈悲大甲胄  执持欢喜以为弓
 巧射智慧善法箭  破彼无明微细中
 具大势力能速疾  执持智慧坚铁杵
 摧彼无明烦恼[谷-禾+卵]  普遍碎尽无有余
 一切力士中最尊  复执金刚火焰杵
 为欲调伏众生故  即现金刚可畏身
 或复现作真金色  光明众宝自庄严
 为救贫穷众生故  即现转轮圣王身
 若行微妙众善业  能受种种胜乐果
 若能如法教训人  于彼平等无异见
 于彼饥渴热恼者  为作种种美饮食
 若在疾病苦恼中  现作医王能救疗
 于彼盲冥无智者  为作清净智慧眼
 能行百亿佛刹中  慈心调伏众生故
 不患劬劳辞疲倦  久习慈悲以为体
 一切神足自在力  证得瑜伽登彼岸
 不顾好恶慈悲时  一切时中常能度
 谄曲斗诤最恶处  终不暂时起舍心
 容仪皎然如日月  光明随念应时发
 迅疾速现如电光  照彼俱胝诸佛刹
 调伏无量众生类  平等一时使清净
 普能变化诸佛身  一念之间悉皆现
 三界深广如大海  普遍涝漉诸有情
 巧能张彼善法网  将入调伏佛法城
 由彼调伏网力故  遍能救漉诸众生
 随所救接得济者  安置法岸无暂停
 已度有情一切众  犹如大海水中沙
 出已即便示正道  佛法中胜勿须疑
 佛能执彼法铃铎  遍令一切普知闻
 以彼振铃传法力  烦恼如海咸销尽
 譬如日光明相现  黑暗障目并蠲除
 令彼愚痴无智人  烦恼锁灭慧光净
 无明烦恼弊其目  一切杂染并随行
 为欲利益众生故  次第咸令获清净
 随诸众生示神变  犹如明月水中现
 邪智生盲恶众生  佛对面前而不现
 譬如饿鬼临大海  尽见海水皆枯竭
 如是薄德恶众生  口常说言无有佛
 此等薄德有情类  诸佛如来不能救
 譬如生盲无目人  明珠对前而不见
 谁能有力令观彼  无垢清净妙法身
 譬如百亿日光明  焰网相覆莫能见
 喻如少福诸天子  下界凡人犹不见
 何况自在大天身  岂诸凡愚而得见
 于彼自在天色像  五通仙人尚不见
 何况非天八部神  及恶众生而能见
 要由承佛神力故  能与一切众生乐
 瑜伽观者净其心  彼人聪惠即能见
 若有福德众生者  常感诸佛在其前
 圆光围绕共庄严  复具三十二相好
 若知如是大精进  能见智惠深广海
 此等众生当不久  功德广大亦如海
 若能听此妙伽他  自身修行及得见
 舍命生大莲华中  诸佛说法而能听
尔时地藏菩萨摩诃萨。说此颂已。顶礼佛
足。还复本坐。尔时世尊。告地藏菩萨摩诃
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善说是妙伽
他。若有人能受持读诵系念思惟。是人即得
一功诸佛无等法藏。亦得不忘诸佛智慧如
来秘密藏。故不久于三界中。即得解脱。既
自解脱。亦令一切众生而得解脱。能令听
者依我教行。说此语时。无量天人。入一乘
道。复有无量他方菩萨。证得究竟不退转

  瑜伽法镜经常施菩萨所问品第三
尔时众中有一菩萨。名曰常施。承佛神力
从座而起。偏袒一肩。右膝着地。合掌向佛。
而白佛言。今有少疑。敢欲谘问。虑诚烦扰。
恐伤圣心。唯愿世尊。不为咎。尔时世尊。告
常施菩萨。如来已度世间八法。恣汝所问。
何须疑也。尔时常施菩萨。白佛言。世尊。如
来入涅槃已千五百年后。一切下劣诸有情
等。不复睹见如来变化色身。不闻真法义
味。正法灭时。像法尽时。众生恶心恶意炽盛。
无真实时。彼时众生。若为调伏。为说何法。
云何而住。云何修行。作何福业。最为殊胜。
免堕恶趣。唯愿世尊。哀愍解说
尔时世尊。告常施菩萨言。苦哉苦哉。未来
众生。无少慈悲。数造恶业。何以故。当尔之
时。一切众生。愚暗力故。不知己益。作福弥
积。如妙高山 获报甚少。善男子未来世中。
一切苾刍及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斯迦。国
王。王子。大臣。官长。婆罗门。长者。筏舍。式达
罗等。于我教法律仪之中。无尊重心。于三
宝所。无恭敬心。无真法义少分。亦无由此
所作一切众善。一心求名求利求胜他故。
无有一念作出世心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像法之时。无量恶事。
作恶转盛。云何恶事。何者是也。一切道俗。不
识法轨。不依法行。一切俗人无有方便。
俗人设会。求福之时。请唤苾刍及苾刍尼。
恐来多故。起悭惜心。即便遣人。防门守
户。不相识者。莫令放入。贫穷乞人。老病
之者。亦不听入。如此设会。徒众丧饮食。了
无善分。复招罪业。由不平等施故。复有众
生。一心为自利故。希求福德。不为利他。
不取他教。见他修福。不能随喜。助其少
分。善男子。汝应当知。如此众生。无有少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时。复有诸众生等。见
他旧时破塔破寺破经破像零落毁坏。无心
修理。有人劝修。而作是言。非我先宗眷属
所造。何用修。为我宁更自造立新者。何假
修故。善男子。汝应知之。修理故者。得无
造新。根本功德。更得胜福。由此造立新
者。不如修故之福无量无边。复有众生。见
他多人聚集一处。作诸福业。及各随力分
而行布施。见他施己。嫉姤我慢。为名闻
故。倾自家中所有财物。总用布施。如是之
人。得福甚少。何以故。为心姤故。无慈悲
故。及见贫穷孤独困厄乞人。见已骂辱推摈
驱逐。令出门外。不与一物。如是众生。名
为颠倒作福。名为痴狂修福。亦名不正作
福。如是善业。流转诸有。彼诸人等。于饥贫
人上。须起慈悲。纵多财物金银严具衣服
饮食床卧敷具。如是等施。不患贫之。用财
甚多。获福甚少。汝应知之
复次善男子。我于一时处处经中。为众说
法。若有众生。无巧方便。无慈悲者。种种布
施。于阿僧只劫中十方佛所及诸菩萨声闻
缘觉乃至己身。以用布施。为供养故。彼人
功德。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常施。若有
一人。有慈悲者。尊重之心。及有方便布施
畜生一抟之食。此人功德。胜前功德。百千万
倍。无数无边。何以故。以慈悲心。爱乐布施。
得大果故。以彼难得食故。无所希望

复次善男子。我于处处经中说布施者。为
令在家出家人。修慈悲心。布施贫穷孤老。
恶疾重病。苦恼困厄乃至狗等。常行施。于
未来世。我诸弟子。不解我意。专施敬田。不
施悲田。敬田者。名为三宝。悲田者。名为贫
穷孤老乃至蚁子。何以故。于未来世。此二种
田。悲田最胜
复次善男子。若有富贵之人。多饶财物。独
行布施。从年十二。至于百岁。为求名闻。
供养三宝。我说。此人功德甚少。不如复有
多人同心不问贫富贵贱在家出家。共相劝
化。若多若少。各随力分。舍少财物。聚集一
处。相续不绝。布施一切贫穷孤老。恶疾重
病。困厄悲田。我说。此人福德最大。假使不
施。念念之中。施功常生无有穷尽。若有信
心。随喜之者。其所获福。亦复如是。独行
布施。其福甚少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我诸弟子。乐好衣
服。乐好饮食。乐求利养。为痴爱所覆故。悭
贪嫉姤。广大积聚。种种财物。于悲田中。了
无施心。不修慈悲。专行恚怒。见他作福。
详共讥嫌。咸言。此人邪命谄曲。求觅名利。
若见贫穷乞者。轻贱毁弄。见人施与。复轻
笑之。说其过恶。共赞毁言。出家之人。何用
布施。佛如是说。出家苾刍。合行二行。一者
诵习。二者禅定。及学多闻智慧。何用布施
纷扰之事。善男子。若于众生。无慈愍心。即
去佛道。甚悬远也。是故善男子。汝应当知。
如是之人。是魔眷属。若有作善修福德者。
若道若俗。说其过恶。如是等人。命终之后。
堕大地狱。寿命长远。地狱受苦。经历多劫
从地狱死。堕饿鬼中。头如太山。咽如针
孔。腹如大海。经十二年。不闻水名。何况得
见。受大饥饿。从饿鬼出。于五百世。堕
畜生中。从畜生出。五百世中。生贫贱家。常
受苦恼。无有一念适意之时。何以故。见他
施时。不随喜故。求他过故
复次善男子。我于过去无量劫中。我为贫穷
受苦诸众生故。递相劝化。积物一处。以用
布施。由此缘故。速得成佛。及十方世界。现
在诸佛。亦从布施。而得成佛。我于一切经
中。说诸波罗蜜。皆从布施。以为初首。善男
子。譬如一人双足俱折。意欲远涉诣于宝
所。此人能远逝。不所求得不。不也。世尊。何
以故。为无足故。世尊。告曰。彼人亦尔。于
五波罗蜜中。求觅成熟。乃至经于殑伽沙
劫中。不行布施。终不能到涅槃彼岸。何
以故。若不布施。则无有戒。若无有戒。则
无悲心。若无悲心。则无慈心。若无慈心。
则不能忍。若无忍辱。则无精进。若无精
进。则无禅定。若无禅定。则无智慧。无
智慧故。常为无量客尘烦恼之所得便。善
男子。为斯义故。此檀波罗蜜。布施法门。
三世诸佛。所共敬重。复化众生。令于檀
波罗蜜尊重布施。是故四摄法中。财摄最
胜。善男子。我或一时。赞叹持戒。我或一
时。赞叹忍辱。我或一时。赞叹精进。我或
一时。赞叹禅定。我或一时。赞叹智慧。我
或一时。赞叹头陀。我或一时。赞叹少欲知
足。或复一时。赞叹声闻。或复一时。赞叹独
觉。或复一时。赞叹菩萨。如是种种。随机
不同。善男子。未来世中。多有罪业。苾刍
不解我意。各执所见。递相是非。不行我
法。为此义故。令我教法颠倒错乱。实是佛
法。说为非法。实非佛法。说是佛法。作是
说故。我此真法。便被破灭。但有少分相似
法。在彼恶苾刍。作如是说。像法亦灭。像法
灭已。教法都尽。善男子。如是苾刍。不能解
我甚深之义。亦不解我方便智慧。然不知
时。升师子座。自失威仪。为他说法。随文
取义。不取真旨。违背实相。常自赞言。我
今所说。与佛无异。其余法师。不闲法义。
诳惑道俗。自见己长。于大众中。为名利
故。常赞己德。善男子。如是苾刍。作是语
者。堕大地狱。具受诸苦。从地狱出。轮转
生死
复次善男子。诸恶苾刍。见他坐禅。而起轻
嫌。详共讥论。此人愚痴。何所修学。但唯慵
嬾。有何禅定。诈现禅相。诳或他人。不听
经论。无所知解。岂能坐禅。善男子。如是之
人。作是语者。多劫受苦。无有出期
复次善男子。如是诸恶苾刍。为名利故。递
相是非。灭我真实法律。不依师学。自心坐
禅。自执己见。以非为是。不能分别是邪
是正。向诸道俗。常作是言。我解禅法。我能
知实。我能见是。善男子。如是之人。灭我法
眼。自堕地狱
复次善男子。我诸恶弟子。自言我解经律。
彼实不解。自身破戒。不能会解我真实义。
作如是言。世尊所说毘奈耶中。听许食肉。
善男子。我若解说食肉之过。一切声闻缘
觉。初地菩萨。心皆迷闷。无所了知。情怀忧
苦。善男子。如是等人。虚妄谤我。善男子。毘
奈耶中。为病患人。听食三种清净肉者。皆
是不可思议。汝应知之。善男子。吾从成佛
已来。乃至今日。我声闻弟子。处处受肉食
者。凡夫众生。见彼食已。作是念言。实见
食肉。不知我有善巧方便。颠倒妄说。获大
重罪。复有众生。见诸病患苾刍食肉之时。
深入无量智慧法门。复有无量见者。断下
烦恼。断上烦恼。断中烦恼。复有苾刍。度脱
众生。出离生死。入如来道。得达彼岸。何
以故。善男子。此是如来。教化说法。不可思
议。为欲调伏一切众生故。汝应知之。我
声闻弟子。未曾食噉众生肉也。况诸菩萨。
我于毘奈耶中。为病苾刍。顺世间医。须食
三种清净肉者。是何等肉。善男子。当知彼
肉不从四大而生。不从胎生不从卵生
不从湿生。不从化生。不与识合。不与命
合。非实非虚。当知世间。都无此肉是我方
便。作如是说。不解我意。自损己身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诸恶苾刍。于国国城
城村村寺寺处处。讲说经律论等。随文取
义。不达如来深密要义。善男子。我出于世。
为大众说食众生肉。无有是处。若食肉
者。无有慈悲。无慈悲者。非我弟子。我非
彼师。何以故。此大众中。各有异性。各有
异见。何况未来世者。善男子。今此众中。或
见如来住世一劫。或见如来入般涅槃。或
有或生。都不见我。或见我身。或不见我
身。或见我身倍长三人。或见如来光明之
身。或见大身。或见化身。或见报身坐莲华
藏师子之座。菩萨围绕。住于无量世界海中。
随大众心而为说法。或有见我法身同于
虚空。无有色像。周遍法界。清净无碍。或有
见我住娑罗双树间。或不见者。或见此地
土沙砾石。惑见此地种种树林土石墙壁
周匝围绕。或见此地及墙壁等俱是七宝。或
见四宝庄严。或见众宝庄严。或见如来过
去未来现在起行游化之处。见如是等不可
思议希有之事。何以故。一切众生。业行不
同。是故所见。各异。善男子。如来终无异相。
应如是知
复次善男子。诸佛出世。令使一切依法行人
皆悉远离染着世间。亦复不离世间。显示
实相清净法界。以妙梵音。说清净法。以种
种方便摄诸众生。若有不解。依我法者。不
得摄受。不得利益。所以者何。为一切众生
业行意乐各各不同。为斯义故。于一切法
中。所解各异。一切声闻缘觉。以自力故。不
测佛意。何况未来愚痴等辈。善男子。如是
如来佛之威力。不可思议。应如是知
复次善男子。像法时中。多有诸恶苾刍。不
能解我善巧方便秘密之义。以彼愚痴。自
在说法。随文取义。不得深意。又亦不求
秘密之义。而自称言。我解佛之所说甚深之
义。我亦能说甚深之义。当知此人。是三
世诸佛怨家。灭我法眼。像法正法。亦能灭
尽。善男子。诸佛所说。有二种法。一是世谛。
二是真谛。所闻法者。亦如是听。亦如是修。
若不解者。远离真实。唯有像法。当尔之时。
多有乐行恶行苾刍。不会真理。不信我之
所说教法。执云。非佛所说。如是等人。为邪
见故。堕大地狱。多劫受苦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多有诸恶苾刍。自赞
毁他。常作是言。我是法师。我是律师。我是
头陀。此三种人。为自赞故能灭我法。更非
余人。善男子。我之教法。一切外道。而不能
灭。魔王眷属。亦不能灭。此三种人。以愚
痴故。尚灭像法。何况正法。如是等人。增上
慢故。颠倒说法。是律非律。错教坐禅。以自
高故。毁辱我法。如是等人。舍命之后。速疾
堕于阿鼻地狱。譬如高山顶上射箭而下。
如是等人。亦复如是。经历多劫。受大苦

尔时常施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是等人。受
地狱苦。罪恶众生。何时得出。佛告常施菩
萨言。善男子。汝应当知。我说。此罪恶众生。
于地狱中。多时受苦。余业不尽。难有出

复次善男子。我灭度已。一千五百年后。我教
法中。恶法渐兴。非法羯磨。出现于世。实非
沙门。自称沙门。实非梵行。自称梵行。破戒
苾刍。遍赡部洲。处处充满。为利养故。不修
道德。弃舍我教。爱乐非法。多畜八种不净
之物。自具十恶。不行十善。舍离律仪。未
满十夏。畜二沙弥。以承事己。与他小僧。
乐作依止。乐度俗人。出家将为弟子。乐作
和上及阿闍梨耶。乐与他人。受其大戒。以
自高故。令诸道俗轻贱我法。不生敬重。如
是苾刍。堕诸恶趣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多诸道俗。造诸寺舍
佛堂塔庙衢路道边。处处充满。及佛形像或
在山林旷野。或在道边。或在巷路。多人闠
闹 臭秽恶处。破落毁坏。无有一人发心修
理。设有见者。便自念言。修他故者。不及造
新。为名利故。遂造新寺及以塔庙。虽造
塔寺。不生敬重。请僧在寺。不与饮食衣
服卧具汤药。反更于中。借取乞贷。餐噉僧
食。及借床敷毡褥。奴婢畜生。车乘庄田。及
诸珍宝金银等物。借贷不得。即便驱逐。如
是檀越。堕三恶趣。经历多时。受诸苦恼
善男子。未来世中。多诸官长。上中下类。如
是官人。不信罪福。取诸四方僧物。如是等
人。皆堕恶道。善男子。自今以后。不应取
三宝财物。驱使三宝奴婢畜生。抑逼差科。乃
至不应生一念之心。何况檛朾驱使奴婢。
更从索物。下至索一斗半斗。如其不与。及
被嗔责。起是恶心。皆堕恶道
复次善男子。一切国王王子大臣长者居士
婆罗门等。教汝行法。若见众僧。莫问多少。
勿简持戒破戒及与大小。应生敬重。不得
轻慢。若欲供养。随其力分。若能家内清净。
设供备办饮食及净坐处。别有客僧入会。
不禁门户。其心欢喜。若能如是普供养者。
其福无量。若有俗人。三业麤犷。打骂众僧。
恶心系念。如是之人。堕诸恶道。若能三业
调柔。如法供养。即生善道
复次善男子。当尔之时。一切道俗。若有欲
作大福业者。宜并齐心。为一切众生。聚集
施物。无碍施与一切老病贫穷悲田乞人。如
是布施虽少功德甚多
复次善男子应修破寺破塔破像破经。如前
所说。得无量福。复次善男子。于未来世。我
法之中。多有三宝。被人轻贱。正以苾刍及
苾刍尼不如法故。身披法服。经理俗务。市
肆贩卖。涉路往来。或复营农。贮积[出/米]籴。或
复使人商贾求利。常行如是非法活命。或
作种种工巧之业。为财利故。或作画师。或
作金师。或作木匠。或占候星宿。或作卜师。
或占相男女种种吉凶。或作医师。或行咒
术。并结咒索。或自歌舞。教他歌舞。或乐群
聚。竞夸饮兴。每常醉乱。酒酣无礼。不识尊
卑。互相嘲谑。或时谄曲。为他说法。以求人
意。或时诊候他脉。针炙治眼。或复坐禅。不
能自正。以邪定法。占睹吉凶。或策使鬼神
说人祸福。专行此事。以求衣食。或有苾刍。
托附俗官。为动絃管。并共碁博。或行媒媾
令彼欢喜。或假他势力。侵削道俗。所得财
物。分与俗官。如是苾刍尼等。专行如此非
法之事。为衣食故。以自活命。令诸俗人不
生敬重。唯除菩萨利益众生。及以怜愍此
等人故
尔时世尊。复告常施菩萨言。善男子。未来
世中。一切道俗多造恶业。造佛形像及菩萨
像。或时雕刻。或复彩画。将以贩卖。一切道
俗。为功德故。买归供养。行此事者。二俱得
罪。堕于地狱。五百生中。常被他卖。何以故。
为行非法买卖像故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多有众生。不知罪
福。上祖已来。或自己身。所造佛像。经书幡
花伞盖。卖与他人。以活妻子。及邪行处用。
善男子。此亦不应买卖。当尔之时。一切国
王宰相城主县长。有势力者。捉得此人。应
重[言*适]罚。驱令出国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一切道俗。造立形
像。皆不具足。即便废罢。或作半身。或手足
不成。或有眼耳口鼻。悉不成就。粗有影
向而已。或造塔庙。不安形像。或造寺宇。
亦不具足。彼若破坏。不肯修理。如此人辈。
获无量罪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诸恶苾刍。于所住寺。
自共立制。若有四方客僧来住。莫令放入。
令作食限。下至一日二日。设多饮食。惜不
供食。善男子。是诸苾刍。命终之后。堕于地
狱饿鬼畜生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苾刍苾刍尼。及以沙
弥。以常住僧物。如似己有。随意取用。非
时食噉。或与亲友。余残饮食。是诸苾刍。及
以沙弥。乃至千佛出世。永不闻法。常在三
涂无忏悔处。若共此人。同住居止。羯磨布
萨。所作法事。悉不得成。复更得罪
复次善男子。若有具犯四重五逆。易救可
忏。若侵损三宝乃至一豪一粟。自在取
与。非时食噉。永沈苦海。终无出时。或现在
世。受诸病苦。若共此人同住语论往来狎
习。日夜得罪。若不忏悔。不能永舍。彼人命
终之后。堕于地狱
善男子。未来世中。多有苾刍及苾刍尼。邬波
索迦。邬波斯迦。国王太子王子。大臣官长。中
宫妃后。乃至家长。破戒恶行。无羞无耻。无惭
无愧。不解忏悔。以是因缘。令法秽浊。当
知即是。三恶趣人。我以方便。令彼罪人随
所犯处。还从彼境。慇重忏悔。罪得除灭。而
得解脱
复次善男子。未来世中。诸恶苾刍及苾刍尼。
执着寺舍及所住处。如似俗人护己舍宅。
不令他入。于我所说毘奈耶藏。不能依法
四月一移。恋着房舍。如毘舍遮。见余苾刍
住阿兰若。威仪具足。衣钵自随。于其住处。
四月一移。终不忘失。诸恶苾刍。见是事已。
而便轻笑。咸作是言。此之苾刍。志性不定。
[跳-兆+参]扰多务。失心狂乱。如颠病人数作移动。
彼恶苾刍。自破戒行。见他行法。而生讥诮。
以是因缘。获大罪报。便堕地狱
复次善男子。未来恶时。若苾刍苾刍尼。及诸
俗人。欲学大慈大悲心者。须忍受他恼诽
谤打骂。若有人能起此心者。即是我弟子。
我亦是彼师。何以故。应作是念。我过去世
时。曾为一切众生父母。一切众生。无始已
来。亦曾与我而作父母兄弟姊妹六亲眷属。
善男子。以是义故。于一切众生。而起慈悲
愍念。自观己身秽恶危脆。不生爱着。当尔
之时。不惜身命。种种方便。救济一切苦厄
众生。若有国主大臣。若城邑聚落主。若势力
长者婆罗门等。天龙八部。宜应护持。及有苾
刍。若男若女。应劝此人。不令退转。助其
势力。莫令恶人为作留难。不令恶人侵欺
财物。如是助者。其人功德。说不可尽。善男
子。当尔之时若有施主。起慈悲心。布施贫
穷孤老一切受苦众生乃至蚁子。其人功德。
无有穷尽。善男子。吾说此布施悲田所有
功德。我若广说。穷劫不尽。未来众生。闻者
欢喜。惑复迷闷。涅槃时到。为汝略说。应
如是知。说此语已。默然而住
尔时。一切诸来大众。闻世尊说像法时事。
及像法末时。又闻涅槃时到。举体战栗。身毛
皆竖。悲啼号哭。不能自胜。尔时世尊。起大
悲心。告诸大众。止勿悲哭。世间法尔。有生
必灭。一切诸法。悉皆无常。无主无我。涅槃
空寂。无有过者。更莫啼泣。以法自裁。复
告常施菩萨。且置是事。汝以何相观如来
耶。复以何相观众生乎
常施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观如来。亦非过
去。亦非未来。亦非现在。不住此岸。不到
彼岸不住中间。非有非无。不起不灭。非
色非不色。非有为非无为。非断非常。非
有漏非无漏。同虚空等法性。从初成道
乃至涅槃。于其中间。不见如来说一句法。
非同众生见有出没说法度人。如来境界
不可思议。不可以识识。不可以智知。出
过三界。不离三界。众生无能辄惟忖之。设
对目前。亦不能测。一切众生之相。亦复如
是。非有非无。非内非外。非聚非散。而
常流转虚妄受苦。无始已来。执着我见。我
见缚故。长夜受苦。无有穷尽。众生之性。本
来寂静。于未来世。一切众生。亦皆空寂。有
无俱空。如镜中像。如水中月。如热时炎。如
健达缚城。如空中云。如梦知电如幻如化。
如向如泡。菩萨由是不舍众生四大之
相。为若此也。执有我者。应如是观。世尊。
一切众生。□□□□皆一心作。更无余法。
我观众生相貌如是。此是不可思议。唯有
如来。自觉之法。非诸声闻缘觉。及初地菩
萨之所能量。当知。如来于众生。所有大悲
心。应众生机。普为说法。无能过者。我今观
佛及诸众生。为若此也
尔时。会中无量天人。闻此语已。成发无上
正等觉心。及获圣果。尔时世尊。告常施菩
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之所说。正应如
是。一切众生。于如是观。一切诸佛。亦如是
观。得无上道。善男子。此经中。说菩萨之法
及观行法。应如是行四摄六度。应当如是
观众生相
复次善男子。行布施时。不观福田及非福
田。不求名闻。若见贫穷孤老一相苦相。应
如是施。应如是观。不见施者。不见受者。
不见施物。三事体空。平等无碍。无有住着。
何以故。一切诸法无我。是真实法。所施之时。
不望受报现在未来人天胜乐。为诸众生。
求无上道。令诸众生得无尽乐故。应如是
施。为欲摄取诸恶众生令住善。法而行
布施。我亦如是。摄诸众生。而行布施。如汝
先说。不应住于有无之相而行布施。如是
布施。最为殊胜。若有见闻随喜之者。彼人
所获。善巧方便。及殊胜福。应如是知
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于夜梦中。见种种
事。或见自身。而被系缚。受种种苦。生大忧
恼。然后得脱。即便更见。国人咸集。策立为
王。势力自在。受大快乐。作是思惟。我先受
苦。今复自在。受大快乐。作是念已。忽然睡
觉。苦乐之事。莫知所在。如此梦事。非有非
无。一切诸法。亦复如是。作是观者。名为
正观。说是法已。无量菩萨。证得无上正等
菩提。无量菩萨。得入一生补处。无量菩萨。
各随所修。皆得升进。无量人天。得四圣
果。无量声闻。入菩萨位。无量众生。发菩提

佛告常施菩萨。善男子。未来世中。四众弟
子。得闻此经。发起信心。生欢喜者。所得
功德。无量无边。如见我身。等无有异。若
有诽谤不信毁呰此经。如毁吾身。等无有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及诸大众。汝好受持。
常莫忘失。此经一名像法。二名决疑。三名
济拔安养贫穷孤独。四名最下世界悲田胜
法。五名示所犯者瑜伽法镜如是受持
尔时。一切大众。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
斯迦。天龙药叉。[仁-二+达]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
捺浴。莫呼洛伽。人非人等。闻佛所说。顶礼
佛足。心大欢喜。信受奉行。各各严办闍维之
具。哀动天地

佛说示所犯者瑜伽法镜经一卷

  景龙元年岁次景午十二月二十三日三
  藏法师室利末多(唐云妙惠)于崇福寺翻译
     大兴善寺翻经大德沙门师利
     笔受缀文
     大慈恩寺翻经大德沙门道安
     等证义
     大首领安达摩译语
     至景云二年三月十三日奏行
   太极元年四月 日正议大夫太子
   洗马昭文馆学士张齐贤等进
  奉敕 太中大夫昭文馆学士郑喜王
     详定
  奉敕 秘书少监昭文馆学士韦利器
     详定
  奉敕 正议大夫行太府寺卿昭文馆学
     士沈佺期详定
  奉敕 银青光禄大夫太子右谕德昭
     文馆学士延悦详定
  奉敕 银青光禄大夫黄门侍郎昭文
     馆学士上柱国李又详定
  奉敕 工部侍郎昭文馆学士上护军
     卢藏用详定
  奉敕 左散骑常侍昭文馆学士权兼
     检校右羽林将军上柱国寿昌
     县开国伯贾膺福详定
  奉敕 右散骑常侍昭文馆学士权兼
     检校左羽林将军上柱国高平
     县开国侯徐彦伯详定
  奉敕 银青光禄大夫行中书侍郎昭
     文馆学士兼太子右庶子崔湜
     详定
  奉敕 金紫光禄大夫行礼部尚书昭
     文馆学士上柱国晋国公薛稷
     详定
     延和元年六月二十日大兴善
     寺翻经沙门师利检校写
  奉敕 令昭文馆学士等详定入目录
     讫流行


Top